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pt2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盜月 txt-第十四章 迷失 第二節 早上和晚上不同相伴-l0bke

盜月
小說推薦盜月
这几天实在是太难受了,不应该断更的,无奈身体不行,咳嗽起来电脑上都是口水。一冬天没有得病,接过一开春感冒了一个多礼拜。各位朋友都注意身体吧,17K的各位工作人员辛苦,千万别感冒。
————————————————————————————————————————————————————
天命貴女
这个世界有时候看到的是不能相信的,眼睛不过是一个器官而已。如果物化的力量延伸到现实空间里,你该害怕的就是自己的思想了。
真仙奇緣
大漢科技帝國
早上和晚上是不同的。
周易寒纳闷的看着龙珠,听她的话总感觉无比的奥秘和憋屈。
“你能不能不卖弄,一下子把话说完好不好?”
“早上的时候你看到的血兽,当时很害怕,你见到了死亡,感到很血腥,你甚至亲手开枪打死了血兽,却总在怀疑是否真的动过手。你始终不相信这些,因为你觉得不可思议,这些都是假的。所以你开始幻想着一些其他的事情,这些事情或许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或者就是为了无聊打发时间,你内心里一直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成真的。可是,这种事情变成真的之后,你又茫然不知所措,比局外人还糊涂。周易寒,你今天早上和我分开的时候一定在想这自己曾经走过的一个豆浆摊,对吗?”
“对”周易寒回答道。
“你为什么会想这件事?”
“因为你说过要我查城里的早点摊”
“早点摊很多,为什么你会想到豆浆摊?”
“因为……”
周易寒简短的把自己曾经遇到的事情说一遍。
“这就对了”龙珠说道:“我在大街上很奇怪就是为什么卖豆浆的都会有一把蛇头草”
“你说了半天还是没说明白,这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还不明白,现在这种情形,就是你脑子里想出来的!”
++++++++++++++++++++++++++++++++++++++++++++++++++++++++++++++++++
老赵出了对死人感兴趣外,基本上没有更多的爱好。他听不明白周易寒和龙珠在争吵什么,只是对这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姑娘十分感兴趣,或者说从某个方面看,她和自己曾经认识的人长得很像。难道是李灵儿?不对,她和灵儿是完全不同的类型。这种印象作怪,明明就在嘴边却说不出来。
“你是说,从血兽被击退后,这种环境已经形成了?”周易寒摸着自己的脑袋说。
“应该是连着的,血兽的出现和城市的沉睡都是物化空间的预兆,是你在无意中建立了现在的世界。我想——”龙珠狡猾的一笑,眼神变得不那么纯真,:“你还是对龙将军的组织不那么信任,或者说,你很讨厌吧!”
“这是自然的,我从来没有否认过”周易寒理直气壮的说。
“那就很好解释,为什么我们两个遇到了那么多危险都没有接到组织的消息。原因就是:你的世界里不希望组织出现!”
数十万人活在自己的思想里,而且,看起来自己的思想并不怎么乐观。
周易寒真想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然后摆脱老赵用手术刀解剖开看看,里面放的到底是不是豆浆。可是为什么会是自己的思维无意中建造了这样一个空间?
男神,約不約
“我想是因为责任感吧,你认为这是你的城市”龙珠淡淡的说。
“那现在该怎么把?”
“看你的思想到底是不是永远这么黑暗下去了”龙珠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反身走到大厅的长椅上,坐下来。
“豆浆摊的事情我的确想过,但是这种情形我怎么可能去想呢?”周易寒疑问道。
“潜意识,不是你的想象力,是人类基因不断累积的信息。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恐怕要去查你的家谱了”龙珠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老赵突然说道:“两位,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不过,刚才你们提到大厅里有个小护士,对吗?”
周易寒愣神,点点头。
“这真有点奇怪了,今天的值班表上明明没有护士值班的”
“哪家医院没有护士值班啊,赵叔你饿糊涂了吧”
棄婦也瘋狂
老赵摇摇头,坚定的说:“我不是说不应该有护士值班,我的意思是,这个时间段里不应该有护士值班。现在是晚上八点半,因为前段时间发生命案的关系,每天八点的时候所有的女护士都会回家,剩下的都是男护工。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可能在大厅里发牢骚、说脏话。”
“外面发生的状况,可能没有人来接班呢”周易寒不明白为什么老赵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不可能的,因为你父母来的时候,是一个男护工带他们找我的”
这样一来事情可就奇怪了,有人接班的话护士为什么不走呢?
龙珠噌的站起来,眼睛盯着周易寒说:“你怎么就肯定她是这里的护士?!”
周易寒想,这不是废话吗,在医院里穿着护士装的……也不一定就是护士!深深地恐惧袭来,那个女孩子是谁?老赵还没反应过来,周易寒和龙珠起身向门诊房冲去,黑海就是从这里送进去的。
细想下去果然有很多的破绽,护士并没有行医资格,为什么她见到黑海后没有通知大夫一个人就把病人推到门诊呢?顾不得外面的许多,周易寒飞快的从过去,巨大的月亮在外面窥视着他,好像在嘲笑。
门诊的门被踹开后,里面空荡荡的停靠着几辆担架车,最里面的一架旁边的地上,黑海已经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黑海!”周易寒大喊一声冲过去,黑海已经昏迷过去了,也可能从来没有醒过。他身上穿着临时的一件衣服,是周易寒从车子里找到的外套。外套的拉链已经被扯开,衣服撕扯成条状。黑海身上好像被利爪抓过,虽然一道道的伤痕很多,却没有一丝血。看来有人就是想把他的衣服划开,希望找到什么东西,并不打算杀掉他。
“赵叔,快帮我看看怎么样?”
周易寒着急的说。
老赵并不是专业的外科医生,但是一般的问题也能解决。他检查了一遍没发现致命的伤痕,亦没有骨折的症状,三个人合力将黑海抬到了病房的床上。
“刚才的小护士呢?”
周易寒四下张望,“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想你要找的东西应该就是它了”龙珠用手一指地上,有一套护士的衣服和一顶帽子,正是刚才的小护士穿的。
“难道,难道,她不是人吗?”
“这个谁也不知道,不过,她并不想杀死黑海,不是吗?”龙珠把手搭在黑海的手腕上,渐渐的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样?”
“奇怪,黑海的脉搏虽然有点弱,但是很正常啊”龙珠说道。
“是吗?”周易寒接过黑海的手。
脉搏平稳有力,再看一眼黑海的脸色,似乎不像原来那么苍白,只是身上斑斑驳驳的划痕让人揪心。周易寒也觉得奇怪,按说这样黑海不至于昏迷这么长时间的。
手腕一紧,一股巨大的力量抓住了周易寒的手,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被黑海拉到了胸前,脸几乎碰着了黑海的脸。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旁边的龙珠和老赵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周易寒要听听黑海的心跳。
周易寒刚张开嘴,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喊出来,感觉自己的喉结被指头戳了一下,声带像针扎一样剧痛。干张嘴发不出声音的滋味实在不好受,更让他奇怪的是,靠近了黑海的皮肤后,竟然嗅到了一股幽香。“黑海”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种说不出的笑容慢慢扩散开来。他迅速的将手伸到了周易寒的怀里,碰到了一个布包。
那是上午获救的黑海给的,如果真是黑海的话,大可以张口要回去,没必要如此。
所以,这个人不是黑海。
絕品相師
周易寒想明白这一切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黑海”手里拿着布包,另一只手一把推开了周易寒,一个鲤鱼打挺跳到床下。周易寒摔在地上后,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她!…….”
其实不用他再喊,旁边的龙珠已经一把推开了老赵,飞起一脚踢向正要起来的“黑海”。
这个黑海十分的灵巧,身体只是轻轻地一偏就多了过去,收不住脚的龙珠险些撞到墙上。但是就在她着急躲避的时候,身体发生变化,原本高大粗犷的身体像气球泄气一样,不断的缩小,肩膀也变窄了,身上的伤痕竟然是画笔画的一样,呈现出脱色的效果。外表的皮肤原来是假的,她双手从胸前撕开了伪装,里面是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如果在黑夜里,她和龙珠简直一摸一样。
手里拿着布包的黑衣女人跑出门诊房,龙珠却愣住了,没有追过去。
地上的周易寒站起来,捂着自己的喉咙,正要去追。发现龙珠无动于衷,似乎有些断电,不明白怎么回事。
“不追吗?”
“刚才,那个人怎么……”
“又怎么了?”
龙珠喃喃地说:“刚才那张脸,太熟悉了……怎么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