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x3w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蠱墓詭影-第十三章 石室展示-688td

蠱墓詭影
小說推薦蠱墓詭影
两人盯着那墓口傻站了几分钟后,刘佳佳才说:“师兄,怎……怎么样?要进去吗?这……洞口好小啊,应该塞不进去吧?要不……我跟你到周围再找找徐爷?”陈建文看着那暗得恐怖的墓道也有点发怵,可当他心里萌生退意时,他忽然又想到这几天来遇到的种种事,这些谜团搅得他可谓是寝食不安,现在到了这时刻,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墓口离去?
于是他提足了不太多的底气,说:“管他妈的危险!老子天不怕地不怕,一身正气镇鬼神!走,跟我进去,我在前面开路!要是有什么的话……你就赶紧出去吧……”说罢自己也深呼吸几下,一低头就扎进了墓口,连刘佳佳欲言又止的反应都没注意到。
墓口很窄,上下左右就一米左右大小,都是青灰色的石砖搭成,人在里面只能匍匐着前进,转个身都是困难。陈建文收紧了胸包带,以方便在墓道里爬行。这里面空气有点浑浊,带着浓浓的尘土味,但是还不至于窒息,看来确实是经常有人进进出出。爬了没多远,他听见身后传来很重的喘气声,艰难地回头一看,刘佳佳已经把书包反背在身前,钻进了墓道,不安地爬行着。他笑了笑,吐槽她几句:“亏你平时还大大咧咧像个女汉子似的,进来这里反而憋屈成一小姑娘,难得柔弱啊。”刘佳佳没有理会,让他觉得有点无趣,只好掉转头继续往前爬。
頂級BOSS:鬼妻萌萌噠
G76厦蓉高速路上,一辆白色本田车在急速奔驰。
陈雨棠捏着方向盘,微微出汗的手心有点黏,这让有洁癖的他一直想停下车抽空拿张面巾纸擦擦。车内音响还在放着Bigbang的《bang bang bang》,但陈雨棠已经没有心思哼唱,他甚至觉得这歌有点嘈杂难听。
他冲后视镜里的陈岩苦笑着说:“要不换首歌?换你最爱的《东方红》?我发誓我不吐槽这首歌了,至少在到龙海之前不吐槽。”陈岩端坐在后座,闭着眼,没有任何反应,仿佛真的已经化作了一块岩石。
“要不听国民革命军的《陆军军歌》也行啊?我最近看了《我的团长我的团》,才发现这歌还不错,风云起,山河动,黄埔建军声势雄,革命壮士矢精忠……”他自顾自地唱了几句,发现陈岩还是不理,只好摇摇头感叹:“唉,大族长给你起的名字真准,人如其名,风吹不动。算了,反正我也还是受不了你那调调,听这个吧,《Hero’s Theme》,你不懂英文没关系,这歌没歌词。”
见他无异议,陈雨棠伸手换了歌,顺便抽了几张纸巾,终于把手里的汗擦了擦。雄壮的音乐响起,陈雨棠心里反而舒缓了些,看着高速路两边起伏的山峦哼着曲。福建峰岭耸峙,丘陵连绵,山地和丘陵占了全省80%以上的面积,所以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这龙海市虽然在九龙江下游的冲积平原上,但它北部、西部、南部依然是山川环绕,这会儿在高速路上还好,待会走那曲折的山道才头疼,陈雨棠只好强作精神,毕竟走完那段路后,还有更耗人心力的几大族长在等着他们。
陈岩缓缓睁开眼,看看窗外,说:“你是不是怕他们为难你?”
陈雨棠原本轻松的脸瞬间凝固,慢慢又变回原来的忧虑不安,良久才说:“大家都知道我的事,都想把我赶出家族,只有你和大族长愿意保我,以前还好,但是这次确实是发生大事了,你们还能顶得住压力吗?另外,虽然见得多了,但……嫂子和睿儿……对不起。”
勒卡雷:倫敦口譯員
陈岩轻轻一摆手,说:“没事。我和大族长保你是因为你的身份和价值,现在这个局面,无论他们多讨厌你,也不得不承认你还有用。至于你的担心,你以为我为什么让那小子搅进来吗?”
穿越之替嫁蠻妻
陈雨棠感到有些讶异,问他:“你是说,他只是个……?怎么说他也是那一脉的后人,这样……不太好吧?”陈岩说:“垫背是一定的,五十年前那事以后,他家的名声就比你的还差。死不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这些边缘的小人物,还不需要我们去操心。”
陈雨棠沉默地开着车,心里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陈建文在墓道里郁闷地爬行着,刚才有几次他想逗刘佳佳说话都没成功,久久的沉默和狭窄的墓道让他有些压抑,刘佳佳在后面依然不吭声,奇怪的是,她喘气的声音似乎越来越粗。终于,她咳嗽一声,喊了句:“师兄……”
陈建文顿时就怔住了,因为这一声“师兄”实在喊得太过尖细,还带着假音,完全不像是刘佳佳嘴里说的,它甚至不太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陈建文赶紧回头一看,只见刘佳佳脸上白得毫无血色,眼神有些涣散,撑着地面的手发着抖,呼吸很重,偶尔还咳嗽几声,她说:“师……师兄,这……这里……空气……好像不……不够……”
神棄 蝸牛向上爬
陈建文被她这样子吓得心里发虚,说:“空,空气不够,怎么会?我,我都没,什么事啊……”他想了想,又担心地问她:“喂,你不会……中邪了吧?”刘佳佳无奈地闭上眼又睁开,喘着气说:“中……中你妈蛋……”
魔王獨寵,鳳女傲異世 傷傷離別
陈建文看她额头全是汗,手死死粘着地面,指甲都快在石板上划出印痕,张着的嘴唇哆嗦着,好像随时都要呐喊出来一样。他于是又小心翼翼地说:“嗳,你……到底怎么了?”
奈何短腿是硬傷
“啊!!!”刘佳佳忽然毫无征兆地尖叫一声,尖锐的声音在狭窄的墓道来回激荡刺激着陈建文的耳膜,陈建文还没来得及把耳朵堵上,刘佳佳就倏地一下猛扑过去,两手使劲掐着他的手臂,指甲都深深陷进肉里去,疼得他直咧嘴。他急忙喊着:“佳佳!佳佳!你疯啦!”那并没什么用,刘佳佳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疯狂地撕打着他,陈建文刚挣脱她的两手,她又扑上来,张嘴就咬陈建文的肩膀,还用手抓他的脸。
斬龍
“我靠!”陈建文痛得大喊,在墓道里拼命地甩动着身子,但刘佳佳就像䲟鱼一样咬死了就不松口,扭打间陈建文瞥了眼周围的石壁,一下子想到了电视里把人脑袋往墙上一撞后脑勺人就晕过去的情节,但是他不忍心,何况人的脑干离后脑勺最近,万一伤了脑干可是会死人的,他只好努力固定住她想就这样拖着她往里爬。这刘佳佳练拳练了一年哪里是吃素的?此刻发起狂来更是难以抵挡,陈建文又不敢下重手,被折磨得痛苦不堪。忽然,刘佳佳伸手想掐他脖子,陈建文连忙用手挡开,不小心一手肘撞在刘佳佳的脖颈,当下她就晕了过去,倒在他身上一动不动。陈建文喘着气瞪她好一会儿,见她没动静了,忙用手去碰她的脖子,等感受到那动脉的跳动才终于松了口气。
我去!以后我宁愿找徐老头打架啊……陈建文看看自己的伤口,真可算是灾情严重,脸上、脖子全被挠得一片花,肩膀上挂一口牙印,手上几片指甲也在挣扎时被石壁刮得翻了过去。最奇怪的是,她这到底是怎么了?中邪?发疯?还是单纯想找个借口打我一顿?在这之前也没发生什么事啊。他仔细回想一下,觉得唯一奇怪的就是刘佳佳跟着他爬进墓口后就一直沉默,虽然在这样的地方谈笑风生也有点超现实,但以她的性格不可能会这样沉默得死寂一般。他拿手机照照墓道,前后都是黑洞洞的看不到头,估计是爬到中间一段了,往下还得爬一段距离,于是先收拾一下残局,又想到刘佳佳背包里有一卷30米的长绳,便取了出来,用刀子截成三段,先把她手脚各自绑上,因为担心捆伤她还给她手脚处先包上自己包里的长袖套,然后翻身再把她拖到自己背上。
妈的,真重!陈建文被压得吐出一口气,艰难地反手用绳子把她绑在自己背后。墓道里空气本就浑浊,陈建文喘了几口气,觉得有点胸闷,忽然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他一愣,再次看看墓道前后,恍然大悟。
操,原来如此啊!
明白过来后的陈建文无奈地笑了笑,心里也放松下来,手提“阎王棘”,背着刘佳佳往里继续爬,过了半小时左右,墓道尽头终于有了点亮光,他不由地加快了速度,到了尽头处,墓道忽然倾斜往下,修有石板阶梯,空间也大了许多,陈建文拿手机照照四周,尝试着爬起来,发现这阶梯通道已经宽阔得容人直立行走,便解开绳子放下刘佳佳,站起来松松早已疲累的筋骨,接着把她背起往阶梯下面走去。
阶梯通道不长,也就七八十级,他下去后,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一间约七十平米大的石室,正面和右边各有一扇石门,四面墙上都置有一排铜制油灯,除此之外石室里空无一物,墙壁、顶上和地面都是非常平整的青灰石砖,空荡荡的石室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寂静得可怕,在他身后,墓道里吹来的阴风冷得他不由地缩起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