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j0p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數字斬仙錄 線上看-第四十二回狼人閲讀-q6kug

數字斬仙錄
小說推薦數字斬仙錄
李克休息了十二个小时后重新回到了游戏。
收起了帐篷,李克便急忙向前面赶去,因为担心之前遇到的那个帐篷里面待着是杰克几人,见面了自己扮NPC的事情会穿帮,李克故意后退了几个转弯才下的线。不过,这时那鼎帐篷已经消失,他们上线的比李克早,已经走了。李克也不在意,继续前行。
又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走到终端,一扇石门虚掩着,有白光从缝隙里透露出来。
貼身保鏢脾氣太大 木雨晴
双手持着****,李克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后,谨慎的向内看去。是个十来平方、方方正正的小房间,里面没有任何活物。
我真的是演員啊
拉开沉重的石门,李克走了进去。房内空空如也,只有一盏水晶灯吊中正中,释放着乳白色的光芒。墙是在岩体上直接凿切出来的,剖面中矩。四面墙正中俱有一扇长方形石门,右面那扇门也已经被打开,显然那些玩家通过此门而去了。
李克并不急于追去,这四扇门上都被精细的雕琢上了动物图纹。他进来的那扇刻着一头獠牙怒生的野猪,对面那扇是一头作势欲扑的猛虎,左边这扇则是一头抬头长哞的健牛,右边那扇是条张牙舞爪的喷火龙。
游戏经验老到的李克,知道这些浮雕都有其所对应的含义,比如野猪很有可能就是代表这安格鲁这一猪头种族。
億寵成婚,總裁圈住愛
呆萌辣妻:boss不好騙 醜女無言
“那喷火龙是代表什么呢?难道是说安格鲁的祖先是龙族?这不符合遗传学定理呀。这祠堂是设置在火山口里面的,倒也是能和喷火龙扯上一点关系。既然前面那些人进的是这扇门,那应该错不了吧?”李克分析了下,觉得得出的结论很勉强,不过在目前没有其他任何线索的条件下,循着先行者的脚步前进是最妥当的办法。
超脫者與天道
一刻钟后,李克走到了第二个石室。与前个不同的,他见到了一头狼人的尸体,是被人在劈开后背而死的,伤口上的血呈半凝固。新死不久,显然那队玩家方离开。
造成狼人背上的致命伤口的应当是斧刀之类的武器所造成,而杰克几人中,杰克是赤手空拳的,小萝莉唐斯是用冰系法术的,冷没人莉香使得是弩弓,普希金倒是用近身武器的,不过那纤薄的钢爪可造不成这么大的伤口。
“不是他们么?”李克迟疑了下,把之前在叛军身上解下来的白巾仔细的缠在胳膊上,依旧是从他们离开的那扇门跟去。
之后的数个石室都有被杀死的狼人,从血凝固的程度上来看,他们之间的距离逐渐的拉近了。
代號刀 老婆我養
遊戲異界體驗錄
终于在到达第十扇门的时候,李克听到一阵嘈杂的呼喝声。在凄厉的狼嚎声中,夹杂着十分浓厚的美国腔的咒骂声。词句粗俗不堪,李克听在耳中却不啻于优美仙乐,在幽暗深邃的山洞里走了几个小时,耳朵里所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这种孤寂的感觉绕是李克这种心智坚强的人也有些不适。
心怀一份喜悦,李克却没冲动立刻夺门而入。在那么狭小的空间内,是很容易被误伤的。从门缝中往里窥觑,两个高大的壮汉一只狼人斗得正酣。
这两人是普通的人类模样,穿着中世纪的重盔甲,所使用的是双手巨剑。从他们使用的技能来看,李克觉得他们像圣骑多过战士,因为每隔片刻他们就会对自己释放各种颜色的光环,显然是有加持作用的。李克发现他们围攻的这头狼人与之前的那狼人并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身材高大的三分之一,毛不是之前的灰色而是青的,这很可能是一只BOSS怪。
BOSS怪的实力的确不俗,斗了一段时间后,就挂掉了一个壮汉。另一壮汉被堵在边角上,看情况不妙,掏出一只轴卷用力捏碎,周围空气一阵波动,身体随之虚化消失了。
李克见他这般不争气,怒了,义愤填膺的骂道:“他娘的软蛋,跑啥呀?这下老子可怎么办?”那人跑的干脆,李克却由此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继续先进的话,即便没有狼人挡路,他不知线路也没用。就此后退的话,这么长的路李克真的没兴趣再走下去了。更重要的是,能否走出还是个未知数,搞不好就是迷失在洞穴群中了。
李克斟酌了片刻,觉得还是挂回去算了,再在这岛上把时间耗下去,真的不能算是一件很明知的事情。不把任务交掉,永远也升不了级,只能是任人宰割。
“为了感谢免费送我回程,老子就赏你几颗花生米尝尝吧!”李克嘴角扯着坏笑,隔着门缝抬手两枪点射,两颗子弹精准重负打在狼人后脑勺上。
—100,—150。狼人头上飘起伤害数值的同时,一小块拇指大小的头皮被擦破了,露出白森森的头骨。李克不由的摇头,就这点伤害,狼人就是站着不动任由自己射也没有,减血还不如回血来的快呢。
狼人受袭马上回转身来,见到了李克。它却没马上作出反应,而是歪着脑袋看着李克没动作,表情有些奇怪。
李克也没多想,随手又放一枪。狼人才吼了一声便朝他扑过来。李克巍然不动,双枪连射,打向狼人的双眼。这次狼人有了防备,子弹连它的护体法术都没射穿,便被弹开了。
石室狭小,人狼一扑就已经越到石门了,李克本以为它会马上将门推开,或是干脆砸碎石门,出来将自己撕裂成两瓣。可没想让李克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了,狼人在门边上立定,手挂在把手上,轻巧一拉——门关上了。
李克的眼睛顿时成了◎◎,“这也太离谱了吧!”李克很气愤,这家伙是在嫌弃自己的肉不好吃么?
冷校草!你是我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李克抓住把手往外拉,可任凭李克费劲气力,门依旧纹丝不动。
“娘的,”李克放弃了做无用功,心中懊恼,“早知道就不要懒这么几步路,冲进房间里面去可没这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