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wii扣人心弦的小說 血鏡 起點-62.真正的真相(B)相伴-xkuyt

血鏡
小說推薦血鏡
电话是小高打来的,“风队,你让我调查的事我都调查了,她们学校说她已经失踪好几天了。而且说在我们这儿备过失踪案,只是我们一直没给人家消息。还有她的在手机一星期前就已经停机了。只是她的家里我们还没去,现在正在去她家的路上。”
“我知道了…你现在往回赶吧,不用去她家了。”
“怎么?不查了?”
“我自有安排,你听命令就是了。”
“哦,好吧。”小高感觉风政不是很高兴,想把电话挂了,风政去突然大声说:“对了小高!你还记得她们学校另外的那几起命案吗?”
“您是说孙玉妃她们?”
“看来你是记得…”
小高突然来了兴致,“那当然!当时她们学校发生了好几起命案!闹得全市都沸沸扬扬!”
风政故意引话,他想看看在小高印象中这件事是什么样的。
“那后来凌雪儿怎么样了?”
繁華都市備忘錄 神經哥
盛世寵婚:顧少,別來無恙
“后来凌雪儿不是就失踪了么…原因至今不清楚…”
风政听完面无表情,“我知道了,没事了!挂了吧!”
天鎖
风政挂完电话立刻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建,张建犹豫了好久说:“看来,他们的记忆是停留在那一刻了…”
风政很费解的追问,“可是健哥,为什么会这样!是谁能抽走那么多人的记忆!”
“这个有待调查,现在情况太复杂,总之我感觉不是人干的了。你等着,我马上就赶到你那边了!”
风政早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他只想让张建拿主意。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为张建担心起来,“好吧…健哥,你路上要注意安全…”
“恩,我会的,我都没走高速。”
虽然听见张建这样说,但风政心里还是有一丝担心,“恩,那就好…不说了,你安心开车吧…”
风政挂断电话。张建也放下了电话,然后又向油门上用了些力,汽车咆哮着窜向前方。
越是心烦,电话却愈加的多。风政气愤的接了电话,本想大嚷对方一顿,但对方却好像比他的火气更大。
“你去哪了!赶紧回来!这边有案子了!”
风政听出来是柳局长的电话火气顿时消了一半,“怎么了柳局。”
柳局长在那边没好气的说:“郊外小河沟里发现郑恒伟的尸体了!我已经让小高他们去现场了!你赶紧回来!”
生活法則 仙山血玲瓏
有了这么多怪事做前提,风政对这本不该发生的怪事都有些麻木了,“哦,柳局,知道是怎么死的吗?”
“身边有盛过砒霜的瓶子!看意思是自杀!”柳局长说着说着感觉自己上了风政的套,“我说是我叫你查还是你叫我查!赶紧回来!”
“可是局长我现在正在这边调查凌…”
风政突然想起来张建说过的话,不能告诉柳局长他们!于是话只说了一半。
柳局长觉得风政在推脱,立马急了,“你调查个屁!赶紧回来!再不回来我撤你的职!”
“好吧局长,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淩天戰神 萬木崢嶸
风政挂完电话便咒骂着:“这TM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郑思凡此时也从法医室里出来了,看见风政满脸惆怅,便问着风政,“怎么了?”
“柳局来电话说在那边发现郑恒伟的尸体了。尸体旁的小瓶里有砒霜成份。”
郑思凡吃惊的张着大嘴,“你说什么?!郑恒伟的尸体??”
风政没好气的重复道:“对!郑恒伟的尸体!”
“柳局让我们马上回去。”
“可我们这边…”
风政气愤的把手一扬,“行了别说别的了!赶紧回去!”
郑思凡没反驳,一个是因为风政正在气头上。另一个最主要的是她自己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俩人短暂的和高兴告别后,便开车奔向回程。
而且这次风政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不想走高速公路。
国道上其实还不如高速上安全,不知道何时就会从某个岔道上拐上车来。
在躲过一辆突如其来的车后,风政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MD!还不如走高速省心!”
看见风政发火,郑思凡弱弱的说:“我刚还想问你为什么不走高速了…”
风政也不理她,只是淡淡的和她说:“给健哥打个电话,告诉他别来了。”
“额,来的时候匆忙,我手机没电了…”
“用我的!”风政说着一把手机摔到郑思凡怀里。
郑思凡接过手机摆弄了半天却一直没能打开键盘锁,“你这什么手机啊!怎么解锁!”
幻界online 連月
“笨蛋!”风政怒气冲冲的抢过手机胡乱的在手机上划着。越忙越出错,这会儿的手机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怎么解锁都解不开!
盜墓筆記之千年輪回
风政急了,“丫的!连手机都跟我作对!”说着双手松开方向盘…
郑思凡刚想叫他,可是一切都晚了…
一辆刚从岔道上上来的轿车还在逆行中…
风政把车飙到了120km/h…
一瞬间的惊天巨响,让两辆车同时变成了废铁…
风政、郑思凡和对面车上的人全都被甩出车厢!硬生生的砸到地上!
临死前,风政看清了对面死者的面孔,“健哥…”
看见风政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郑思凡使出最后的力气向他爬了两下,“风队…”然后心有不甘的睁眼而亡!
人间发生的这一切凌雪儿和疑云都通过魔镜看的一清二楚。
镜子一转,郑恒伟突然出现在画面上,那是郑恒伟自杀的画面,临死前郑恒伟默默的叨念着:“娇娇…对不起…我舍不得杀凌雪儿为你报仇…就让我为你殉了情吧…”
这些过后,那面镜子又慢慢暗淡,变回到一面朴华的普通镜子。
凌雪儿默默的看着这些,没有言语,也无能为力。
终于,疑云开口了,“怎么样雪儿,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已经猜透了这一切吧…”
“唉…”凌雪儿长叹一声,肩膀也耷拉下来,“我想应该看懂了吧…”
疑云诡笑的盯着凌雪儿,“呵呵,可不可以说说,也让大家都明白明白…”
“我和恒伟其实早就死了,现在的我们也不过是鬼而已…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根本是不存在的…我们费尽心机想要找的诅咒破绽,也根本是不存在的…我们只是诅咒的一颗棋子、一个玩具罢了…也许应该说…如果非要说诅咒有破绽的话,那我和恒伟就应该算是破绽了吧…因为我们本来就不该来到这里的…是诅咒想陪我们多玩一阵,所以才有了我们那些本就不存在的经历…我们早就应该死了…不过我也终于明白…你究竟是怎样一个角色…你是替诅咒收拾废弃了的玩具的…所以我也就不反抗了…我知道我必死无疑…”
王牌民工
“不,雪儿,你错了…你不是必死无疑…因为你已经死过一次了…你是因为受不了朋友和恋人相继死去的打击而自杀的…还有,我可不是为邪镜大人收拾玩具的哦!得是邪镜大人允许的,我才可以玩两把…”
凌雪儿冷笑道:“呵呵!也对!这也是你这个死神的悲哀!但能不能允许我问最后一个问题,我和恒伟究竟是什么时候死的…”
“在你们进入诅咒的一刹那,那一刹那,你们的肉体就会在相应的地方,自杀…”
话音刚落,一道白光便击穿了凌雪儿的胸膛!凌雪儿甚至都没感觉到疼痛就已化为灰烬!
PS: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