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j9cj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路回 李三兒-十七回 苦念澤喪妻失子 欲收張沐爲兒子熱推-78ue8

路回
小說推薦路回
刘以三拿出两个酒杯,问了句张沐:“喝么?”张沐摇了摇头,如果今晚他不回家,他是会喝的。刘以三开瓶,给自己满上。问了句:“你可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幽靈旗
老黑是條狗 黑老墨
“我年幼学医,家里世代都是医生。我父亲是上一辈济慈医馆的馆长,也是当时青县城最有名的郎中刘问南。我是家中长子,还有一小妹。我父亲从小带我在医馆长大,耳濡目染便学了点治病救人的本事,可我志不在此。年纪大了些,就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屡次跟父亲说,父亲严厉的训诫我,当时很是记恨,现在却很怀念。”刘以三灌了一杯酒,起身到了窗边,天边有云。张沐安静的听着,呼吸声都压低了很多。“父亲告诫我,要认真学医,学好医术未来还要撑起这济慈医馆。我父亲的祖父名为刘济慈,这医馆也便是他创始的。可我那时觉得这是一种束缚,但也没有能力逃脱。也只能继续跟着我父亲学医,但没有放弃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的冲动。当时我父亲还有一个学生,名叫周至寻,就是现在济慈医馆的名医周郎中。我想他如果知道我是以前的刘念泽,他会很吃惊吧。”
张沐这次有些许吃惊,他年纪虽小,但也听说过青县城里出了一位少年英雄,二十岁出海远行。在海上遇到密州官船,由此入船队,靠自己的本事打拼到了纲首。甚至还带着福建路的一众舰队远洋到过苏吉丹、望涯郡这些只能在故事里听说的南海诸岛。他没想到眼前的刘以三竟然是他小时候跟同乡玩伴、县学同学经常聊起的那位英雄,令他们都无比向往的英雄!而张沐却不知道刘问南,曾力克鼠疫,救了城中过半百姓的名医。老一辈城中的故事,他听说过可能没记得过。但是儿时那种冲动的心绪,靠着几个故事为依托,他当然忘不了,张沐也站起身来,来至刘以三身后。他觉得眼前这人跟着云遮月下的请县城一样,深不见底。
刘以三并没有发觉身后的吃惊的张沐,他好像还在他的故事里。“我二十五在福建路明州孟蛟舟上做纲首的时候,州府要求去往赤鳞岛收购香料。当时行程安排是一个月,我便带着孟蛟舟上的数十名船员去往赤鳞。就在岛上收购香料的时候,我遇到一名叫以三的女子,当时我觉得她的名字很奇怪。可相处几日,就发现她身上有无穷的魅力。我每日都去她家帮忙收拾香料,以至于当时我的船员们都是纳闷,平时只是在船上睡大觉的我,怎么会如此勤快。”“最后行程日满之际,我对她很是不舍。当日夜里我便去了她的闺房,跟她表明了我的真心。而她也对我芳心暗许,我们俩应该说的上是一见钟情吧。”刘以三讲的此处忽然笑了笑,看着窗外淡淡的笑了笑,月色终于出来了。
“回到明州时,便日夜思念以三。我当时狡猾的很,多次跟州府上报,说是赤鳞地区发现了大片香料或者是大片赤珠或者珍珠,每次我都会在赤鳞岛上待上一两个月,那应该是我最甜蜜的日子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段时间也是我家最黑暗的日子。父亲觉得儿子不告而别,终年毫无消息,甚至有人都在传我已经死在海上了。小妹委托人一直在打听我的消息,最终还是在父亲合眼前找到我。父亲生前最懊悔的就是逼我学医,以至于我独行出海。他到死心中还抱有悔意,遗憾而终。”刘以三脸上的笑意顿住了一般,一行清泪留下。刘以三拂掉眼泪,又继续说道:“应该是我到赤鳞岛一年以后了吧,以三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我给他取名一单字,沐。名唤刘沐。他成了我一生唯一的寄托,因为以三在生下他的那天难产而死。那一天我抱着小刘沐在海边哭了一整夜,我指天骂地,为什么对我如此残忍。”刘以三声色俱厉,狠狠的一拳打在墙上。
“当时以三走之前最后叮嘱我的一句话就是,让我照顾好小刘沐,我当时也用自己的命作保,我定会照顾好刘沐。我带他在船上生活,我们父子俩 在船上流浪。我带他去过南海很多岛屿,也去过东海远洋。我把我全部的爱都给他了,他也不负我所望,健康的成长。这样平静的日子过了十六年,他已经是一个比我还高的壮小伙了。在船上做着杂事,勤快肯干,大家也都喜欢他。”刘以三眼睛望着远方,突然回头看看身后的张沐。眼睛是那种一眨不眨的看着,看的张沐后退了好几步。“他跟你样貌很像,名字又是一样,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巧合,这是上天让我重新在当一回父亲!”刘以三说话间竟有些癫狂,拿起桌上的酒瓶,猛灌了一口。
從今天開始不當魔頭
“当时怪我对他太过于放心,南海有一次黑铁岛,岛上岛民肤色黝黑。与我船队队员皆不通语言,我听不懂他们的鸟语。当日夜里便在码头靠岸休整,用几件瓷器换了不少东西。那日夜里刘沐很晚才回到船上,他换了一大箱子东西。我倒是什么都随他 ,也没仔细看他淘换的东西。那日夜里很是蹊跷,船上有梢公守夜。夜里子时以后了,我听梢公把我叫醒,他发现看刘沐很是异常。刘沐在码头上一直狂奔,大声哭闹,不知疲倦。我差人把人抓回到船上,发现张沐脉搏妄动,面色淤红,明显是中毒的现象。而刘沐思维清楚,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我问刘沐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说白日去了岛上的一家店,想为我换点酒喝。没想到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异香,让他很是兴奋。最终他换了一大箱子这种能产异香的东西,我到现在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但我至今不会忘记它的味道,就是它害死了刘沐。”张沐听刘以三讲述的似乎感觉有些熟悉,但又记不起在哪里听说过,他想要打断刘以三询问清楚时,看到刘以三已是怒上眉头,嘴角不停抽搐。他便是什么也没说,也没问,只是在一旁安静的听他讲述。
“我用盐水为刘沐周身擦洗,让他不停的喝水,不停的喝水,情况才有些好转。次日天明之时我便带着几个船员便去了刘沐说的那家店大闹了一场。我听不懂他们哇啦哇啦说的是什么,我只是想出口气而已。正当我在那家店里大闹的时候,船上我的副手奔来给我报信。说是刘沐早上起来吞了几袋昨晚他拿回来的东西,便一头扎进海里了。我当时脑袋里是一片空白的,什么也不顾的跑回船上。我的船员抓了那家店全部的人也带到了我的船上,那时刘沐已经被救起。我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已经死了。我疯了一样的拍打他,救治他,船上的所有人都已经知晓刘沐已死,但没有人阻止我。他们知道我全部的遭遇,所以他们都不阻拦我。”刘以三周身开始颤抖,不停的往嘴里倒酒,不停的倒。张沐在身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也沉到刘以三的故事里,为他难过了。
深陷迷情:不做你的女人
刘以三回头问张沐:“你知道最后做了什么?我把刘沐拿回来的那一箱子东西全部扔进海里了。当然我也把刘沐去的那家店里的所有人都杀了,都扔海里了,他们得给我儿陪葬,你说是不是?”。张沐被突然的一问有些慌张,点了点头。“从那天起,我不知道每天喝了多少酒,不知道骂过多少人,好多人都以为我疯了。我头发全白了,人也更苍老了,整个人也都变了。最后我没带着我的船员回明州,我带着他们驶回了密州,我要回家了。”张沐听到这里竟有些发抖了,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你的船员今何在啊”。
刘以三回道:“都死了,都死了。到密州的前一夜,我凿透了船底,凿碎了船壁。我那些跟随我十几年的船员们都不知道。我当时想的只是要大家陪着我陪着刘沐一起走,一起回家。”张沐这时开始怕了,他觉得眼前这人并不光是深不可测竟是这样歹毒。“我没想到没死,我在醒来的时候我在一海边渔民家里,而其他船员应该都尸沉大海了吧。”刘以三看了看有些发抖的张沐,他点起了一根蜡烛,这也是他许久没做过的事情了。他静静的看着张沐:“你如果能体会到一个丈夫丧妻之痛一个父亲丧子之痛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我可怕了。自此为止,我的故事讲完了,从渔民家里出来后,我便更名刘以三,回到青县城做了一名江湖讲书匠。”
刘以三拍了拍张沐的肩膀,“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好么?,我别无他求。我只求你可以做我的儿子,不用终日陪伴,也不用行孝,你的父亲永远是张谦。我只不过是想你每日夜里卖花的时候,或者闲暇的时候,可以来我棚内陪我坐一坐,让我重新找回做父亲的感觉。你回去且好好想想,不用告诉你的爹娘。每日卖花钱我会给你备好,我知道他们在你心中的位置,不要让他们失望。说真的,他们也真失望不起了。”
在劫難逃:豪門第一少夫人
此去經年(李春天的春天原著) 莊羽
不早了,刘以三劝别了张沐,熄灭了蜡烛,又把自己锁在这夜的黑暗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