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l8la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第157章 邪劍熱推-2jt2b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
大广场上,还在拼命厮杀的人群,突兀的感觉到,一股令他们连灵魂都颤栗的死亡气息,笼罩了下来。
一品棄女,風華女戰神
无不是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哪怕是自己的剑,已经直抵敌人咽喉!
哪怕是自己的刀,已经触碰到敌人的天灵盖!
那股恐怖的气息,压制得他们再也继续不了手中的动作。
当艳阳下的广场,突兀的出现片片雪絮,飘荡飞舞之时。
突然众多颤抖的声音喊道
“是……是……那股气息!”
“又是……那诡……诡异的风雪!”
村姑奮鬥紀
“这是陈……陈逍……剑意!”
所有人都惊恐而艰难的,转头看向陈逍所躺的方向。
只见本来奄奄一息躺着的陈逍,仍然闭目躺着。
可诡异的是,他竟然慢慢的飘了起来,越飘越高,直达三丈。
他整个人,就如无根浮萍,飘悬在空中。
一道道犹如实质的剑气,在他周身环绕。
甚至还发出“呛呛”的交击之声。
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无可致信,惶然如梦。
他们所感受到的恐怖气息,就是来自于此。
此时的陈逍,不但全身充彻着凝实的真气,而且受损的经脉,也在两大周天的运转下,恢复如初,实力是真真切切的达到了先天巅峰。
但是他却没有醒来,而是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地。
他发现自己已经全部贯通的经脉,好似又出现了一道屏障,而只要冲破这道屏障,就能进入另一片天地一般。
更奇怪的是,陈逍明明闭着眼睛,可是周围的事物,竟然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这不是感知,而是真真切切的看见。
億萬新娘:顧少的天價寵妻
他看到了天上的蓝天白云、看到了光芒万丈的太阳。
他看到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他也看到了,期至重正在屠杀正道高层。
他还看到他最想看到的人,顾-佳-彤!
顾佳彤气若游丝的躺在血泊中,心跳也是时有时无。
陈逍焦急的想要去救她,可是他无论怎么挣扎,就是动弹不得。
夜城
他决定试试冲击那道屏障,也许这样就能动了,就能去救佳彤了。
随即他的剑意就迸发出来,笼罩了整个广场。
厮杀的人群因此停了下来,他也在自己的剑意携裹下,漂浮了起来。
期至重看着空中的陈逍,一样惊骇莫名。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他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
若是不尽快杀了陈逍,那么后果将不是他可以承受的起的。
想到此,期至重放弃了杀正道高层,驱散了剑意对他的震慑。
他猛然纵身而起,厉声大喝
“哪怕你真的是天神下凡,我期至重今日也要杀了你!”
冷酷總裁鬥萌娃
突然,他的前方也有一人纵身而起,大喊道
鬼夫臨門 戈壁老張
“师父!我求求你!收手吧!”
是孟放!
可是期至重隐忍多年,今日又损失惨重,眼看成功在望,岂会因为区区一个徒弟而放弃?
“逆徒!滚开!”
他一巴掌拍飞了孟放,好在他还念了一些旧情,没有下杀手,否则孟放必死无疑。
全力运转周天的陈逍,看到期至重飞身朝着自己杀来。
心中一声冷哼!
笼罩着广场上空的剑意,涌向了掉落在地上的荡空剑。
层层剑意裹挟着长剑冲天而起,凛冽的剑光,撕裂了绚烂的阳光,刺得人眼睛生痛,宛若一道璀璨夺目的彩虹,划过天际。
被恐怖得让人颤栗的剑意锁定下,那快如闪电的锋芒,竟让期至重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
在他惊恐的目光中,森寒的剑锋刺入了他的咽喉。
长剑穿喉而过,带起一蓬血雨,老谋深算、隐忍三十余年的奸雄期至重。
砸落在了血泊之中,瞪着死鱼一般的眼睛,嘴中喃喃说出了两个字
“御……剑!”
就此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陈逍以剑意驱使荡空剑,杀了期至重,笼罩在广场的剑意,也薄弱了许多。
所有魔门弟子,全都惊慌失措、心胆俱裂的向广场外逃窜。
魔门高手死伤殆尽,连期至重也被一剑穿喉。
更可怕的是,他们现在还身处,陈逍哪个可怕的人,所制造出来的风雪之中。
这风雪绞杀先天如蝼蚁的恐怖景象,他们可还历历在目,留下来不是等死吗?
现在有机会不赶紧逃,还等什么?
他们是想逃了,想不打了,可是正道群豪能答应吗?
能放他们安然离开吗?
当然不可能!
不用任何人招呼!
鳳皇在上 雪小朵
不用任何人组织!
正道群豪不约而同的大喝一声
“杀!”
陈逍是杀了众多魔门巅峰强者。
可是从魔门杀来到现在,他们正道群豪,就一直被压制着。
无数的师兄弟、师姐妹!
无数的同门、同道!
被魔门妖人杀戮残害。
他们个个都憋屈着无尽的怒火和仇恨。
现在为师门兄弟、为同道好友报仇的机会来了。
岂能容忍魔门仇人脱逃?纷纷截杀了上去。
霸寵三生之清穿遭帝寵
魔门弟子虽无心恋战,可是他们现在的人数,和整体实力都高于正道。
既然无法从容逃离,那就杀出一条血路吧。
一方为了报仇泄愤,一方为了逃离求活,惨烈的大战再次爆发。
陈逍还在运转周天,这剑意风雪虽起,却无法提起真气催动。
看着下方的惨烈,悬浮躺在空中的陈逍,控制着剑意携裹着荡空,穿梭进了人群。
一柄异常的大剑!
一缕诡异的剑光!
一道森冷的剑气!
一抹冰寒的剑锋!
就这样好似绝世的舞者,飞扬在人丛。
洞穿着一个个身体、划割着一个个咽喉!
血修死了!莫红海也死了!
广草巾死了!席啸同样死了!
魔门弟子一个个死在了,那柄无人驱使的邪剑之下。
没错!他们心中已经给这柄神剑下了定义。
一柄剑,能发出妖艳的紫光、殷红的血光!
不是邪剑是什么?
一柄剑,能无人使用,自己飞行!
不是邪剑是什么?
一柄剑,能像长了眼睛,专杀他们的人!
不是邪剑是什么?
众多魔门弟子,受不了这种压抑和恐惧。
一个个开始发疯,变得癫狂!
再也顾不得打斗,疯狂的向崆峒派之外逃去。
哪怕正道弟子的杀招临身,也不管不顾。
宁愿被杀了,也不愿在这恐怖的地方,多待哪怕片刻。
一边倒的屠杀追逃,广场慢慢恢复了平静。
除了渐渐开始恢复功力的残余高层,和少数几个保护在侧的各派弟子。
就只剩下一地的尸山血海,和偶尔有几个重伤未死的人,发出几声呻*吟。
楚嫣然凄然的跪倒在地,抱着几欲昏迷的韩青行,哭喊着
“韩青行!你给本姑娘睁开眼睛!我命令你不许睡!”
“只要你不睡,我明天就去你韩家提亲!”
“你愿意娶我吗?你快睁开眼睛回答我……”
韩青行微微睁眼,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
虚弱而肯定的说了句
“我……愿……意。”
孟放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踉跄的走到期至重的尸体旁,面色平静的,弯下身艰难的抱起期至重,摇摇晃晃的走了,消失在广场边缘。
吴小熙瘸着腿,咬牙搀扶着程小玲,走到陈逍悬浮的地方,和少了左臂,抱着张国强尸体的冯元绝,一起跪倒在地,希冀而担忧的抬头看着。
求着一个正道弟子,抱着他到顾佳彤身边的顾永知,满脸的痛苦无助的看着女儿。
吴凤琳背上,有一道狰狞而恐怖的刀痕。
她爬到了顾佳彤父女身边,若非一道坚定的信念,她早已倒下。
这一战,正魔两道参战人员多达近六千。
可是这广场上的尸体,粗略估算一下,就不下三千之数。
魔门是退了,可是正道胜利了吗?
歪歪得正 霧夜澈
没有!
看看这些尸体吧!
这一战,没有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