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8z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龍點穴》-第四十章 逃出生天鑒賞-gmdwu

龍點穴
小說推薦龍點穴
第四十章 逃出生天
何阮君看着连星和小龙女道:“这夜帝王陵留有一个生门,就在这王棺的下面。这里就是现在唯一可以出去的通路。”
连星皱皱眉,道:‘难道这个生门就在这个王棺下面?”
何阮君点点头道:‘正是。咱们现在合力挪开这个王棺,就可以看见了。”
连星和小龙女点点头。
三人站在那具王棺一边,双掌抵住王棺,三人同时发力,那王棺猛地向旁边移开两丈开外。
连星和小龙女凝目看去,那王棺下面一无异状。连星略略有些失望。
何阮君微微一笑,上前两步,一足轻踩,只见中间那块石板扑通一声,掉了下去。原来石板的那个地方现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一段短短的石阶蜿蜒而下,通向洞里。
小龙女忍不住一声欢呼。抱住连星,道:‘咱们有救了。”
连星也是大为兴奋。
何阮君回头一笑,道:“跟我来吧。”当先走了下去。连星和小龙女跟在后面,慢慢走下石阶。
三人沿着石阶往前一路行去。
只见那石阶通到下面数丈之处,就此停住。石阶尽头,是一个狭长的天然形成的洞窟。
洞窟仿佛一个长蛇一般,蜿蜒向南而去。越往前走,洞窟越高,而空气中隐隐的传来水流之声。
连星心中奇怪,目光看向何阮君。
何阮君摇了摇头,道:“下到这洞窟里我也是第一次。”
三人正行之间,忽听后面发来一阵异响,似乎是什么东西振翅飞行。
连星转头一看,只见黑面黑压压的一大群蝙蝠疾飞而来。
那些蝙蝠又和寻常蝙蝠不同,寻常蝙蝠尖嘴,宽翼,样貌丑陋,这一群蝙蝠却在额际有一个闪闪的红色肉瘤。远远的就像顶着一盏小小的灯笼一般。
这一群蝙蝠怕不有上万只之多,黑压压的像一片黑云一般铺天盖地,飞了过来。几乎弥漫了整个洞窟。
连星道:‘龙儿,这是什么东西,说蝙蝠不像蝙蝠?”
小龙女微一思索,陡然间脸上变色,大叫一声,道:‘不好,这可能是鬼蝙蝠!”
拉着连星的手往前飞奔。
將女謀
何阮君急忙跟在后面。
连星从来没有听过鬼蝙蝠,奇道:“什么是鬼蝙蝠?”
小龙女看着他,诧异的道:“你不知道鬼蝙蝠吗?”
连星奇道:“我怎么就该知道呢?”
青春
小龙女道:“听我爷爷说,这鬼蝙蝠是搬山道人所养的灵物。你是搬山派的,你怎么会不知道?”
连星苦笑道:“我是搬山派的不假,可搬山派中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哎,这蝙蝠为什么叫鬼蝙蝠啊?”
小龙女道:“我爷爷说这蝙蝠本就吸血,搬山道人取活人之魂魄,寄养于蝙蝠身上,使蝙蝠,毒上加毒,这种鬼蝙蝠 见人吸血,见鬼吸魂,最为可惊可怖。而且你看这些鬼蝙蝠是不是额头都有一个红色的肉瘤?”
连星道:‘是啊。”
小龙女道:“我爷爷说,这鬼蝙蝠吸食人血多了以后,慢慢的就会在额头长出一个红色肉瘤。那红色肉瘤颜色越深,体型越大,证明它吸食的人血也就越多。最可怕的就是这种鬼蝙蝠。”
连星纳闷道:“可是这里怎么会出现我们搬山派所养的鬼蝙蝠呢?难道在千年前的汉朝就有搬山道人了。?”
小龙女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连星回头一看,只见那群鬼蝙蝠如影随形,紧追而来。忍不住破口大骂:“他奶奶的,这帮鬼蝙蝠倒是阴魂不散。”
穿越之惡魔王妃
拉着小龙女的手和何阮君一路狂奔。
眼看着那蛇形洞窟马上就要跑到尽头,耳边的水流声也是越来越大。
三人更加加快脚步。突然三人只觉脚底下一脚踏空。忍不住齐声惊呼。
惊呼声中,已从那蛇形洞窟中失足跌了下来。扑通一声,落入水中。原来外面竟然是一个天然的地下湖泊。
三人落入湖中,何阮君自小在河边长大,粗通水性,双手滑动,向岸边游了过去。
神秘老公不見面
连星却咕咚咕咚连着喝了几口水。双脚乱蹬。原来这连星却是不谙水性。虽然空有一身武功,到了这地下湖中,只有挨淹的份。
只见连星喝了几口水以后,慢慢的往下沉去。眼见不行了。
小龙女一个猛子扎了过去,一把揪住连星,将连星慢慢的拖上岸来。
将连星脊背朝上,轻轻拍打,过了片刻,连星一连吐了几口,原本苍白的脸色这才慢慢的好转起来。
小龙女四处打量,只见这个地下湖泊甚是不小,方圆有数百丈之大。湖水波平如镜,泛着绿幽幽的光。不时有一两只大鱼翻出水面。湖泊中心有一根巨大的石柱,石柱上似乎刻着几个斗大的篆字。
忽然湖泊上方传来一阵异响。那异响从湖泊上方的蛇形洞窟传来。
三人朝上看去,只见那蛇形洞窟离这地下湖泊约有三四十丈高,那群鬼蝙蝠从那蛇形洞窟中猛然窜了出来。黑云一般聚集在地下湖泊的上空,不住盘旋来去,只是并不下来攻击!倒甚是奇怪。
忽然就见远处另一个洞窟中又飞出一大群蝙蝠。这群蝙蝠也是尖嘴,宽翼,只是额际少了那个血红的肉瘤。
这群蝙蝠刚一飞出,便即恶狠狠的扑向先前从那蛇形洞窟中飞出的鬼蝙蝠。
两群蝙蝠眨眼间就扑在一起,撕咬不停。半空中就好像两团黑云来回激荡。
一只只被咬死的蝙蝠不时从空中纷纷落下跌入水中。
三人目光一时间,情不自禁都被这两群互相鏖战的鬼蝙蝠所牢牢吸引。
连星仰天看着那群鬼蝙蝠,过了一会,回头问小龙女道:“龙儿,你说这两群鬼蝙蝠为什么自己打了起来?”
天才奶爸
小龙女摇摇头,道:“我哪知道它们为什么窝里反呢?你问问何姑娘。”
还未等连星开口相问,何阮君笑道:“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更何况这鬼蝙蝠的名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至于两群蝙蝠为什么打架,我就更不知道了。”
三人正自奇怪,忽听地下湖泊中水花翻动,一个庞大的脑袋从湖水中慢慢的升了起来!

三人都是大吃一惊。
只见湖水中那个脑袋越升越高,慢慢的整个身子都浮了上来。
三人的眼睛越瞪越大。只见那怪兽足足有一层楼那么高。巨大的脑袋上只有一个独眼。身上披着厚厚的鳞甲。脊背上还长着一排鱼鳍一样的东西。整个看起来就是一个放大的穿山甲。唯一与穿山甲不同的是,只长了一个眼睛。
连星目瞪口呆,道:“龙儿,这是什么怪兽?”
小龙女道:“这好像是夔龙。”
连星喃喃道:“夔龙?”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
小龙女双目盯着湖水中的那条夔龙道:“这夔龙只是传说中才有的物事,想不到在这夜帝的洞窟中竟然出现。”
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条夔龙。
那条夔龙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扑的一口,喷出一股水花,随即便欲钻入水里。忽然只见湖面上一条水线从远处笔直的向那夔龙扑了过去。去势其疾如电。转眼间就来到那条夔龙跟前。
那条夔龙似乎觉察到了一些什么,一动不动,一只独眼紧紧的盯着湖水。
那条水线闪电般扑到夔龙跟前,猛然从水中窜出一个磨盘大的蟒头来,那巨蟒张开大口,就像那夔龙一口咬去。
那条夔龙一声大吼,吼声仿佛天际闷雷一般,伸开两个短粗的前抓,恶狠狠的向那巨蟒扑去。
湖泊上方那两群蝙蝠争斗正酣,湖水中这夔龙又和那条巨蟒生死相搏起来。
三人心中暗暗称奇,都不明白何以会发生这么奇怪的情景。
湖泊中不断有被咬死的鬼蝙蝠落了下来。
湖水中那夔龙和那条巨蟒笃自拼个你死我活。直搅得湖面水花四溅。
美女的絕品兵王
连星远远望去,忽然心中一动,对小龙女道:“龙儿,你看,那湖中心的石柱上那两个字是不是璇玑二字?”
小龙女凝目观看,点了点头,道:“好像是璇玑二字。”
青春為何這麽傷
连星沉声道:“这石柱上刻有这璇玑二字,是不是另有深意?”
小龙女细细端详那根石柱,然后又看了看这湖泊和这周围的地形,心中隐隐约约的想起了一些什么。忽然道:“我知道了。”
连星和何阮君一齐回过头来,连星道:“你知道什么?”
青春微記憶
小龙女指指那湖中心的那根石柱道:“我知道那根石柱是什么名堂了?”
连星笑道:“别卖关子了,快说。是什么名堂?”
小龙女道:“我听我爷爷讲过一些风水之术,也看过一些书籍。在风水术中,这根石柱叫镇龙柱。是一些精研风水之术的高人异士专门困住龙脉的。”
连星指了指那根巨大的石柱,道:“你是说这根石柱就能够困住龙脉?”
连星也曾听过一些风水学说,知道这倒斗四大门派中这摸金校尉专门精于此道。分金定位之法和天星之术尤其使得出神入化。
连星知道,这风水一说,由来已久。古时候,晋朝一个叫郭璞的曾经写过一本《葬经》
葬经上说,葬者,乘生气也。书中又解释这风水二字的由来。说:《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之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传说中又有,《禹始肇风水地理,公刘相阴阳,周公置二十四局,汉王况制五宅姓,管铬制格盘择葬地》的说法。
考之实际,至少在战国末年,齐燕一派的方士中,就已经萌生了风水的芽孢。
风水学中,开宗明义就是讲,龙,穴,沙,氺。这寻找真龙尤为重要。这要找到真龙,首先要找到龙脉。
龙脉在中国有无数条,但是能埋人的龙脉不多,相传,摸金校尉有一个寻龙诀,寻龙决有云:大道龙行自有真,飘忽隐现是龙身。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脾气秉性,才能相貌,都不一样。
这龙脉也是如此,比那龙生九子的不同,还要复杂得多,昆仑山可以说是天下龙脉的根源,所有的山脉都可以看做是昆仑的分支。
这些分出来的枝枝杈杈,都可以看做是一条条独立的龙脉,地脉行止起伏即为龙,龙是指的山岭的“形”,以天下之大,龙形之脉不可胜数,然而根据“形”与“势”的不同,这些龙脉,或凶或吉,或祥或恶,都大有不同。
从形上看确是龙脉,然而从势上分析,便有沉龙、潜龙、飞龙、腾龙、翔龙、群龙、回龙、出洋龙、归龙、卧龙、死龙、隐龙等等之分。
要从这群龙之中找到真龙,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只有那种形如巨鼎盖大地,势如巨浪裹天下的吉脉龙头,才能安葬王者。历代帝王往往不惜花费重金,委托术士多方寻找。
我身上有條龍 香辣小龍蝦
小龙女道:“不错,故老相传,这镇龙柱就是为死去的帝王镇住真龙,以免真龙逸去,吉穴也便凶地!至于能不能镇住,那我就不知道了。”
连星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但那镇龙柱上的璇玑二字又作何解释?”
小龙女笑道:“你以为我什么都知道?我又不是万事通。”
连星一笑,暂时把那石柱上的字迹放在脑后,往湖中看去,只见湖中那夔龙和那条巨蟒相斗仍酣。
那条巨蟒有三十多丈,比那血池旁边的那条略小一些,但也是庞然大物。一条长长的蟒尾在水中卷住那夔龙的身躯,越缠越紧。
那夔龙回头一咬,正正咬在那巨蟒的颈项之下。
那巨蟒吃痛之下,长长的尾巴猛地甩了起来,结结实实的砸在那根石柱底部,那根石柱吃巨蟒这一下猛击,慢慢倒了下来。砰的一声,砸在那夔龙身上。
那夔龙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慢慢倒了下去。
那巨蟒松开夔龙,一颗蟒头左右转动。似乎甚是得意。
那两群正在相斗的鬼蝙蝠听见夔龙的吼声,吓得纷纷飞散开来。
那巨蟒慢慢转过头来,盯着连星他们三人。一动不动。
连星心里暗暗叫苦,只盼这巨蟒没有发现自己。自己和小龙女伤势未愈,这时可斗不过这巨蟒。谁知那巨蟒突然钻入水中,然后就见一条水线闪电般向他们这边游了过来!
连星一看不好,拉起小龙女,招呼那何阮君,向那岸边高处跑去。
就在这时,那湖水中突然发出一阵轰隆隆德巨响,整个湖水好像开锅了一般,湖泊中间慢慢的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整个湖水顷刻间就都流入那条裂缝之中。
那条巨蟒发疯似的游上岸来,仿佛逃命一般,往高处游去。
那条裂缝越来越大,整个洞窟之上,也斜斜的裂开一个口子,一道白光从上面射了下来。
三人在这天地巨变之前,一时手足无措。
小龙女慌道:“那镇龙柱倒了,那龙脉就要脱困而出,咱们快跑,这里好像要地震。”忽见那道白光,连星心里一动,急道:“咱们向那里爬。那里好像就是地面。”
洞窟中的那群鬼蝙蝠再也顾不得争斗,也拼命向那白光之处飞去。
连星,小龙女,何阮君三人手足并用,顺着岩壁向上攀去。
岩壁上的岩石簌簌而落。三人左闪右避,连星为了护住小龙女,身上还是被砸了几块。
这时却再也顾不了身上疼痛,逃命要紧。
三人用尽浑身力气,终于爬出那个裂缝。
连星仰天躺在地上,口中呼呼喘气。
小龙女也是累得浑身无力,一屁股坐在地上。
何阮君站在一边,却是不见疲态。
只听那裂缝深谷中依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再过得片刻,那裂缝就像那龙窍一样又慢慢合拢了起来。良久良久,轰隆之声,终至寂灭不闻。
连星缓了口气,坐了起来,看着满脸尘土的小龙女,大叫一声,一把抱住小龙女。
连声道:‘我们活过来了,我们活过来了。”
小龙女心中也是满充喜悦之情。
何阮君站在一边,看着小龙女和连星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忍不住微微一笑。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