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idc精品都市言情 戲劇歲月 線上看-第三十章 願得一人心-3hbyn

戲劇歲月
小說推薦戲劇歲月
枯燥的旅途常常伴随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而六人交谈甚欢之际,刘雨欣恰好路过。
高考前因为身患重病不敢过多交谈,那份情意埋藏心底,不曾揭露。再次相遇,二人视线对碰,柔情浮现,互相扬起手臂,温情问候。
经过长达十五天的调养,李宇满头白发早已泛黑,恢复正常人的发色。而刘雨欣早已在李宇大病初愈时,收到了好朋友的消息,心里一直存有念想。未曾想,同是离别,二人竟如此巧合地相遇,天时地利与人和并列。
“咳咳,宇哥,我们出去溜达溜达,你和雨欣聊会儿。”朱博文挤眉弄眼地说道。
刘雨欣脸色微红,坐下后看着李宇,撩了撩耳边散落的秀发,歪头打量。
“好巧哦,没想到离别的时候我们还能有缘相遇。”李宇微笑道。
村姑召夫令
“嗯,所以,你们这次离开,是前往北京了么”李雨欣沉吟会儿,问道。
“是啊,第一次远离家乡,前往北京开启漂泊的岁月,有些感慨。”李宇仰头看着上方,轻声说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二人一言一语的交流,真情流露,藏在心底的那份感情缓缓浮现。
哥几个出奇地懂事,二人聊了大半小时,五人就躲了大半小时。李宇看着眼前的佳人,想了想,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如今,自己不再是孤身一人,在村里有许许多多的长辈关怀,有钟老者和韩勇的照顾。在北京,有未知身份的唐装老者暗中保护,所以,心里那份感情不想继续隐藏。
“说实话,雨欣,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原本想在高考结束后和你表白,但你知道我患了绝症,那时候我不想连累任何人,甚至宿舍的兄弟几个我都交代好了后路。”
王牌特衛3 梅雨情歌
“现在,我的病已经痊愈,且拥有关心我的人,我再次有了家的感觉。所以,在今天遇到你的时候,把心里一直埋藏的感情对你表白,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李宇眼中带着柔情,看着刘雨欣,认真地诉说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后者听后默默地点头,眼眶流出了幸福的泪水,这句话等了很久,终于等到,前面所有的委屈瞬间消散。
少爺似錦 拓拔瑞瑞
二人确定身份后,哥几个瞬间出现,默默地站在一旁鼓掌,脸色激动。以前在学校时各种撮合,但都以失败告终,今日的收获无疑是最大的。
朕的棄後很傾城
看着刘雨欣脸上的幸福笑容,李宇勇敢地牵着她的手掌,暗自点头。随即,说道“这次出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的成绩应该算是理想,所以和家人商量后,第一志愿是厦门大学。”刘雨欣想了想,说道。
“没关系,现在有高铁和飞机,虽然我们相隔两地,但想要见面,都是几个小时的事情。”李宇微笑道。
交流过后,因为这次出行是她妈妈同行,刘雨欣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离别时,二人都没有说再见,下一次的相聚才是美好的。心里有了牵挂,路程反而更加有趣,到达省会后,六人在网上早已买好的高铁票通过身份证领取后,带着期待前往北京。
甜心老婆不準跑 我是糖果果
三千戰火 深思文學
超級電力強國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虽两地分隔,但愿相见时,依旧如初。李宇并不会因为二人之间的距离,就逐渐淡忘,来之不易的生命,来之不易的爱情,都需珍惜。
到达北京,六人乘车前往陈维姐夫发的位置汇合,见面寒暄后来到了租赁下来的房子。
因为房租是陈维姐夫先行垫付,李宇通过手机转账还了回去。看到家附近有银行,有些好奇地拿出钟老者离别时送的银行卡查了查账。
钱不多,里面安静地存着一百万,李宇知道自己在这十五天中每日练习的奔驰车都上百万,心里没有多少负担。但感激和感动早已填满心窝,谁曾想这几年过来都是省吃省穿,而现在自己的存款已经上百万。
收拾好房子后,喊上陈维姐夫一家,到附近的饭馆吃了顿饭,本来李宇想买单的,但陈维姐夫王军早已买单。
“你们刚到北京,也是第一次出远门,先好好休息,有需要的联系我们。”王军笑吟吟地说道。
“姐夫,这是宇哥之前准备好的礼物,你拿着。”陈维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那份策划书,说道。
“好,谢啦,我和你姐先回家,你们晚上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王军没多看,接过后笑着说道。
正想分别时,一辆黑色奔驰车出现在众人旁边,司机熟练地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
李宇看到后座下车的人,露出了微笑,上前问候道“古爷爷,您怎么亲自过来,出发前勇叔还让我有时间过去看您呢。”
豪門虐戀之錯愛 傑範
“呵呵,第一次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过来看看你们这群小子。小勇把你们过来的想法告诉我,这是我一后辈开的小公司,你们明天过去上班吧。”唐装老者脸色和蔼地说道。
“谢谢古爷爷,您吃过饭了没,要不我和您出去吃点。”李宇接过名片,微笑道。
唐装老者从司机手里接过银行卡,递给李宇,说道“不用不用,这是老头子的一点心意,你拿着,平常有空就联系小董接你们到家里坐坐。”
看状,李宇急忙婉拒道“不行不行,古爷爷,钟爷爷在出发前已经给我生活费了。”
唐装老者一把抓住李宇的手臂,板着脸说道“一码归一码,师弟送的是他的心意,这是我的心意。古爷爷也是你的长辈,给点钱孙子花是理所当然的。”
看着拒绝不掉,李宇略显感动地接过银行卡,道谢后亲自送唐装老者上车。而司机小董留下自己的电话,拍着李宇的肩膀寒暄几句才上车离开。
在这短暂的时间中,没人注意到王军脸上神情的变化,显然唐装老者在北京拥有一定的身份。否则王军怎么可能露出这样的神情,而且腰杆挺直,眼神中充满了尊敬。
“小宇,刚才那位是你的长辈”回过神后,王军试探性地问道。
“非亲非故,我们见过几次面,对我很好,自从我爷爷奶奶相继离世后,就担任着爷爷的身份照顾我。”李宇没有察觉,微笑道。
随后,王军一家子开着丰田离开,但心里的震撼很大,开始时只是以为都是陈维的同学,身份也就普通人家。
在哥几个的怂恿下,李宇拿着唐装老者的银行卡到提款机查了查账,瞬间眼睛瞪圆。提款机的显示屏上的余额一串零,整整五百万,就这样风轻云淡地送了出来。感觉就是过年发红包,塞一百块钱的那种轻松。
而李宇看到卡里的余额,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两位老者如此地照顾自己,这份恩情,足够沉重。回到住所,六人洗漱后坐在并不宽敞的客厅,面面相觑。
“金腾外贸有限公司怎么感觉有点耳熟”陈维看着桌面的名片,疑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