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bpm精华言情小說 霸圖志 ptt-序章鑒賞-61ne2

霸圖志
小說推薦霸圖志
雍历元泽三年,位于大雍西北部的河西谷地,打了一场著名的战役。
死亡筆記後續 楓靈跡
大雍西北部是一片辽阔的草原,过了草原便是广袤的沙漠,而河西谷地则位于大雍和草原的中间,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此时正值盛夏,树林里也并不阴凉,柔然王社仑在军帐里来回踱步,他的心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那一日他依旧等待弟弟社卢凯旋归来,去战场前社卢还与他在宴会上对饮,说此次战事,必定要让雍军割地赔款,派公主和亲才好,奈何社卢此去再也没有回来。
当听到社卢战死的消息,社仑不禁嚎啕大哭。哭罢便晕了过去,睡了三天三夜才肯醒来。社仑在梦中想起自己自幼母亲去世,与社卢在柔然王庭相互扶持,直到他登上王位,社卢也成长为新一代的柔然战神……直到这次社卢战死沙场,连头颅都被割下来堆砌在柔然边境的城门外,他便又哭号着醒了过来,独自在王庭的小院里呆了许久,终于才从悲伤中走了出来,之后便再也没流过眼泪。
社仑听了三位将士的口述,才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因为属下叛变,最后被引入敌圈杀死的。杀死他的将领姓秦名秣,年方十九。
社仑在心里默念着秦秣的名字,心里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怪俠古二少爺
雍军这边,一个青年正拉开弓弦,将箭射入最远的靶子,箭正中靶心,引来一片叫好声。
輪舞命運之刻
“不愧是秦副将,身手果然了得!”
秦秣回过头去,看到将军王勇在一旁站着,便连忙过去行礼。
錦繡田園:空間農女好種田 風七
“见过将军。”秦秣行礼道。
王勇看了看秦秣的脸,越发感到惊奇。秦秣此人,说肤白貌美也不为过,尽管他面容清隽秀丽,不由得让人想起“男生女相”这个词,但他深邃的目光总是让人忽略这些。都说天生异像的人必定与常人有不同之处,就是这个年轻的后生,可以拉开军队里最沉的弓,挥动最重的斧戟,使柔然战神社卢在终于战死。
秦秣刚来军队的时候,还常因外貌被将士们瞧不起,后来秦秣成为百夫长,他们还颇有微词,此次击杀社卢,将士们见识了秦秣的功夫,对他只剩下佩服了。而秦秣也未将他们以前的不满放在心上,大家也都觉得他十分大度,更加尊敬他了。
“此次击杀社卢,便是你出的主意?”王勇问道,见秦秣点头,他便拍了拍秦秣的肩,“好样的,晚饭之后,到我的营帐来一下。”
秦秣领命。
晚饭之后,秦秣便只身前去营帐,此时的营帐里,众将正在讨论接下来的战略安排。
公子晉陽
“上次战役,我们击杀了社卢,听说柔然王社仑与社卢兄弟情深,此次战役,他很可能亲自上阵,听说社仑并不逊色与社卢,不知接下来如何是好?”为首的白将军问道。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诸将讨论许久,仍没有结果,这时将军王勇出声道:“现在有一个擎天之柱,何不用也?”白将军连忙问此人是谁。王勇说道:“此人姓秦名秣,是我麾下一名副将,上次击杀社卢,便是他出的主意。”
“马上派他来见我。”白将军说。
陰婚之與鬼同眠
“报告将军,秦秣已被末将喊来,在外等候多时了。”王勇说道。
白将军连忙宣秦秣来见。
秦秣走进营帐,诸将只看到一个年轻人穿着盔甲,却依旧一副世家公子风范,不禁感到惊奇。这个年轻人长相秀丽,目光幽深,看起来有些儒雅,虽然并不文弱,但身上似乎并没有身为武将的肃杀气息。
網遊之召喚天下
閻判 潤德先生
“末将秦秣见过诸位将军。”
“秦副将,这次战役,柔然王社仑很可能亲自出征,好为他的弟弟报仇,你且说说,这仗怎么打?他们有可能怎么做?”
秦秣领命,说道:“为避酷暑,柔然王也许会藏于树林中,先前王将军派我查探,我观树林里隐隐有杀气溢出,现下天气燥热,不如采用火攻。”
“火能点起来吗?”一位将领问道。
“可以,”秦秣说,“我们先派一个小队查探,每人拿一个火把,点燃树林便走。昨夜我观天象,明日会刮东南风,树林便是在西北方向,这火无法蔓延到我们这儿来。”
第二天,雍军派遣的小队出发了,他们骑着马,绕到树林前,在树林的东南方点燃了火焰。火势渐渐蔓延,点燃了粮草,也点燃了营帐。等柔然士兵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火势根本控制不住,虽然树林里有一条小溪,但溪水较少根本灭不掉大火。火顺着风向向着西北方向一路过去。柔然王不禁抱头鼠窜,他原本是想隐藏在树林中与雍军打游击战。奈何雍军已经做好了火攻的准备。他在树林中扎下连营,也不过是为了修养生息,却被雍军付之一炬。
社仑带领着保留的兵马沿着溪流向树林外奔去,他一路上尽量不去听周围惨叫的将士们的声音。一路奔跑,他终于找到了林间的一条小路。顺着小路逃走是他唯一的办法了。
他带着剩余的人马匆忙的逃窜着,最终却被迫停止了脚步。
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再走接下来的路了――他的胸口被埋伏的雍军一箭射穿。
闭眼之前,他听到周围雍军的高喊,也看到一个身形年轻的男子手里拿着弓。
男子的面容美如白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