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d7g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都市靈異實錄 起點-屋裏的祕密展示-aozdr

都市靈異實錄
小說推薦都市靈異實錄
进入到李心的家里,我心底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强烈的冒了出来,想想上次的那个意外,到现在还有点毛骨悚然。李心的家在郊外,是一幢八十世纪欧式的古老别墅,别墅内的装潢很复古,我曾开玩笑的说,进入到李心的家里,就像是回到了八十世纪一样。
李心家里的钥匙我有一把,因为她有时会不在家,所以需要我照顾叫豆豆的小狗,那次下班后,我直接来到李心家,在喂豆豆的时候,却发现李心家里总是锁着的一个屋子是虚掩着的,我不禁有些好奇,她那个屋里像是藏着什么秘密,以前问她那个屋子里有什么,她总是神秘的笑而不答。我们都还跟她开玩笑说是不是家里藏了什么宝藏。
这下是个发掘秘密的好时机,我轻轻的推开门,发现屋子里漆黑一片,打开墙壁上的开关,借着惨淡微弱的灯光打量着,这是一间很普通的书房,一台电脑,一张电脑桌,一把旋转椅子,一张床,我不禁有些奇怪。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屋子嘛,干吗总要锁着呢?我走到电脑前打开电脑,却发现想要进入电脑是需要密码的,我试着输入李心的生日,却提示说密码不正确,我不死心,继续输入着可能的数字,可是全都不对,不论是什么的密码,全都是李心的生日啊,怎么这个不对呢?我泄气的靠在椅背上,我是一个好奇很重的人,现在我对这台电脑有了浓厚的兴趣,我让自己冷静下来,盯着电脑屏幕,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难道是他?”我喃喃自语,“可是没有理由啊……”正当我全神贯注想密码的时候,心里却突然一颤,回过头……
是李心!李心微笑的盯着我:“你在干什么?”
“没……没什么……”我结结巴巴的回道。我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有害怕的感觉。
李心在笑,脸上并没有任何不悦的神色,可是我心底却突然冒出寒气,怪异的感觉让我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感觉出来自己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你怎么进来的?”李心盯着我的眼睛,像是要看进我的心底。
我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害怕,她是在笑,可我总觉得她笑的很诡异,我转移视线,不看她的眼睛:“我看着你这个门没锁,所以进来看看。”
李心定定的看了我半晌,转过头,朝客厅走去。我暗暗的吁了一口气,回头看看那台电脑,也跟着走了出去。
两个月后今天,又是李心不在家里,要我来帮她照顾豆豆。看着白色的纱质窗帘随风飘起,舞出飘逸的感觉,本来应该是很美的,可我就觉得心里发毛。左脚上突然传来毛茸茸的感觉让我吓了一跳,定定心神看去,才发现原来是豆豆闻到我的气味跑来,亲昵的蹭着我的脚,我抱起豆豆向楼上走去,在经过那个房间的时候,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瞟了过去,一定有问题,心底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而豆豆此刻在我怀里也是不安的蠕动,像是想要挣脱我的怀抱,我拍拍豆豆的脑袋安抚它,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间屋子,朝给我预备的客房走去。
入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都是那间屋子,那台电脑。半晌,我还是忍受不住那股好奇心,想要再去一探究竟。
我轻轻推开门,打开开关,入眼的情景使我大叫起来。房间的摆设已经不是上次我看的那样了,整个房间的墙壁都是红色,触目惊心的红色,鲜艳的像血,而墙壁上贴着各种各样恐怖的壁画,床上的被单被罩也是没有一丝杂色的红,目光扫到电脑上,我再也忍受不了的蹲了下来,我想离开,可是双脚像是灌了铅一样,动也动不了,我掩着面蹲到地上,轻轻的缀泣,过了好长时间我站了起来,沉重的走到电脑桌前,我不相信,打死我也不相信李心会做这种事情!电脑桌上是一个人头,眼睛鼻子和嘴角全都流着血,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我,双眼凸出,像是受到很大的惊吓,又像是不甘心,死不瞑目的不肯闭上眼睛,头发散乱的披到桌子上,我闭上眼睛,身体在颤抖,心也在颤抖,我费了好长时间才驱逐了心里的害怕,鼓起勇气身出手想要拂开那散乱在脸上的发丝,想要看清楚究竟是谁。颤抖的手伸了出去,把他脸上的头发撩开。
“啊……”我听到自己的惨叫,回荡在这个屋子里,我不敢置信,桌上的人头居然是我,我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像要窒息了,突然觉得脸上像是有什么东西,我身手摸了一下,湿湿的,是我的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泪落了下来。
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我要逃出去,从惊吓里回过神来,转身脚步踉跄的跑了出去,却在跑到门口的时候向是踢到什么东西,吓得我又是大叫一声,伴着我的大叫,还有一声惨叫,是豆豆!豆豆是被我的叫声给引了过来,刚到门口,就被我一脚给踢到木质的扶手那里,我惊恐的看了房间一眼,抱起豆豆,逃也似的跑到楼下,开启整幢房子的灯,刹那间整幢别墅都亮了起来,我把豆豆放到沙发上,颤抖着手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子在我手里剧烈的的晃动,水都溅了出来,我一口把水喝光,大口的喘着气,还没有从那个人头的惊吓里出来,胸口剧烈的跳动,我都能听到自己那如雷般的心跳声了。突然间手机又响了起来,刺耳的铃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吓得我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慌乱的找到我的包,翻出手机,却是没有来电显示的一通电话,我不禁觉得奇怪,接起电话,却没有声音。
“喂?”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还是没有声音。
“喂,是谁,说话。”我的声音止不住颤抖起来,带着一丝哭腔。
这个时候,电话那端却突然传来笑声,阴恻恻的笑声,听不出是男是女。
“你到底是谁?”我快要崩溃了,无力的瘫在地上,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看到了吗?”声音阴森的像是地狱里传来的声音一般。
我脊背一阵发冷,忽然觉得像是有人在暗里看我一般,手一抖,电话掉在地上,我顾不上去捡电话,扶着沙发勉强的爬了起来,看着四周,整幢房子静悄悄的,只有我自己的心跳声和喘气声,我屏住呼吸,仔细的搜查可能藏匿的地方。巨大的落地窗被白色的纱质窗帘掩盖着,不知道是从哪里进来的风,吹着白色的窗帘,能看的到的地方藏匿不住人,别的地方我又没有胆子去看,只好拼命把自己缩进沙发里,抱着膝盖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平时鬼片里的情景像是在放电影一样快速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抱着头,拼命甩去脑海里的那些记忆,可是愈是想要忘记,却愈是记的更清楚,突然,那座古老的时钟响了起来,响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把我吓的又是一惊,咬着唇强迫自己不哭出声,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落在我的胳膊上,凉凉的……
看看时间,已是午夜十二点,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要怎么度过,不敢睡觉,也不敢走动,只好把眼睛瞪的大大的,希望能熬过这个可怕的夜晚。那个恐怖的头一直在我眼前挥之不去,那因为惊恐而凸出的双眼,眼角鼻子和嘴角流出的血,我越想越害怕,忽然,一个疑问在我脑子里闪了出来,我没有死,那个头是怎么回事?还有,到底是谁知道今天我在李心家里睡觉,并且知道我再次进了那个房间?到底是谁在暗地里操纵这一切,目的又是什么?我茫然了,我平时也没得罪到谁啊?到底是谁这么整我?我脑海里闪过李心的身影,不过马上就被我否决了,她没理由这样对我啊,而且我现在是在她家住,很容易就会想到她的身上,不是她,那到底是谁呢?
想起那个恐怖的头,我就想要再一次去看看清楚,可是……那恐怖的感觉让我没有胆量再去尝试一次,我让自己拼命的冷静,告诉自己这是人为的,既然是人为的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我给自己打气,开始思考着两个月之前到现在我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希望能够找出蛛丝马迹。可是我失败了,包括我所有的好友全都过滤了一遍,却依然没有发现会可能做这件事的人。时间在我恐惧的心情下,一点点的朝前推移,终于到了五点,外面的天蒙蒙的亮了起来,我抓起包包,抱起豆豆向外冲去,这个鬼地方我是一颗也不想呆了,再呆下去,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忍受不了恐惧而崩溃,拼命的跑出了别墅,站在街上,一种重生的感觉在心底浮起,看着街上偶尔路过的车辆,我松了一口气,一下子坐到路边的石头上,度过昨天晚上那样恐怖的一夜,仿佛再世为认的我才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贵,歇息一会,缓过神,伸手招了一辆的士,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很想念那个小小的家,虽然小,却处处透着温馨的感觉。
就这样过了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里,我都是在噩梦中度过的,想到那间屋子,桌子上那个人头,我就不寒而栗,每天晚上都在噩梦中满头大汗的醒来,然后开了屋里所有的灯,蜷缩在床的一角,睁大了眼睛捱到天亮,巨大的恐惧折磨的我迅速消瘦下来,每天都无精打采,神经兮兮。我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下定决心再次去趟李心家,弄清楚所有的事情。就在我打点好一切准备出门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向了起来。看到来电号码我愣住了。是李心!我强行按下心里的忐忑接了电话。
“小云吗?我还有事回不来了,大概要两个礼拜,你帮我照看下家和豆豆。”李心的声音清脆悦耳,说不出的好听,语气还透着一股兴奋。
“哦,好。”我的声音有点蔫蔫的,和李心的声音成了强烈的对比。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李心的声音透出浓浓的关怀,让我心头不由一暖。
“没事。”
“那就好,注意身体哦,挂了,拜拜。”
“拜拜。”我刚说完,电话就被切断了。李心打了这个电话,让我原本坚定的心有了一丝动摇,本来找了精通电脑的朋友和我一起去李心家,解开那个电脑的秘密,当然,还有给我壮胆,但是现在,我犹豫了,电脑需要密码才可以进入,可见电脑里的东西对李心相当的重要,我坐回沙发上,竟然不知道该不该叫莫阳和我一起去了。
桌上的时针指向10点,我下定了决心!自己先去一趟,毕竟是大白天,那些东西也见过一次,有了准备以后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抱着豆豆来到李心家,站在那厚重的铁门外,心中涌起莫名的恐惧.那是发自心底的恐惧,无法压抑的感觉.浑身不由的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头皮的阵阵**,让我感到头发立了起来.鼻尖的那一滴冷汗,却是久久不肯跌落!
门锁随着我的扭动,发出喀喀的声音,好象我的心跳一般,是那么的富有节奏!
伴随着一声吱噶,门终于被我推开了.
那一刻,我仿佛用尽了力气,在也没有胆量向其前走上一步,门里的世界,就好象我生命的终点一般,有种让我无法承受的感觉。我的心就不由的沉了起来,有种莫名压抑的感觉,心头像是有块大石压着,压的我喘不过气,强忍住想要逃掉的感觉,一步一顿的朝里走去。
从大门到屋子那么短的距离,我却像是走了半个世纪那么久,也许是心理作用,回头望去,却发现这幢古老的别墅在白天居然也透着一丝阴森,看着那个曾经让我过了一个这一生中最恐怖夜晚的屋子,我的心又剧烈的跳了起来,那一刻,我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放弃想要挖出秘密的想法,顶多以后不来李心家里就好,可是我却鬼使神差的立在门前,两只脚像是被磁铁吸住了一般动不了。手抚着胸口,长长的出了口气,颤抖的踏上石阶,离门愈近,我就愈恐惧,那晚的情景不由自主的浮现在我脑海里,在手碰到锁的时候,我像遭电击一般缩回手,倒退几步。“真没用!”懊恼的骂了自己一句,平复心情,调整好情绪,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般的拿着钥匙一股作气的打开门跑了进去。
却在进门口又后悔了没叫莫阳和我一起来。原本以为有过一次经验,又是在白天,我不会那么害怕,可是我现在才知道太高估自己的勇气和胆量了,心剧烈的撞击着,口干的厉害,连忙打开冰箱取出冰水,满满的倒了一大杯灌了下去,籍由冰凉的感觉来消除心里的恐惧。休息了半个小时,看着二楼的那个房间,我鼓足勇气举步踏上楼梯,整栋房子静的掉跟针都听得见,那种寂静在这时只凸显出屋子的阴森可怕。
推开门,血红……依旧是满眼的血红!那诡异的血红在一刻充斥着我的双眼。我全身的血液似乎凝固了一般,与房间的血红同化在了一起,让我无法呼吸。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没有尖叫,慢慢的移动着双眼,我一点一点的向着那电脑的方向望去。慢慢的移动着双眼,我一点一点的向着那电脑的方向望去,身体里的寒冷更重,后背那阵阵的阴风,好似有人在抚摩着我的身体一般。 终于!我的目光挪到了电脑哪里!长长的呼了口气,提着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那颗人头……不在!房间里的摆设还是那个样子,唯一不同的是,桌上的那个人头不见了。我心下骇然,难道是有人进来过?李心不在家,除了我,还有谁有这幢房子的钥匙?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唯一让我庆幸的是,不论是谁把那颗假的人头挪走了,对我来说都是件好事,毕竟要解开电脑的密码可不是三两分钟的事,我可不想一直对着一个人头,虽然知道它是假的,可那样子也确实够让人胆寒的了。
打开电脑,出乎意料的是,电脑这次不需要再输入密码,而是直接进入了,我不禁有些愕然,不过,既然不需要再费劲去猜密码,也就省去了许多的功夫。
让我吃惊的是,这台电脑果然和他有关系。电脑桌布是他的照片。
他是李心的男朋友,名叫齐英,是李心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两人非常要好,却在五年前突然失踪,遍寻不获的李心悲愤不已,有人传言说齐英爱上别的女人,带着那个女人远走国外定居,这个传言让李心整整消沉了半年,半年后,李心像没事人一样振作了起来,从此以后在她的生活里再没有齐英这个人,仿佛他不存在一般,也没有与他那些美好的回忆,齐英在李心的生活里,甚至是心里彻底的消失了。所有的人都认为李心忘了齐英,却没想到……
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在桌面发现了一个文件夹,我点开文件夹,却发现这是李心写的日记!
我点开标注时间最早的文档看了起来,里面记载着李心和齐英的点点滴滴,我叹息着了下去,突然……
武俠刺客大師
目光移到下面的那个文档,我的心被紧紧的提了起来,手也颤抖了起来,标注的时间就是齐英失踪的那天。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齐英失踪的太过诡异,难道……我继续看了下去,却发现一个令我很吃惊的事情!齐英确实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也不是李心,是我!这个事实让我有点接受不了,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心头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不会是因为我,李心就杀了齐英吧,这个想法让我一阵胆寒,后背湿了一大片,手心也泌出汗珠,继续看了下去,才发现,原来李心是有这个想法,却还没来得及实行齐英就失踪了,她查了五年,终于查出那个人是谁了……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的呼吸声使我猛的吓了一跳,我转过头,一个男人立在我的面前,我瞪大了眼睛,太过诡异了,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本来与我约好来李心家里的莫阳!他就站在我的面前,带着诡异的笑容盯着我,昏暗的灯光照的他的脸色有些狰狞可怕。我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绊倒了旁边的椅子。
“你怎么进来的?”我颤抖着声音。
少女太後:棄婦榮華
“约好一起来的,等你好久都不见你,怕你出了什么事,所以就跟来了。”莫阳微笑道,不甚在意的拉起被我绊倒的椅子坐了上去。
“哦……”我这才想起包包被我仍在了楼下。“那你先下去坐吧,现在没什么事了。”我强自镇定心神。
莫阳不说话,依旧是微笑的盯着我。
我被他的目光看的很不自在,有些微怒。“你在看什么?”
莫阳不回答我,依旧用很怪异的目光看着我,看了半晌才幽幽道:“你都看到那里了?”我被莫阳的这句话吓的跌坐在地上,他怎么知道的?我呆呆的看着莫阳的脸,却突然间觉得他好陌生,仿佛我从来都不认识这个人。
他像是看透了我的想法一样,微微一笑:“你现在一定很奇怪我怎么知道的吧?”见我努力点头后,才缓缓回道:“因为齐英是我杀的!”
我惊呼出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可是你怎么认识齐英的?又为什么要杀他?”
莫阳看也不看我,端起我放在桌上的那杯冰水一饮而尽,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将我完全覆盖。
我惊恐的看着,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他要做什么,我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一点一点向后退去,直到抵到墙壁,我发现自己无路可逃,我绝望了……
莫阳在我面前蹲了下来,出乎意料的扶我起来,把我扶到椅子上坐下,他双手撑着扶手看着我,巨大的压迫感袭来,我呆呆的看着他,微微的颤抖着。
他像是看透了我的害怕,看了我半晌直起身,靠在桌上看着我,讲出了他与李心,齐英之间的恩怨。
原来,从七年前见到李心的那一刻起,他就爱上了李心,只是李心的眼里心里全都是齐英,丝毫没有他的存在,不论他怎么样的讨好她,她都不拿正眼看他一下,追了李心一年后,他知道自己不会有机会了,黯然的退出去了国外,但是他仍然忘不了李心,对李心的思念时刻都在啃嗜着他的心,他终于还是忍受不了思念的煎熬回了国,回来后,暗里调查了齐英,却发现齐英已经变心,而李心还被蒙在鼓里,他给李心发了一封匿名信,告诉她齐英的背叛,却好象没有收到效果,他为李心感到不值,在一天晚上,他约齐英到了海边,警告他要好好的爱李心,但齐英却不听他的,两人最终起了争执,他一怒之下拿出预备好的刀子捅向齐英,之后又把齐英推到了海里,事发后,他害怕事情被发现,急忙回到美国,三年后,经过多方打听,最终确定流传出来的只是齐英失踪,他这才放心的回到国内。为了能够和李心在一起,他故意的接近我,然后慢慢的再接近李心,而他也确实达到目的了,虽然李心对他时冷时热,但要好过之前,却突然听我说要他一起陪我去李心家破解电脑的密码,不禁心下生出疑虑,这才开始想着他回国后李心的种种行为,他揣测是李心虚应他只是为了调查齐英的事,所以就提前来到这里,翻进李心家,从窗户进入了屋子,破解开李心电脑的密码,把日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正要离开时,却发现我过来了,他躲闪不及,只好藏进李心的卧室,在我进去后一会,他也跟着进来了,只不过是我太过专心,而他又故意放慢了脚步,所以我根本没察觉到他的存在……
说完所有的事情,他微笑的看着我:“你确实很无辜,只不过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
我看着他,惊恐的摇着头,却发现身子不由自主的软了下去,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我愤怒的看着他:“你居然下药,你居然在水里下药!”
“下药?我没有!”他奇怪的看着我,为自己辩解。
“你有,除了我和你,再没有人进来了!不要狡辩了!”我心里的怒火已经盖过了恐惧。
太子妃,請自重
他轻笑:“好吧,你说是我下的就是我下的吧,反正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他话未说完,也软软的倒了下去,他惊恐的看着我:“水里真的有问题!”
“没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李心?”我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
“是我!”李心缓缓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两个,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莫阳,你以为你所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吗?从你突然回来后又突然消失我就怀疑了,虚应你只是为了确定而已,你杀了我最爱的人,所以你必须死!”李心的表情突然变的狰狞起来,那双原本漂亮的双眼此刻充满了怨气。
莫阳努力的摇着头叫:“不要,我是爱你的啊,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做出那种事啊……”他的双眼盛满了恐惧,那是对死亡的恐惧,此刻再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悠闲,他无助的抖动着身体。
“爱我?爱我就要杀了我最爱的人吗?你知道他死了以后我是怎么过的吗?”李心怒声打断莫阳的话,眼泪如泉一样涌出,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她缓缓的走到莫阳的身边,手扬了起来,我才发现她手里原来一直握着一把刀。
莫阳惊惧的看着李心,李心手里的匕首在微弱的灯光下发出惨淡的白光,像是对死亡的召唤。
李心大笑了起来:“你知道吗,本来你不应该是今天死的,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给小云准备的,可是老天帮我,让你们两个同时来到这里,还都喝了我下了药的水……”她疯狂的大笑起来,马上可以报仇的心情让她激动起来,她笑到眼里流出了泪,我猜,那应该是喜悦的吧……
我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们两个,本来我就是不死到李心手里,也一定会被莫阳给杀人灭口,现在,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伴而已,我看开了,人终究一死,只不过早晚而已……
在莫阳惊恐的注视下,李心扬起了手里的刀…………
我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一声惨叫,鲜血溅到我的脸上,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莫阳已经带着不甘倒在血泊中……
我看着李心的眼睛,却发现那双眼睛里此刻忽然有了一丝眷恋,她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轻轻擦拭着我脸上的血迹,那一刻,她的眼神好温柔好温柔,像是又恢复了那个和我
要好的李心。她像是在擦拭着一件珍品,那样的轻柔、缓慢,用了好长时间,才将我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她定定的看着我,发出惨然的笑。
“为什么会是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呀……”她抱着头,露出脆弱的表情,痛哭起来。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柔声的向她解释。整个事件中,我是最无辜的,可是却都是因我而起的,命运就是这样,我心里叹息一声。
半晌,李心止住了哭声,缓缓的抬起头,脸上已经没有刚才那脆弱的表情,而是坚决的神色,我知道,她终于下定决心了,只不过,决心不知是好是坏,也许,她会放下吧,毕竟我们是那么要好的朋友,我心里存着一丝侥幸。
“但是,他却爱上了你,你不能否认的是,他也是因你而死,如果在莫阳劝他的时候他能够及时悔悟,也许就不会死了……”
“可是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啊,我从来都不知道他喜欢我!……”我用力吼出自己心里的愤怒,为什么我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却必须为他们所做的事付出代价,不公平,不公平!
“可是你却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线!”李心打断我的话,眼里露出令人心惊的恨意:“你知道吗?他在临死前心心念念的都还是你,是你……”她一下跌坐在地上,眼泪狂涌而出,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不甘心的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和他那么多年的感情,到头来他还是背叛了我,我那点做的不好,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她疯狂的大喊起来。
“临死前?”我惊恐的看着她:“难道……难道杀死齐英的不是莫阳,而是你,是你!”
“没错……哈哈哈,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她疯狂的大笑起来:“因为我恨他,我要他亲手死在我的手里!这就是他背叛我的下场!”她眼里的恨意让我心寒,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以为最好的朋友却是最恨我的人,一直想要杀死我的人。
我悲哀的看着李心,她彻底的疯了……
“可是莫阳他说是他……”
她打断我的话:“你以为他爱上你的事我不知道吗?他在梦里都喊着你的名字,我能不知道吗?”她的神情变的疯狂……
一次无意间她看到了齐英**我的照片,她知道齐英变心了,可是她还是不死心,她极力的讨好齐英,试图挽回齐英的心,却没想到她所做的一切都没用,他们开始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李心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她从来不对人说他和齐英吵架的事,人前她总是说他们如何如何的好,齐英出事那天他们就吵了一架,齐英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出门了,她悄悄的跟在后面,看到了莫阳拿刀捅了齐英一刀,又把他推到海里,等莫阳走了以后,她把齐英拉了上来,却发现齐英还有救,她本来是想把齐英送进医院的,她只要齐英说出他爱的是她,要和她马上结婚,可是齐英的答案让她彻底死心,她把齐英拉回了别墅…………
说到这里,她突然很诡异的对我笑道:“你知道为什么警察连齐英的尸体都找不到吗?”
我摇摇头。
她神秘的笑了一下向我走了过来,扶起我向外面走去,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我很害怕,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疯了……
她把我扶到楼下的沙发上坐下,然后走了出去。我开始寻求脱身的办法,忽然看到被我丢在沙发上的包,豆豆也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我一点一点的移动,浑身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我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救的了自己,使出全身力气艰难的朝包包爬去,衣服被汗水浸的湿透,脸上的汗水更是一滴一滴的落下,终于手碰到包了,我喘了一口气,那么容易的事此刻对我来说却是那样的艰难,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拉开拉链取出手机,我拨通了表姐的手机:“表姐,救我,我在李心家……”忽然听到脚步声,我连忙挂了电话。
李心拿着一个托盘向我走来,托盘被一块红布覆盖,看不到托盘里究竟放了什么东西,只是李心的表情很诡异,带着疯狂而诡异的笑容向我走来。
“那是什么?”我爬在沙发上虚弱的问,刚才的举动已经耗去我所有的力气。
李心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拉开我,拿出我藏在身体下面的手机,一把摔了出去,冷冷的看着我:“求救?没用的!”
李心把托盘放到我的面前,拉开了托盘上的红布…………
隨機從海賊開始 神仙愛凡塵
那一刻我身体里的血液凝固了,从身体一直冷到心里,我现在才知道一个女人狠起来有多可怕,托盘里放着一个玻璃器皿,而器皿里放的是…………
人的心……我知道,那一定是齐英的心……
李心疯狂笑道:“现在,他的心就属于我了,谁也夺不走了……”
我不敢在看,把视线调到李心的脸上:“我在那个房间里看到过我的人头,那是怎么回事?”
她在我面前蹲了下来,脸上带着疯狂的笑容,诱人的红唇吐出残忍狠毒的话:“那个是齐英的头骨加工而成的……”
“呕……”我忍不住干呕起来,浑身冷的我忍不住直打颤。
我对她摇摇头:“你太狠毒了,难怪齐英会变心,你一直说你爱他,你怎么能忍心?”我顿了顿道:“既然是你杀了齐英,却又为什么杀了莫阳说要为齐英报仇?”
她脸上露出痛苦神情,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他伤害了我的齐英,是他捅了齐英一刀,是他杀死齐英的,齐英…………”
我现在确定了李心精神严重出了问题,我悲哀的看着李心。
她哭了半晌,站了起来,拿着那把染了鲜血的刀站在我的面前。
菜鳥神探:大神,矜持點 紫塗
她带着残忍的微笑看着我:“你去了以后,我会为你举行盛大的葬礼,所以,不要怪我……”她笑看着我,慢慢的举起了刀,我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那一刻…………忽然…………
耳边响起重物倒地的声音,刀子迟迟不见落下,我睁开眼睛,却看到表姐流着泪蹲在我的面前看着我。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这一次是真的重生,死里逃生,我把头伏在表姐的怀里哭了起来。“不哭了,没事了……”表姐拍着我的肩膀温柔的安慰我。
我哭的更大声了,没有想到早做好死亡准备的我却奇迹的被救了下来。半晌,我抬起头笑看着表姐:“姐,谢谢你……”
警笛呼啸。
一个月后,我在精神病院的加护病房看到了李心,她美貌优雅不再,剩下的只是憔悴与疯狂,嘴里一直喊着“齐英”……半年后,李心去世。
我在一次到了李心的家里,却再感觉不到阴森恐怖的感觉,原来,给我恐怖阴森感觉的不是这幢别墅,而是住在屋里的人,在李心卧室整理她东西的时候,我发现了李心卧室里的那个壁橱,而那里面,存放的是齐英身体的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