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sf1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血浸染 txt-第三十九章:屍潮!屍潮!展示-4eyso

血浸染
小說推薦血浸染
荒野上的一处废墟。这里或许曾经是人类的一个小镇,但生化危机爆发之后这里的居民不是变成丧尸,要么就是成了丧尸的美餐,不然就是逃走了。总之,落枫到达这里时,这里只有两三只普通丧尸在游荡,原本这里或许还聚集着一些丧尸,但这里的尸体吃完之后就都离开了。
落枫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了解目前自己的身体的战斗能力。异化肢体什么的自然不能在集聚地里使用。所以落枫只能选择出来外面了。
达到了三阶巅峰状态的落枫到底有怎样的战斗力落枫也不太清楚。吞噬了那头毒液丧尸之后,落枫的异化技能倒是强化了一点。最大的进化就是自己的皮肤韧性变得相当强大,甚至可以弹开一些动能小的手枪子弹。还有的就是——毒液。
落枫可以感觉到自己腹部的胃囊里充满了高浓度的强酸毒液,落枫自己内部的器官都多了一种抗腐蚀的能力,也就是说,落枫可以控制这股毒液。
毒液目前作为落枫的一大杀招,而另一大杀招,就是落枫在丧尸本能状态用出的那招爆破骨矛。
愛與萌想的宅世界
说起来也令人吃惊,落枫身体的战斗本能居然能够将肉体作为拟化武器来使用。
举起了左手,骨矛弹了出来,连着触手,如同一柄投枪一般。落枫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回忆起当时的操作。落枫操控着左臂的肌肉。随着蠕动,骨矛开始旋转起来,越来越快,作为提供弹力的触手也绷得越紧。几秒之后,骨矛已经旋转得如同一个电钻头一般,而左臂也传来了剧痛,快超出肉体的负荷了。
馭獸狂妃:妖皇,乖點嘛
触手向后一缩,把骨矛收回了一点,然后落枫猛地放松左手。
一声爆响,落枫的整只左臂炸开一阵血雾,落枫的左手一下子炸的血肉四溅,而在同时那柄骨矛旋转着以极快的速度弹射了出。
破穿骨矛!
高速旋转加了巨大推力的骨矛此刻充满了动能,一下子贯穿了几道墙,在最后一道墙的一块坚硬的石头上被挡下,但是随着骨矛被挡下来的瞬间,巨大的冲击力把骨矛震动得碎裂,如同小型的**一般爆炸开来。骨片乱飞中,最后一道墙被炸出了一个大口。
好惊人的威力,果然不愧是一记秒杀毒液丧尸的招式,威力都快接近炮弹了!落枫有些惊讶。
但巨大的破坏力带来的副作用也是惊人的,落枫的左手虽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再生着,但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再次使用了。包括骨矛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再次生成。
接下来就是落枫的另一杀招,毒液了。
落枫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向前发出一声咆哮。
落枫的嘴一下子咧到了耳根,下巴也塌了下来,看起来相当狰狞,但是这样却是喷吐毒液最好的姿态。跟毒液丧尸的高压水枪般的骨管不同,落枫是通过内脏和呼吸道的蠕动将毒液喷吐出去,而喷吐出的毒液,也和毒液丧尸略有些不同。
紫極舞 藤萍
绿色的毒液以胶团的形式射了出去,打在了一堵墙上之后便爆炸开来,整面墙壁一下子被毒液覆盖了,随着嘶嘶声,一大股白烟冒出,墙壁如同浇了开水的雪一般飞快地熔化着。不多时落枫的面前只剩下了一滩被腐蚀得半液化的土黄色废渣。
有效射程不会超过15米,那已经落枫的极限了。吐出毒液胶团之后的落枫觉得力气一下子被抽掉了许多。稍微休息了一会之后,落枫也基本整理好了自己的战斗力。现在落枫的异化肢体有最常用的骨刃,机动性极高的触手,还有穿透力极强的骨矛,连在触手上之后可以投射并收回,拟化武器状态能够变成威力巨大的‘破穿骨矛’。而落枫的主要防御是覆盖了上半身的一片片骨甲。坚硬程度已经可以挡下自动步枪的子弹了。然后就是落枫的狂暴激素还有毒液胶团。总之现在的落枫如同异化肢体的集合体一般,他甚至敢打赌他是目前三阶丧尸异化肢体最多的一个。
“该走了。”落枫站了起来,但他刚刚整好衣服,脑子里立刻一痛,传来了一道莫名的脑电波。
優景 紅茶很好喝
王爺別鬧:沖喜萌妃
“什么?”落枫微微一惊,调动精神力冲散了这道电波之后,落枫似乎意味到了什么。这是一道号召精神波,落枫对低阶丧尸进行控制时就是发出类似这一种的精神波。
5阶丧尸发出的威压!而且不止包括落枫,而是完全覆盖了这一片区域。随着精神波所到之处,一头头丧尸改变了原来游荡的行动状态,居然开始向一个方向集体走去。
重生帶個神空間 冰冰的雪天
落枫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些丧尸正在集合,虽然这一区域只有零零星星的几十头丧尸,但落枫知道几百个区域的丧尸集合起来是怎样的情况。
冷酷帝君絕情妃:拒不為後 半弦琴
正如夜空所说,这些丧尸真的要对熔铁基地进行一次攻击?
“这下可不妙了。”落枫拨弄了额前的碎发一下,猛地向熔铁基地的方向疾奔而去。
……
熔铁基地在空无一物的荒野上是一个巨大而突出的建筑物,尽管这片荒野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集聚地,小的只有十几人,大的也不过几百,而熔铁基地的六千常驻人口和两千流动人口无疑让它成为了目前这一代最大的一个集聚地。
毒辣的太阳穿过了天空浓厚的辐射云,照在土黄色的荒野上,不少古怪而扭曲的植物似乎不惧怕这强烈的阳光,而是疯狂地对着天空张开了布满巨刺的叶片,贪婪地吸收着阳光。
几头变异老鼠从地洞里探出了头,但立刻缩了回去。
脚步声,密密麻麻地脚步声,拖沓而沉重。
如果有人在高空向下仰望,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在这片荒野的地平线上,一大片黑色的阴影不断地延伸开来,如同黑色的浪潮一般,缓缓地移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