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kna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卡拉斯星之戰討論-三十五:燃燒的巨狗看書-6yxt4

卡拉斯星之戰
小說推薦卡拉斯星之戰
岩浆的高温早已让盖尔身体恢复了温度,高温甚至还让他流下了汗,这刚好可以当做是去小岛上的热身活动,虽然是在半夜,但是盖尔一点不觉得困,精力旺盛;他直直飞上了天空,为的是和岩浆保持一段距离,让他不至于感到炎热,当他觉得距离合适了的时候在空中来了个急转弯,子弹一般冲向了曾经被岩浆吞噬过的小岛。
也许到了那个小岛他还会发现新的大陆,然后再发现新的大陆,没完没了的发现新大陆,这不是盖尔所希望的,他寄希望在这个即将到达的小岛上,希望这将是最后一片陆地,也是他找到回家的方法的一片陆地。
自从去了寄宿学校上学,他从来没有想过回家,他个性独立;然而这个世界让他饱尝了孤独,同时也饱尝了痛苦,肉体上的,精神上的都有;这让他终于有了想家的感觉,想家的感觉让盖尔感到舒适,他对这样的感觉很满意,对于他这个从不想家的孩子来说想家意味着成熟,他明白自己在过去的那一段时间长大了不少,不单单是战斗力上的长进,个人思想也有一些长进;他现在不知道是该谢谢这个世界带给他的各方面进步还是讨厌这个世界带给他的各方面痛苦,特别是暴露并承认了自己懦弱的一面,然而这个世界也是充满人性的,这里没有一个旁观者,没有人会发现这个秘密,这件事依旧只有盖尔一个人知道,对于这一点,盖尔觉得需要对这个世界抱有感激之情。
小岛的全貌渐渐清晰,在小岛接近岩浆的山腰上有一块庞大的缺口,就像那里曾经有过一块巨大的石头,后来从那山腰上脱落了。
超級網絡連接
缺口里是一片宽敞的地方,盖尔飞得更近时,他发现缺口中央的空地上插着一把大刀似的东西,然而却没有明晃晃的刀刃;他降落在了缺口上,看清楚了那的确是一把大刀,有刀柄有刀身,只是这把大刀不同于常见的武器,它的刀身是纯白色,像牛奶一样白,不是像他以前的那把大刀会闪烁着寒光;这把大刀有着更厚的刀身,看上去不锋利,盖尔证实了这一点,他用手指摸了摸刀刃的部分,的确没能划伤他的手指,而且刀刃部分居然还有一些光滑。
这下可难倒了盖尔,他本以为这将是一把锋利和坚硬无比的大刀,它正好可以取代他被龙人砍断的大刀,可惜现实和理想有着太大的差距。
抗日之將膽傳奇 醜牛1985
醫見傾心,離婚請簽字
他没有感知到这附近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也没有看到任何的新大陆,从这座小岛上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熔岩的海洋,到处都漂浮着黑乎乎的石块。
尽管这把大刀和盖尔理想中的差的太远,他还是渴望把它拔出来试试手感,毕竟这是一把与众不同的大刀,做工精美程度不亚于曾经使用过的紫箭,只要不会砍两下就断了那也算是来到这个小岛上的收获。
盖尔把一只手放在刀柄上,用力拔不出来;接着用两只手紧紧握住刀柄,用力往上一拔;岩浆从刀刃和地面之间的细小缝隙喷涌而出,盖尔迅速后退,躲开了四处飞溅的岩浆,他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岩浆喷发,他还有机会把那把大刀拔出来,可是他错了,喷出来的岩浆组成了一只巨兽,一只比他见过的巨狼要小一点的四肢着地的动物,它全身燃烧着火焰,血红的双眼是它身上唯一不同于火焰的颜色,它的獠牙也是燃烧着的。
它正龇牙咧嘴的看着盖尔并发出咕噜咕噜声,就像是捍卫领地的狗一样,它没有巨狼那么大的体型,盖尔也觉得他这次的对手不是狼,而是燃烧着的狗,而且有着不低于龙人的强大力量。
“是拔刀才把它叫唤出来的,这是一只守护着这把大刀的狗,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绝对不是它的对手。”盖尔想,并渐渐往缺口处后退,这只燃烧的巨狗已经给盖尔带来了精神上的压制。
盖尔咬紧了牙关,他内心很不服气,为什么他又要后退,为什么这个对手又比他的实力要强。他的两个拳头上围绕起了蓝色空气,他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那把大刀抢走,就这么逃走了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它头上,而它还没有反应过来,盖尔内心暗自高兴,这一下他得手了。
萌娃來襲 十二麒雪
夜寵為妃 莎含
拳头确实重重的砸在了它头上,已经积蓄满力量的拳头穿过那一层火焰,打到它的脑袋上时蓝光从拳面四散摒射而出,把周围红黑色主题的环境映成了蓝色。
盖尔迅速落在地面上,连续往后跳了两步,对于他的拳头攻击会出现怎么样的效果他早就预料到了,没有预料到的是对手的目光居然跟着他的移动而移动了,那一拳就像什么效果都没有那样。
異數械武 東巖
此时盖尔的心情是平静的,他知道他的死期到了,他不后悔打了那个巨大的燃烧的狗一拳;对手像是了解了他的心情一样,突然举起前足出现在盖尔面前,毫无办法预测的迅速的拍击把盖尔重重的拍飞了出去。
他飞出了那个缺口,在空中不断地吐着血液,他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已经被击裂了,他的肺和胃还有肝脏也许都不能再继续为他工作了。
農家巧媳 雪藏玄琴
浓浓的血液从空中掉进岩浆里,发出刺耳的声音,并冒起了一缕白烟;落在漆黑的石块上的血液立刻就沸腾起来,不断地冒出泡泡,很快就见不到这里曾经有过血渍。
盖尔像一颗陨石那样撞击了他出发时的地点,在那一条黑色的界限外面的树丛里撞出了一个大坑;他不可能再有意识,浓黑的血液无法控制的从他的嘴角流出,他的整个下巴和裸露的胸口都布满了血液,漫天的尘土慢慢飘落在盖尔的身上,给他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土当做被子。
鸞鳳眷:第一賭妃 繞月纏
这一片区域没有别的生物,岩浆安静的散发着温暖,被陨石般的撞击导致倾斜的树木慢慢的倒下,发出轻轻的叽叽声,这不影响盖尔沉稳的睡眠,这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就像是这整个世界都不想打扰盖尔的休息,期待着盖尔再次醒来,再次充满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