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cj5好文筆的小說 重生之修羅歸來-第一六五九章 藍月國展示-mvqbz

重生之修羅歸來
小說推薦重生之修羅歸來
蓝月两个字不由得让裴君临想起了之前外面那蓝色的月亮,难道之前那蓝色的月光和着地下的古城有关系吗?
这两个自己虽然无法辨认,但仍然背着老于给认出来了,裴君临看这两个字上面斑驳的印记,感受到了一股沧桑的气息。
地下会拥有这样的古城人,不知道在古城门后面到底是什么,裴君临坦然的穿过城门,走进那其中。
不跨越这道石门,裴君临真的震惊了,因为在他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腔,就好比一座深深的峡谷一样,一股阴冷的风从下面吹上来裴君临才发现,自己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无底的深渊。
不过这深渊也并非是毫无遮拦的在裴君临面前有一座由白石堆砌的围栏。而这围栏的旁边则是一个羊肠小道蜿蜒向下,似乎要走入这深深的深渊之中。
裴君临朝着深渊的对面看去,才发现对面万家灯火似乎有人影重重,在其中生活。
整个对面的山崖壁就像是一座摩天大楼,无数的灯光和人影在窗户面前来回的闪烁。
“这里不会是传说中的蓝月国吧?据传蓝月国已经至少毁灭了十万年以上。”老妪喃喃自语,一双眼睛看着对岸灯火通明的情景,也感觉有些怪异。
裴君临扶着栏杆看了好大一会这才摇了摇头:“这都不是真正的景象,只是时光的留影罢了,或许这种画面曾经出现过,但是早已经磨灭了。”
裴君临话音刚落一阵,微风吹来,果不其然,那对面的万家灯火瞬间熄灭了一片,而在微风吹拂中,那些灯光来回的摇曳,有的已经化为粉尘。
这是一些时空之中的画面,经过磁场或者某种神秘的风水,地理条件才留存了下来。
裴君临见过这种景象太多太多了,所以并不是很好奇,但是那老妪却眼神闪烁,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就在裴君临和这老妪,两人看着对岸的瞬间,那围栏下面的羊肠小道上忽然传来了一阵沙沙的脚步声。
願你如我般情深
豐田生產方式
在万籁俱寂的峭崖旁边,是极为令人震撼的,难道有人来了?
裴君临和老妪相似的一眼,同时探出神识查看过去,这一看不打紧,裴君临的脸色变了,那老妪也放出了手中的兵器。
来的不是人,而是一个巨大的生物,这个生物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蜈蚣一样,不过却长着一张人脸。
相公們跟我走
怪异的东西很显然是朝着裴君临和老喻两人来的,两人根本没有多余的废话,已经准备迎战了。以裴君临现在的实力,自然不惧这样一头怪物。
小白花重生記 玖晴
不过渐渐的那沙沙的脚步声停下来了,似乎那头怪物也觉得裴君临和老余两人不好对付,竟然悄悄的退入了深渊之中。
裴君临和这老妪对视一眼,那老妪忽然开口道:“在南越国可不是好惹的,擅长诅咒咱们,千万不要涉足他们的地盘,虽然蓝月城已经毁灭无数年了,但是贸然进入其中,很可能会遭遇诅咒。”
裴君临想了想点了点头,在蓝月城他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这老妪没理由编故事来恐吓下自己。
而且关于诅咒这种东西,裴君临曾经接触过的的确神秘而又十分的难对付。一旦沾染上了诅咒这种东西,简直就如同附骨之疽一样,不褪一层皮根本很难彻底的清除。
不过就在裴君临和这老妪商议,一定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背后那扇石门却自动关了。
裴君临和那老妪两人都吃了一惊,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裴君临几乎化为一道影子,就来到了这石门面前伸手去推,但是这石门就好像被封闭了一样,根本无法推动。
裴君临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一座山,一下子也能推倒了,但是这座石门却纹丝不动,让裴君临有些匪夷所思。
“不要尝试啦,看来这蓝月谷有人不希望咱们就此离开,还真是好客呢。”老妪的话语有些阴阳怪气,但是却彻底断绝了裴君临离开这里的想法。
既然退无可退那就只能前行了,裴君临和老余两人沿着山道往下走,很快就发现一条巨大的人面蜈蚣攀爬在旁边的崖壁上。
这条蜈蚣般深锁在山洞之中只露出了一张人脸,诡异的看着裴君临和老妪,不过并没有任何要攻击的意思。很显然这头蜈蚣是知道进退的以裴君临和老妪身上的气势,他惹不起。
裴君临也没有要为难一头蜈蚣的意思,他带着老妪继续往前走。条盘山小路,裴君临和老喻走的都很快,但是两人都没有选择御空飞行,而是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在这盘山小道的尽头出现了一条铁索栈桥,而栈桥的对面正是那蓝月古城的真正遗弃。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这铁索桥已经锈蚀一空。
裴君临伸手摸了一下铁锁,那巨大的铁锁竟然被他随手就摘下来了一块,很显然这铁索桥已经不堪用了。
在桥头边,有几具枯骨,似乎受到了气息的侵染,瞬间化为了飞灰。裴君临朝着河面看去,那河面上的水蓝汪汪的,就像是琉璃一样,有水草翠绿无比。
在河边有一艘小船,这艘小船闪烁着淡银色的光芒,就算历经千万年的时光摧残,仍然看起来历久弥新。
这铁索桥是不堪用了,要想渡过这条大河,只能依靠这条船了,裴君临和老喻两人眼神接触了一下,就不约而同的朝着那大河旁边的银色小船走去。
裴君临率先跳上船,发现船上空空如也。
这么长的时光都过去了,就算当年留下了一些东西,很显然已经彻底被时光腐蚀掉了。
裴君临试着拉动一下船桨,没想到那船桨仍然完好无损,摇动了一下,淡蓝色的水面泛发着莹莹光,小船竟然离岸朝着河中央游去。
老妪站在船头,裴君临则是摇动的船桨,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四周都只有河水轻轻流淌的声音。
而就在小船走到河中央的时候,裴君临忽然在河水之中发现了一道黑影,裴君临暗道不妙正打算防备,那老妪忽然伸手一指一道乌光从他指尖飞出,瞬间没入了蓝汪汪的水中。
那水中的黑影似乎被老妪发出的东西击中了,刺痛了身体扭曲不与整个河面立即掀起了滔天的老化,裴君临努力让小船维持平衡,但是整个河流中央仍然出现了一个漩涡,似乎要将这艘船都吞噬进去。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这样一个鬼东西,我曾经在一些古迹上,看到过当年的蓝月国的确是养了这么一条赤龙。只是没想到这一切竟然完全是真的……”老妪有些感慨。
裴君临探出神识朝着河水看去,却发现神是接触到河面上的一瞬间就会被弹开了。那蓝色的河水并不像普通的水,而是更像是一种特殊的物质,或者说是液态的琥珀。
網遊之極品邪魂
就在这一瞬间,河面整个炸开一个巨大的龙头,从河水之中伸出张开大嘴朝着银色的小船摇过来。
裴君临已经知道那蓝色的河水很危险了,自然不会让这条水龙得逞。他手中的混世魔枪猛然刺出,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道屏障。
而那老妪伸手一推一片花朵,在河面上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这些花瓣最终形成了一阵旋风,张景个小船完全包裹住了,而那条水中的恶龙似乎察觉到了一些危险性,竟然没有再次撕咬过来。
裴君临这才发现这些花瓣形成的漩涡,竟然将整艘小船都觉得离开了水面,这艘小船竟然腾空而起,朝着对岸飞去。
这样的手段对于裴君临来说一点也不难,同样能够做到,但是他很好奇,这老妪举手投足之间使出的这件兵器到底是什么?
难道花瓣也可以作为兵器吗?
裴君临仔细感受到了一下,果然从空气中闻到一股花香。很显然这些花瓣并非是炼制成兵器使用的,而是真正的花瓣。
也就是说这老妪的那棵树形的战宠,是跟随着进入了这群森林。
河水之中一道虚影闪过,那条龙似乎放弃了对裴君临和老妪的攻击,重新潜入了水底。
小船顺利到达了对岸,当这艘船落在岸边的时候,裴君临的心才落地,这里的一切都太诡异了,就像是在梦境里一样,裴君临丝毫不敢大意。
来到船对岸沿着台阶往上走,才发现是一条古色古香的大街,不过这条大街上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影,两条街道旁边的店铺已经变成了废墟一样的东西。
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大街上只有两人的脚步声,除了脚步声就是回音,甚至连呼吸声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裴君临一直在四周观察,没有发现任何生命的气息,不过转过一条街之后,裴君临忽然看到了一个背影。
那个背影裴君临太熟悉了,正是小胖子王兴!
这已经不是裴君临第一次看到这小胖子了,只是在这里见到对方还是让裴君临内心惊讶极了。
不过裴君临还是摇了摇头,看向身旁的老妪问道:“刚才不会是有一个身影了吧?你看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