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o6c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225章 洞房花燭夜推薦-u8inp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因为陆压姐姐给你的这一册大道之河,是假的!”
青辰艰难地问:“什……么?”
这是一种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情,本来你都以为自己终于小说评级评上了S,以为自己终于是小母牛坐飞机牛逼上天了,以后就渠道费哇哇的多,小说咔咔的火,结果好家伙,告诉你是后台的数据显示错了,网站稿酬系统升级所以把人家的稿费数据显示到你这里来了,那就相当的让人惆怅。
誅仙之為愛成神 踏海尋天
“就是说,陆压姐姐曾经来找过我,把这个空间戒指交给我,说里面有重要的东西,还说交给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会取代她在明面上送给你的贺礼。”后土说,“我想她说的应该就是今天才婚宴上送给你的大道之河残卷,你手里的这个应该是假的。”
寵嫁豪門:邪少輕點疼
青辰陷入了沉思,的确是有这种可能,那么就是鸿钧要求她配合演戏,送一份假的大道之河给自己,然后还装作跟他抢的样子来达到提醒他的目的。
说不定,其实那个大道之河里有陷阱,有一种限制法术,只要青辰开始和法则之力进行融合的话,就会陷入几种证道法则力量互相缠结,无法融汇的状态,那时候可就真是任人宰割了。
不过没想到,陆压竟然把真的已经给了后土,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她为什么要帮自己呢?
这一点青辰始终想不通,即使是因为曾经达成过交易,但是交易也毕竟只是交易而已,要论关系,鸿钧跟她父亲的关系可不菲,甚至连她母亲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轻信。
“不,不对,陆压并不那么可靠,我们不应该形成一种陆压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念头,”青辰对后土说,“说不定,四分之一的那个才是真的,她是利用你的善良单纯容易相信人,来达到祸害我的目的。”
都市花瞳少年 癡瘋
“不会吧?”后土将信将疑,“我看她不像那种人啊。”
青辰瞥了她一眼,“人不可貌相,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后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像确实是这样,“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呢?你要继续出去跟他们喝酒吗?”
“应该是不用,鸿钧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无论二分之一的还是四分之一的大道之河是假的,都已经到咱们的手中,再出去,只会引起他的怀疑,况且,”青辰的嘴角漾起一抹甜蜜的笑容,痴痴地望着后土红润的脸蛋,“我这可是在洞房花烛夜呢,新娘子的盖头没让我亲手掀开也就算了,哪有娘子赶相公出去的?”
后土立刻羞红了脸,刚才一直想着帮他的事情,都没有顾得上今天这样的大事,连基本的成婚礼节也没有遵守,这可以说是她做过最离经叛道的事情了。
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即使以前在须弥山的时候两人也曾共处一室,但是好歹青辰对她也秉持……君子之礼咳咳!只能想到这个称呼了。
总之,两人终于是成为了正式的夫妻,可以做这样,那样的事情,总感觉还是像梦一样,明明过去的种种事情还历历在目,两个原本不认识的人可以变成朋友,成为恋人,最后结为夫妻,这可真是太奇妙了。
國士無雙 驍騎校
青辰将袖子打开,从里面掏出来一壶酒,三盘菜,一盘是虫草花蒸老母鸡,一盘是肉丝海参,还有一盘红酒蜜梨,后土奇道:“你还真是神奇,袖里有乾坤,什么东西都能变出来啊?”
秦臻的幸福生活手劄 墨青衣
“放心吧,储存食物的空间我专门和其他的东西隔开了,不会受到影响,而且这些都是新鲜的,我让后厨特意准备好的,”青辰想起刚才的那枚戒指,捏在手里把玩着,“不过这个移动戒指也挺有意思的,像个移动U盘,而且更加高端,要是能带到我们那个年代去,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呢。”
后土好奇地问:“移动U盘?干什么用的?也是装东西的吗?”
“是啊,”青辰坏笑着把戒指扔到一旁,走近她将她拦腰抱起,后土惊呼出声,“是用来装种子的。”
后土又羞又忿,连忙拍打他,“你干嘛!突然把我抱起来,赶紧放我下来!”
青辰没有说话,抱起她之后从桌子边走到了床边,那个红色的盖头还在床上,青辰轻轻地将她放下来,望着别处,“赶紧重新盖上吧。”
后土大概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只好无奈地配合,将盖头重新盖在了自己头上。
青辰将大罗洞天打开,整个房间都被完全笼罩在了独立的空间内,他和她的女人洞房之夜,任何人也别想来打扰,更别提是窥测到什么。
“傻瓜,哪里用得着你那么费力结什么九转玄坤阵,只要跟我说一声,我马上就能重新构造出一个更加优美的环境,堪比五星级情侣酒店,气氛绝对到位,”青辰手里握着喜秤,“你就想着,我是刚从外面喝完酒回来,应付完了宾客,而你一直在这里等我。”
于是,青辰重新从门的地方,拿着喜秤走了过来,还别说,这一段短短的距离走着,来到了新娘子前面,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青辰深呼吸一口,将喜秤抬起,就要揭盖头。
这时候,后土忽然身子动了一下,小脚在地上挪动了半步,想站起来可是又停住了,“哎,相公。”
有一说一,后土欲拒还迎的样子,真的快让青辰骨头都酥软了,最要命的就是这种端庄贤淑又温柔的女人略带着点俏皮和灵巧的样子向你撒娇的时候,比起那种倾国倾城的妖魅,更加让人心醉。
青辰心中温柔无限,嗓音也显得十分好听:“怎么了?”
盖头下,后土的脸显得更加酡红了,“咱们合卺酒还没有喝呢,你是不是忘了菜还在那边?”
哦……青辰这个“哦”的尾音拉得特别长,咳,他真是脑子不太好使了,明明是自己准备了几个菜一壶酒,好家伙,结果一转眼之间就忘了,光想着洞房的事儿了!
咳咳,这个男人啊,就是苦,没办法,太容易被影响被诱惑了,没办法啊没办法。
青辰想了想,干脆把菜都摆到床上来了,照着现代的懒人桌的样子,变出了一个正好能够支撑在床上摆放三盘菜的懒人桌,将菜盘摆好,酒也添置好。
他回头看,后土还是很规矩地坐在床边,手也很规矩地放着,从刚才为止除了跟自己说话,动都没有动过。
重生之翻身貧家女
他举起喜秤,探到红盖头下,轻轻一挑,将盖头掀开了,掀开的一瞬间,青辰就簇拥上去,猝不及防地在后土的嘴唇上落下一吻。
后土大吃一惊,这突如其来的偷袭,真是太狡猾了。
“你……”后土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也太幼稚了,反正都是快喝交杯酒的人了,这点时间也等不得,跟个孩子一样,索性也豪气地说,“今天啊,不喝到位,咱们可就不准睡觉!”
青辰的脸色有些为难。
后土有些得意地说:“怎么,怕了?这次咱们可先说好,不许使用法术消解酒带来的醉意,得靠肉身的真本事。”
青辰简直想翻个白眼,且不说他酒量稀疏平常,就算是个酒量好的,谁又能敌得过你们巫族的肉身?比本来的喝酒本事,那可不是你们巫族最占便宜嘛,还况且你是个祖巫。
“那可就难办了。”青辰故作为难地说,“今天这酒啊,可是建昌红酒,是不容易喝醉人的,估计咱们得喝到2020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