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ur7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社會實習生 ptt-第五章:讀者不看章節名的熱推-ds8es

社會實習生
小說推薦社會實習生
十几人好不容易重新坐好,我认真看了一眼,全都是大叔级别的,就我一个年轻人,按辈分,我应该是最低的了,毕竟我从签订合同到现在,无非就经历了半天的培训,一个“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的考试。外带几天像猪一样吃了就睡,睡醒就吃的日子。由于木木老大极其看好我,(其实是我死不要脸的扯着老大的衫尾进来的)所以我很荣幸的能进来包房旁观。此刻的我,真不知道我这辈分该站着还是坐着。站的话我应该昂首挺胸,立正站好还是抖着脚站?坐着的话,我的两条长满性感腿毛的大长腿要不要搭在桌子上,这些最基本的我都不懂。
不过还好木木老大坐的位置比较好,我站他身后基本就靠在角落了,成功地和屋子里的点唱机融为一体,我相信我只要不玩手机,也没有人点歌的话,根本没人发现得了我。
大叔们一直在嘘寒问暖,互相吹捧。我一句没听明白,所以躲在角落的我相当的憋屈,而且不能玩手机。
“在座各个区的话事人都到齐了,今天呢,叫大家来,主要是商量一下…”阿公点着雪茄慢悠悠的说道。但还没说完,木木老大一拍桌子,从裤裆里掏出一把猪肉刀就把话题抢过来了。
“老大,啥都别说了,就事让我来。”木木老大挥着刀说道。
“那行,就你来吧。来,喝酒。”阿公见木木老大那么痛快,十分高兴的拿杯子碰了一下木木老大的杯子,一口把酒闷了。
我躲在木木老大后面,问他到底是什么事啊?我这么一句都听不明白。
不死的曦乃
他跟我说,反正是好事,很快我们就可以不用养猪了。
我心想,行吧,你是老大,你说好就好吧。但这社会人办事也太马虎了吧,不是说开会吗?怎么跟开派对似的?说正经事情的才三句话,现在又开始找服务员要拿麦克风了。
暴力武修
喝的挺醉的阿公无意中说出这次的任务是接几个从外地来的杀手,给他们安排住处各种各种的,等杀手完成任务后,还得帮他们买火车票,送他们上火车就行了。
这事给我第一感觉的太简单了,不就接个人嘛,我大学没少干这事,在我大学的啪啪啪社团中,我没少干接人这事儿,有些穿的比较暴露的女孩子,我还送她们到东莞直接送到房间的大圆床呢。
阿公醉醺醺地说完后,还让我们保密,说这事只能让他自己和我木木老大知道,其他人知道都得灭口。
我听阿公说的话,不像是开玩笑,前面也见识过,说砍手指就砍脚趾的事,这事看来只能当作不没听到了。
我看个那群大叔,刚刚还一个劲地吹嘘着不用木木来,就他们随便派两小弟安排就行,一听到阿公说要灭口的事,立马装模作样的说音响太吵。明明也没有人敢再唱歌。
这群比我高辈分的大叔很可能也是老头儿的学生,我估计过去叫一声师兄也不为过,实在不行,叫一声师大爷也合适。
木木老大顺利的拿到了这个可以出人头地,叱咤风云的机会后,心情大好,喝了不少酒,整完醉醺醺的说,这下子终于可以对得起翠花了。我想翠花大概是木木老大的老婆之类的人物吧。我也不敢瞎打听,因为觉得能叫做翠花的人,一般都不简单,比如方世玉他老妈。
到了晚上十二点左右,里面的师大爷,也就是那群比我辈分高的大叔,基本都喝多了,我作为能和阿公一起同台演唱的新晋后生,也被灌得七七八八了,木木老大倒是十分清醒,我还记得我说去找个鸡交待一下我人生的第一次时,木木老大撅起腚来叫我将就用来着。
派对快结束时,一群大叔扶着阿公上了车,说是要送一送阿公。看着架势,我感觉大叔们能直接把车抬起来跑着送阿公回家。
送走阿公后,木木老大把猪肉刀插回裤裆,和我说今晚不回养殖场,说带我按一下脚,刺激一下。我相当兴奋,这么多天,终于做点想社会人做的事了。刺激一下,光听着就硬邦邦,够刺激了。第一次有了一种解脱的心情,Mother egg ! Mother eggs!终于解脱了,学的什么社会人最重要是怂,最重要是欺上瞒下,最重要是假装有义气。这都什么鬼,考个胆量,还问我“叫我一声敢不敢答应!”。还有就是,我堂堂社会人,养什么猪?而且这猪场还没有一个猪。Mother egg!Mother eggs!
几分钟后,木木老大带我去到了一个非常隐秘的按摩场所,外面挂着黄色的灯笼,灯笼还画着一张非常性感的张开的嘴巴,进去后,一个穿得非常暴露,长得跟章子怡似的女孩走了过去,一切我都很满意,就是看着女孩的胸部有点垮,这个胸部有点跨的女孩告诉我,她叫玲玲,当我问她全名叫什么时,人家不乐意告诉我,说她们这儿有规矩,不能跟客人有私下的交流。还好她没跟我没丑拒。不然我未必的硬起来。
玲玲给我脱了鞋子和袜子,伺候着我躺了下来,(这里用伺候好像不合适?应该是招呼我躺了下来,因为她还没伺候我。)我躺下来后,就开始期待我的第一次。
这时候,木木老大跑了过来,问我好了没。
“哪有这么快啊。还没开始呢。你完了?这么快?什么感觉?”我冲着他说。
“能有什么感觉啊,就舒畅,出汗,解解酒呗。快点,我外头等你。别光顾着聊天,你还能跟人家聊出感情来吗?”木木老大显然很不满我说他快,略微生气地说道。
“你外头等我半小时。”我也不顾他满不满意了,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我必须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求生無路 暗夜鬼語者
“得半小时吗?真的是,快点,年轻人。”木木老大催促完就出去了。
掌門無敵 當年萬戶侯
玲玲说可以开始了,但放进去的时候千万别动那么大力。
我按照她的吩咐,一切都尽量轻轻的,第一次的感觉真的太好了,湿湿的伺候着我,吻得我痒痒的透不过气来。实在太刺激了。
我仰着头躺在不动,痴痴地享受着,我真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啪!啪!啪!”
几下敲门声后,木木老大直接踹门闯了进来,一把把我拉了起来。
我非常生气的说,我还没弄完呢。
“做个鱼疗都能做一小时,赶紧走吧,脚趾都快被咬掉了!”木木老大非常生气的拉走我了。
封魔戰神 爭議的羊
我擦,这老大压根没想过小弟的感受!这是我第一次做鱼疗,刚刚刺激着呢。
我被木木老大带回了旅馆,开房时,木木老大说节约资金,开个单人房。老板娘用着非常奇异的眼神看着我俩,我开始并不知道那眼神什么意思,难道两个男人不能开单人房吗?第二天我知道了,因为当时我刚刚做完鱼疗之后,很舒服,整个身体都软了,酥**麻的。直接耷拉在了木木老大的肩膀上,想让木木老大背着我上楼来着。
但还好老板娘没跟上楼,不然估计她得报警了,因为木木老大不喜欢穿衣服睡觉,他必须光着身子睡。如果老板娘跟上楼,看到木木老大从裤裆里掏出凶器时,我相信老板娘绝对会报警的。你见过一个中年男人背着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去单人房的吗?对,你可能见过,就单单这样,报警的话,公安局未必受理。但木木老大背我到房间后,说床太小,我是年轻人,正正是长身体时候,不能打扰我休息,直接把床让给我了,自己一个人光着身体,坐一边磨他藏在裤裆里的凶器—猪肉刀。而且只磨一面,说另外一面写了字,是油性笔写的,不经磨。
就这样的情景,如果老板娘跟上楼看到,能不报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