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z0b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三百零六章 是先打左眼還是右眼呢【感謝燚龘amblowe晉升盟主】-4oqoa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冥土名与重看着这道月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马上就要回冥土了。
身边的净土公主八层也要去冥土。
要死。
净土木冉自然也感觉到了,她这是要去冥土?
完了,这辈子都完了。
冥土好进难出,天知道要用多就才能出去?
而且能出冥土不代表能回净土。
这辈子都要在外流浪。
这时,净土木冉看到名与重单膝蹲下,手持长枪,气势惊人。
木冉:“???”
这人要干嘛?
只是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他们没有太多反应时间。
木冉尝试逃离,可是根本没有逃离的办法。
只能亲眼看着自己消失在原地。
是空间力量,拥有净土特权的她,经常跟空间力量打交道,她一下就知道自己只能接受这种该死的命运。
木冉跟名与重消失了。
而冲上来的兽群一脸的懵逼。
追没了?
光呢?光在哪?
兽群有些暴躁,有些甚至开始对天长啸,怒求上天降下月光。
叫了几声后,它们发现上天应允了它们的怒求。
一道月光落下,将它们全都照耀在其中。
不过这道月光蕴含着雷霆之力。
轰隆!
嗷呜呜…
惨叫声不绝于耳。
……
總裁是匹狼·老婆,請二婚
冥土一处荒土上。
两方兽群正在对峙,仿佛随时都会打起来。
它们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低吼声随之响起。
大战就在眼前。
为什么要打?
开心就好,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妖兽的快乐,凡人无法理解。
“嗷呜。”
“嗥”
两方兽群开始激起战意。
随时都能进攻。
而就在它们即将迈动身躯,开始大战时,一道月光从高空落下。
当月光落下,它们看到了两道人影,一个有些无措,一个单膝蹲在地上,他手持长枪,气势非凡。
周围又有力量在游动。
一时间所有的兽都把目光放在这个人身上,仿佛凭借着本能在忌惮。
木冉出现在了冥土,她一时间没法适应,但是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
只是刚刚调整好,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又是兽群,不仅仅是前面,后面也是兽群。
冥土除了兽群就没有点别的吗?
名与重:“……”
他最近命犯兽群吗?
不过他依然缓缓起身,随后用长枪重重敲响大地:
“本座….”
“吼!”兽群后方仿佛有看不清情况的兽叫了。
这一叫就激发了所有兽的战意。
一瞬间两方兽群直接盯上了名与重。
名与重:“……”
木冉:“……”
逃命开始了。
“为什么要追我?”木冉对后面的名与重绝望了。
他们在飞快的奔跑。
“没有你,我活不下去。”名与重立即道。
“无耻!!!”


————
无尽的海域上ꓹ 太阳从海平面升起,一抹红芒照耀整个海域。
而在太阳升起的瞬间ꓹ 陆水则从这阳光中走出。
他屹立在光芒之中,一时间难以直视。
“有些刺眼。”陆水对着太阳,默默的转了个身。
真武真灵也跟了出来。
此时他们身后并没有通道。
出来的通道是固定的ꓹ 但是走出的位置是随机的。
如同入口一般。
进去之后,不一定是固定的。
只有少部分入口是固定的。
而出口应该也是有固定位置的ꓹ 或者说固定入口就是固定出口。
“倒是不用担心遇到一些强者。”陆水看着他们出来的位置,无声自语。
“少爷ꓹ 这附近应该没有车站。”真武开口说道。
他一出来就特地查了下位置ꓹ 是用法宝定位。
这里没信号。
不过说的时候,拿出了一艘船,是法宝。
陆水踏在船头,道:
“那就慢慢来吧,对了,乐风说的危险保障票,是谁在卖?”
“魔修地界的空间使徒ꓹ 时下。”真武开口说道。
这时真武真灵已经上了船只,开始往其他地方驶去。
“空间使徒?“陆水对这个称号有些意外。
“是的ꓹ 据说是这位魔修有着得天独厚的空间能力ꓹ 哪怕未入道也依然可以掌控空间。
最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ꓹ 开始售卖危险保障票。
目前没有任何不良传闻。
信誉看上去是有的。”
对于这种级别的强者ꓹ 真要掩饰什么,他们是很难查清楚的。
所以只能说目前没有什么问题。
“性别呢?”陆水问道。
“男。”真武回答。
虽然不理解少爷为什么这么问ꓹ 但是如实回答就行。
陆水坐在船头点头ꓹ 这样倒是还行。
如果对方是个仙子ꓹ 他担心自己买了仇恨票。
到时候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那是真觉得自己活的太久。
慕雪会说:都会找别的女的对付自己老婆了。
然后就爆炸了。
“他的保障票是怎么用的?”陆水拿出书籍准备开始看书。
大海无边无际,除了看书他没什么事做。
等有信号了ꓹ 可以给慕雪发发消息。
不过不能说这么早回去。
毕竟要去一趟魔修地界。
“据说保障票等同空间坐标,使用保障票会得到那位强者的力量加持。”真武解释了一句。
他本打算继续往下说。
可陆水却在这个时候打断了他,道:
“力量加持?”
要知道力量加持可一点不容易,不是我强,我给你加一下你也就强了。
这是不可能的。
哪怕强了也很要命。
力量不同根不同源,无法内在加持,只能外在加持,但是依然难以办到。
承受能力不行,那就是致命的。
所以说想要给其他人力量加持,还跨空间加持,几乎是不可能的。
“是的,力量加持,这位魔修有第二天赋,万源体。
据说能够正常为他人加持力量,加持的程度是他本体三层的力量。
如果空间受到阻碍,大致会降低到两层。
不过说是无伤加持。
但是能否驾驭得住,全靠自己。”
“万源体,难怪。”陆水倒是理解,不过这个魔修天赋还真多。
陆水重活一世,长这么大就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天赋。
就后期积累,使他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非要说的话,他天赋是努力。
天地阵纹给了他努力的涌泉。
然后再加点运气。
“除了力量加持还有吗?”陆水询问道。
天已经大亮,陆水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顺便又看了下信号。
目前依然处于没有信号状态。
时间倒是还早,七点不到。
“力量加持是一种,还有就是跨空间捞人。
那位魔修时下会以保障票为坐标,而后开启空间门带走卖主。
以便脱离危险。”真武说道。
“就这两种?”
“暂时知道的就这两种,具体需要去询问本人。”
“知道他的位置吗?”
“魔修地界,乱天海。”
陆水点头。
乱天海不是海域,应该说是云海,没法从海上直达。
不过这种保障票对他来说还是有足够的用处的。
比如实力加持…
“对了,他什么修为?”陆水突然想到了重要问题。
对方实力要是太弱,加持有什么用?
“外面传是七阶入道。”真武回答道。
七阶入道?相对来说不够强,但是有也是好的,而且还能开空间捞人。
聖主日向寧次
这技能不错。
“如果要过去,需要多久时间?”陆水问道。
真武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开始查看位置。
倒不是查看乱天海位置,而是他们现在的位置。
真灵则在这时候提醒道:
“少爷,我们身上灵石并不多,要去的话,需要补充一下灵石。
而且量可能不小,回去之后,应该会被族长他们询问。”
陆水自然明白,真武真灵身上没多少灵石,而补充灵石只要找到陆家分支点就可以。
并不一定要回陆家。
真灵既然这么说,应该是有办法得到补充。
至于询问…
“你就跟他们说我买大象了。”陆水直接道。
“少爷,大象不值钱。”真灵有些为难。
“那你就说买神兽大象了,要问大象哪去了,就说半路饿了吃了。”陆水道。
真灵:“……”
她突然觉得少爷以前装废,是不是就为了这种情况?
毕竟按以前少爷丢人的程度,这种事也不是做不出来。
“是。”
最后真灵点头应下。
不过灵石的事,还是需要联系一下。
理论上是可以送到的,就看过去要多久的时间。
随后真灵看向真武。
这是真武也得出了结论。
成精吧,動物
“少爷,到达乱天海,需要三天时间,这是最快的了。”真武说道。
“三天?”陆水皱眉:
“有些久了。”
他出来四天左右,再这样墨迹下去,就要外出十天。
可能还不止。
他能等,慕雪就容易作妖。
现在九月份,慕雪在陆家也待不了几个月了,他要一直外出,慕雪肯定不高兴。
万一一尾随,他还能干嘛?
所以需要缩短时间。
“如果加上鲲呢?”陆水看向真武。
“一天不到。”真武直接给出答案。
是的,有了鲲的帮助,海域上的时间基本可以去掉,而魔修地界也是有海域的,到时候可以直接过去。
并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鲲是真的乖巧听话。
要是小一些,带回陆家养挺好的。
好吧,小一些也不够。
“准备好吧。”陆水说道。
说着他便起身走下船只,既然叫鲲来了,自然就没有坐船的必要。
真武真灵跟着下船,而船只也被他们收了起来。
很快他们就看到海底之下有一团巨大的黑影。
是鲲要浮上来了。
只是很快真武真灵就感觉身影有些不对劲。
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样。
真武不敢迟疑,立即道:
“少爷,鲲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这种感觉很明显,所以他必须提醒一下,就怕少爷没有去注意。
陆水低头看着眼鲲的身影,确实跟之前不太一样,有一股混乱的力量在鲲表面游走。
虽然在不断消散,但是影响还是在的。
念头一动,陆水开始跟鲲交流,他尝试从鲲那里知道具体情况。
不一会,他就结束了交流。
“不用在意,吃坏肚子了,暂时变形而已。”陆水平静道。
鲲刚刚给的信息是,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深海吃了点东西就这样了。
陆水虽然不知道鲲吃的是什么,不过问题不大,不用几天这负面影响就会消失。
真武真灵低着头,他们看着浮出水面的鲲,一时间无法言喻。
真仙劫 許九斤
鲲这种生物,吃坏肚子都是这样的吗?
都变成什么样了?
这背上是壳吧?
石化了还是龟化了?
仔细看下,倒是有种海怪的感觉。
鲲浮出水面,陆水自然是站在鲲的背上,他还没打算让鲲直接赶路,而是先在海面游走。
他主要是想等个信号,然后跟慕雪问个好。
“少爷,椅子。”真武立即把椅子放在陆水身后。
“什么时候有信号了,告诉我。”坐在椅子时,陆水便低头看书。
信号的事,让真武真灵注意就行。
真武真灵低头应下。
只是刚刚应下,后方突然传来海浪翻涌声。
哗啦!
轰!
巨大的浪花席卷了过来。
所幸没有往上面冲击而来。
真武真灵第一时间转身戒备。
只是当看清情况后就松了口气,刚刚是鲲翻尾巴了。
就是动脚有些大。
“它在闹肚子,不用在意。”陆水低头看着书,随口解释了下。
真武,真灵:“……”
这小家伙养起来,是真的费劲。
太阳越升越高,当陆水觉得有些热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道强大的气息。
这气息有些虚弱。
“前面海域有个人影。”真武看着前方道。
陆水也看到了,那个人躺在海面上一动不动,应该是受伤了。
“道友,我们做个交易吧。”突然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来是故意暴露气息的。”陆水无声自语。
随即合上书往后靠了靠:
“什么交易?”
“能载我一程吗?我愿意出一颗六品灵石,上岸就行。”那人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
“魔修?”陆水开口。
“魔修吉安。”魔修吉安回答。
他本打算回去的,但为了赶出来,伤势爆发。
需要休息一会时间。
原先他是躲在海底的,给自己下了防护。
可是好好的,突然被海底的庞然大物给撞出闭关地方。
伤上加伤。
不得已只能散发气息与对方交易。
如果对方不是往他这边来,他情愿装死。
过来了,他就必须面对,散发足够强大的气息,是一种威慑。
秘寶之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回顾彼岸之行,他非常后悔。
“一颗七品,送你去魔修地界,顺便回答我几个问题。”陆水开口道。
他要去魔修地界,能从一位魔修那里得知那位空间使徒的消息,对他来说有一定的帮助。
七阶入道的强者,他也不能小觑。
哪怕他即将五阶。
“成交。”魔修吉安立即回答。
不过内心倒没有松口气,对方要问他问题,这是最麻烦的。
天知道会问什么。
“你是你自己上来,还是我的人把你拉上来?”陆水问道。
魔修吉安:“……..”
最后他动了下身,一跃来到陆水前方。
伤势严重的他没有站立,而是坐了下去。
当他看到陆水时,有些意外,意外的弱。
但是下面这灵兽,却强的出奇。
他有些不了解是怎么回事。
这里一共三个人,一个坐着,两个站在身后。
他不用问都知道谁是做主的。
“这是道友的灵石。”说着魔修吉安就把一颗七品灵石丢给了陆水:
“不知道阁下是?”
“东方皓月。”陆水接过灵石,看都不看就丢给真武。
真武真灵对于自家少爷的做法,自然不能说什么,只是开始警惕前方那个人。
对方强的离谱。
哪怕重伤。
“道友要询问什么?”魔修吉安继续问道。
他仔细感知了身下的坐骑,他觉得自己极可能就是被这个东西撞出来的。
而且实力根本不是他可以比拟的。
可他就是不知道这是什么。
“空间使徒,你知道吗?”陆水问道。
他没打算拐弯抹角。
————
天刚刚亮,慕雪就已经坐在院子中。
昨天听了好多陆水的事迹,挺满足的,只是今天就有些想陆水了。
石桌上,慕雪看着手机,想要打打看。
“打过去肯定还是没信号吧?”
彼之海岸是无法接收信号的。
“嗯,打打看,反正打不通。”
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后,慕雪就拨打了陆水电话。
随后便把手机放在耳边,她有些紧张,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嘟!
通,通了。
“糟了,我应该说什么好?”慕雪一下有些慌,但是没有挂电话。
“要不直接戳穿他?”
“不行不行。”
“那表现出自己想他了?”
“不,陆水肯定知道我会想他,表现出来不是让他看了笑话?
我还要看他笑话呢。”
思绪百转千回。
慕雪还没有想清楚应该怎么说,对面就出来她熟悉的声音:
“慕小姐起这么早?”
“手机的声音还是有些区别的。”慕雪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不过听到陆水声音后,她已经不纠结需要说什么了。
只是轻声道:
“陆少爷已经忙完了?”
“出彼之海岸一些时间了,手机这时才有信号。”陆水的声音传了过来。
他的意思是不是说,一直看着信号,本打算有就联系我?慕雪觉得自己想的没错。
虽然知道陆水也是有记忆的,但是陆水就是装,也依然会把喜欢她这件事表现出来。
“陆少爷,什么时候回来?”慕雪开口问道。
她的语气很轻,轻的让人觉得在说,我想你了。
陆水在听到这句话后,第一时间就传了声音过来:
“我今天就能..就,就能出发,最多两天到。”
慕雪听着陆水的声音,脸上带着笑意。
而后道:
“陆少爷会经过慕家吗?”
她昨晚接到了唐姨的来电,本打算有空了在把花带到陆家。
陆水有空的话,倒可以让他顺一下。
“慕小姐要带什么?”陆水的声音传了过来。
把昨晚唐姨说的事,简单的说给陆水听后。
陆水直接答应了。
之后他们就结束了通讯。
慕雪趴在桌面上,看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很快就传出了她的嘀咕声:
“是先揍左眼好,还是先揍右眼好?”
“先打鼻子吧。”
…….
无尽的海域上,陆水放下了手机。
刚刚慕雪问他什么时候回去,那声音差点让他失了智,要不是恢复清醒,他可能就会说今天就能到家。
慕雪的危害太大了。
不过…
陆水突然间犹豫了。
“东方道友?”魔修吉安轻声叫了声。
他在纠结自己要不要说空间使徒的事。
对方打完电话就沉默了许久,一直没有说话。
开口询问后,魔修吉安就突然感觉不正常。
要知道他可是一位七阶入道的强者,而眼前这位不过是二阶修士。
情牽永世 子夜涼
“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被对方压制着?
被一个二阶的气场压制?”
这时候魔修吉安才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从一开始就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这个二阶的一举一动,就是能轻而易举的压制他。
“不,应该是我受伤的缘故,外加这强大坐骑的因素。
从而导致这种局面。”
魔修吉安觉得大致是这样。
之后他就没有多想,毕竟现在他身受重伤。
陆水伸手阻止了魔修吉安开口。
他在思考。
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
比他目前要做的事重要不知道多少。
但是这次思考没有任何内容体现,或者说过程体现。
大致内容是这样的:
提问:要不要回去见慕雪,回去与否影响哪些方面?
过程:无。
结论:回去。
有了结论之后,陆水便看向魔修吉安,道:
“前辈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你问。”魔修吉安道。
“以前辈的修为,从这里到上岸,需要多长的时间?”陆水问道。
这对他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半天左右吧,要看去哪个位置了。”魔修吉安简单思考下,给出保守的答案。
不过他说谎了,其实他擅长这方面,根本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
“真武,七品灵石。”陆水伸手。
真武直接给了灵石,他不理解,也不需要理解,安静的看着就好。
别说真武了,就是魔修吉安也不理解。
然后让他更不理解的事随之而来。
陆水把灵石丢给了魔修吉安,微笑道:
“前辈,不送。”
魔修吉安:“???”
他什么意思?
然而还没等魔修吉安开口询问,一股巨大的震动就在他身下爆发。
接着他就被甩飞了出去。
随后一只巨大的海怪冲天而起。
魔修吉安满眼忌惮,他以为是冲着他来的。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海怪是冲着那三个人去的。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三个人被海怪吞下,最后消失在海面上。
而他。
哗啦!
被海怪弄出来的海浪洗刷了一遍。
他是被决绝交易了?
居然还把灵石还他了。
陆水才不管什么交易,什么灵石。
他就一个想法。
重返校園追定你
回去,见慕雪。
其他得,延后再说。
******
感谢燚龘amblowe的盟主,加更先欠着。
对了,今天最后一天,有月票的赶紧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