q05d1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起點-506 全龍宴-twzd8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港主府前的广场上人声鼎沸,鬼影憧憧,热闹非凡,由我师父亲手操办的全龙宴便要在此举行!
广场上已经架起了数十米长的烤架,冥海龙的龙身被一根巨木穿起架在烤架上,下面生起同样连绵数十米的火堆。归山食府的诸多伙计们在擀面鬼的指挥下,不停地往火堆里添柴火,保持火势旺盛。
虽然这条冥海龙已经被取出了龙脑和龙目,但龙头还算完整。师父又将剥开的头盖骨合上缝好,把龙头也架在烤架上,权当装饰。否则,没了龙头还称什么“全龙宴”?
另外一边,师父还架起了一口大锅,里面熬煮的正是冥海龙的两条龙须。龙须十分坚韧,犹如钢索一般,但彻底煮透之后就会变得绵软嫩滑,营养丰富。这一锅龙须汤,则是专门给冥港里的活人准备的。
冥海龙的龙舌、龙肝、龙胆、龙心都是阴间难得的稀世药材,则先取出留用。师父说,这几样可以用来给我熬制一锅药膳,待我寻到适合的第六重功法后,在下一次突破瓶颈前食用可以大大增加成功几率。
烤架搭好后,师父便指挥擀面鬼和其他一众归山食府的伙计一起在龙身上涂油,并缓缓翻动龙身,让其充分受热。师父则沿着火堆一路加上各种调味料,运起阴力往龙身上发功,使其成为真正的鬼餐烤肉。
烤制这么一道全龙宴,自然需要花不少时间。但冥港的百姓们早就等不及了,不论人还是鬼,均全城出动来到广场上看热闹。没开宴之前,他们就围着烤架的火堆跳起了转圈舞,还唱起了现编的十分应景的《吃龙歌》,宛如过节一般。
“嘿!吃龙咯!吃龙咯!”
“好大的一条龙!龙头似卡车,一口一只猪!龙身似土墙,围起当家住!龙尾似棵树,砍下可扫路!”
“好大的一条龙!冥海中称霸,为祸数十年,鬼帅下海斗,捕来做鬼餐,港主大师父,架起全龙宴!”
神級讀者
“上天入地云中游,翻江倒海水里藏,昔日神物不得见,今夜却进你我口!人喝汤,鬼吃肉,人鬼均得一杯羹!冥港强,冥港棒,任谁来了都不怕!”
“嘿!吃龙咯!吃龙咯!”
如此欢乐地喧闹了许久,全龙宴在烤制了整整两个时辰之后,我师父才终于宣布可以开吃了。围观的城民们又都高兴地欢呼起来,纷纷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刀叉盘子,迅速排好了吃龙肉的队伍。
为了防止拥挤和骚乱,我提前派出了两队港主府的侍卫去负责维持秩序。在他们的引导下,那些鬼城民们很有秩序地排队从烤架旁走过,自行用刀子从龙身上割下一块香喷喷的烤肉,边走边吃,吃完了再割一块。待一路沿着烤架从龙头走到龙尾,每只鬼也差不多该吃饱了。
另一边的少数阴修也围着那锅龙须汤大吃大喝,大呼过瘾。不管人还是鬼,今晚可算是既饱了眼福,也得了口福,于是城民们便纷纷交口称赞。
“好吃!这烤龙肉真好吃!”
“废话!龙肉哎!你以为猪肉、狗肉呀,岂是天天能吃到的?”
“吃的是龙肉没错,但也亏得是冯大师的手艺高超,否则谁办得动这全龙宴?”
“可不是!但首先也还得感谢鬼帅,这条冥海龙可是他潜入深海里亲手抓上来的!”
“那是自然!但我也听说了,鬼帅这次就是冲着我们翟港主来的,这条冥海龙只是见面礼而已!”
“哇塞!那咱们翟港主的面子可大了去了!”
“按我说呀,翟港主、鬼帅、冯大师,咱们都应该感谢感谢,少一个咱们都吃不到这全龙宴咯!”
“没错!没错!我们一起来喊: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冯大师万岁!”
樓蘭飛沙 冰傲嫣然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冯大师万岁!”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冯大师万岁!”
一有人起了头,顿时广场上又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所有城民都在传颂我们三个的名字。
從漫威開始穿越萬界
此时我也和七郎并肩登上了港主府的门楼,面对城民们的欢呼声挥手致意。在我的身旁,则是柳寒、汪守、讥讽鬼等一众冥港官员。七郎的身边则只站着一个秦嘉,他是七郎的心腹参谋,同时也是鬼军的军师。
我们采取这样的集体亮相方式可不仅仅只是出来接受百姓欢呼的,还带有标志性的意义。趁着冥港的百姓都高兴,我准备借着这个场合要宣布一个对于冥港来说十分重大的决定!
“冥港的城民们,我有话要说!”我伸出双手,高声喊道。
以我现在已经达到阴功第六重的修为,喊出足以压制全场的音量来早已不是难事,这样的讲话方式更能体现出我作为港主的威严。当然,这一点也是跟左丘城主学的。
果然,冥港的城民听到我的声音,便都渐渐安静下来,面朝门楼仰望着我。
“今日,鬼帅给我们冥港带来了一条冥海龙,作为与冥港结盟的见面礼。由此,我们才能吃到这稀有、难得的全龙宴!是以,我们首先要感谢鬼帅的到来和他的这份大礼!”
我的话音刚落,正在广场上大快朵颐的城民立即又大声夸赞起来:
雲雨傳奇 村南古柳
“感谢鬼帅!感谢鬼帅!”
“烤龙肉真好吃,鬼帅您也下来尝尝吧!”
萬能雜貨鋪 淚舞悔
“咦?港主刚才是不是说了‘结盟’这两个字?”
“是呀!我也听到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片赞扬声中,果然还夹杂着一些质疑之音。这样的反应也在我的预料之中,不足为奇。因此,接下来我就必须要对此进行解释了。
“八年前我来到冥港,当时这里还是一个小小的渔村。”我朗声说道,“之后的三年里,我一直以此为家,从无到有,草创基业。成立冥港后,我与诸位又一起并肩作战,击退了巨瀑城的来犯之敌,才得以站稳脚跟。”
“待到今日,冥港已经正式成立五年了,现在可谓是兵强马壮,百业兴旺。但,若是当初没有诸位慷慨应征,随我共退强敌,恐怕也不会有今日冥港的这番繁荣景象!这份功劳并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大家的!”
其实,冥港现在与巨瀑城的关系保持得相当不错,每年的贸易额都在上涨。但要想说服冥港的城民,就须得先激起他们身为冥港城民的骄傲感和自豪感。所以,我不得不旧事重提,再次勾起大家对于四年前那场立城之战的回忆。
“没错!冥港是翟港主的冥港,也是大家的冥港!”
“嘿嘿!四年前我也是上过战场的,还断了一条腿呢!”
“你断的腿不是又接回来了嘛?四年前那场仗打完,缺胳膊少腿的鬼多了去了!没丢鬼命就算是运气好的!”
“哎呀!港主你就不要谦虚了!要不是你出来号召大伙儿一起保卫冥港,估恐怕我们这些鬼现在都已经成了巨瀑城的鬼奴了!”
果然,我这一番话又再次收获了一片赞扬和支持的声音,把先前的质疑声都给压下去了。看来,民心可用呀!
不过,我还是打算再加把火,要给他们增加一些危机感。于是我继续说道:“常言说的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冥港目前虽然发展势头相当良好,但禁不住还是有些不怀好意的人一直在盯着我们,甚至定要毁灭冥港而后快!”
“大家可知道,当年为什么巨瀑城会忽然出兵攻打我们?我现在就来告诉大家:究其根源,正是地府在背后挑唆和操纵,是阎罗王要置我们于死地!而据我所知,自从巨瀑城退兵之后,地府又一直在谋划着派阴军前来镇压冥港,攻占冥港!”
此话一出,广场上的城民中间顿时便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嘈杂声音,有愤怒的咒骂声,有怀疑的质问声,更多的还有慌张的惊叫声,反应不一。
“原来是地府干的坏事!我就说嘛,好好的巨瀑城为啥子要来攻打我们?”
“哼!那个阎罗王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当年就是从地府偷跑出来的,在里面可遭罪了!”
“可是,阎罗王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们冥港过不去呢?我们也没招他惹他呀!”
秦時之我為王者
“我看呀,肯定还是因为我们冥港不蓄鬼奴,这里的鬼都是自由鬼,来去自由。阎罗王以为他是阴间的老大,所有的鬼都归他管,所以肯定不爽冥港这么搞啦!”
“妈呀!阴军那么强,我们可怎么打得过呀?”
这些议论都被我听在耳朵里,心中反而更加有底了。虽说以我冥港港主的身份公开传播这种令人担忧的言论是不妥的,但事到如今,坦诚一点把事实的真相告诉自己的城民其实也是一种开诚布公的负责任的态度,已经没有必要再瞒着他们了。
“既然阎罗王非要将我们冥港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只能是与他斗争到底,反抗到底!”我用力地举起拳头,怒吼道:“为了保卫冥港,保卫我们的家园,我决定从今日开始,冥港就与鬼军结为同盟,共同抗击地府和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