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5ob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三章 單刀赴會推薦-f747r

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小說推薦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蛇神教左判司——古言,神罚会的首领。
聂涧枫在龙泉见过右判司古云,当时只与南宫羽对了一掌后便即离开,看不出实力。
神秘首領,甜甜寵!
这位既然与古云同为判司,实力应该差不多,也不知究竟深浅如何。
但剑音可是曾经被古云抓到过,一击落败,毫无还手之力,此刻见了古言,不由得心生怯意,小声道,“若他与古云实力相当,我们绝无胜算。”
白马筱与聂涧枫一样,不知他实力如何,听剑音这么说,只以为他们无胜算只是因为没法使用灵术,便回应道,“你们不要出手,交给我就好。”
剑音皱眉道,“开什么玩笑!”
白马筱自信满满,“放心,他们知道你们是南宫剑宗的弟子,可我只要继续用原来的名字就行,到时候可以蒙混过去。”
剑音摇摇头,“就算你能使用灵术,你也……”
正说到此,古言已慢悠悠的来到他们面前,这个老者一身红色长袍,两鬓斑白,仙风道骨,倒与那古云有些神似。
“人皇教,想不到我们会在此相遇。”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白马筱等人的脸上,“南宫剑宗,没想到你们居然与这反教逆党同流合污?”
聂涧枫朗声说道,“你们抓走我派大师姐在前,我们自然无法坐视不理!”
古言“哦?”了一声,随即看向红衣使。
红衣使面露惊色,随后慌忙解释道,“回禀左判司大人,属下在捣毁人皇教的一个据点时,发现了一个小丫头,随后便将她关入地牢。”
古言听完,又将视线移向聂涧枫。
聂涧枫解释道,“我们师兄妹来此,是为了找寻本派二弟子木凡,中途大师姐听闻那间客栈是楼兰的情报集中之处,因寻人心切,故而前往,不料那里是人皇教据点,于是连同他们一同被捉了去。”
聂涧枫试图不与蛇神教撕破脸,一来他们不是古言的对手,打起来的话他们一个都跑不掉。二来古言等人已经看出他们的身份,此时出手只会连累南宫剑宗。
但他的措辞之中,没有称呼人皇教为逆党,显然与他们关系暧昧,或者说与神教颇有敌意,古言自然能看得出来,对红衣使皱眉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红衣使眼神慌乱,想了想,结结巴巴的说道,“就……就算他所言非虚,夜闯禁地,将人强行救出,已是罪无可赦!”
聂涧枫立刻反驳道,“我们早已向这位红衣使说明,可他一口咬定我大师姐是人皇教的逆党,还说要与被抓的人皇教徒一同处决,明日便是行刑之日,我们不得不铤而走险,出此下策!”
古言又看向红衣使,语气冰冷,“是吗?”
红衣使无法推脱,只好颤颤巍巍的说,“是……是……属下听闻,南宫剑宗在广东时阻拦本教大计,故而……”
“我有说过,要对南宫剑宗下手吗?”
这一声质问,让红衣使吓得跪倒在地,“没……没有!”
古言冷笑一声,“大神官大人并没有说过,所以我没有私自下达命令。可我没有说,你又为何私自下令?”
橫空出擊三八線
红衣使连连叩首,“下官……下官知错!”
古言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怖的杀气,“虽然是你擅作主张,可在大神官大人的眼中,擅作主张的是整个神罚会,也就是我。”
言下之意就是这个马仔狠狠的坑了领导一把,这种员工不开除还等什么?
古言举起手,一团黑色的光芒笼罩着的他的掌心,忽然猛地向红衣使的脑门击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货今晚就死在这时,古言却停止了动作,掌心距离他的脑门只有最后的十几厘米。
红衣使已然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吓得匍匐在地,浑身哆嗦。
“留你一命,或许还有用。”
“是……是……属下一定竭尽全力,报答左判司大人……”
古言沉声道,“你的命,不是我给的。”说完,他又看向聂涧枫,“既然如此,你们就带着你们的大师姐,离开这里吧。”
白马筱一愣,烫山芋和另外那三十一个囚犯应该已经被纪可言就走了才对啊。
这时,古言身后的人群中,一个红斗篷押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出来。
居然是烫山芋!白马筱十分惊异的看着她,难道纪可言他们……
那个红斗篷押着唐珊雨来到他们面前,刚一松手,唐珊雨立刻一脚踢上那红斗篷的小腿,疼得他不禁大叫了一声。
解了气的唐珊雨转眼间又变成娇弱的少女,哭着扑向了白马筱。
白马筱赶紧向旁挪了一步,剑音会意的上前抱住了她,故意放大了音量说道,“没事了,大师姐。咱们快离开这里,继续找二师兄吧!”
唐珊雨没弄清情况,下意识撇过头想去看一旁的白马筱,却被剑音的手死死的固定住。
白马筱也没有看她一眼,就好像从来不认识她,更不认识南宫剑宗的人。
聂涧枫与剑音知道,今晚他与纪可言来到这里,肯定有别的事要做,并且是绝对逃脱不掉的。
为了南宫剑宗,两人只能丢下他,带着唐珊雨走出人群,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看他们总算是走远了,白马筱终于放下心来。
但仍没能完全放心,身后的小乔还是个问题。
这丫头,太不让人省心。
终于轮到他们,古言一改客气,冷冷的道,“反教逆党们,你们夜闯营地,为的就是这些囚徒吧?”
说着,古言一挥手,红斗篷们散开,露出了身后那已被五花大绑的三十二个人。
原本包括唐珊雨在内一共三十二人,现在唐珊雨走了,却又多了一个纪可言。
果然他们都落在了古言手上!
三十二人中,有三十人是菲斯,另外两个应该就是人皇教的义士了吧。
反正今晚要救出菲斯的人,多那两个也无所谓,白马筱上前一步,正色道,“今晚,那三十二个人,我全都要带走!”
古言点点头,“人皇教,果然都是好汉,不愧能作为我们神罚会百年来的对手。今日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派出一人来独自挑战红衣使,赢了就可以带走他们。”
红衣使惊讶的说,“左判司大人!他们已是瓮中之鳖,何不……”
古言那锐利的眼神犹如一把利刃,刺进了红衣使的瞳孔之中,他不禁一哆嗦,乖乖闭了嘴。
“我说过,你的命不是我给的,能不能攥得住,就看你自己了。”古言望着白马筱,冷冷的说,“若你赢了,今晚的事自然就可以当作从未发生过。倘若你输了……那就把命还回去吧。”
我有一個加點面板 妖七OL
红衣使忽然大喜过望,纳头便拜,“多谢左判司大人!”
从他那高兴程度来看,和人皇教的人单挑,胜算是极大的。
白马筱当然不会就这样把命运交给人皇教,而且看红衣使这样子,交给他们是必输无疑。
他向前迈了一步,身旁的一个黑衣人离开拦道,“义士!不能让你一人为我教冒险!”
白马筱瞥了他一眼,心说你们这些人要是有能耐的话,也不会和他们打了上百年都没个结果,但他嘴上却说道,“这不只是你们的事。”
那人还想再拦,他身后另一个黑衣人说道,“大哥,放心让他去吧,若是他,一定能赢!”
这声音很熟悉,白马筱回头看了一眼,顿时认了出来。
这不是在阳江城的胡卞嘛!
没想到后会有期的这么快。
那人虽然不信白马筱,但信任同教的兄弟,也就不再有异议。
眼看白马筱走进了场中,古言笑道,“你们派出的人选,就是你吗?”
白马筱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红衣使呵呵一笑,“手下败将而已。”
四大名捕破神槍之慘綠
無敵踩人系統 凜冬之哀
刚刚若不是为了救小乔,才不会被你这货打了一掌,现在到在这里洋洋得意!
白马筱鄙夷的看着他,说道,“乘人之危才赢了我一掌,由此看来你也不怎么样,至少比那位白衣使弱的多。”
红衣使怒道,“那个肉球,岂是我的对手!出招吧!我让你三招!”
白马筱倒没想要他相让,但他既然这么说了,也就不能辜负了他的“好意”,“这可是你说的。”
红衣使昂起头,“就你这青岚之境的修为,老子还不放在眼里!”
也难怪,青岚与红衣使的红枫之间还隔着一道紫霞呢,境界之间相隔天堑,差一重便是极难对付,更莫说差了两重。
不过对白马筱来说,这已不算什么新鲜事,黑灵修为他都打过几个了,这又算的了什么。
白马筱伸出食中二指,放于眼前,忽然举起手臂,手指苍穹,“第一招,‘水龙卷地’!”
一旁的湖泊中,一道水柱猛然窜起,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直奔红衣使而去。
都市玄門醫王
红衣使丝毫不慌,挥手间便招出红光屏障,将他包围在内。
在他的剧本中,青灵修为怎么可能打的破他红灵修为召唤出的屏障。
水龙迎头而下,落在红色屏障之上,丝毫没有动摇,除了红衣使脚下成了一片水潭外,没有任何作用。
但古言却并没有松懈,而是紧紧盯着白马筱。
隐约中,他感觉这个年轻的小子,不止这么简单。
果然,白马筱紧接着便大喝一声,“第二招,‘雷龙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