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681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剎入深淵 ptt-第五十四章 隱瞞-5gsrt

剎入深淵
小說推薦剎入深淵
转回病房,张能然准备离开的物品先走了。秦颖和晓琳开始叽叽喳喳起来,烦得要命,总是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不想再提起这个,也不想让她们知道,所以一直紧闭这嘴,什么都不说。
过了一会,刘爷他们全来了,最令人惊奇的是张蒙利也来了。
我说“:啊,张总管怎么来了?”
刘爷故作深沉道“:当然担心你了!你不是在我们家出的事么!”
我暗骂他老不正经,陆八爷说“:这个,陈锋迪,能走路吗?”
我点点头,陆八爷说“:好,陪我去厕所!”
我阴阴的说“:什么?你得病还是我得病!我陪你去!”
陆八爷打哈哈道“:哎呀,一时说错啦,我陪你去,好吗?”说完给我使了一个眼色。
我会意了,走下床,跟着陆八爷出去了,刘爷在后面道“:等等我!刘圣涛你呆着吧,去了你也不知道怎么整。”
刘圣涛没有听话,跑出房间,在走廊上小声说“:爷爷!全是女的,不去也得去啊!”
刘爷道“:哼!臭小子,还害羞了!”
厕所里,刘爷先和我握了手,说“:真的很感谢你,能拿到‘秘闻’,说明你不是一般人!”
我好奇道“:秘闻···写的什么?”
刘爷四处瞅了瞅,看到没有人,凑到我耳边说“:宝藏!”
我兴奋道“:真的?除了宝藏没别的?”
刘爷捂住我的嘴说“:小点声!(放开了我)其实还有一段资料,那是我们刘家的秘密,是先祖留下的宝贵的财富,不好意思不是不想说,是不能说。”
我点点头说“:没有关系,我理解,不过你们先祖够缺德的,整那么变态的东西出来···对了,那个虫子式的东西···怎么样了?”
陆八爷道“:你进去之后,我们就把门关上了,老刘拿出珍藏多年的***,打开门一看,恶心死了。废了一盒子子弹才打死,怪物!”
我问“:打的眼睛么?”
陆八爷流着汗说“:就是打的眼睛用了一盒子,不然更多!那个···你怎么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也流汗道“:废话,我从底下碰见四个!”
刘爷抓住了我的手说“:哎呀,你真是神啊,这都不死!”
我松开了他说“:得了吧,差点就没挂那!”之后紧张的把过程一说,三人张大了嘴,陆八爷还是比较冷静的,他说“:没想到这么厉害,我低估了。”
我疑惑道“:你知道底下的东西?”
爹地:媽咪賣給你了
重生之逐鹿三國
陆八爷摇摇头道“:不是,因为这个。”他把玻璃球拿了出来。
我惊恐的退后,大叫“:拿开!快点拿开!”
陆八爷收了起来,他们让我冷静,陆八爷继续道“:这是邪念石,非洲肯尼亚山地特有的矿石,可惜在五百多年前就绝迹了,没想到出现了。它会让人精神崩溃,发出让人致死的幻觉,以科学的角度来说,就是干扰人的脑电波,使人精神猝死。反映的,应该是最令人恐怖的东西。”
我平静下来说“:不对啊,我最怕毛毛虫。”
陆八爷说“:那就不知道了,毕竟这方面的史料不多,我查了很长时间才查到这么多。”
我说“:很长时间,这···”
刘爷道“:你已经躺了二天了,前几个小时才‘死’,这不又活了。”
陆八爷道“: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自我恢复’,和他老爹一个德性,怎么打都死不了,现在应该还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存活这吧!”
古井奇談 橫溝正史
我惊讶道“:你说,我爸没死!”
陆八爷道“:怎么,你不知道吗?那天我和阎王就谈得这件事,我没有说吗?”
我瞪了他一眼,陆八爷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太忙了,哈哈哈!”
刘爷咳嗽了一声,走了出去,刘圣涛乖乖的跟在后面。
陆八爷道“:我一开始不知道你是陈峰豪的儿子,所以没有说,但是阎王告诉我了,我就知道了。”
···········
阎王说“:陆八爷,进来可好啊,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我!”
陆八爷说“:切!还说呢,联系不上啊!”
阎王说“:嘿嘿,也是,说吧,什么事?”
陆八爷道“:陈峰豪呗!还能是什么!你说他怎么算?上次都拿**炸了!过了会又合上了!真愁人!”
(我说“:我靠!你是异人组的!”陆八爷紧张地说“:退休了!退休了!我现在只是传话的!”)
阎王道“:其实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非要杀死他么,到时候过个四百多年就死了,那时候他的身体机能就算更新了也不能存活太久了。”
陆八爷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想啊,可是头头非要杀他,说什么‘背叛者必杀,不能存在’什么的。”
阎王道“:没事了么,假扮我的那个人不用再扮我了吧!”
陆八爷说“:不知道,应该是等陈锋迪加入再走吧。”
阎王道“:陈锋迪?不是陈峰豪的儿子么?”
陆八爷张大嘴道“:什么?儿子!我说头头怎么心急火燎的非要陈锋迪加入呢,是不是想转嫁给陈锋迪啊!”
阎王道“:没我的事了吧,你们组的事你们组解决,和我们没关系了吧。”
陆八爷点点头,和阎王握了手离开了公司。
末日之神速大師 劍宗首席長老
···········
我咬着嘴唇,暗骂这异人组,这辈子再也不想接触他们了。
陆八爷说“:怎么样,是不是又有人生目标了?”
我点点头说“:我一定要找到父亲!”
陆八爷说“:好啊,我和老刘准备去辽东半岛玩玩了!”
我说“:宝藏的位置么,大连?”
陆八爷说“:大连我们肯定去,但是,是一个地图上不显示的岛。”
我勾起了兴趣,说“:是吗,让人挺想去呢!你们两个老头子行吗?”
陆八爷大笑道“:臭小子!别看我们老,年轻着呢!”
我说“:我要上厕所,你要没事就先回去准备吧!”
鄉村神醫武王
陆八爷点点头说“:好,再见,希望这不是最后一面!”
我点点头,进了单间里面。
十分钟后,正准备离开,张能然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他在打电话。
“嗯,车票准备好了吗?···哦,那行···嗯,交给我···放心,轻松搞定!···老爸怎么样了?···哦,谢谢你的照顾···我会的,我不会让异人组解散的!”
我一听,“腾”的冲了出来,大叫“:张能然,你···”
將妃在上爺在下
张能然愣住了,挂了电话,紧张的说“:陈锋迪···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说“:哼!什么样!我白当你这么多年朋友了,你竟然为了异人组接近我?啊,我怎么这么傻啊,我怎么没看出来!”说完就冲了出去。
帝寵,男妃風華
张能然从后面大叫“:陈锋迪!不是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异人组组长的儿子啊!我···我只是傀儡···呜呜呜。”
我站住了,慢慢回过头说“:那我先对不起你,我误解了,但是···咱们将是两个世界的人,再见···”
迎着身后张能然的哭声,我的心也粉碎掉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全部涌现出来,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但我恨异人组,恨张能然隐瞒我,找个没人的地方,我痛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