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ssy小說 從小到大二十年 迷茫的路癡-第十一章相伴-l4w75

從小到大二十年
小說推薦從小到大二十年
09年冬,雪后的天还是阴沉沉的,不仅没有阳光,还特别的冷,厂外的五棵松树上零零散散的挂着雪花,白绿之间显得有些刺眼。
因为上一年又是大赚,所以这一年冬,老爸对机械生产,加大了产量,而且工作人员也增了不少,大约有四五十人,每天里里外外的,再加上机械的轰鸣声,就显得特别噪杂。
早上在我刚睁开眼的时候,大伯家的弟弟,小财走进了屋里,不过显得很不精神,也没有说话,放下东西后,就出去,进了厨房。
廢材龍妃要逆天 我心菲翔
大宋帝國征服史
小财中考时没考上,之后在外打了一年工,回来后,来的老爸这。
起初老妈是不同意来的,因为小财的品行老妈实在不放心,怕惹出什么麻烦,不过犟不过老爸和我,最后也只能同意。
小财来了以后和我住在一起,有时候也回家,他比我高,不过很瘦,爱抽烟,而且频,每天晚上都把睡觉的屋子抽的乌烟瘴气的,所以我就经常把他撵出去抽。
不过我们哥俩的感情很好,好吃好喝的从不分彼此,经常一起出出入入,有时没事的时候也总在炕上打打闹闹。
小财出去后,我快速的穿好衣服,然后也走进了厨房,那时做饭的大嫂已经来了很长时间,正在厨房里一边忙一边和小才说着话。
当我进来后小财喝了几口凉水,又说了几句话,就出去干活了,而我直接就坐在凳子上吃起了饭。
小财说他今天有点不舒服,还老是喝凉水,我让他不行今天就别干了,不过他说没事,你一会看着点……大嫂一边忙一边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吃了两口饭后,放下筷子,就走了出去。
厨房和我干活的地方是对门,里面有三台新买的设备,干活时只有三个人,我,小财,还有位教我们的师傅。
师傅今天没来。
我一进门看见小财正在车床边干着活,因为每天那个位置都是师傅的,只有师傅不来时,小财才会站在那里。
没有,今天师傅家里有事,不来了。
我的僵屍老婆大人 張萌萌站起來
離·合 墨殺
哦,听大嫂说你今天不舒服,不行就别干了。
没事,现在好点了。
别逞强,不行就下来。
知道了,干你的活吧。
听他这么说,我也没在意,来到自己的床子旁边,打开机器,操作了起来。
我那时候用的是铣床,转洗键槽和花键,没有复杂的活,所以完成一个件也比小财的快。
每次上件下件都能看见小财来回的操作机械,那天干活期间小财跑了一趟厕所,然后回来又继续操作。
少將的純情暖妻 奇葩果果
我看着没事也就放了心,没在继续特别关注,可是事情往往就是在你放心后,给你来个特大意外。
那时是我刚洗完一个件,拿下来放在地上后,抬起头的一瞬间,被眼前看见的画面惊呆了。
只见小财不知什么时候胳膊被机床嚼了进去,脑袋在旋转的圆盘上,砰,砰,砰一下,一下的磕打着,而且头上还不停的留着血。
我被眼前的一幕当场吓傻,呆了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然后立刻跑了过去,不过脑里还是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怎么去闭掉机械,紧张的头上直冒冷汗,直到看见一个红色得按钮,才慌张的按了下去,然后大喊大叫的跑了出去:救护车,叫救护车……
那天老爸本是要出门的,刚要走的时候就听见我不是好动静的声音,随后就和一帮闻声而来的工人快速的跑了过来,当看见里面的情况后,老爸急忙与工人上前用工具把小财解了下来。
然后抱起小财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让老妈去隔壁邻居家找车。
血不停的留着,旁边的我闻着刺鼻的血腥味,脑里忽忽悠悠,脸色苍白,不过我还是坚持的,不停的叫着小财的名字……
不一会邻居家的车开了过来,老爸抱着小财进了车,然后快速的奔着最近的县城开了过去。
而我在等到大娘来到后,也随后跟了过去,到了县城,医院对小财进行了抢救,不过并没有存留多久,因为医院的设施不行,就紧急用救护车把小财又送到了市里医院。
然后在市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后,小财被送进了重病监护室,之后老爸再与大夫了解了情况后,告诉我们:没事了,住一段时间就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就行。
听老爸这么说,我的心这才平稳了些,之后与老妈还有大伯家的姐姐和姐夫坐着车回了家。
那时真的以为就没事了,可是在家等了半个多月,小财也不见好转,还是昏迷不醒,直到有一天程语给我打了个电话后,问了老爸,我才真正的知道了情况。
程语的电话里告诉我:小超,小财一直吃着曲马多,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后来听村里大姑家四姐说,小财总脑袋疼,只有吃这药才能缓解,大娘给买过很多次,她都看见了,这药吃着总口渴而且上瘾……
直到那时我才了解了详情,原来吃曲马多就等于慢性吸毒,我把程语的话告诉了老爸,老爸听后再次对小财全身进行了检查,结果就是,吃药吃的已经双肾坏死,已经无法完救了。
可老爸却不死心,不停的花钱,不停的想方设法的救,可是最后还是无果,勉强支持俩个月,小财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小财离开那天我不在现场,听说那天的哭声,谩骂声,还有指责声不停的搓指着老爸的脊梁骨,而老爸回来后并没有说,直到后来听老妈说老爸回来那天晚上,自己偷偷大哭了一场,并且一夜间头上鬓角长满了白发。
人心都是肉长的,老爸那时心里的痛,大伯家心里的痛,我想没有几人能体会……
小财的离开对爷爷来说,是很大的打击,他一直是爷爷心头的肉,再料理完小财的后事后,回到大伯家,对爷爷没有隐瞒,爷爷听后坐在那呆了很久,接着不停叫着小财的名字,然后眼泪随之而下,我长那么大第一次看到爷爷哭,而且是那么伤心,我陪了爷爷很久,那天也许也是陪爷爷最久的一次。
即那之后不久,姥姥因癌症病逝,老妈虽然一直陪伴着姥姥走到最后,可是经过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也是大病了一场,双鬓随之变白。
而我也是心里一直压抑难受,没有精神去工作,最后和老爸一商量,决定送我出去上学,去技校上学,一面能学些技术,一面也能缓解缓解心里的压力。
就这样我离开了那个小乡镇,第一次独自走出了家门。
可就在我离家不到俩月后,一天接到了老妈的电话,告诉我说:你爷爷故去了,因为你离得远,所以就没让你回来。
故去了,怎么会,想想爷爷的离去,再想想好几次看见老人独自坐在木墩上,望着远方,孤寂的眼神,我心里狠狠地抽了一下。
爷爷一辈子是位勤劳的人,在我的印象中他永远是那么慈祥,而且身体也一直很好,也许这次弟弟的离去真的给了他太大的打击……
我开始有些怪家里没有早些告诉我消息,可是后来知道原因,心里也就只剩下了对爷爷的遗憾。
原来那时候家里的厂子出了状况,大批卖出去的机械都被反了货,老爸为了不让我回来后,知道情况后,心里再有压力,所以就阻止了老妈……
事情已经够多了,算了,就别让孩子回来了……
确实事情够多了,最后的压力却都让老爸老妈承受了……
人生漫漫,路远长,风风雨雨,几凄凉,二十光阴人已去,万字能写几回肠……
也许人生的旅途就是一场演义,走过了,经历过了,串联起来后,也就成为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