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l8v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中國式結局-1看書-7mbro

中國式結局
小說推薦中國式結局
长安街在黎明前是青灰色的。
正阳门的高墙在青灰里面凝滞成冷猩红。
冷风里有一丝轻而粘的甜酸味道,比刑部大狱昏暗牢房里面让人窒息的腥臭气息好多了。
谭氏父子中的老谭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他在想:司刑的人会给他爷们喝什么牌子的酒呢?
他不知道儿子现在在想什么,从这个儿子一入学堂,他就再也不知道他想什么了。自从被抓,他就不断地唉声叹气:入娘的,这念书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眉毛都琢磨白了,他也没想明白。
正阳门前街的地面是青灰色的。
囚车的木轮子吱吱喀喀,颠簸起落;兵勇们耷拉着脑袋、哈着寒气在车后行进,押送官身上笨重的甲胄蘖索作响。年前威海卫海战和津沽阻击的失利,在京城早已成为人们口中消失了的愤慨而无耐的谈资,然而,大清天朝的兵士将官身上的号坎和铁衣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厚重的靴子底踢拖踢拖蹋在长街的薄青石板上,让它的斑纹变得更加琐碎。
天眼看就要亮了,才走到大栅栏。
小酒馆的招牌在风中摇曳着,一如世态善变的脖子。
神書 淡雲流
貪睡小公主:強闖皇帝的被窩 輕柳
炸焦圈和豆腐花的热气从黑乎乎的早点铺子里钻出来,跟着老谭的鼻子飘了老远。
小谭抬头起望,从晨雾和热气中依稀可以辩出盛宣怀等老字号泥金大匾;香淮院二楼的小窗打开着,一对发髻纷乱的尖脑袋向下探出;聚德阁的老板娘也正撑起花窗,扑了澳洲粉的白脸宛若雨后的木屋檐下长出朵大蘑菇。小谭忽然记起十天前自己送到这里裱糊的康老师写给自己的楹联还在这里,刚张了口,那朵蘑菇就旋即凋落,便又默然。
只是想起刚才路过的香淮院,他多少有些叹息,二楼凭街的窗子是他常常去坐的地方。他年轻潇洒,风流倜傥又是翰林学子,连对面常陪翁大人梳辫子的蝶师师都经常冲他抛出灼热的眼波。
钟楼的声音远远传来。
一切都将远去。
菜市口到了。
满腮虬髯的刽子手脸色的天色一样的铁青。
小谭想,对于百姓来说,这面色一样可以杀人。
刽子手持刀的手臂也是乌青煞紫。他上给小谭父子到酒的时候,一只手抠着坛子口,拿刀的手仍然并在身后。酒水溅成一个蓬洒的透明荷叶,围观的黑压压的人立刻给这荷叶让出了一圈空间。
去枷,上酒。
刽子手的腿退后了几步,持刀的手臂也垂直后移了几步。这是一柄神见愁的鬼头大刀,单排鼻环最上边的大环用坚韧的皮绦与刽子手毛烘烘的壮臂捆结着,就等时间到,只消挥臂之间,就可完事。
小谭从容地端起青花瓷碗。
“呃,换条裤子,换条裤子!”老谭拒绝喝酒,大喊大叫。这句话经过了从跪着的咕哝到试图站起来嚷嚷,正好是两碗酒到好的时间。炊烟、炉火,家乡的河床和绿树在他的意识里渐渐模糊成一片空白,就剩下了这一急不可耐的语言。
“换条裤子,换……裤子……”,老谭被结结实实地摁下去时依然顽强地叫喊。
“呃——听见了吗?他要换条裤子!”老谭的话给的一个戴破毡帽子的重复了一句,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了哄笑。
“都入娘的这时候啦,老响马还想换裤子哩……”,一个乞丐笑得直抖。
“屙了,”一名老者往嘴里面送了颗豆后,操起脏污的葫芦仰面灌了一口。
網遊之戰鬥在美女工作室
“是屙了”他吐出湿粘的痰说。
小谭侧视了父亲一眼,目光里面充满了歉意和羞愧。
然而,他迅即又重新端正了青花瓷碗,挺起胸膛,向着千年前一个叫做岳武穆的名字默默祈祷:
让我来世看到一个节烈的母亲,或者,让我投胎到猪圈。
青春期
小谭一仰脖,直着把碗里面的酒倒进了身体。
啪!青花瓷碗粉碎,小谭终于喊出了蓄谋已久的心声,这是他觉得自己可以留下的比生命更长久的东西:
“四万万同胞团结起来!我华夏才有强大之日!!”
浦江東
清脆的声音在清冷的风里面响着,人群里没有动静。半天,远处好象有个回音似的叫了声:
“好!说得好!”
但是就到这里,人们发现小谭那喷射着火焰一般的面孔没有了。
刽子手的臂弯弧光一闪,一个暗红的脖颈断面定格了瞬间,鲜红的液体从断面里喷薄如柱,溅出几丈开外,众人纷纷躲避。
老者用破衣袖擦完肮脏的酒葫芦,把它掖在腰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散去。
没走多远,他哈欠连天,脚步不听使唤地奔向最近的一家烟馆。
吻上你的心 席絹
第一皇商,極品太子妃
昨天,他的黄花闺女被一个提八哥笼子的少爷玩了一把,刚给了他一贯钱的补偿。现在,他鼻涕郎当地走着,已经闻到了***的香味;他快活地重复着刽子手挥臂的动作,吸溜着口水喊道:
“入娘,砍得真利索!”
一个时辰过后,行刑的地方,扫街人在收拾帚具,这里已恢复如初。
扫街人看见一个面色饥黄的中年人蹲在那里,刮下一片地上被血湿润了的浮迹,小心翼翼地用高丽油纸包了,放入长衫里面。
扫街人十分不解。
长衫中年人踱过来问:
“你可听见被杀的人喊了么?”
“人在死之前总是要胡喊几嗓子的……”
那人沉默了片刻,迅速离开。
这个在谭氏父子行刑时唯一为同乡叫好的中年人,连夜从朝阳门码头上了船,返回了他的家乡湖南。
到达湘潭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个纸包偷偷地埋在了房子的墙角里。这时候,他他六岁的外甥正在这间房子里面埋头读书、写字。
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名叫毛润之。
200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