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dqn好看的言情小說 喪命遊戲笔趣-尾聲 遊戲結束分享-k5q5p

喪命遊戲
小說推薦喪命遊戲
梁妤转过头来,双眼模糊的看着袁世安的眼睛,嘴唇微微颤抖,缓缓的伸出手,伸出一双冰冷的手,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好,”有多久没有见了,只是三年吗?梁妤怎么都觉得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个世纪,他的模样,不似记忆书的那样了,五官更加精致了,“我,叫梁,妤。”这个名字也是,突然陌生。
“很开心,还能再见到你,鬼念说你要回来了,没想到,竟然一等,就是三年,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袁世安激动的说着,越发用力的握住梁妤的手,“你的手怎么那么冷。”他正说着,准备着帮梁妤搓手,梁妤却一个劲儿的从袁世安温暖的手中抽出了自己那双冰冷的手,她眼神忽而低垂,死亡这个不争的事实,忽然变得像秘密一样,难以启齿。袁世安抑制住内心的崩溃,强忍微笑着,“肯定是天气太冷了,我帮你搓搓。”说着便拉起梁妤的双手,温柔的帮她搓着双手。
誓不為妃:腹黑王爺太難纏 美越
眼前的这一幕,梁妤想把它记到自己的魂殆尽为止,虽然丝毫感觉不到他带给手的温度,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心灵的温暖,多想就这样,一直到亡魂尽头,不,还想要更长的时间。梁妤紧闭双眼,用力推开袁世安,“你以为,你是谁,”梁妤收回眼泪,盯着袁世安的双眼,袁世安心里咯噔的停止跳动了一样,“不过是我的过客而已,没有必要做这些。”她低声缓慢哽咽的说着,声音似乎成熟了不少,可能是被经理磨炼了之后,更加稳重了,皱着眉头,“你有你的人生,我有我的野心,各走各的,才是我们的选择,忘记我给你带来的伤痛吧!我也不值得你这么做。”
梁妤感受着袁世安的温暖的同时,不禁想到了一小时前,一来到人间,就遇到了鬼念,那个出现在婆婆打开的盒子上的人,不,是鬼奴。
微风轻吹落叶,一路过去,都是咯吱的响声,梁妤突然双手紧握成拳头,开始不安,莫名的畏惧涌上心头,坐在木椅上的人突然对着梁妤微微一笑,梁妤停住了脚步,记忆书上的那些面孔,突然一一浮现在眼前,“鬼念,”梁妤很小声的说出了鬼念的名字,“不,是鬼奴。”鬼奴缓缓站起了身,“你终于来了!”梁妤看着鬼奴脸上的笑,更为愤怒的握紧了拳头,却还是低声的说着,“为什么是我?”她的眼睛里面爆出了紫色的条纹,闪动着放大的瞳孔,“对你来说,最为重要的生命,而对我来说,是解脱,真正的,永恒的解脱!”鬼奴走到了梁妤身边,闻着梁妤身上的味道,像是一副极其满意的模样,梁妤厌恶的抓起了鬼奴的手,“看来,你真的忘记了一切啊!”鬼奴不紧不慢的说着,梁妤心里突然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松开了紧抓鬼奴的手,双眼低垂,收回了紫色的条纹,“你什么意思?”“看来婆婆也没有告诉你实情啊,”她伸出食指,落在梁妤的肩膀上,双眼一直盯着梁妤的双眸,手指缓缓的划向梁妤的脖子,梁妤倒吸一口气,心里七上八下的,“那就让我告诉你吧!这一切,都拜你所赐!”鬼奴突然加重了声音,食指直接指着梁妤的下巴,梁妤抬起头,喘着粗气,“你可还记得,我为什么会沦为奴的?”梁妤突然心虚起来,轻声说:“婆婆说,是因为还有些事放不下,放下了,自然愿意化作一片星光横穿在无边的宇宙之中,永无休止,直至记忆全无,最后化作一粒尘埃,漂浮在宇宙。奴,不是成为记忆州的奴,而是沦为自己的奴,”她停止了一会,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不愿意接受现实,放不下生前的一切。”
鬼奴放声大笑,“哈哈哈,”突然双眼泪水盈眶,却又极其怨恨的看着梁妤,甩开抬起梁妤下巴的手,“对啊,就是这样,所以你利用我生前所挂念的事,让我变成和你一样,鬼气纵横在全身上下,它充斥在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她像个疯子一样,仇视着梁妤,咬牙切齿的想把梁妤撕成一片一片,语速一下子加快了,“它让我每个噩梦都难以醒过来,你知道吗?我生前不讨人喜欢,死了还要被你拉上垫背!要不是你,我会这样吗?我所给你的,已经是最大的宽恕了!”梁妤摇头说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梁妤一把推开了鬼奴,脑子里似有千丝万缕的线,互相缠绕,梁妤突然怀疑,难道自始至终都是自己的错吗?鬼奴一把拉过梁妤,梁妤抗拒的想抽开身,“你为什么就不能认清事实呢?你可知道你为了生,谋害了你所谓爸妈的孩子?”梁妤拼了命的挣扎着,鬼奴枯枝般的手,就像要吞噬自己的恶魔一样,鬼奴却丝毫不动,“你为了生,把我也拉下了水,害我受尽没有尽头的黑暗的苦,我受够了,真的是受够了!”接着又一把推开了梁妤,梁妤流着晶莹的泪水,低头喘着粗气。“一切都是因为你!”鬼奴歇斯底里的怒吼,梁妤恍惚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是我杀了爸妈的,不可能,不可能!”梁妤抬起头大声叫唤,“爸爸妈妈就只有我一个!只有我一个!”然后一把抓住了鬼奴的衣领,“我没有,你在说谎!对,一定是你在说谎!一直都是你让我陷入悲痛之中的!”
毒寵妖後 鐘離慕容
鬼奴轻笑一声,“那你可知道你脖子上的玉变色的真正的原因?”鬼奴的突然提起,梁妤顿时愣住了,这个自己早就不放在心上了,“癷玉,如果是正常的人带了,只是会起到一个消痛的效果,”鬼奴突然减缓了语速,睁大了眼睛盯着梁妤,并用手指指着梁妤的胸口,“如果,不是人的话,就可以抵挡同类以及灵异类的攻击,就是为你抵挡一次死亡!”梁妤双手忽然变得无力,鬼奴一把甩开梁妤的手,梁妤心里感觉堵得慌,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了,之前慕溪的出现,确实是导致自己的玉石变色了,并且后面突然出现的母女也曾说过,自己绝非常人,梁妤忽而一阵冷,难道真的像鬼奴说的那样吗?鬼奴轻声说:“那一次,在古镇,我想借的,不是袁世安的鬼尸,而是你的!”梁妤现在心里已经没有惊讶了,只是低着头,嘴唇微微颤抖着,仿佛泪水已经流干了,哭都变得无声,鬼奴继续说着,“我早就知道袁世安还活着,红因杀你的目的也是为了保护他,灵塚之地并不是突然的出现,那是红因的阴谋,并且她生下来就注定成为守灵人,哼,那一次没有除掉你,她就和墨煞联手,但是她低估了墨煞,她还真以为仅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就可以杀了墨煞,可笑!”鬼奴看着此时此刻没有任何反应的梁妤,蔑视的笑着,“你说,最愚蠢的是谁?罪魁祸首又是谁呢?”
梁妤苦笑着说:“那你又知道,我活着很快乐?我活的不明不白,死的也是不明不白,你以为我就很快乐吗?看到这样的我,你是不是很开心啊,呵呵呵,对啊,你我本身就不是同类!”“你若不是重生了的话,墨煞又怎么会找到你?”“原来真的是你,让墨煞害死我一家的吧!也是你,让我陷入无休止的恐惧之中,是吗?哈哈哈,这就是你的,报复?”梁妤一想到爸妈,一想到以前的种种,心就像被挖空了一样,鬼奴瞪大了眼睛,毫无悔恨,“这都是你咎由自取!不过,现在都无所谓了,你还是你,那个至高无上的记忆州统治者!而我,将会化作一缕星光,殆尽在茫茫宇宙。这,才是我们的结局!”梁妤一个激灵的向后退了一步,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哈哈哈哈,游戏结束!”鬼奴一字一句的说完后,化成了成片的星点,慢慢的在空气中消散,梁妤恍惚之中,星星点点的画面突然出现在了脑海之中,游戏结束,鬼奴最后的一句也来回的荡漾在脑海之中。
異界龍神
梁妤哽咽抽泣,蹲下身子,为什么会是这样的,难道真的是自己害了爸妈一家?自己才是整个过程中最为狠毒的人?她突然抬起了头,仿佛看到了爸妈慈祥的脸庞,他们慢慢的远离,梁妤伸出手去,想一把抓住,可是全部消散了!
黎少楠突然停住了,指尖落在键盘上,轻轻的皱了眉头,“梁妤,真希望你最后对袁世安说的是,”他叹了一口气,望向窗外,双手手指相交,托着下巴,“忘了我。”他沉重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袁世安一脸担忧的抓住梁妤的手,梁妤使劲的甩开了他的手,“你放手!”袁世安低声看着梁妤的双眸说:“别这样好嘛?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难道你还是不懂我的心吗?还是,你有什么苦衷?”“没有!”梁妤坚决的说出了这两个字,心却已经成为了碎片,痛到没有感觉,“我们只是同学!并且,我不是人!你是人!我们不同!”“我不在乎!”袁世安想再次拉住梁妤的手,梁妤转身躲开了,“我是一统记忆州的鬼帝!而你,只是一个寻常人!”
梁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说出这样难听的话,不过,她心底里希望,不能再让任何的人为自己受伤了,袁世安抓住她的双臂,“梁妤,你是不是被谁,”他一时之间说不出心里的意思,着急的有些梗塞,“不会的,你怎么会是鬼帝呢?你肯定是因为什么,才和我这样说的是吗?”梁妤拼命的摇头,双眼却不敢看他。“你不要独自一人承受这些好吗?这样真的让我难受,不管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还没等袁世安把话说完,梁妤嘶吼一声,身上发出淡紫色的光晕,袁世安被她推倒了在地上,他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梁妤,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女孩到底承受了多少背负,突然很心疼,到底要经受怎样的痛苦,才会停止对她的伤害?如果可以,他愿意付出生命,去减轻她身上的伤痛,哪怕让她好受一点。可现在的自己,确实是,人。对待这些都无能为力。
桃花朵朵綻放 文藝青年
“你不要说了!我回到人间,不是和你废话的,我是要杀了鬼奴,也就是鬼念!”梁妤眼睛里透露出了陌生的眼神,“我不曾想找你,就此别过。”她轻描淡写的扔下了这句话,转身离去,闭紧的双眼还是流出了泪水,头发突然长了很多,双眸变成紫色,梁妤感觉身子变轻了。
放下了,就结束了。
青春若不逗號
袁世安站在原地,不再说任何话,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到了地面,渗进了地面。
狼王的禍妃 秋水雲情
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
如果这真的是你的选择,我愿意放手。
黎少楠又重新将视线移回到电脑,但是敲不出一个字来,他又点了一支烟,低声喃道:“梁妤啊梁妤,你可知道,你走了之后,袁世安就变得不是自己了,他还是每天都会经过你去过的地方,等待着你的再次出现。”
梁妤的身体慢慢透明,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即将离去,不再回到人间,之前的种种就会和自己的身体一样,慢慢透明消失,她的记忆就会变成一片空白,在梁妤的脑海里,不会再有袁世安这个人,也不会再有人间的一切记忆,属于她的记忆书,也会消失在记忆州。从此便真的没有梁妤的痕迹。这是每一个统治记忆州的鬼帝的必经之路,梁妤突然很是不舍,身体几乎要完全消失了,袁世安担忧的看着渐渐消失的梁妤,梁妤突然一个转身,贴近袁世安,轻轻的在袁世安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轻声说:“我爱你。”
然后是袁世安捕捉不回来的碎片。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累了,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醒了,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
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
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
遇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