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fn4寓意深刻小說 《一場潮汐一朝晨》-第十二章鑒賞-xave6

一場潮汐一朝晨
小說推薦一場潮汐一朝晨
他递给她一个文件袋并对她说:“姐姐,这个是给你的。”他将袋子塞到叶清然的手中便跑了。
叶清然接到袋子时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在震动,她打开袋子,里面是一部手机,正有电话进来,它不间断地震动着。手机没有来电显示,她犹豫了一下可还是接了。
“喂?”
电话另一边只有呼吸,他没有说话。
叶清然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停顿了一下,她猜到是谁了。
佳妻如夢,上仙哪裏逃
“我知道是你,我们没有猜错你真的是回到这里了。”
“小妹……,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我一直在歉疚中活着,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应该明白我回来的原因。”
“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你做错的太多了。不过,你还有弥补的机会。”
“算了,别和我说这些,我不想听。我知道你也想见到我,也许这一面就是永别。如果想找到我,下面就按照我说的做。记住,我只见你一人,如果你带来了你可爱的同事,结果你知道是怎样的,我指的是周羽……我的人时刻在他的周围盯着。”
叶清然又恨又无奈,为了拯救更多人,为了确保周羽的安全,她只有忍痛受孔一铭的摆布,她选择承受、面对。
“好,你现在在哪里?”
“嗯,你现在往前走50米,在前面的街口拦一下一辆出租车。等你上车后,我再告诉你接下来该怎样。”
叶清然按照他说的上了一辆出租车,对着电话说道:“我已经上车了,接下来怎样?”
“告诉司机,去榆树路13号。”
叶清然放下电话对司机说道:“师傅,去榆树路13号。”
她继续对孔一铭说道:“下面该怎么走?”
“别这么着急,等到了再说。对了,小妹别耍什么花样!我看的到,和我保持通话!”
叶清然紧闭了一下双眼,她很痛心,她在想她唯一的亲人怎么会成为一个邪恶的罪犯。
车子停在了榆树路13号的街边,叶清然结完车钱有些匆忙地下车。她看着车子开走,临下车的时候她特意将钱包和证件留在后座上,她祈祷这个司机是个明事理的人。
“说吧,我已经到了。接下来如何?”
“向你的左手边转去,前行35米左右,你会看到一辆灰色的别克轿车,钥匙在倒车镜下。对不起,我比较敏感,在上车前扔掉你所有的东西,包括你手里与我通话的电话,车上预备了另一部。”
叶清然按照他所说的上了那辆车,车上没有电话而是一部对讲机。
“喂!”
“小妹,后车厢有一套新衣服,这是哥哥第一次给你买衣服。你换上它,将你现在的这套也要扔掉。你要快,时间是不等人的。”
叶清然没有多说一句,她迅速换上了那套衣服。
“接下来你还想怎样?”她的情绪有些愤懑。
異空薇情
“别生气,一切都是为了安全着想。过了今天,以后你会慢慢接受的。好,现在发动车子,导航仪是我亲自编写的程序,它不会出错的,它会把你带到我这里来,按照上面的提示一路开过来就好。这条路不绕远,你会很快见到我的。”
叶清然按照导航仪的提示将车子开到一片曾经的别墅区,她在一栋已经是半废墟的房子周围停下车,她走近那个只剩下屋顶和两面墙的房子内。她的脑海中闪现出几幅画面,她记起来了,这是她小时候来过的地方。她踏在废墟上,从两面破碎的墙中间穿过去,她看见一个人站在不远的前方背对着她,他是孔一铭,他听见叶清然规律的脚步声慢慢转过身来。
孔一铭对着叶清然微笑,而她对着他却是伤感,这种伤感夹杂着愤怒、敌对。
“来了!”
叶清然看着他没有说话。
“别这么敌对的看着我,我是你的哥哥。无论你承认与否这种事实是存在的。”
“你知道我是来拒捕你的。”
“让我自首吗?别开玩笑了!”
孔一铭踱步起来,他慢慢走到叶清然身旁。边走边说道:“我想你应该对这个地方有印象吧,小的时候你很喜欢让我带你到这附近玩。那时候这里是洋人的别墅,可惜的是它们不是百年的保护建筑,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消亡。那时你跟我说过很想要一个像这里一样漂亮的家,每当我想到这句温馨的话,我都会反问自己,我们兄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敌对的状态。父母走的早,你我是彼此唯一的亲人,属于我们的应该是慢夜的促膝长谈,生活下去的美好与对未来的憧憬……”
“别说了……”叶清然的泪水夺眶而出。
“你已经做错了太多,你所谓的幸福,你想要的一切是毁掉了多少生命换来的。多少家庭、多少孩子,被你亲手残害掉,你有想过吗?罪恶已经吞噬了你的灵魂!不要再说是世界让你别无选择,而是你自己已经变质了。如果你还有一点人性和良知,现在停止这次毒品交易,说出货物的藏处!不要再做伤害无辜生命的事情了!”
“我真想象不到你会说这些,没错!我是错了,错的不能再回头了,自首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只有逃!和我走吧,你是我唯一的亲人!”
“不可能!”眼泪湿润了脸颊和领角,叶清然的声音有些抽搐,她回答他道。
“好!”孔一铭点点头。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手机说道:“行了,把他带进来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两种脚步声一并临近他们。孔一铭的手下推搡着周羽从孔一铭身后走过来,周羽是半晕的状态,浑身无力像是被药物控制了。
叶清然看到他情不自禁地叫道:“周羽!醒醒,周羽!”
網遊之最強劍士
“别喊了,他只不过是被迷晕了,没有生命危险。如果你不走,他就得死。”
風騷翠娘 玫瑰
孔一铭的手下将周羽按倒跪在地上,拿起枪用力地顶在他的头上,手指放在扳机上,随时准备扣动。
叶清然看到如此,她知道别无选择,她无力地妥协了:“好……,只要你不伤害他,我答应和你走。”
“很好,我答应你,只要我们顺利离开这里,我就放了他!”
周羽的意识还清醒,他发出微弱的声音:“不要……清然,不要……管我。”
还没等周羽的话说完,孔一铭的手下一个用力的肘击又将他打晕了。
孔一铭不再忍耐,他对叶清然喊道:“快点跟我走!”
他强行拉住叶清然,向车边走去。他的力气很大,叶清然无法挣脱到。孔一铭的手下再次举起枪,对准周羽正要开枪。
夜寵為妃
叶清然看到了大喊道:“不要!”
这时突然不知从哪个方向射过来一颗子弹打中了孔一铭的手下,孔一铭知道是警察来了。他一把将叶清然推进车内,这时刑警队的警察和特警支队的警察们从周围冲了过来。他们在周围潜伏了一会,他们知道孔一铭会将叶清然作为人质,就一直按兵不动等待时机。
孔一铭将车档挂到了最大,横冲直撞出去。可没想到的是,外面已经层层被警察包围,他撞倒了几个特警,他以为找到了一条出路。叶清然跳到副驾驶位置上,和他抢夺起方向盘,两个人厮打起来,车子失去重心,车速很快,不停地左右摇晃。
“你干什么?!”孔一铭对她喊道。
“停车!”
“我不会的!你住手!再这样车会翻的!”
道路一边是湿地,另一边是海滩。唯有向前行驶,后面的无数辆警车穷追莫舍,警铃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叶清然仍然坚持着,她用尽全力干扰着孔一铭驾驶。忽然间,孔一铭本能地用力踩下刹车,眼前出现一堵墙,是一座工厂的后身。也许这就是天意,这条路是一条死路,看不到边却有尽头。
两个人差点就被墙壁撞的粉碎,精神上还在缓冲中。后方的警铃声越来越近了。
“哥,这就是天意。自首吧!”叶清然淡然地对他说道。
“你终于叫我哥哥了,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孔一铭苦笑地说道。
他继续说道:“还记得小时候吗,真想回到那个时候。”
叶清然脑子里闪过一些记忆的片段,哥哥小时候喜欢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将一些小零食或者小玩意放进她的兜里,让她发觉不到也找不到。
警铃的声音越来越近,孔一铭突然间掏出手枪。
“对不起,妹妹。”他说着,便用枪指着她,将她先推下车去,然后自己谨慎地走出来。”
警察们看到孔一铭挟持了叶清然,便立即在安全线位置停了下来。特警,以最快的速度向周围散开将孔一铭死死地包围住。林庆民从车里走了出来,这次行动由他亲自带队。刑警队的警察们冲在一线,他们全副武装用枪对准孔一铭。孔一铭很狡猾,他用枪顶在叶清然的喉咙上,并将她的身体挡住自己。他没有像一般的罪犯那样慌张地束手无策,他消耗着身体里的最后一点冷静。
林庆民拿起车中的对讲机将喇叭声开到最大,他大声严酷地对孔一铭说道:“孔一铭,你也看到了,周围全是警察,你没有机会能跑掉。你泰国的集团已经瓦解,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投降。叶清然是你的亲妹妹,你难道连你唯一的亲人都要伤害吗?”
孔一铭一个字都没回应,他疯狂地笑了并大声向对面喊道:“只要过了今天,我的货就会流入亚洲的市面,谁都别想阻止我独霸世界,只有我知道它们在哪!”他有了给自己的答案。他和叶清然靠的很近,他推搡着她一步一步向前走着,走了几步停下了。警察们端起枪,看着孔一铭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着。
他贴近叶清然的耳边说道:“妹妹,人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他刚刚说完就用力将叶清然推向自己的相反位置。就在这一刹那叶清然感觉到她的兜里多了什么,脑海中突然浮现他们小时候的游戏,她立即用手抹去感觉像**。她极速向孔一铭望去,他的手枪里真的是没有**,而他正要做出向警察开枪拒捕的姿势,对面的刑警也已经举枪要扣动扳机。突然叶清然回身跳了过去,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警察误以为孔一铭拒捕,扳机被扣动,子弹打出枪膛,就在瞬间叶清然用身体为孔一铭挡住了子弹。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了,时间仿佛瞬间被冻结住。孔一铭的灵魂顷刻间被抽走了,叶清然看着他已经无力说话,那种眼神是她最后的力量,她希望孔一铭可以明白。子弹打中了叶清然的心脏,她倒在地上,鲜血止不住地流,心跳与呼吸瞬间停止、消失。孔一铭也瘫倒在地上,刑警队的同事们奔跑到叶清然的身边,可是无论怎样地呼喊,她都无法听见了。同事们的泪水如倾盆的雨一样,无法控制地涌出心中。他们明白了叶清然的这种选择是为了什么,他们被震撼了、被触动了。
孔一铭如一具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被押送进警车内。他的脑子里不断地重复着叶清然中枪时的神情,她宁愿用生命去触动他,让他感悟到自己犯下的罪。叶清然知道孔一铭和自己一样,在骨子里面的执拗,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轻易地动摇他们。在这最后的决战时刻,唯独用自己的生命与鲜血才能真正唤醒孔一铭的良知,让他的灵魂得到真正的救赎,阻止他要进行的罪恶,拯救更多的生命,保卫人们的安全。她觉得太值得了,这种牺牲自从她入警校的第一天起就准备好了。
8•13案在这一天中彻底的结束了,警察们按照秩序清理着现场。刑警队的同事们把叶清然的遗体抬进车内,所有人都泣不成声,失去了一位如此优秀的同事。周羽此时正躺在傍边的一辆救护车中,他昏昏迷迷地醒了过来,隐约听见车外的哭声。特殊的感觉刺入胸口,他忽然间觉得十分不对劲,他牟足了全身的力气走下车去。他走到旁边的救护车旁,他看见刑警队的警察们都围在周围,看见车内被蒙着白布的尸体,就是看不见叶清然的身影。
他走到老孟的身边问道:“老孟,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其实他已经猜到了一半,但是他不敢相信。”
“周……羽……”老孟的嘴角抽动着,还没等说完便痛哭起来。
周羽抑制不住悲痛、激动的情绪,他大喊起来:“你们有谁能告诉,这不是真的,这……不是她!”泪水淹没了身体,周羽的精神瞬间崩溃掉。
“叶清然!清……然!”他恸哭着如同失去理智的野兽,奔向救护车内。
队里的同事拦住了他,他拼命地挣脱他们。
“求求你们,让我看她一眼。”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入潼關
“周羽,别这样,冷静!”警察们一边拦住他一边喊道,他还是不管用尽全力向前挣脱着。
忽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是林局:“放开他,让他去吧!”警察们想了想,便松开了手。
周羽的脚步很重,一步一步地挪近她。他慢慢走到叶清然的身边,他俯身蹲下。他的手颤抖地不听使唤,一点一点地掀开白布,是她,是他熟悉的爱人。他握住她手,感受着她最后的余温,那种温度慢慢地降低。他看着她脸庞,已经失去了血色。他用双手将她的手牢牢地抓紧,他甚至用嘴对着她的手不断地呼出热气,他不想她变冷,他祈求留住她最后的余温。林庆民和队里的同事们看到这心酸的一幕,更加控制不住悲痛的情感,伤痛的泪溢流成河。
周羽慢慢站起身来,靠近她的嘴唇,他紧闭双眼深情地给了她告别的一吻。他的泪水流淌在她的脸庞,泪是热的,那是他的温度,她却再也感受不到了。
这一天的时间仿佛过的很快,人们似乎感觉不到白昼的交替,一下子钻进了不眠的夜晚。市刑警队的同事们为了过去的今天,奋战了多少个无眠的夜,本应该获取的是成功的喜悦,却给了每一个人悲痛后的反思。叶清然牺牲了生命,她为了能让孔一铭悔过;为了阻止毒品流入亚洲市场;为了能让8•13案可以真正的结束;为了云海市重新的安详;为了同事们一年半多的奋战没有付诸东流……
即使是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警队的所有人都赶回队里,周羽也到了,他们亲手为叶清然整理遗物。大家的眼圈情不自禁地又红了,他们看着一件一件熟悉的物品,不免脑海中浮现出叶清然不同状态的样子。她在世界上除孔一铭之外已经没有亲人了,队里的警察们商量要一起为她举办葬礼,最后送她一程。她是烈士,人民的英雄。周羽整理完她的遗物后,发现抽屉里,她小时候与孔一铭的黑白合照。他将它也放进她的遗物盒子中,他明白,她心里是多么在意这份亲情,她是用生命去换取哥哥的良知。
同样在看照片的人还有孔一铭,他作为重刑犯被关进了市第一监狱,从被逮捕起他没有说过一个字,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与叶清然的合照看。无论他说还是不说都是死刑,不过那批货警察们还没有找到,所有人都不希望叶清然是白白牺牲。周羽和刑警队的警察们都紧绷着一根弦。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大家都在努力支撑着,队里好久都没这么安静,他们希望静静地等待着,等着孔一铭的招供……
寒門嫡繡
忽然间安静的屋子里,电话的铃声响起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向同一个方向望去。
文书小何接的电话:“喂,你好!市刑警队!”
她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回应着:“哦,好,知道了。”
她放下电话,神情激动地看着大家说:“市第一监狱的同事打来电话,他们说孔一铭肯说出一切,现在马上叫咱们派人过去。”
她的话音刚落,每个人的心里都瞬间放下了包袱,他们感觉到了真正的胜利,欣慰的滋味,叶清然可以安息了,可是大家想到这里,却又是百感交集。她本应该也站在这里和大家一起享受胜利的滋味。
8•13案彻底被破获了,完结了……是他们,为了消尽罪恶,付出了太多、太多……
两天过后,林庆民、市刑警队的全体警察、周羽还有孤儿院的校长一并参加了叶清然的葬礼。叶清然在8•13案抓捕罪犯的行动中,为了国家与人民的利益牺牲生命,被授予第一英雄烈士。警察们统一穿着警服排成整齐的队伍,统一时刻脱帽,肃穆而立,用敬佩的眼神望着叶清然的墓碑。墓碑上她的照片,她的神情还是如此的自信、坚毅。周羽双手将她的被叠的很整齐的警服轻轻地放在她的墓碑边。在场的人都忍住悲痛的泪,他们知道叶清然在这一刻不想看到他们哭泣,这是她的自豪与光荣。静穆追悼后,所有人深深地为她三鞠躬,这是最质朴的敬意与告别。
一年后……
时间邂逅故事后不由自主地演变成回忆,追求永远的过程中也许会感觉到疲倦,可是因为爱会让故事继续……
四点一刻,云海市的天还没有亮,周羽已经站在了海边,就是叶清然曾经对他提起的那片海。周围还是黑暗着的,潮汐卷动细沙的声音吵醒了太阳。顷刻间,海平面的深处不再黑暗,那种光芒越来越强烈,太阳坚毅地从海平面上升起。四围慢慢地明亮了起来,潮汐从轻浅到退去。朝阳刺眼的光,让人感觉到希望与力量、与新的一天的美丽。
盜婚 墨歌何處
就在潮汐退去与朝阳升起交替的那一刻,周羽将它们扑捉到镜头内,永远地记录了生命中最绚烂、重要的画面。他感慨地面朝大海笑了,眼前仿佛出现了叶清然同样的微笑。
这是普通的一个工作日,离开海边之后,周羽吃了个简单的早餐后便赶往市刑警大队。由于8•13案的线人工作成功、完美,林庆民履行承诺。警校1年培训后,周羽表现优异顺利进入市刑警大队。在他心里、队里的所有同事心里,叶清然一直都在,他们会继续共同战斗下去。周羽完成了心愿:工作虽忙碌却充满无限的正义与信念;生活虽平淡、简单却充实、有意义,这就是生命的价值。
云海市在这一年中秩序井然,队里的工作量相对平衡。时针很快指向了5的位置,又是一天工作结束的时刻。今天周羽不用值班,他快速到达更衣室。他打开柜子的门,拿出一瓶早晨拾的石子,还有那张照片,已经洗出来了,他将它们放在椅子上,然后拿出自己平整如崭新的警服。旁边的同事看到他下班却还换上警服,都有些好奇,他只是腼腆地笑了一下。他迅速穿上警服后整理好衣物,带上石子和照片快步向外走去。
趁着傍晚时温馨的霞光,他来到安静熟悉的地方—烈士陵园,他来看看自己的爱人。他走到叶清然的墓碑前,用手轻轻地擦去石碑上的浮灰。当手指经过她的遗像时,他轻抚她的脸颊。他默默地看着她,不用任何语言他知道她感受的到。周羽将装满石头的瓶子,放在她旁边。他知道她喜欢,他会为她拾起最美丽的直到永远。之后,他将早晨拍的那张照片悄然倚放在墓碑旁边,这是他曾经给她的承诺,它是他们共同的力量。安放之后,周羽再次深情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他看着前方的路,脚下的步伐更加坚毅、自信、充满力量。一边走着,他的脑海中一边呈现出他和叶清然生命中遇见最美的那个画面:
一场潮汐,一朝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