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0i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末世孤行 愛下-冷雲飛的祕密讀書-zdi2n

末世孤行
小說推薦末世孤行
从董成功的话中,冷云飞听出了不一样的信息。虽然末世已经来了,但毕竟才刚开始,由于惯性,旧的秩序并没有崩坏,人们还是盲目的遵从旧时代的权威。虽然还没全面见到这10个人,但冷云飞知道在这一队幸存者中,领导人物肯定是副校长郑义、教授齐思远和学生会主席董成功。
獨家蜜愛:首席寵妻入骨 席牧
道門敗 又見觀
靈鬼滿屋
曠世妖師
在来人当中有一个夏宇,这个人不是董成功的人,他是齐教授的学生,很大可能是齐教授的嫡系,但也有可能是郑校长的人,总之他的作用就是来监视董成功,避免其藏私。
冷云飞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加入会受到排挤,相反,如果他没有猜错,郑校长将会特别欢迎他们的加入,对于郑校长这种常年搞行政的人,分化制衡这种事早已轻车熟路,已经融入到血液中成为一种本能,三股势力对于两股势力来说,要好驾驭的多。
“一定要迅速夺取这支队伍的领导权,至少是事实上的主导权,然后带领他们去市中心的幸存者聚集区,以这只力量为筹码和基础,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范围。”冷云飞冷眼看着董成功喋喋不休,暗自在心里盘算着。
婚後試愛
“嗯!?雷电系异能?”在董成功利用异能打碎了路边的一只路灯时,冷云飞和大家一样震惊了,同时眼底闪过一丝贪婪。
他不能不眼热,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这是雷电系异能,哪怕是在末世,这也是一种稀有而强大的异能,在他的记忆里,凡是拥有这种能力的人无不是一方霸主,至少是一个大型势力范围的重要人物。
獵人之面子果實
“看来需要好好谋划一下了。”雷电系异能的出现让冷云飞对下一步的计划做出了调整。
冷云飞有一个秘密,他是重生之人。
前世,他大学毕业以后进入江城一家企业成为都市中一个普通的小白领,怀揣梦想,兢兢业业。他的梦想并不大,就想着能在这座城市有一套自己的房子,组建一个家庭,扎根在这里。可是,虽然他不奢望遇到“杜拉拉”般的好运,或者像都市小说里的主角,一路平步青云直上人生巅峰,生活并没有给他开哪怕一点后门,他的那一点小梦想实现起来也是困难重重。
怨咒之筆
从上班第一天开始,他就早上第一个到,晚上最后一个走,双休几乎不休,兢兢业业的做每一件事情,有时候出一点点小纰漏,心里就忐忑的不行!见到上司和老板更是毕恭毕敬!大半年的奋斗下来,工资与职位都没有起色,病可熬出了不少。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可能在几年后他会攒够一笔首付款,买一套小房子,找一个差不多的老婆,生一个孩子,人生大概也就这样了。可是,生活往往就是这样,你以为就这样了,转瞬间就会被无情的打脸。由于工作经验不足,一次他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正赶上那天老板心情不好,一怒之下把他辞了。他永远忘不了那个老板唾沫星子满天飞的对着他怒吼:“滚!!!”当时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有一腔的委屈,可是谁又会听呢?!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族,没钱没权,只能任人宰割。
在冷云飞焦头烂额的找工作的时候,末世降临了,懵懵懂懂的他跌跌撞撞的在末世苟活了三年,这三年,为了生存他什么苦都吃过。
末世发生半年以后,异能被发现是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获得的。可是这个时候各个幸存者居住点的势力范围早已划分完毕,其他人这个时候即使知道如何获得异能,也只能依附这些势力生存,因为资源和进化的材料基本被他们垄断了,而这些势力的领导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前期觉醒了强大的异能。
冷云飞显然不属于这类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幸存者,三年来他依附于江城一个普通的中型势力,每天击杀普通丧尸,探索未知区域,充当诱饵、炮灰,功劳和奖励大部分都被领队无耻的分走,他依然是这个社会最底层的阶级,唯一不同的是,现在一个失误丢的就不是工作而是生命了。
三年的努力,好不容易他获得一份进化药剂,冷云飞觉的他的命运终于要改变了。可是没想到,基地一个中队长的一句话,他的奖励就被分给了别人,只是因为这个中队长觉的他潜力不大。
悲愤的冷云飞彻底爆发了,愤怒冲昏了他的头脑,他找到了那个中队长,大声的质问他“为什么!?”。他要向他讨回公道,他要诉说他的委屈,他这三年来的努力,他希望对方能改变做法。没想到那个人甚至都没听完冷云飞的话,一脚就要了他的命,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仿佛受了天大的侮辱。“什么时候这么样一个蝼蚁也可以在挑战老子的权威了?来人,把他的头挂在营地门口,尸体剁碎了引丧尸用。查一查他有没有老婆孩子,老婆绑起来让人轮,轮死为止,孩子喂狗。”他咆哮着发泄心中的怒气。
再嫁為妃:爆萌農家女 十九知秋
这一切冷云飞都不知道,他就这样带着不甘死了,甚至没人为他伤心,仿佛世界上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人,因为地位低下,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他在这个末世一直都是一个人。直到死前他才惊醒,在末世,普通人只能服从,不服从就是死。
原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解脱了,没想到他重生了,重生回了他大学时代。这一世,末世比他记忆中来的早很多,但这不重要,有了上一世的经验,他不再懵懵懂懂,他坚信他一定可以抢占先机,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改变自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