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7w1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罪案的背後 愛下-第一章 命案的委託閲讀-ud13j

罪案的背後
小說推薦罪案的背後
罪恶的审判一定会来临,时间或早或晚,方式也是不一。
2017年六月我从西海大学毕业,西海大学是一所重点大学,从这所大学毕业,一般很少会面临毕业即失业的问题,但不幸的是,我遇到了。
我叫陈锦,我大学学的是心理学的专业,起初认为这个专业毕业后有高薪工作,确实没错,这个专业在社会,薪资确实很高,但是,很不巧,与这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很少很少,即使有工作,我也会被比我更高学历的人挤掉。
令我想不到的是,我还是找到一份对口工作了,是一家心理问题咨询事务所,工资每月五千,虽然在大城市不算高,但是也足够我生活了。
我第一次来面试的时候,事务所没有人,因为我按了很久的门铃,没有人开门,最后我接到我的老板,也就是这家事务所的老板的电话,他叫乔羽,曾经担任西海市刑警队副大队长,三年前离职,开了一家事务所,对,你也觉得很奇怪是吧!
一个警探,开一家心理问题咨询事务所,确实很奇怪,我也觉得很奇怪,可是当我开始工作之后,我却发现,以心理咨询来事务所的人实际上都是来委托案子的,让我觉得更奇怪的是,似乎大家都知道这不是心理问题咨询事务所,而是一家私家侦探事务所,当然这是后话。
言归正传,我接到电话,乔羽直接和我说,你已经通过面试,钥匙在门口花盆下面,你直接开门上班,我一会就回去,我什么都没有来得及说,电话就挂了。
我拿起门口的花盆,拿出钥匙,开了门,我还在想,钥匙放在这里,不怕小偷偷到了,进门大肆收刮吗?毕竟现在小偷的侦查能力有的几乎已经赶上狗的侦查能力了。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事务所的摆设很简单。两个办公桌,一个书架,两张沙发,一张茶几,其中一张办公桌很新,我想,应该是为招人准备的,当我看着这么简单的摆设的时候,我有点怀疑,他能不能支付我的工资,会不会拖欠,而当我看到那张办公桌上面的收据,也许他很忙,忘了收起来了,我看到价格,一万二千块,我惊讶了同时我也放心了,我惊讶是因为,这个老板居然会为一个员工买这么贵的办公桌,放心是因为这样子的话,我完全不用担心工资问题了。
我坐在办公桌后,想着该做什么工作呢?
正想着,事务所门被人打开了,是我的老板,乔羽先生,他今年三十岁,未婚,身高一米八,他经常喜欢穿着一件风衣,戴着一顶圆形帽,那模样,不像侦探也不像心理咨询师,更像一个特工也许还有点像黑社会。
没错,正如我所说,这家事务所,接到都是侦探干的委托案,我问他为什么要招一名心理咨询师时,他直接回答,每次办完案子,被害人或被害人的家属总是对着他哭,他受不了,他就想,如果能有个助手帮助他对那些人进行心理开导,他应该会清闲很多,于是,就招了我。
我在事务所这么多年,接到的案子有大有小,找猫找人,或者恶性谋杀,复仇,更有的是与某个犯罪组织有关的计划性谋杀,或者,他们利用一些人的复仇心理,进行杀人。
我要记录一个,震惊西海市的谋杀案。
2017年八月十五日下午。
那天下午,我和乔羽正在喝着咖啡,讨论着三天前我们受理的一件富婆丢猫案!
“你是说,那只猫对她很重要,已经到了不可分离的地位吗?”我问乔羽说。
“当然,要不你以为那个人会为了找一只猫支付我八千块的酬金。”乔羽笑着说道“而且今年这是她第五次丢猫了,我已经从那只猫身上获得了四万酬金”
情迷冷情總裁 姑蘇
“那只猫对我们来说岂不是招财猫”我打趣说道。
“你这个比喻,十分生动”乔羽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已经上班半个月,与乔羽先生已经聊得十分来了,我们之间似乎已经没有上司与下属之间的间隔,更想两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在谈话,聊得十分开心。
我们谈到一半,我闻到了一股拉面的味道,闻起来的味道跟隔壁街的阿丁拉面味道一模一样,准确来说,就是阿丁拉面的味道,我吃过一次,味道十分鲜美,整条街就只有阿丁拉面的面汤会加入鲫鱼,并且,腥味去除的很好,基本吃不出来,所以不算坏也不算好,毕竟,其它面店会采取某些特殊手段来“吸引”顾客。
聖武乾坤 逆蒼耳
“看来有顾客啊,乔羽。”我心理分析完之后对乔羽说道。
乔羽轻笑一声,对我摇了摇头,转而看到我对他为什么摇头的疑惑表情,片刻之后。
他说“陈锦,这可不是顾客,而是人民的公仆来访。”
“警察?”我问。
網遊之武器大師 無霜
他点了点头,算是回答我的问题了。
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听见按门铃或敲门的声音,只有门口一直来回走的脚步声传来,看来对方一直很犹豫要不要进来。
甜婚蜜寵:權少的1號小新娘
我看了看乔羽,意思说,要不要我去开门。
乔羽读懂我的意思,向我摇了摇头。
他说“得让他自己敲门,可能是上次他们让我办事没付足够的酬金,被我大骂了一顿,现在在担心会不会被我再骂一次或者我会不会再帮忙。”
“你居然能骂警察,哦,不好意思,忘了,你曾经是刑警队副大队长。”我说道。
“上次他们对我说,公民有义务协助警察办案,话是没错,义务要,公民也要吃饭啊!”乔羽说这句话时,脸上还带着不满,貌似对他们没付够酬金而感到相当不高兴。
门口的人,似乎听到乔羽的话了,脚步声也停了,让人感觉在做什么决定或思考些什么。
不一会,门铃响了。
我刚想去开门,乔羽直接来了一句。
“门没锁,自己开门。”
事务所的门被慢慢推开了,开门速度很慢,就好像担心惊醒某只猛兽,然后被吃掉,我想那只猛兽就是乔羽了。
门被完全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运动服,身材略显矮小,梳着一个大背头,眼睛较小的青年,那模样,着实与一个警察不大像,更有点像街边混混,或许,经常当便衣吧!那模样,丢到人群里,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个警察。
青年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像是怕门口有**,怕踏到了。
“要进来赶紧的,扭扭捏捏像个姑娘一样,像什么话,我当初可不是这么教你的,传出去,别说你认识我。”乔羽对着那个青年说道。
青年如临大赦,三步作两步走,到了乔羽面前,立正站好,就差敬礼了。
“要喝茶没有,白开水自己倒,要有事,旋转一圈,门在后面,不送。”乔羽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道。
“乔队。。。”青年开口叫了一句。
“别,我已经离职了,不是乔队,请叫我乔先生或者乔羽都行,您随意”乔羽不冷不淡的说道,连您都用上了,还特地拉长了声音。
青年有点不知所措,对这些情况,他也没有想到过,他有想到会被骂,没有想到会被‘请’。局里也是有点心虚,才派曾经是乔羽的手下也就是面前这个青年来找乔羽。
“乔。。。”青年刚想说队字,便被乔羽一眼瞪了回去,青年吞了一口口水,随机吸了口气,鼓足勇气。
“乔先生,局里这回真的遇上大难题了,也就只有乔先生您。。。”
“别,你们另请高明,我爱莫能助,我还要吃饭,当然,如果你们能够支付酬金,我倒是很乐意帮忙。”乔羽直接打断了青年的话。
“乔先生,局里的资金真的不够啊!”青年说完这句话,看着乔羽还是一脸资金不够关我啥事的样子,开始有些急了,青年最后闭眼想了想说。
“乔先生,这次的案子,现场出现了血色的金属狼牙。”
听到这句话,乔羽整个人神色一变,对着青年问了一句。
“真的?”问的时候,表情很严肃也有点凶狠,大有一副你敢骗我我就当场了结你的气势,我也有点惊讶,乔羽会有这种情况。
“真,真的,是真的”青年也被吓到了,连说三次肯定之话。
“什么案子”
“杀人案”
“案发现场”
“西海市北山别墅群第九栋。”
“时间”
“早上八点到十点之间”
“我明白了,告诉老高,晚上七点到案发现场等我。”
白板箭神 大江朝天去
“是”
乔羽与青年进行了简短的对话,便让青年离开了。青年离开的时候,疑惑看了看我,貌似再问我是谁。
“陈锦,西海大学毕业,我的助手”乔羽简单几句话解了青年的疑惑。
“你好,我叫宇浩,刑警队队员”说完之后,宇浩便快速离开了,好吧,我连招呼都没有打到。
黏上狼性首席 絕望的木屐
不过,我更在意乔羽听到血色的金属狼牙时的表情,一定有什么事,我看向了乔羽,乔羽刚好也看向了我,每次他都能读懂我的眼神,这让我十分怀疑他是不是有读心术。
“陈锦,准备一下,我们去案发现场,等办完案子,我再向你解释‘血色的金属狼牙’”
我点了点头,转身去准备了。
二刻拍案驚奇 淩濛初
乔羽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在思考些什么,我无从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