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9xd好看的都市小說 櫻木傳奇討論-第三回 劫難-hwx4n

櫻木傳奇
小說推薦櫻木傳奇
关于青春的总决算。
——村上春树

水户洋平曾经说过,牧氏夫妇的爱情传奇真是非常奇怪。因为牧先生相貌平庸,而当年的藤井美树小姐也并非出众的美人儿。他俩实在不像是那种拥有传奇气质的恋人!为什么会产生只有童话中才会出现的浪漫情节呢?
小椋那时回答他说,牧先生虽然外表普通,却极其富有。这在如今的现实生活里,也能算上王子的标准。至于牧夫人嘛,尽管容貌端庄性格温柔,可众所周知,她没有什么女性魅力。
洋平觉得他没有把要说的话,真正说出来。
因为最后小椋仅仅含糊地说道,牧夫人如果愿意,是有手段征服任何她想征服的人的。
现在洋平终于领略到她的手段了。
他从自己的亲身体验得出结论,那是一个你无法回绝的女人,除非她并不想要你答应什么。否则,谁也逃不出她的掌心。
天選者遊戲
“你相信牧夫人的证词吗?”
洋平看着自己的朋友,直摇头。
“为什么不信?”
洋平苦笑:“她那叫敲诈!不折不扣的敲诈!”
小椋道:“她突然提高嗓音,说她目睹罪犯袭击吉娜姑娘的过程——确实像是在暗示在场的某人——唉!她最终也没有说出她见到了谁!”
“一位陌生的先生!”洋平模仿她说话的腔调。他的语气里有抑制不住的愤怒。
敲诈罪犯的人,通常会有悲惨的下场。凶手的心中,不会认为钱真能堵住一切。只有死亡,才能让知情者永远保持沉默。
案情总会被这种愚蠢的人搞得更为复杂。
小椋思索道:“她很富有。她为什么敲诈?”
洋平道:“也许,她并不是要钱?”
“那她要什么?”
“无论要什么!”洋平困惑道,“她都应该去问牧先生去要才对!他们可是公认的神仙眷属!难道牧先生还会小气不成?”
就在这时——
“要在公众面前维持恩爱夫妻的假像!果然是极其痛苦的事情!”
两人同时飞速转身。
只见相田彦一向他俩微微鞠躬。
小椋道:“您怎么来了?”
彦一回答道:“吉娜姑娘的情形看来不太好,所以来请木暮医生。”
洋平问他:“您是否听说牧夫人在经济上陷入困境?”
“听说过。她最近风险投资惨遭失败!”彦一笑了,“听说——她的投资中大部分是挪用牧氏家族的公款——”
说完后,他告辞离去,只留下两人在原地发呆。

沉默片刻后,小椋低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洋平叹息:“当初他俩为了要结婚,闹得满城风雨。如今感情已经破裂,却不得不在外人面前伪装。我很同情他俩的处境。如果被他人知道,一定会沦为笑柄吧!”
小椋干咳一声。
洋平道:“现在开始,我要时刻保护重要证人的安全了,虽然她什么也不肯说。你刚才找我有事?”
“木暮医生!”小椋道,“你是他的中学同学?你了解他吗?”
洋平道:“我和他不同年级,但很熟。那时他是非常斯文的人。甚至可以说非常懦弱。”
“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洋平笑了:“中学毕业那年曾经被刑事拘留过三天——不过,错不在他,他只是去劝架的,受了樱木花道的牵连——”
提到樱木的姓名,他的脸色渐渐灰暗了。
小椋想安慰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突然想到,除了水户洋平,似乎没有别人为樱木之死感到悲伤。
他必须去见见樱木梓!
在这春风沉醉的晚上,他一直想要逃避工作,但此刻破案的热情已经无法遏止了!
“请带口信给樱木小姐,我在二楼的起居室等她来说话!”
洋平点点头,随即离开。
小椋一边向起居室走去,一边整理着头脑中的思路。
那声惨叫!那些血渍!
那些地板上血渍!
也许,他应该再去仔细检查尸体的状况?
吉娜姑娘的身边只有阿部先生一人,就算阿部先生是罪犯本人,他也不能在这时动手呀!况且,他的内心深处,早就对那位阿部先生充满了信任。
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在书房门口停了下来。
不会耽误多少时间的!他劝慰自己说,反正自己不通医道,帮不上什么忙!
他终于推开书房的门。
皇上栽了:富婆皇後要欺君
意外的,有一本书落在地上。
那本书上有薄薄的灰。很久没有人翻动过了?
那灰上——
留下半个小小的脚印。
小椋哆嗦起来。
那脚印虽然不够完整,却足以推断出整个脚形!
在别墅里,只有两人会有这样纤细的脚印——
他听见自己用绝望的声音对自己说道,因为赤木贞子和秋良的出现,他没有在第一时间认真检查尸体。因为他俩那时的种种表现,成熟得叫人震惊!
他很随便地相信了他俩的判断。
这是不容原谅的失误!
錦繡醫緣 淳汐瀾
他真想问问凶手——你的动机是什么——

小椋推开门,就看见安永政之一脸沉痛的表情。
他立时腿脚发软:不会是吉娜姑娘死去了吧!
幸好他马上看出她尚在呼吸,而且一旁的木暮医生也没有丝毫的惊慌之态。
“您究竟是怎么啦!”他不禁朝安永抱怨起来。
安永非常委屈地说道:“以前我真的和赤木夫人见过面呀!”
小椋莫名其妙看着他。
“刚才在底楼大厅里,他被赤木夫人嘲讽了!”阿部靖夫笑着解释道。
“其实我根本不是胡乱搭讪,她的相貌确实很熟!现在我已经确凿无疑地想了起来!”安永得意洋洋强调道。他的眉梢眼角,洋溢着胜利感觉。
虽然小椋压根儿对他的谈话没有兴趣,可为了讲究礼节,却不得不认真听下去。
安永说彩子曾经是他的同学。
她是神师大的学妹。
“难道她也是花形的同学?”小椋双眉一挑!
尽管他们三人不同系,但却在篮球赛场上常常遇到。因为彩子是篮球队的啦啦队长,而安永本人不打篮球,但一直去为好友加油的!
他和彩子从来没有说过话!
他知道她是全校知名的风云人物。
他对小椋说道:“那时她和队里的一个人有恋情!人人都知道他俩一毕业就会结婚!”
阿部靖夫插言:“赤木先生不是深泽体育大学的学生吗?”
安永笑了:“不是赤木先生啊!那是另一个人!”
小椋淡然道:“婚前有过几次恋情,是可以理解的。”
阿部问道:“后来呢?为什么没有结婚?”
安永耸耸肩:“那谁知道!反正他俩没到毕业就分手了!”
小椋道:“我是在想,为什么像赤木夫人这样的美人儿,会嫁给赤木先生这样的人?”
“赤木先生是成功人氏!”安永瞪他一眼。
“可成功人氏不止赤木先生一位!”
“结婚那时,赤木先生还处于困境之中呢!”阿部靖夫道,“我想我知道其中一点原因,听说从前他救过她的命!”
很久以前,那是彩子还在高中里的时候。她为劝架卷入一场血流成河的少年殴斗事件。当时她差点在混战之中丧命,但赤木刚宪用未来的篮球生涯拯救了她!赤木因为在联赛里杰出的表现,已经被深泽体大内定,但他为保护她而受伤,此后只得转读体育理论。
那时他俩之间只是同学的普通情意。赤木救她也只是男子汉的英雄意气!
谁也没有料到会有那样遗憾的结局!
这份淡淡的内疚,肯定严重影响了彩子的情绪。
她可能有过几次恋爱,但最终选择还是和赤木先生走到了一起。
“我不止一次听人提起那回殴斗事件!”小椋沉吟道,“那是哪一年的事情?都说劝架劝架,到底是谁在打架?”
“你是否知道?如果发生暴力事件,就取消球队参加联赛的资格!校园暴力事件的主角,总是那些运动健将!因此学生联赛中有这样一个硬性规定!希望可以遏止血腥场面的出现。”安永道,“所以球队成员总是劝架劝架的!”
“打架的人嘛!其中肯定有樱木花道的!”阿部先生叹气。
小椋突然走到窗边,把窗子打开。园中沉重的雾气,迅速淌了进来。
他回头看看木暮医生。
这位当年因为劝架而饱受牢狱之苦的人,至今保持着沉默。
这是为什么?

木暮医生告诉小椋,吉娜姑娘的情况很稳定。
他预计她很快就能恢复神智。
日向jojo的奇妙木葉冒險 纏論
小椋原本想要把众人全部召集到这里来,但现在却改变了主意。
他拜托木暮医生好好照看她,然后把安永和阿部都拉了出去。
因为他突然想到,他原来的分析是错误的。
原来他认为,如果吉娜姑娘身边只有一人陪伴的话,就算那人是罪犯,也不会趁那种时刻再次行凶。否则不就等于自动承认了吗?
其实罪犯完全可以伪造出自己也被袭击的场面!
事实上,当吉娜姑娘身边围满人的时候,罪犯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
所以他取消了把所有相关人员都叫到起居室来的打算。
他决心给罪犯一次机会。
“安永先生!”他彬彬有礼地说道,“请您在这里守着!”
刻下來的幸福時光
安永很沉着地回答道:“好的!我想罪犯肯定会再次行凶的!就让我守在门外吧!”
“那么,我们去哪儿?”
小椋笑了:“阿部先生,让我们去把吉娜姑娘即将康复的好消息带给大家!”
阿部俊秀的脸上显现出困惑的表情。但他终于没有提出异议。
他很想提醒小椋,假如凶手听说她康复的消息——不就糟糕了?但他相信小椋是不会错的——
他随小椋匆匆离去。
走廊里剩下安永政之了。
开始时他还相当警惕,不过时间一长就厌倦起来。
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
他想抽烟,但一摸衣袋,却发现是空的。于是他向前走出几步,希望找到路过的仆人。
在他的身后,迅速闪过两个小小的影子。
——铛——
木暮公延吃了一惊,接着就醒了过来。
也许是太劳累的缘故,他居然伏在她的枕边睡着了!
午夜梦回,他发现自己的眼中满是泪水!
在梦中,他仿佛又回到中学时代!
“我叫樱木花道!”
那时樱木花道第一次出现在学校的体育馆里。
莽撞小子的自我介绍,曾经惹得队员们人人暗笑。
可是那时大家的心中却充满期待!
想到这里,他一阵心酸!
他不得不发现,自己要比自己想象中来得痛苦。
他以为樱木的死对自己没有任何打击的。
他的泪水打湿了枕巾。
“不行!我怕!”
木暮心头一震!他背后有人!
“胆小鬼!哼!”
那是两个孩子的声音!
两个孩子低声争论起来,商量着干还是不干什么。
这对双生子,连嗓音也如此相似。但木暮可以辨认出来,胆怯的是秋良,坚决的是贞子。
秋良说他怕警察叔叔把他抓起来,贞子却说有了错误会被警察抓走,只是成年人吓唬小娃娃的勾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父母都会不择手段维护他们。
“说定了!我们一起行动哦!”只听贞子说道。
他俩开始倒计时——五、四、三、二——
木暮听见他俩严肃的声音,简直想笑出来。
他的情绪已经不像刚才那样低落,但脸上有眼泪,还是假装睡觉比较恰当?
赤木的两个娃娃,真是有趣得很!
【 上一页 】 【 回目录 】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