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fjh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萬劫帝主 ptt-第二百八十八章 如意酒樓相伴-6r8p9

萬劫帝主
小說推薦萬劫帝主
传旨太监传出圣旨,顿时整个天秦帝国的皇城都不住的抖动三下!
莫家完蛋的消息顿时不胫而走,不出半日便传遍了整个天秦皇城!
“听说了吗?莫家完了!莫司空被罢官,十年之内,莫家子弟更是一概不予录用!”
“这怎么可能?莫家可算是我们天秦帝国最强大的家族了啊!和丞相府一样是百官之首,武道之尊!怎么会一夜之间,便会有如此惊天变故?”
酒肆中两个武者低头接耳的谈论道。
豪門萌寵,撿來的新娘 方糖qo
“哎……这有什么……我听说啊,是莫家这几年的风头太盛,已经触怒了陛下!被陛下放逐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那武者继续说道。
戰王:鐵血柔情 西門吹雪
旁边一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听到那两人的话,不由拳头紧握,双目盈泪,莫家现在突来横祸,算是对夜家极大的告慰了!不过夜凝霜依然不会善罢甘休,必要手刃仇人方为之后快!
“可是,莫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陛下也不能说罢黜就罢黜了啊!”其中一个武者惊异道。
“这算什么!”那个武者道,突然他又小声的低估道:“兄弟,你是不知道五年前夜家吧!”
“五年前!夜家?七哥,这又是什么情况?”那年轻的武者显然是觉得又有什么奇闻异录要从这个大嘴的七哥嘴里捅出来。
那个七哥,轻轻捋了捋山羊胡子,笑道:“我告诉你啊!五年前,夜家才堪称我们天秦第一世家,即便丞相府都被夜家的锋芒压制,但是却在一夜之间完全消失!一人不见。……有传言就是被陛下下旨,一夜之间被灭族!而当时出力最多的便是如今的莫家!……呵呵,没想到五年后也步了夜家的后尘!”
“啊?!”那个年轻武者显然有些惊讶,赶到难以置信:“七哥,这是真的吗?夜家这么大的家族,竟然一夜之间被灭门,这也太惨了吧!”
“嘭……!”
七哥还未答话。
旁边桌子之上的黑衣人顿时狠狠的锤了荒孤庭下桌子!站起身来,缓缓走到那两个武者面前。
七哥两人感受到黑衣人身上的骇人气势,顿时一屁股坐不稳,跌倒在地上,连连求饶道:“这位大人!小的…小的如何如何得罪了大人?还请大人明示啊……!”
“以后,你要是再敢乱嚼舌根,小心你的小命!”沙哑的声音从斗篷下传来。
七哥一愣,不过只以为这必然是莫家的一位大人物,毕竟现在的莫家依旧十分强大,高手如云,他不仅心惊胆战,脊背冒出冷汗,连忙跪下,道:“是是!大人,小的记住了!记住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七哥来来回回扣头了数十下,直到旁边的年轻武者喊道:“七哥……他…他已经走了!”
七哥这才连忙抬头,不见了黑衣人的踪影,这才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好似一瞬间卸下全身的重担。
黑衣人自然是夜凝霜,她刚刚走出酒楼的大门,便正巧迎面撞上荒孤庭和宁陌染三人。
两人擦肩而过,夜凝霜看了荒孤庭一眼,又看了宁陌染和孙清慧一眼,面无表情,直接离开。
荒孤庭则是微微注意了夜凝霜一眼,便瞬间把她认出,便轻轻回首看了她一眼,不过她已经很快消失不见。
“孤庭,怎么了?”宁陌染见荒孤庭停步回头,不由关切道。
“哦!师父,没什么,我们进去吧!这座酒楼在天秦帝国除了青霖商会和烟雨楼之外,最为豪华的酒楼,师父和师姐可去品尝一下此地佳肴,也算不虚此行!”
宁陌染微微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们进去吧!”
“嗯!”
“三位客官里边请!”小二瞬间出来迎接。
随即便引着荒孤庭三人去了二楼雅座。
荒孤庭三人刚刚坐在二楼靠窗位置,
便远远看去一翩翩公子行来,分明是青衫折扇,可却步履轻盈,体态婀娜,体带馨香,吐气如兰。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折扇一挥,风采潇洒!
面白之粉硕,比荒孤庭更俊!
荒孤庭目一恍惚,那俊俏公子便已经前脚踏入这座如意酒楼!
荒孤庭这才嘴角微笑:“这丫头!怎么又追来了?”
那翩翩公子正是秦月璃,只不过,这次秦月璃并非女儿装,而是女扮男装。
刚才荒孤庭看向她的时候,他也一眼看到了荒孤庭,随即,莲步轻移,轻踏踏的登上楼来,走到荒孤庭面前轻轻一笑,道:“认得出我吗?”
宁陌染和孙清慧也皆是眼前一亮,一时之间还未认出,细看琢磨之后,才看出分明,宁陌染不由轻笑一声:“月璃女扮男装可是比孤庭还要俊朗三分!哈哈…!”
“那当然喽!”秦月璃娇俏一笑,刚才的贵公子模样顿时不存,不过又平添了一股可爱之气,孙清慧也是少见的美人,此刻却被夺了芳华。
荒孤庭笑道:“我怎么会认不得你?你就是在脸上贴上胡子,装扮成一个老头,我也照样认得你!”
秦月璃哼了一声:“谁要装成老头?多丑啊!我才不要呢!”
随即招呼道:“小二!小二!怎么还不上菜!?把你们如意酒楼的招牌菜都上来,还有一天只卖百坛的如意酒上四坛!”
“啊!”小二顿时为难的看了秦月璃一眼,道:“公子!你这是为难小的啊!你都知道,我们如意酒楼的规矩,又怎么能说出要四坛的话?……我们这十坛如意酒只招待我们酒楼的贵宾!……您…”小二看了看秦月璃年轻的模样,又见他面生,虽然穿着华贵,但是并不是如意酒楼的贵宾,毕竟能是如意酒楼贵宾的都是天秦帝国的大人物,小二早就已经烂熟于心!
悠閑大唐
“哼!”秦月璃顿时不满的瞪了小二一眼:“我怎么了我!少废话,上酒!”秦月璃说着扔出一枚令牌!
上写“如意”二字,正是如意酒楼的贵宾令!
小二细细看了一眼,瞬间敬服,连忙恭恭敬敬的把令牌双手呈放回去,“公子,刚才小的有眼无珠,不识贵客,还请公子海涵!小的这就去上酒!”
秦月璃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小二顿时大喜,连忙急急忙忙的退下。
秦月璃道:“这如意楼的如意酒在天秦帝国也是三大佳酿之一!虽然如意楼和青霖商会无法相比,但是在这酒酿上,却可以相提并论,你们第一次来到这里,是必须要尝尝的!”
很快如意酒上来。
但是却只有三坛!
秦月璃顿时脸色一横,盯向小二。
小二面色苦涩,一脸胆怯的说道:“公子!这…这小店的规矩你应该是明白的,即便是贵宾也最多只能点三坛如意酒,毕竟我们每天只售卖一百坛,三坛已经是极限了!还请……公子体谅!”
秦月璃哼了一声:“我才懒得为难你们,但是我们现在这里四个人,就上三坛酒,你觉得合适吗?”
“这……公子,这小的实在无法做主三坛如意酒的确是最多的发了!而且……你们虽然四个人,但是匀一下,也是够了的!”小二胆怯惶恐的建议道。
“什么?!你竟然让我们匀一下!可笑!本公……子喝酒还需要匀一下?……去去,把你们掌柜的叫过来!本公子要好好和你们理论一番,你们这个规定怎么这么可恶!”
秦月璃愤愤不平的道。四人三坛酒!哪家酒楼能干出这种事?
小二继续劝解道:“公子,这…要不,我再给你们上别的酒?我们如意酒楼还是有许多其他好酒的,像竹叶青…女儿红……极品花雕……”
“不要!”
天價睡美人
秦月璃想都没想直接打断,哼道:“要不是你们如意酒楼有这什么破如意酒,能在天秦皇城有这样的名声吗?……总之一句话,你上不上酒?”
小二顿时脸色难堪,果真是进退两难,要知道这如意楼的规矩在天秦帝国皇城是人尽皆知的,而且能拿到贵宾令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可能为了这一坛酒而无理取闹,显得自己多么跌份,小二还是第一次非要酒楼拿出第四坛酒的!要不是他手持贵宾令,小二都要把他当成是砸场子的了!
宁陌染看了看形式,也便劝解道:“月璃,不用上第四坛酒了,我向来是不喝酒的!三坛其实正好!不要再争论了!”
秦月璃却是固执的摇摇头道:“宁师父,那可不行!这如意酒真的特别好!您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又进入这如意楼之中,必须要好好品尝一下!这第四坛酒必须要!他们这个破酒楼的破规矩真是太讨人厌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跟他们理论一番,打破这个破规矩!”
秦月璃恶狠狠的喋喋不休,甚至有些咄咄逼人,明明酒楼之中这么多酒,又卖不完!限定一百坛也就罢了!现在想买还不卖!这不是在戏耍顾客吗?实在是可恶!宁师父和孙清慧第一次来到这里,怎么能不好好品尝一下如意酒?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问题,这个破酒楼竟然这样固执!不行,本公主何时受过这种气,今日必然要讨回一个公道!
荒孤庭看着一脸倔强的话秦月璃,忍不住摇头一笑,人家的酒,想卖多少就卖多少自然是人家的自由,定的规矩,自然有人家的道理!
不过荒孤庭也明白,秦月璃从小到大任何好东西必然也是应有尽有,任性是必然的,今日想让他们师徒三人都品尝一下这如意美酒,也算是为他们着想,但是就这样一个在她眼中极为细小的事情,竟然都不能满足!
这怎么能行?她堂堂的公主脸面向哪里放?
所以,荒孤庭向着宁陌染笑道:“师父,既然是月璃的一片心意,那就随她吧!毕竟说到底也就是一坛酒而已!”
宁陌染见荒孤庭也这么说,也便点了点头。毕竟只是争论,也没有动手。
“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中年男子注意到这里的喧哗,轻轻走了过来。
“啊!掌柜的!你看……这位公子…他一定要上第四坛酒!可是我们酒楼的规矩是只能卖三坛!……这小的不敢做主!”小二连忙把事情解释一边。
野有蔓草
那掌柜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去招待别的客人吧!”
“是…掌柜的!”小二说着便要走。
“先给这位贵客道歉!”掌柜的忽然又道。
小二微微一犹豫,连忙点头,恭恭敬敬的向秦月璃歉意道:“公子,刚才是小的冒失了,还请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小的!”
秦月璃哼了一声:“算了!”随即看向那中年男子,道:“你就是如意酒楼的掌柜?我要第四坛酒,你给还是不给?”
那掌柜的微微一笑,道:“这位公子!既然我如意酒楼敢立下这样的规定,自然是一定要遵守的!要不然我如意酒楼的信誉何存?又如何在皇城之中立足?”
“呼呼……!”
秦月璃听了掌柜的话,顿时气得连连呼气,大喝道:“该死的!都到现在这种程度了,竟然还敢跟本公子谈什么信誉?本公子不就多要一坛酒嘛!又不是不给你们钱!你们竟然这么不给面子!信不信,今天你们要是不把这第四坛酒给拿出来,本公子就把你们这座破酒楼给拆了!”
秦月璃义愤填膺,直接抛出狠话,赤果果的威胁起来。
不了,掌柜的却是轻轻一笑,丝毫没有因为秦月璃的威胁而动怒,或者惊惧。他只是徐徐说到:“公子说的当然有道理,让公子进入酒楼,并不能满足公子的需求,的确是我们酒楼的失策!也是我们的责任,但是规矩就是规矩!我们虽然一切以顾客为主,但是却也不能完全丧失酒楼的尊严!……所以,对于公子的诉求,我们如意楼只能表示很抱歉!我现在就代表整个如意楼向公子道歉,希望您能理解!多谢公子!”
掌柜的随即微微躬身,欠身行礼。态度诚恳,十分歉意。
酒楼之中的一众酒客早已经被吸引而来,都缓缓的围在了荒孤庭秦月璃等人身旁,一个个都笑着议论道:“这小子谁啊!竟然敢在如意楼撒野?以为有贵宾令就了不起啊!能坐到这里的谁不是贵宾啊!还想要第四坛!”
“嘘……你少吹了,一坛如意酒的价格十万银币!你倒是能买三坛,你倒是买啊!我看你刚刚明明喝的是女儿红!”一个武者嗤笑道。
那武者顿时脸上臊的羞红,低头不言!
秦月璃见四周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而且大多都是指向她的,顿时让秦月璃十分气愤。
若是一般人,这个时候恐怕也就接受掌柜的道歉,了了这件事!但是秦月璃是何等人,从来都不怕把事情闹大!
“哼!本公主战场上面的腥风血雨都亲眼见识过,还会怕你们这些小丑?”
秦月璃气呼呼的暗骂一声,随即冷冷向四周扫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