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ybd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834章 反了閲讀-11iow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雨过天晴,碧空如洗。
左溪江水大涨,水师船倒是正好乘风破浪而行,从笼州到谈州,陆路一百六十里,水路则有二百里。
秦琅站在甲板上,吹着江风,看着两岸的青山。
河两岸不少零星的农田,这基本上都是溪垌蛮们耕种的稻田,溪垌蛮其实有着上千年的稻种历史,只不过相对于中原来说,他们的稻种技术过于粗放,趁着时令撒下种子,然后基本上就不怎么管理了。
神燼
但这边得天独厚的雨水阳光等气候,却能让他们这么简陋的技术和粗放的管理下,其产量也能亩产一二石。
“要不了多久,又要开镰收割了。”
程处默则在感叹着,“你看这两岸多好的土地啊,随便整修一下,修一些水渠,就是一片良田沃土啊,可这些溪垌蛮却大多浪费着。”
若是在中原,这样的好地是绝不会被浪费的。君不见在长安洛阳的周边,就算是山坡洼地,甚至是盐碱地,都会有人想办法的整治。
“说到底其实还是人口问题,这边山多地少,号称八山一水一分田,但是比起关中河南等地来说,这边却还是相对地广人稀的,而且这边的气候水土都不错,随便种种也能有不少的收益。”
岭南因为千百年来蛮人自治,更多时候是处于一种内讧之中,内讧限制了他们的人口增长,恶劣的生存环境,导致南蛮的发展缓慢,人口增长更慢。
这也带来了另一个好处,就是土地不算稀缺。
尤其是许多溪垌其实还处于一种较为原始的部落奴隶制下,这种制度下,其实也严重的限制了人口的增长。
中原虽说也多战争,但每次动荡混乱过后,总也能进入一段较长期的安稳日子。
全能時代 扣一
“前方是驮卢寨,加快速度,赶在天黑前在驮卢寨休息。”
笼谈之间的左溪河道还算较平稳,但水师的船较大ꓹ 夜晚行船也不太安全。
暮色黄昏。
夕阳西下。
天边一抹晚霞十分美丽,倦鸟归巢。
一条海鹘快艇顺流而下。
陸小鳳系列·劍神一笑 古龍
“前面有些不太对劲!”
痞子變王子 冬兒若影
快艇负责提前探路侦查ꓹ 带回了他们的发现。
一个精瘦的汉子拿起一支笔画起简单地图来,“前面距离驮卢寨七八里处,有一处狭窄险要的河道ꓹ 两面皆山,河道在两山间转了三道弯ꓹ 二道弯江中心还有一座岛······”
“这几处弯江道很窄,狭窄处只有十几丈宽·····”
秦琅看着这副简单的地图ꓹ 还是马上看出这里的凶险之处。
一个横S形弯ꓹ 关键是这弯还不大,而在弯心处,北边是驮米山,右边是红米山,两山加上中间的一座突起地,使的左溪在这里画了个S,还让江心被一座小岛一分为二ꓹ 再加上弯心突入的那块狭长的地带,就弄的好像左江在这里有两个江心岛一样。
若是再算上江弯外侧的两块突出地ꓹ 那等于舰队要通过这处狭窄弯道时ꓹ 要面临三个三面临江的突出带ꓹ 和一处江心岛。
那四处还可连结一线ꓹ 全联起来总共也才一里多宽。
而几处狭窄的江面,都才十几丈宽。
若是有人在这里设伏ꓹ 在这处江弯布下几支兵马ꓹ 就算他们是水师ꓹ 也很难突破这样的封锁。
这完全就是立体多层次的拦截打击了。
“你们发现了什么?”
程处默看了那地图也很严肃,这里确实对水师很有威胁。
“难不成是谈州那边溃逃下来的句町败兵?”
魔女出沒請註意 寒熙瞳
快艇回来的人说ꓹ “感觉不太对劲,我建议暂时停止前进,待派出地面侦骑上前摸查清楚之后,再说。”
这是稳重的作法。
一遇到这样有威胁的地形,就算没看到敌人,可既然对方感觉不对劲,也确实应当停下来。
“调几个陆战队上岸,各处都查看一下,水师船队暂停前进,江心下锚,先不要靠岸!”
“游艇四下警戒!”
我的超萌老公:毒女嫁到
天就要黑了,若真有什么意外埋伏,这对水师很不利。
小心总无大错。
“三郎觉得真会有埋伏吗?还是说只是一群溃兵?”
籃界神
秦琅盯着那地图看了许久。
“确实不太对劲,谈州句町蛮的败兵也许会有漏网之鱼,但不可能会有很多往这边跑,更不可能敢来打劫我们。”
“你意思?”
“先看看再说,让弟兄们做好准备!”秦琅神色严肃。
驮卢寨距离谈州还有百里,而且在谈州的东面,句町蛮溃兵怎么跑这边来了?
几条快艇载着陆战队的侦骑上岸。
侦骑们端着旗帜骑着马,分散开来往前侦察,十分小心谨慎。
每行进一段,他们都会摇动旗枪,每名侦骑背上背着五色旗,他们通过把不同颜色的背旗插到旗枪上摇动,来向后传递不同的军情。
一切还算顺利,暂未发现敌情。
“也许是我们过于谨慎了。”程处默看着越行越远的侦骑,轻松了起来。
“小心些总没错。”
······
“红旗!”
“快看,有人摇红旗!”
急促的声音惊动秦琅,他抬头搜寻,果然上岸的几路侦骑远远散开前进,走一会摇下旗帜,一直都是摇的绿旗。
可是突然有一人摇动了红旗。
侦骑又叫塘骑,负责侦察敌情,他们的五色小旗,各有不同旗语意思。
摇动红旗,意为遭遇敌军。
職場嘻哈族 弋元
红旗而不是黄旗。
“吹响战斗号角,准备战斗!”程处默确认果然是摇的红旗后,反而兴奋起来,大声的下令。
摇黄旗代表发现敌人,摇红旗则是遭遇敌人,摇黑旗是地形问题,如遇险阻等。
“蓝旗,又摇蓝旗了!”
蓝旗,代表的是敌人众多!
“卧槽,还真有埋伏啊。”程处默猛的从双插里取出了弓,熟练的抽出一条弓弦装上。
秦琅叫住他。
“别慌,敌情未明,你准备就这样冲上去?”
“再看看。”
塘骑发现敌人后,并没有马上退回来。
而是在保持与敌人一定的安全距离后,继续侦查敌情,不断的通过复杂的旗语,向后方传递军情。
越来越多的塘骑发现了敌人踪影,并开始遭遇。
秦琅站在甲板上,四面皆是战船,水师泊于江心,倒是一时不用担忧。
“再派一些侦骑上岸,另外派一些游艇到上游一些去。”
一路路塘骑上岸,总共二十四路塘骑,每塘十人。
又派出了十二条游艇前往上游打探。
天色越来越昏暗,这个时间对于秦琅来说很是不利,但识破了敌人的埋伏,大家还是松了口气,总比通过险要时被袭击的好。
塘骑和游艇不断的将敌情传回。
船上,参军们在紧张的汇总敌情,制订对策。
“早就超过一万的敌人了,哪来这么多敌人?”
“不可能是句町沙人!”
·······
秦琅背负双手,看着汇总的各种情报。
“继续再探!”
他不仅要知道敌人埋伏的地点,还要知道对方的人数,甚至是对方的身份。
夜幕完全降临,塘骑依然还在岸上奔走,他们与敌人保持距离周旋着。
埋伏的敌人此时也完全暴露出来。
“命令船队后撤十里!”
秦琅收回了塘骑、快艇,收锚顺江而下,退后十里。
“是左溪蛮!”
程处默看着汇总来的情报,一拳砸在桌上,“这个狗娘养的背叛了大唐!”
埋伏的是左溪蛮,还有句町蛮,两个本来应当是仇敌的人,现在却成了盟友,一起来埋伏秦琅。
这让人疑惑。
可也很好理解。
不管怎么说,左溪蛮与句町蛮联手了。
“这么说来,谈州城下左溪蛮大胜的捷报也是假的了!”
秦琅倒是很淡定。
“那狗日的扶三带谈州左溪蛮向句町投降了,却还骗我们大捷,定是为了诱骗三郎你前往,他娘的还在这驮卢设伏,幸好我们向来谨慎小心,精锐有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换上其它的兵马,估计就着了道了。
巫臨異世 吾知
但他们没想到,秦琅虽然没有怀疑谈州得捷报,也立即带着兵马来了,但是行军之时,却都是严格按照行军之法,并没有轻敌大意。
沿途有塘骑游艇不断的探路,这种看似谨慎的行为,其实只是朝廷正规军的基本操作,但是对蛮子们来说,这却是意料不到的。
驮卢江弯险窄,对这种地形,本来塘骑就会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加紧戒备提防的。
参军们沉默。
谈州左溪蛮跟句町蛮居然联手了,这是根本预料不到的情况,他们也不曾对这种情况做过预案。
现在望向秦琅,有些慌。
“不用担心。”
“要不我们退回笼州?”
秦琅却没理会。
这个时候退回笼州,那就是怕了。
“今晚小心戒备,待天亮再说。”
参军们退下,程处默问,“三郎打算明天跟他们打?”
嗜血青春
“你怕了?”
“怕个卵,不过我们兵马不多,虽有五千之众,可一半是水手,能上岸陆战的,加上三郎你的亲军也不过三千之数,而现在发现的叛蛮就有好几万了,以一敌十?”
秦琅想了想,“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