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w7引人入胜的小說 假如電競成爲高考必考笔趣-假如DOTA成爲高考必考科目(下)展示-l1pn3

假如電競成爲高考必考
小說推薦假如電競成爲高考必考
锤子:“林怡,你敢和我们高考之后打比赛吗?”
林怡:“什么比赛?”
锤子:“就是DOTA啊,正规的队长模式比赛”
林怡:“切,我还以为什么高难度比赛呢,我们不去找你,怎么还有送上门来的,手下败将送的还不够是吧,哈哈哈……”
小怡说罢,周围几个女生也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惟有子晴撇了撇嘴,低下了头。
“好,那我们答应你,高考结束那天晚上就打,就去附近的那家战网网吧。”
“好,一言为定!”
“嗯,你们输定了!”
锤子轻笑,摇了摇头坐回座位,跟几个哥们眨了眨眼,表示搞定。
回家的路上,女生们还在讨论着——
子晴:“诶呀小怡,你说咱们能打赢吗?要是输了多丢人啊,那帮打游戏的又该嘲讽咱们高分低能了……”
林怡:“放心啦,咱们基本功这么好,不可能输的,那些男生其实就是瞎玩儿,眼高手低,对游戏的理解没有咱们深的。要有自信啊,相信这是一个证明我们的好机会”
子晴:“可是……”
林怡:“没有可是啦,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几个大腿带你躺,嘻嘻”
…………
这是高考最后一科,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这时还剩下15分钟。
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做完,还有一些做的慢的同学在奋笔疾书。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是解放的时刻,是他们无数个日夜魂牵梦萦的结束,但对于锤子、小智和哲峰来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结束之后,他们还要打一场有硝烟的战争,只不过这硝烟弥漫在显示器里。
高考结束,有人呐喊、撕书、拍桌子、狂奔,可约定好比赛的双方在短暂地狂欢之后,平静地来到校门口集合,然后平静地看着不远处的狂欢。
网吧很近,十人很快进入对战专区,调试好设备,打开游戏进入房间。
假如愛情可以重來
劍嘯龍吟偷心記 蕓熙
比赛开始——
女生这边由成绩最高、淡定沉稳的秦亚男担任BP手,男生的BP手则是经验丰富,套路多变的哲峰。
不知是巧合,还是真的做了准备,秦亚男竟然点出了两个最近十分热门的大哥英雄:露娜和火枪,三号位潮汐,辅助位则是毒狗和神谕者,整个阵容虽然怪异,细细看来却能力全面。
面对“剑走偏锋”的女生队,哲峰认为比起阵容的克制,队友的熟练度才是关键,他看了看小智和卓洋,选出了传统的虚空加死亡先知,三号位大鱼人,辅助位则是船长和小精灵,整个阵容虽然传统,但十分考验队友的操作,复古之中又不乏飘逸灵动。
进入比赛,女生们信心满满, 按照资料上的知识点,她们熟练地买出门装备、分路、插眼。
更关键的是,男生们还送出了一血——
他们觉得女生们墨守成规,面对来自己野区抢赏金符的英雄不会应对,所以让大鱼人去抢,无奈对面毒狗、露娜、火枪三人蹲守,大鱼人目中无人,被高地的火枪点射三下仍然向上冲,看到三人蹲守则慌忙踩了一脚,可惜踩空,被露娜一道月光定住,三人合力输出,大鱼人残血想要逃走,被毒狗关住,刚刚出来不久就葬身河道。
姐妹们高兴地击掌,小怡控制船长在对方野区高坡插眼。
如果男生这边一崩再崩,那么对方的优势则会越来越大,确实,子晴现在就有这种侥幸心理,方才用毒狗关住想逃走的大鱼人已经是超常发挥,表现惊艳的她现在反而紧张、侥幸,甚至还有些许不安。
然而,随后的比赛证明,她们根本不是这些“眼高手低”的男生们的对手。
她们清楚地记得随着局势的进展应该把眼插到哪里,可是她们并没有意识在眼睛被排之后要补眼;
她们清楚地记得神谕者有ETE的上千爆发伤害,可是孤身一人进入敌方野区腹地无异于送出生命;
她们清楚地记得露娜的大招伤害,可是被DP紫苑之后集火秒掉的露娜,还未放大就已进入读秒;
她们清楚地记得野怪的刷新时间和拉野技巧,可团灭之后,拉好的三波远古野尽数被对方收入囊中,惨烈的矿难,让虚空的虚灵刀提前掏出。
一塔、二塔、高地塔,男生军团节节推进,就这样破掉了对方两路,就在他们拆掉第三路高地塔,状态不好准备补给时,转机出现了……
男生四人已经撤离,独留小智的虚空在高地之上,面对包围来的敌方众人,小智无意退却。
女生们意识到,如果能击杀虚空,终结如同神一般的金钱加上虚空的损失,一来一回可打出将近5000的经济差,于是所有技能都疯狂地砸向虚空,先是露娜一道月光,再接潮汐大招,落地后又吃了神谕一记眩晕,这时的虚空已经残血,如果再有控制,虚空必死无疑。
八十年代萬元戶 四月時光
但恰巧,没有控制了。
突然,虚空一记跳跃,闪烁掉之前的伤害,开始了华丽的表演。
却说那虚空一跳,不是跳走,反而是跳入人群之中,立即放大,控住五人。
这一刻,战场凝固了,时间也仿佛静止了。
農家悍女 朵朵殿
虚空大招的名字,恰恰叫做时间结界。
寂静、沉默,惟有风,摇落几片树叶。
他想起了小时候,小智同几个刚满一周岁的小孩子一起抓周。
先是一个姓张的男孩儿,他毫不犹豫地把手放到了银行卡上,“呦呵,老张,不错啊,看来以后你儿子要当大老板了”,大家纷纷称赞。
接着是***小赵,他环视整张桌子,看来看去,最后用小手捏起了公章,“诶呀呀,赵兄,你儿子果然跟你一样有出息,以后你儿子当了大官,还得照顾照顾我们孩子啊”
轮到小智了,他看了看其他宝宝手里的银行卡和公章,又把目光移回桌子,尺子、字典、计算器、钞票,他都不满意,犹犹豫豫。突然,他看到旁边的爸爸在玩儿笔记本电脑,他两眼放光,嘴里吚吚哑哑,小手扑腾着,拼命要够到电脑,妈妈把他抱过去,他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了爸爸的鼠标。
“哈哈哈哈哈哈,以后你家孩子逃学去网吧,你可得管管啊”,大人们一阵哄笑。小智爸爸满脸懊恼,转手就给了小智一记沉重的耳光,“我让你没出息,我让你玩儿电脑!”
小智大哭,妈妈慌忙护住孩子,“你看你,怎么能打孩子呢”,说着轻抚小智的脸蛋。
……
战场上,小智输出火枪,大炮的暴击效果触发,三下,火枪倒地。
十岁时,那还是DOTA1时代,眼看无力回天,队友们垂头丧气,是小智还在坚持着,他冷静观察,在泉水用屠夫多次钩中对方大哥,一来二去打回上万经济差,最终带领全队绝地翻盘。
……
战场上,打死火枪之后,虚空选择了下一个目标:脆皮神谕者。四下平A,再接虚灵亮光一闪,神谕升天。
十五岁时,中考结束,有人旅游,有人看电影,小智却呆在房间里,看比赛的解说和录像,并在本子上认真记录战术细节。
……
战场上,时间结界结束,虚空吹起剩下三人中输出最高的露娜,敲晕加平A,最后一记暴击,带走毒狗。露娜落下,虚空虚灵大根,瞬秒露娜。
杀!杀!杀!
奔腾似火!绚烂如电!
这是黑色的舞步,这是死神的声响,是枯萎的花凋零之时肆意开放,是冰冷的泪滴落之时幻化成灰。
战场上只剩潮汐一人,潮汐慌忙后撤,虚空跳刀加跳跃二段位移,千里追凶,暴击,敲晕,暴击,敲晕,潮汐,就这样交代在了距离泉水一步之遥的地方。
一具结实的身躯,一柄冰冷的铁锤,虚空假面,就这样傲立于战场之上,无人能敌。
他一个人,打得对方团灭。
他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每一次去网吧,小智总要把手洗干净,用洁净的毛巾把手擦干,再用另一条毛巾轻轻地擦拭键盘、鼠标和显示器,然后缓缓入座。
每一把比赛,优势,不骄不躁,劣势,不气不馁,小智总是坚持着,直到取得胜利或是遗憾告负。
有些人,本就与众不同。
而不被理解的痛,终会成为胜利之时闪亮的注脚。
想到这里,小智笑了。
哲峰也笑了,是他鼓励小智留在高地,和敌方全队周旋,现在小智笑了,说明这个暴走定是让小智对过往的痛有些许释怀。
婚同陌路:拒愛總裁大人 玉生煙
随后,小智的队友带三路兵线上高地,双子塔破,基地破,比赛结束。
十几天后,四年后,十五年后……
亚南和子晴一同考进了北京的某所985大学,出来之后成了白领,若雪去了复旦,毕业后出来创业,如今已经小有名气。小怡虽然留在本省读书,但还是不错的学校,毕业之后,不知是不是机缘巧合,她做了DOTA解说。
男生这边,小智和锤子上了二本大学。毕业后天梯6000的小智,想加入二线职业队被拒绝,辗转奔波,总算找到了一份数学家教的工作。他教的孩子正好爱打DOTA,可为了提高孩子数学成绩,拿到额外奖金,小智要不断督促那孩子不要打DOTA,专心做数学题。小智就算拿到额外奖金,每个月的工资还是比名校毕业的家教少300。
锤子大三的时候就开始送快递,有一次赶时间,不想掏超时赔付的钱,他转弯过急,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腿摔断了,上医院缝了三针。后来打过工、做过厨师、出租车司机,如今好不容易坐到前台,刚才又有接连不断的电话打来,抱怨说外卖送得太慢。
哲峰本想做战队经理,可面试的时候终究不是长相妖娆、英文流利的名校女大学生的对手。只好开了淘宝小店,赚些小钱。不经意间,他瞥到一则新闻,说他面试战队经理的那个战队,因为女战队经理经常喝斥队员技术差,队员一怒之下纷纷离去,战队解散了。
深夜的街头,下了班的小智疲惫地走着,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猛地一惊——是锤子,锤子蹲在街角的路灯下面,一个人抽烟。
小智想上去打声招呼,可是看了看自己一身邋遢不像样的打扮,混得落魄的样子,转念一想,算了,又自顾自地走去。
灯影昏黄,四下无声,小智清楚地听到了锤子那声长长的叹息——“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