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8sj超棒的都市异能 死亡旅途 線上看-第九十七章閲讀-gtul1

死亡旅途
小說推薦死亡旅途
“当然不会,我们怎么会输给两条鱼。”蒋玲笑嘻嘻地说,“回头拖回去炒鱼吃。”
何无为笑道:“哟,我的玲儿贤惠啊,知道给夫君我做饭吃。”
“切,少胡说八道,人家才不稀罕哩。”蒋玲说,“臭美吧你,小心一会儿做了鱼饵。”
何无为耸了耸肩,说:“做鱼饵便做鱼饵,只能让你守活寡了。”
蒋玲转了转眼珠,说:“我才不会哩,少把自己当回事。”
何无为白了她一眼,说:“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唉,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噗,就你,还红颜。”蒋玲不屑地说,“黑颜差不多。”
何无为捏了捏鼻梁,一本正经地说:“说起来,这鳄鱼还是不好炒的,这么厚的盔甲。”
九陰傳人在都市
“你傻了,当然是先切开再炒鳄鱼啊,难道整条鱼都放在锅里炒?”蒋玲无奈地说。
何无为嘟了嘟嘴,说:“好吧,其实我们都在讨论什么问题?”
蒋玲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
石门下,两条咸水鳄就像是两艘超级战舰,厚重的盔甲似乎刀枪不入,令人感到敬畏,两只凶狠的眼睛杀气十足,也是杀红了眼。森森牙齿令人不寒而栗,仿佛一口就能把一整个人吞进去。
“我们不要再拖了,冷血动物比我们更难恢复体力,时间在他们那边,咱们立刻动手吧。”何无为说。
“好,就这么着了!”蒋玲坚定地说。
两人对视一眼,从石门上一齐跳下去。何无为直直地砸下来,咸水鳄立刻张开血盆大口,似乎要一口把何无为咬成两段。何无为心惊胆战,挥舞着匕首,身子奋力一侧,堪堪避开咸水鳄可怕的牙齿,一匕首将鳄鱼的嘴巴刺穿。咸水鳄万分愤怒,奋力扭动身躯,将何无为重重地甩到石门上。
何无为重重地砸在石门上,掉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差点一口血吐出来。这时,咸水鳄快速逼近,何无为大惊失色,一个地滚闪开,挥舞着砍刀向鳄鱼的脑袋狠狠地劈去。
咸水鳄灵敏地躲开这一击,砍刀砍到咸水鳄的盔甲,咸水鳄皮糙肉厚,这一刀上去基本没什么威力,咸水鳄没怎么受伤,奋力扭头向何无为咬去。何无为吓得连忙跳起来,被咸水鳄重重地撞击,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正好趴在咸水鳄身上。
誰咬了朕的皇後
狭路相逢勇者胜,关键时刻看速度,何无为奋力一猫腰,挥着匕首向咸水鳄狠狠地扎去,一刀插进去,而咸水鳄奋力一折腾,将何无为掀翻在地。何无为完全暴露在咸水鳄的血盆大口前!
另一边,蒋玲在空中利索地翻个跟头,稳稳地落在咸水鳄的身后,灵巧地躲开咸水鳄的攻击,一匕首从咸水鳄背部狠狠地扎下去。咸水鳄狂躁不已,奋力扭动尾巴,蒋玲只好紧紧地抓住鳄鱼的背部,随着鳄鱼一起运动。
鳄鱼疯狂地扭动身子,蒋玲稳稳地抓着,几次差点被甩下来。咸水鳄见状,忽然来了一个翻身,蒋玲吓了一跳,奋力一跃闪开。咸水鳄立刻扭头向蒋玲咬去。
蒋玲并没有何无为那么大的胆量,与鳄鱼正面交锋,吓得飞身一跃,跳到鳄鱼的尾部。鳄鱼甩动粗重的尾巴,向蒋玲的身子拦腰扫去。
降臨諸天 三丈紅塵
蒋玲不敢争锋,只好拼力一跳,闪过这一击。鳄鱼一击未中,立刻甩动尾巴,再次向蒋玲狠狠地扫去,蒋玲只好再次拼力一跳,躲过这一击。
她落到地上,还没站稳,鳄鱼忽然再次扭动身子,尾巴狠狠地向她扫去,她无可奈何,只好再次奋力跳起,由于力道不足,高度不够,脚部被尾巴绊住,一下子摔到在地。
这时,蒋玲猛地挥舞匕首,向鳄鱼的尾巴狠狠地刺去,一刀插进鳄鱼的尾巴。鳄鱼疼痛之下,拼命甩动尾巴,将蒋玲狠狠地甩到石门上,正好掉在何无为身旁。
两人背靠着背,狂躁的鳄鱼从两边袭来,都是张牙舞爪,恐怖至极。“怎么办?我看咱的胜算有点低啊。”何无为说。
蒋玲捏了捏下巴,说:“你不是说可以炒鳄鱼么,现在怕是要做鱼饵了。”
名媛天後
這個海軍不正經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咱们还是先爬上去吧。”何无为道。
婚然心動:甜妻限時購 柚子蜜
蒋玲无奈地说:“还要上去?如果鳄鱼会说话,恐怕已经笑死我们了。”
“然而它们不会,对我们来说,还是保命比较重要吧。”
蒋玲哭笑不得地点点头,说:“好吧好吧,那就依你。”
“不是依我,而是要保命啊。”何无为说。
于是,两人只好连忙顺着石门向上爬,鳄鱼抓紧攻上来,他们双手扒着石门雕刻,两只脚拼命向下蹬,同时挥舞着砍刀,这才勉强重新爬上去,累得气喘吁吁。
“实在是太丢人了。”蒋玲说,“还好这附近没有人,咱们吹了半天牛,打了三次,到最后还是困在这鬼地方。”
何无为失笑道:“既然没有人,你又何必害怕丢人。”
蒋玲白了他一眼,说:“我乐意,行不?话说我真的很担心,咱们还能不能冲出去了。”
“我看是可以的,咱们这次虽然被打回来,但是我们并没有受伤,而那两条鳄鱼已经被重创了。”
蒋玲耸耸肩,说:“它们好像只是受了轻伤唉。”
何无为无奈地说:“你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么,再说了在,这一次是轻伤,多几次不就变成重伤了?”
“哈哈,你这倒是说得对,一次次下去,磨也能磨死它们。”蒋玲神情轻松了一些。
“对呀,到时候杀它们个片甲不留,咱们炒鳄鱼吃。”何无为豪气满满地说。
“行了吧你,大话可不能随便乱说。”蒋玲笑着说,“咱们都被打了三次脸了,不知还要再打几次。”
“哈哈,反正没人看见,出去后,咱们说咱们一举歼敌,两刀杀了一百条鳄鱼。”何无为坏笑着说。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神情认真地说:“讲真的,玲儿,你后悔么?后悔来这里冒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