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m6a精品都市小說 傾城迷夢討論-第六十五章 夢如人生(大結局)看書-xpuxr

傾城迷夢
小說推薦傾城迷夢
世上还有什么会比看着心爱的人一天天憔悴,自己却无计可施更心痛,青染想,怕是没有了吧。
公主之道 南枝
朝花夕月,分分秒秒,都像是一张温柔的网,网住了人的心,人的一生,这一辈子的眷恋。
言子墨开始嗜睡,每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青染看着,急在心里,面上却不显声色。她,不愿他再多担心。
好像,从头至尾,需要照顾的人只有她一个,自己,从未为他做过什么。看着熟睡的他,手指抚上他的眉间,鼻子亲昵的蹭蹭他的额头,“子墨,我无法这样看着你一天天衰弱下去,我想要你陪我一辈子,你答应过我的,我不会让你走,你放心,我会回来的,等我回来,你就会好起来,一定要等我找到救你的方法”。
打开门,外面阳光很好,很温暖,青染却很想流泪。
出谷的必经之路上,有四个人在等待,好似等了很久,几乎站成了雕塑。
青染看着几人,里面有朱雀,她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做下了多么错的事情,一直很后悔,一直在找机会弥补,可是青染始终不愿意原谅她,也许,潜意识里是不愿原谅自己,因为,好像自己和她没有什么区别,为爱都曾走过弯路,只是,自己要幸运,找到了那个人。
“他,我交给你们了,照顾好他,我很快就回来”。
几人俯首应是。再抬头,青染已经走远,只有远远的声音传来,“朱雀,我原谅你了”。
“小姐”,朱雀失声痛哭,她终于等到他们的原谅,她忘不了当她清醒过来时的后悔,忘不了她给她解药,忘不了他们为了彼此强颜欢笑,才发现,是自己错了,真的错了,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只要看着他,远远的看着他幸福,也未为不可。
半年的时间,青染到处奔走,停不下脚步,当时间越来越紧迫,青染的心愈加悲凉。
这半年里,天南海北,到处都有她的脚步。在江南一座古刹里,不可思议的看见黎文。
黎文一身纳衣,眉眼低敛,太阳在他的背后升起,黎文看着她,就像佛祖用悲悯的目光守望大地,青染就泪流满面。
前尘往事如云烟,是谁说过转身就忘却,大道茫茫,红尘滚滚,不如归去,不如归去,斩断情丝出世去。
一杯清茶,一个蒲团,一串念珠,一声唱喏,一个人,即成永恒。
相忘于江湖,自此,南北相望。
蝶谷,每天都有一个身影,在谷口静望,一守就是一整天,一坐就是一整天,虽然,脸色愈加苍白,精神越来越差。
不时地,会从外面传来消息。
听说,慕国太子继位,丞相让贤。新帝新相携手,江山一片新景象。
听说,她到了很多的地方,每到一处,都会留下一个医仙的故事。
听说,宁皇子钟情于慕国公主,立誓终生不娶。
听说,还有很多的消息,言子墨笑着,在原地等候。
当守望成为一种习惯,当等待渐渐苍白,当你的容颜越来越占据我的脑海,当思念成灾,我在等待你的归来。
落日的余晖渐渐殆尽,晚霞消散,夜色无边无际,晚风轻悠悠地拂过脸颊。叹息一声,站起身,又深深地向远处看了一眼,万籁俱寂,转身离去。
远处,哒哒地马蹄声传来,言子墨倏然回首,红衣在风中摇曳,摇曳成永恒。
眼前,是一张比以前更加苍白的脸,在外面游历的那么久,更瘦了,也更加让人心疼。
貓妃入懷:邪王寵妻請節制
相视而笑,“回来了”。
“回来了”,她答,低下头,眼里闪过哀伤。
“回来就好,我们回家。”
双手握紧,两双冰凉的手握在一起,没有可以相互取暖的温度,却有紧紧相连的灵魂。
大红的颜色,像鲜血,像燃烧不尽的热情。
当青染说,“子墨,我们成亲吧”。
子墨说,“好”,简单的一个字,说的却是那样艰难,两个人的短暂快乐,留下她一个人承受痛苦,不忍心也舍不得,可是,当她说成亲的时候,心里的欣喜快要将冰冷的心融化,青染,我是如此贪恋你的温暖,青染,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的任性。
你穿上凤冠霞帔,我着上大红喜袍,我为你描眉画线,你为我青丝高挽,清酒两杯,牵一世情缘。执手相看,生生世世永恋。
交杯酒,红烛焰,玉指芊芊执觞耳,两情脉脉敛眉眼。
但求一醉,但求一刻,两厢欢。
萬世金 西瓜大熊貓
威震三界
眼前,是最爱的人儿,心里的喜悦像是花儿一样开放,言子墨开始恍惚,是醉了吧,沉沉昏昏的耳边,是谁在含泪凝咽。
青染看着他,很久很久,双手很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瘦了,也更苍白了,“子墨,对不起,对不起,不要怪我,我宁愿看着自己死去,也不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样死去,如果不能相守,活着的人才最痛苦,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对吗?”
青染拿出蝶玉,就是这一块小小的玉石,让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因为它而受得苦,如今都消散,只剩下庆幸与感激,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很精彩的人生,让我成为一个真正有用的人,让我遇到我爱的人,让我有办法挽救他的生命。其实,真的很庆幸,我没有受到当年我母亲受得苦,我很幸福。
耳边还依稀想着师伯的话,他说,你可以救他,只要你愿意,世人都说蝶玉最大的价值是号令天下,其实,他们都错了,它是救命的良药,只是,要命主心甘情愿的用全身的血脉来唤醒,你可愿意?
子墨,我不怕死,可是我怕未来的人生里没有你。而现在,子墨,我终于可以为你做一些事情。
鲜血顺着手腕留到蝶玉上,被它吸收,玉色开始变得鲜红鲜红,它就像一个饕餮一样,使劲的吸收着鲜血,青染将它贴在言子墨的胸口,看着它融化,渗进言子墨的心口,看着他的脸色渐渐红润,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蝴蝶纷飞,像是在舞着一首挽歌,又像是在叹息,这世间的情爱,总是不能尽如人意。悄无声息的夜,有人在窥视,命运啊,也罢,送你们一场机缘,来生若能相守,也不枉此生如此情意。蝶影渐消,言子墨渐渐醒转,雪狐舔着青染苍白的脸,悲鸣,眼角有泪滚滚流出。
是梦吧,梦里,谁在痛苦哀嚎,生生撕碎人的心,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心跟着开始疼痛,开始心疼。
青染醒来,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古色古香的屋子,可以当古董的家具,来不及细想这里到底是哪里,她的心思完全被梦境打乱了。彼时,已经是黑夜,窗户打开着,有清风拂着窗帘微漾。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青染摇了摇疼痛的脑袋,起身下了床,来到窗前,看着静谧的夜色,已经是下半夜了,遥远的教堂里传来钟的报鸣声,一声一声,扣人心扉。
想到那个梦,是梦吧,抑或,前世今生,现今该如何选择呢,才能不负如来不负卿。我该怎么办,俯下身子,青染抱住膝盖,把头埋在双膝上,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似乎,这些日子总是在哭泣,为父母的去世,为不能回应的爱,而今,又为那个人的心疼。
“青染,青染”,门被撞开,宁玉清慌慌张张的从外面闯进来,看到她坐在地上,上前抱住她,“青染,不要走,不要走”。
“玉清,我不走,你怎么了”,声音带着沙哑。
宁玉清的眼角一下子就红了,“我梦到你走了,你不要我了”。
青染看着他,没有回答,又定定的看着随后跟进来的言子墨,目光晦涩,是梦中的人,就像从未离开过,就像从未改变过,还是那样的神情,可是,我是谁,我是谁呢,是自己又不是自己。
豪門婚劫:助理,你被辭了
三个人,纠缠不清的宿命,没有谁对谁错,没有谁付出多少的差别,是命运,跟他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吧,青染如是想。
“醒了”,言子墨微笑。
我和惡魔有個契約
“我。”
言子墨摇头,“什么都不要说,我都懂,你好好休息吧”,放下手中的餐盒,深深的凝视着这张想念了无数个日夜的脸庞,“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支持,你只要跟着你的心意走就行”。
宁玉清神色渐暗,紧紧的抱着青染,感觉好无力,是什么在改变,好像离她越来越远,好像这一辈子再努力都走不到她的身旁。好不甘心,可是,又舍不得她难过。
護花人 雲中嶽
日子就这样不闲不淡地过着,转眼,已经过去了两周,一个雾蒙蒙的早晨,言子墨送着两个人踏上离开的列车,什么都没说,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用尽余生的力气。当列车远去,言子墨捂着胸口,那里,硬生生的疼。
下午,接到宁玉清的短信,“她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这一生,还是输给了你”。
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一年又一年,年年如是,言子墨守着小小的店铺,抱着雪狐,从早晨直到黑夜,看着青染离开时走的那条路,一天又一天。当落日的余辉渐渐殆尽,叹息了一声,落下门板,准备关铺子,远处传来细细的脚步声,就像久远的记忆中的一样,是她,言子墨不敢回头,生怕是一场梦,一个温暖的身子靠过来,抱住他发抖的身子,“言子墨,我,回来了”。
给读者的话:
早就该给这个故事一个结局,可是因为写不出自己心里所想的那种情景,就懈怠了,弃了好久,想着应该给自己一个交代,一个结局,匆匆写下这个不是结局的结局,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吧。很长一段时间,不想跟人说话,不想写文,心里空荡荡的,空的找不到一个支持我写下去的理由,害怕写不出我想要的文字,害怕很多事情。直到现在,当我重新敲起我的键盘,心里是愉悦的,忘记了一些不高兴的事情,我会继续写下去,曾经说过,我只为我的心,是啊,我只为我的心,而今,她在哭泣,只要一个坚持下来的理由便好,庆幸,我还有。
故事里,青染本应该是一个从柔弱变为坚强,风采四溢的女子,最终还是保留了她本性,我偏爱坚强善良而又懂得分寸,会保护自己的女子。本来以为我会使最喜欢言子墨的,不然也不会一开始就把他设定为主角,可是写到最后,最偏爱的是黎文,从一往情深到四大皆空,真正放下的人,只有他一个,就像《红楼梦》惜春一样。而宁玉清的爱,太炽热,烧伤别人的同时也烧伤了自己,不是不值得,只是太过,一直认为最大的幸福是看着你爱的人幸福,不论这幸福是否是自己给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