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5di优美都市小說 黑血黎明 線上看-第二十二章 黎明(全書完)推薦-631mm

黑血黎明
小說推薦黑血黎明
没想到这样激烈的爆炸居然没有引来僵尸,实在是一个奇迹。
经过一路的艰辛逃亡,在南春路,于翔和欧阳兰遇到了一股小群的僵尸,人数不多,但威胁甚大,因为其中有僵尸狗,一条膨胀了二倍有余的黄金猎犬,龇着牙,从其中滴着腥臭液体。
修仙掌門 老實的狐貍
“杀吧,今天就是死在这了。”于翔已经没有力气逃跑,欧阳兰也是如此,两人选择了搏杀,不再逃了。
“啪啪啪---”手枪清脆的声音十分悦耳,却没有几枪打中,打中的也只是躯干,没任何的杀伤力。
帝闕寵:嫡女榮華
錦雲謠 鏡中影
就在绝望的打完子弹,准备用砍刀做最后一搏的时候,有人就他们,僵尸和僵尸狗都死了,从他们的身后,三名军人从一条巷子里钻出。领头的是戴文哲,于翔看见他,欢喜瞬间爬满了整张脸,大学毕业后,戴文哲便去当了兵,现在看见,身为睡在隔壁铺的于翔怎能不喜出望外?
盛世茶香 shisanchun
戴文哲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座酒店,紫藤兰大酒店,一个刚刚试营业的超五星级大酒店,奢华的所在。
紫藤兰大酒店里留守的幸存者不多,八男三女,还有一个小男孩,其中两人还是于翔的熟人,小区的保安董家兄弟。董大嘴的右眼一片青紫,还是三天前的晚上,董大嘴被疯狂的欲念挤占了整个大脑,冲进了一个寡妇的房间,要和她困觉。这个寡妇便是小区物业的上级总公司的寡妇董事长,她奇迹般的带着儿子活到了现在,却没想被董大嘴撕烂了衣服强行困觉。
带着寡妇董事长的儿子在娱乐区玩耍的董大傻带着孩子回来了,就看见董大嘴正拿着寡妇的董事长的胸罩舔着,董大傻上去揪起董大嘴,钵大的拳头封在了当大嘴的右眼,便有了今天于翔所看到的情况。
在紫藤兰大酒店一呆就是半个月,在这期间,陆续有幸存者进入紫藤兰大酒店,人多了,心思便也多了,在于翔的配合下,在戴文哲的强势弹压下,一次流血事变便镇压了下去。这一次,有十二个人被枪决,他们中还有孩子,但他们的父亲在镇压中被杀。
再过了一周,寡妇董事长被董大嘴成功的强行困觉,董大傻在一周前的镇压叛乱中,被叛乱者乱刀分尸,董大嘴亲自执行了对十二处决中的一个小女孩的处决。这个小女孩用铅笔在董大傻的脸上画凹凸曼,在董大傻的眼睛上画小怪兽,不过力气大了些,铅笔断在了董大傻的眼睛里,后来董大傻就被乱刀分尸了。
寡妇董事长抱着儿子跳楼了,在那个噩梦般的夜晚的第二天的清晨,从三十六楼跳了下去。
一周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邪恶的人变得更加邪恶,正义的人变得比邪恶更加的邪恶,六十四人的紫藤兰大酒店成为了这末世中最后的“欢乐场”。也许有人在坚持着,保持着一颗璀璨的良心。

“呵呵,臭**,老子要跟你困觉!”董大嘴咧着大嘴,一边拍打着自己的下身,口水哗哗的从嘴角流下。
欧阳兰凄惨的笑着,前天于翔和戴文哲带着一个搜救队出去后,便没有再回来,大家都在传着谣言搜救队已经全军覆没。这才多长时间,董大嘴已经是急不可耐。
“除非我死了。”欧阳兰放在被子的手里攥着一把军刀。
商途漫漫
欧阳兰能做到的,董大嘴也能想到,所以欧阳兰的最后挣扎从开始就注定了失败,就是她自杀了,她的尸体在已经癫狂的董大嘴的疯狂下,也逃不了困觉的厄运。
“臭**,你男人死了,老子要跟你困觉,你跟他困觉,叫的那么浪,你也跟老子叫一叫,老子在门外每次都听得硬硬的!”董大嘴乱拱着,企图寻求与欧阳兰朱唇的胜利会师。
董大嘴失败了,一把刀从他的后背穿了进去,血就留在了欧阳兰的身上。
“别怕,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说话的是排长,他的右腿是瘸得,是在逃亡中,为了救戴文哲,被一块钢筋刺穿了脚踝所致。所以他没有跟着搜救队一起出去。
排长是瘸子,但紫藤兰大酒店没人跟反抗他,因为他枪法准,且枪不离身,即便是方便洗澡也带着枪,敢反抗的人用生命证明了前面的所说,给后来者蒙上了不可逝去的阴影。
排长统治了紫藤兰大酒店,立下了不容人敢犯的规矩。欧阳兰感激排长的救人之恩,但在六天的排长统治期里,她看见了一些变化,在有序的生活中,从有希望向着绝望滑去,排长多次的无声的传递着愿意接替于翔照顾她的信息。
或许这是个正确的选择,但欧阳兰恐惧那缓慢的改变,于是,在一个黑色浓的化不开的夜晚,排长向着直白的表白,赤身裸体的来到了欧阳兰的门前,手里拿着手枪,进了欧阳兰的房间。
排长刚踏入欧阳兰的房间,呃,有水,他踩到了一地的水,他看见欧阳兰的手里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根断掉的电线。
狙魔特工
“臭**!”排长大骂,他要举枪射击,但他的身子已经抖了起来,很快便开始身体冒烟。
早有准备的欧阳兰用事实教育了排长,坏人做不得。
就在那个夜晚,戴哲文回来了,他一个人回来的,告诉欧阳兰,于翔死去的不幸消息,且对排长的死没有任何的看法,好像早知如此。
这个夜晚,欧阳兰离开了紫藤兰大酒店,在第二天的早上,她又回来了,不过却是腹腔是空的,浑身上下都是抓痕,半边脸被撕烂,露出森森的白骨。她是和于翔手牵手回来的,于翔被欧阳兰还要的凄惨,白骨更多,但他的膝盖骨上嵌着一颗子弹,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无数的僵尸。
戴文哲先是惊恐,后是冷笑,最后就是狞笑的拿起了自动步枪
一枚飞弹不起眼的飞到了城市的上面,一道亮光闪起,将太阳光辉都淹没了。
玄門道教 夢是醒時醒是夢
翌日的清晨,灰蒙蒙的天空上,太阳正冉冉升起,带着永不逝去的黎明的光辉。
一个僵尸在瓦砾中艰难的行走,他抬头看着天,灰蒙蒙的,落着黑色的尘埃,真的是黎明的光辉吗?
僵尸不懂,他继续艰难的行走着。忽然他变得亢奋起来,走得也变得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