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26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63 狀況確認-rvn0i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暂时结束冥想,睁开眼看着救护车的顶板,听着引擎声。
外面好像又下雨了,但是在引擎声的覆盖下雨声听得并不真切。
——新的名字啊……
和马想了一会儿,然后露出笑容。
——这个名字好像不错。
等明天白峰醒来,就第一时间告诉她好了。
决定好了之后,和马再一次进入冥想,确认自己的等级提升。
这次北辰一刀流提升了一级半,看起来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获得北辰一刀流的下一个技能了。
根据和马之前的分析剑道流派等级提升必须和剑客对练,而这次的敌人里只有白峰拥有剑道等级并且使用剑为主武器。
看起来她是个非常不错的沙包啊。
单纯作为沙包的价值甚至高于平中实的感觉。
这样想的同时,和马身上的伤隐隐作痛起来。
疼痛让和马真切的感受到,那家伙是真的带着杀死自己的觉悟来战斗。
真奇怪,明明是以死相博的战斗,感觉上却完全不如之后和从天而降的“山田冬兵”的交战。
和马又瞥了眼自己的实战等级,发现已经28了,一下子窜了一大截,直奔着30去了。
突破30的实战之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能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不摔断腿。
刚刚山田从直升机上下来那一幕,仔细想想还真挺帅的,果然英雄就应该以这样的方式登场啊。
比较意外的是,和马的街头斗殴等级居然没涨,本来他以为跟28级街头斗殴的雪子打过之后应该涨了不少等级,大大提升对家具的利用效率才对。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打夫妻俩,主要是靠着场地优势和剑技赢的,街头斗殴基本没怎么用上,反倒是用跑酷词条滑着走成了一锤定音的胜负手。
这样一看街头斗殴没涨也很合理。
穿越之離奇愛戀
相反大概是因为滑着走还有之后撞门槛的喜剧效果,获得了莫名其妙的喜剧打斗词条。
和马在冥想中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这让守在旁边的男护士满脸疑惑。
确认完剩下的等级都没太大变化后,和马结束了冥想。
这个时候,疲倦袭来。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貌似今天凌晨一点多被北川沙绪里叫起来之后,就一直没睡。
不但如此,他还先是徒步走了很长一大段路,再之后骑车回东京打穿白峰会一气呵成,最后还和“山田冬兵”来了一场生死斗。
这没累死已经是奇迹了。
现在和马身上还有伤,肚子上是白峰砍的伤,肩膀上是“山田冬兵”打的枪伤。
混元武道
——该死,怎么又是左肩。
不对,这不重要ꓹ 重要的是确实该好好睡一觉了。
和马说睡就睡,绝不含糊ꓹ 之后哪怕是到了医院转运到病房的颠簸,也无法让他从睡梦中醒来。
**
白鸟刑警和搭档高山终于进入了白峰会的私人领地——和东京消防部门一起。
“这可真是不得了。”白鸟站在依然在燃烧的大屋前,看着火中的眼镜蛇武装直升机残骸ꓹ “我现在就想知道这飞机怎么掉下来的。”
高山刑警耸肩:“总不能是桐生君用刀砍下来的吧。”
“白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ꓹ 除非他能发剑气。但是飞机怎么掉下来的确实很奇怪,难道是偷飞机的人自己跳出机舱?”
“白鸟前辈ꓹ 直升机可是没有弹射座椅的哦。”
“没有吗?”
“没有呀ꓹ 苏联似乎在搞,但要先炸飞旋翼再弹射。”高山刑警突然意识到这种场景说苏联不太合适,毕竟不知道CIA的间谍是不是就潜伏在周围。
他清了清嗓子,摆出严肃的表情。
白鸟看了他一眼,挠挠头:“总之,就先当是机械故障导致飞机坠落吧。坠落之后我们在外面依然听见枪声,应该是桐生君又和谁进行了战斗ꓹ 我们看看能不能分清楚哪个尸体先死,哪个最后死……”
風雲叱咤 封溪洛軒
白鸟停下来ꓹ 看着一名被搀扶着走过来的女士。
他记起来这应该是白峰会舍弟头坂田晋作的妻子雪子。
華夏特種兵 閑言
接着他想起来桐生和马说过ꓹ 坂田晋作酷似白峰总吾的法律上不存在的人下令打死了。
白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ꓹ 不过他相信和马的说法。
一球當 終級boss飛
于是他对雪子说:“桐生君说ꓹ 他已经为坂田桑报仇了。”
雪子点点头,然后看了满目疮痍的院内角落一眼:“我猜那边躺着身首分离的那个就是杀害我丈夫的人。”
白鸟扭头看了眼——他刚进现场ꓹ 还不知道酷似白峰总吾的法律上不存在的人尸体在哪里呢。
然后他凭借自己对关东联合所有干部的身形的记忆ꓹ 判断躺在那里的干瘪身躯就是白峰总吾。
我的吸血鬼戀人 秀兒
“应该就是了。”白鸟刑警再次把目光转向雪子ꓹ “所以这到底怎么回事?白峰总吾暗杀了自己的儿子?”
“彰桑一直都有下克上的想法。”雪子耸了耸肩,“会长任何时候先下手为强我都不会奇怪。但是这一次ꓹ 有太多细节我不知道了,很多地方我也觉得奇怪,恐怕要用通灵术把那边那个死掉的家伙的魂抓出来拷问,才能知道他到底谋划着什么。”
“哼,通灵术,那种不都是所谓的灵媒靠演技糊弄人的把戏嘛。”白鸟摇摇头,“不过有一点我很肯定:你们如果真的突袭福寿帮,大概会有去无回。现在虽然被桐生君一路拆进来,但至少大部分人还活着。你先生的事情,我很抱歉。”
雪子一瞬间脸上露出悲哀的神色。
但她马上板起脸来,严肃得对白鸟刑警说:“不管怎么样,白峰会都已经名存实亡了。接下来关东联合的其他组织会像豺狼一样冲上来瓜分白峰会的一切,小姐连栖身之地都会失去。”
白鸟笑了:“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大姐。你们家小姐自然有人去救她,就像今天这样。”
雪子盯着白鸟,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那还请刑警先生替我谢谢那位好心人。”
“这种事情要自己说才显得有诚意啊。”
雪子没有回答,而是扭头看着正在被鉴证科的技术士装进尸体袋的坂田晋作,说:“真希望关东联合的豺狼们行动慢一点,至少等我办完丈夫的葬礼啊。”
白鸟晃也扭头看了眼技术士们,把烟送到嘴边,用力吸了一大口,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