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bnf好文筆的小說 靈居 愛下-第三十二章:上師的“禮物”相伴-8x6q6

靈居
小說推薦靈居
坛城是梵文Mandala的意译,汉译有曼荼罗、轮圆具足、聚集、坛场等不同音译和意译。坛城源于印度佛教密宗,系密宗本尊及其眷属聚集的道场。坛城的梵文意思是圆圈,藏语意思是中心和边缘。坛城的外在之意是指佛菩萨本尊的净土宫殿;内在之意,是指众生心的清静相;净土宫殿的正中央的本尊,就是众生本来清静的佛性。所以坛城不仅象征着本尊的智慧与威德,同时也是一种显示宇宙人生真理的图绘,一种“无限的大宇宙”和“内在的小宇宙”相即的微妙空闻。
巨大而金碧辉煌的坛城位于佛学院内最高的山峰上,一般民众都在1、2层转绕,3层是尸陀林,4层是密殿。这里是色达佛学院最殊胜的地方,顶礼或转绕坛城者定会功德圆满。
神典
岳菱和周立相拥着站在转经塔前,整个人突然有种重获新生之感。喇嘛、觉姆、藏民、还有前有旅游兼朝圣的人纷纷在转坛城。很多人一边转经一边念念有词地念着。岳菱听到有些修行人念的经咒竟然有语音语调,像在唱歌一样。
不若求智明悟于天地、不若修心无愧于凡世。
“哥们,这转坛城怎么个转法?有啥讲究没有?”周立和岳菱已经跃跃欲试了。
三刀告诉他们,转经是藏传佛教的一种宗教活动。藏佛教信徒认为拉萨是世界的中心,拉萨则以释迦牟尼佛为核心。不过藏传佛教的不同派别,对绕佛、绕塔、转经轮的起源、转的方向都有不同的说法,具体应该怎么做他也不好说,反正跟着大家的方向走,心诚则灵真没错。
话音刚落,岳菱和周立已经步入坛内,跟随者大部队诚意满满地开始转。
在平地上转经不似爬山那样消耗体力,但是在四千多米的海拔上转圈圈也是一个巨大考验。才转了两、三圈,周立已经满脑子犯晕了。
劍道長生 余風
“菱,我休息一下吸点氧再陪你转。”周立说罢,扶着立柱脱离了人群,他坐在一块不算太脏的木板上,看到岳菱依然微闭双眼、双手合十地跟着转。
不行不行了!周立只觉得天旋地转,恶心反胃。
吸——吸——吸——
周立的氧气罐被他一口气吸光了,一罐子氧气进入他的身体被分配到个个器官,似乎真的有点效果,虽然还有点晕,但不至于会倒,而恶心反胃的感觉也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
哎?岳菱呢?
周立盯着人群,看到同一个人已经转了一圈了却没有看到岳菱的影子。
岳菱——
我的老婆是大魔頭 提筆就忘字
周立刚一起身又一屁股坐在了木板上。
高反太上头了。
周立感觉勉强站起来的结果可能是直接晕倒,他无奈地坐着原处,发消息给三刀和大鹏帮忙看看岳菱去哪儿了。
此时的岳菱并没有去哪里,她就在坛城的另一边,与周立面对面的一边,只不过被转经塔和人群挡住了。
岳菱本是跟着人群的,当她转到另一边不经意地睁开眼睛时,只见一位身穿喇嘛袍、上了年纪的喇嘛站在人群外对她微笑。岳菱像被那位老喇嘛施了法似的,不知怎地就离开人群走向他。
老喇嘛的目光有些涣散,但怎么看又是聚焦在岳菱身上的。
岳菱站在喇嘛面前,双手合十作揖,“师傅,你认得我吗?”
鹹魚女忐忑記
喇嘛微笑没有回答,还是盯着她看。
岳菱细细打量了这位年迈的老喇嘛,身上的袍子是粗布做的,靠腿部的地方有几处修补过的痕迹。他的皮肤也黑,但不如他们碰到的几个藏民那么黑。老喇嘛眼窝深陷,天庭饱满,只是那眼神——
岳菱想起那天她和周立在家附近的寺庙里碰见的方丈大师,也是如此一般的眼神,虽是盯着自己的却目光涣散,又不像是盯着自己。
岳菱突然一个激灵,他们不是有阴阳眼吧?!
“师傅,你看到了什么?”岳菱禁不住发问道。
老喇嘛还是微笑着没有回答。
这时,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年轻人,小平头,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你好,施主,这是我们佛学院的堪布,他不会汉语。”年轻人说罢,向这位堪布行了个礼,又用藏语和他叽里呱啦地说了一番。
岳菱看着他们,不知怎地就心潮澎湃起来。
“堪布?就是大和尚吗?这位大师是想跟我说些什么吗?”
“嗯,堪布说看到你就觉得和你有缘。”年轻人充当起了岳菱与堪布间的翻译,“堪布说,你……”年轻人边听老堪布的话边同声翻译给岳菱听,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这样的停顿让岳菱心慌。
“堪布说什么了?”
強上營 暢遊天涯
“你是佛教徒吗?”年轻人等老堪布的话全部讲完后才转头询问岳菱,一脸的愁。
“不是。”岳菱边说边摇了摇头。
“那,你信佛吗?哦,或者说你愿意相信吗?”
“呃,这个……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算信佛吗?”
“万物皆有佛性。”年轻人突然双手合十道,“堪布说有些事情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他愿
意帮你一把。”
“帮我?”岳菱茅塞顿开,“堪布是出我的问题了吗?他真的愿意帮我?”
“是的,堪布愿意,但是……”
听到“但是”,岳菱的心一下子又像跌入深渊,怕,很怕,她很怕听到对方说不保证成功之类的话。
“但是他帮你是有代价的。”年轻人清了清嗓子后说道。
“代价?”岳菱一寻思,立马从包里掏出所有红色的毛爷爷道,“我身边就这么多,愿意全填了香油钱!”
“不是这个意思。”年轻人摆摆手,又道,你靠过来一点。
蘇珊娜的夏天
岳菱莫名,不自觉地靠近他们。
只见老堪布取下挂在脖子上的念珠挂在合十的双掌间,叽里咕噜地念了些什么,然后伸出右手靠向岳菱的额头……
“这位老堪布是金刚上师,他正在给你灌顶、也就是给你加持,他是这样算是帮了你了。”话还没说完,老堪布放在岳菱额头上方的手已经缩了回去。
“好了。阿弥陀佛。”年轻人对岳菱作揖后,扶住老堪布转走准备走,突然又转身对岳菱笑道,“上师送了一你一份大礼!”
大礼?!
岳菱怔怔地看着他们缓缓离开的背影。
那我需要付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