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49m精品小說 重生之愛恨千年-第十九章 身世鑒賞-s00kn

重生之愛恨千年
小說推薦重生之愛恨千年
汪国生送李校长出去了,汪希自己在病房里看着电视,王怡婷提着水果走了进来。
“希希,我有些话想跟你聊聊。”一副扭捏的姿态,倒不像平时那个大大咧咧的老王了。
官場紅顏:美女首長
汪希笑着招呼她坐下,给汪国生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想吃蛋糕了。
皇子殿下太囂張
青鸞
“希希,有些话我憋了好久,我觉得如果我不说出来,可能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王怡婷叹了口气,“这件事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不对劲。我知道小春对你有敌意,我也知道小春可能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但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严重,我真的没想到!我要是知道会让那你受这么大伤害,我说什么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玲瓏曲 春溫一笑
“我知道,老王,我相信你说的。你能和我说说具体怎么回事么?”
王怡婷开始讲述起了自己的身世。她出生在S市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她的父亲前前后后一共娶了四任太太,前三任太太都生了女儿,只有第四任也就是现任太太生了一个儿子。王怡婷在家中排行老二,这是一个很尴尬的位置,既没有大姐受重视也没有小弟受宠爱。从小在这种家庭环境下长大的王怡婷虽然并无害人之心,但活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坦荡。
在自己的母亲与几个阿姨的勾心斗角中,王怡婷的心思逐渐深沉,她每每都能看清事情的本质,但只要不危及到自己就绝不插手。她在人前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也让家里人对她少了一份忌惮。如今她考入B大,为了不让自己太招风头,她依旧选择了装傻,不给家里的母亲徒惹事端。
可是和汪希成为室友的这半年里,她在汪希身上看到了她这辈子都渴望拥有的特质。善良,真诚,大气。她羡慕她拥有这么多的好朋友还有爱她的家人,她私以为汪希可以对范迎春有所防备,她觉得汪希就算受到一点点伤害也有人可以照顾她。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就是她的不作为,才险些让汪希丧了性命。她后悔了,她不希望汪希出事,她不希望这样一个美好的人因为自己而消失掉。
说到最后王怡婷痛哭流涕。这些年家里的冷漠和算计让她也变得自私自利,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没有亲情,没有欢笑,只有无尽的争吵和谩骂。她甚至从来没有一天做过真实的自己,她的心或许早在看到自己的母亲偷偷虐待三妹的时候死掉了。
汪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王怡婷,只能默默陪着她,用自己温暖的小手向王怡婷传递着爱的能量。
“希希,你能原谅我么?原谅我没有及早告诉你小春的不对劲,原谅我的自私。”
“老王,你能和我说出这些,证明你从今天开始真正把我当成了朋友。作为朋友我怎么会不原谅你呢?何况你之前提醒过我啊,是我太粗心,没有和小春好好谈谈。”
一世紅塵劫
“希希,我是真的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我这几天都自责死了,要不你骂我几句,这样我才相信你是真的不生我的气了。”王怡婷摇着汪希的手臂,哀求道。
“哎,要说你这个老王吧,其实还是个好人,你说对不对?”
“对对,哎,希希,你骂我老王八!”
“你让我骂的嘛……”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感情比原来更好了。早已买好蛋糕的汪国生在病房门口看着里面两个青春洋溢的女孩开怀的大笑,心底多日的阴霾也仿佛被驱散。他的女儿是如此豁达而善良,他也决定原谅范迎春,身为汪希的父亲,自然得跟女儿看齐。将蛋糕切好,汪国生借口出去了,让两个小姑娘一起品尝友情的甜蜜。
汪希恢复的还算快,终于在寒假到来之前回到了学校。想想这些日子童梧、阮明皓、王怡婷这三个人几乎都每天到医院报到的情景,汪希觉得自己挺幸运也挺幸福的。用一场有惊无险换来三个真心值得相交的朋友,好像还挺划算。季思南在汪希情况稳定之后跟随公司项目去了韩国考察,汪国生也在不久前赶回美国。不过这次汪国生回去是要彻底安置好美国那边的工作,因为他实在不放心汪希自己在这边,决定将以后的工作重心迁到B市来。
“希希,你现在还有没有头晕头疼之类的感觉?我去问过李校长了,如果你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可以等寒假回来再参加考试的。”阮明皓将手贴在汪希的额头上,担忧地说。
“我又不是发烧,你摸我脑门干什么?我的能力你还不了解嘛,我每次考试都能超过沈陆的。”汪希打掉阮明皓的手,突然想起好像很久都没见过沈陆了。
“别提他,要不是因为他你能受这个罪?”一提他阮明皓就生气,甚至比提范迎春还生气。
“明皓你别生沈陆的气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啊。说到底他也是个无辜的受害者,以后咱们多加小心就是了。”听到汪希说“咱们”,阮明皓的心情一下子明媚起来。
“嗯,咱们是咱们,他是他,以后少跟他接触!”看见阮明皓又嘻嘻哈哈搂着自己肩膀,汪希无奈地摇摇头。经过这些日子阮明皓的细心照顾,和大家的旁敲侧击,汪希这个粗线条终于看出了阮明皓对她的与众不同。她也曾感动也曾感谢,但她扪心自问,对阮明皓好像就是缺了这么点爱情的感觉。
她跟王怡婷探讨过这个话题,王怡婷劝她试着接受阮明皓,因为她恐怕再也找不到对她如此好的一个人。要知道汪希昏迷时,阮明皓甚至已经做好了照顾汪希一辈子的打算,幸好汪希醒了,否则阮明皓不是要将自己的一辈子都奉献了?而且还是毫无名分的那种。
汪希想了好几天,最终决定给自己和阮明皓一个机会,万一时间久了,自己就爱上了呢?可阮明皓这个二傻子从来没提过喜欢汪希这回事,汪希也不好意思主动说,弄得俩人现在的关系总处于一种不尴不尬的状态。
汪希果不其然很顺利的通过了最后三门的考试,虽然老师们都没给打高分,怕别的同学觉得不公平,但汪希总算是有了一个正式的成绩。寒假即将来临,大家都买好了各自回家的车票,临行前一天,汪希向大家发出了请客吃饭的邀请。
参与的人也无非就是童梧、阮明皓、王怡婷、钱思、李元昌、马平川几人。饭桌上,大家还是免不了讨论范迎春的事,看着汪希豁达的态度,李元昌等人不禁为她竖起了大拇指。吃饱喝足,汪希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好朋友,在我最危急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在我生病住院的时候鼓励我陪伴我,我在这以茶代酒,谢谢诸位了。”说完,端起跟前的茶杯一饮而尽。
“下学期我就退出思辩社了,可能和几位师兄师姐见面的次数会变少,但是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了,尽管找我,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王怡婷听见这话忍不住乐了出来,轻轻拉了一下童梧的袖子,小声说道:“希希现在越来越有我的风范了。”引得童梧跟她一起偷笑起来。
“汪希你怎么退出了啊?我还想着以后跟你再继续比赛呢!”钱思说道。
“我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但是我希望和你们以后还是好朋友!来,干了这杯!”在座的所有人都端起酒杯,“干杯!”
钱思、李元昌、马平川离开了,剩下的四个人还坐在包间里。
假愛噬心:陌少的雙面嬌妻
“希希,你为什么退出思辩社了?还对小春的事有阴影吗?”王怡婷问道。
撲街寫手的挽歌
汪希摇摇头,说道:“我先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
汪希声音很平稳的说出了江漫的故事,没有悲伤,只有怀念。“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的人。如今她不在了,我希望替她完成心愿。所以我要着手准备赚钱了,只有有了钱我才能给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让他们也能受到最好的教育。”
重生貴女毒妻 子衿
“希希,你真伟大。我从来都没有关注过这些事。”童梧喃喃说道,她想起自己每天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傻玩傻闹,不免有些惭愧。
“我不伟大,是你们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和事,所以不关心也很正常。”可我却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无时无刻不想改变这些孩子的命运啊。后半句话自然不可以说出口,但汪希却忍不住在心里默念。“你们想和我一起去孤儿院看看吗?”
“想!”
東方暝血奇譚
B市的冬天是寒冷的。叶子落的光秃秃的几棵大树,和墙壁斑驳的院墙,给孤儿院带来一种萧索的感觉。还没进门,童梧就觉得想哭了。
一走进大院,就听见孩子们的读书声和嬉笑声从北面的活动室里传出来,汪希领着几人来到了活动室门口,却看见许久不见的沈陆正在里面给孩子们讲故事。脸上亲近的笑容和有感染力的声音,让童梧不得不使劲揉了好几下眼睛,问道:“这是沈陆?我眼花了吧!”
童梧的大嗓门终于引起了屋内孩子们的注意。大家看到汪希之后都撇开沈陆跑到了汪希这里。“希姐姐,你好久没来了,我好想你啊!”小胖子苏舟抱着汪希的胳膊就不松手。其他的孩子也都拉扯着汪希诉说着自己有多么多么想念她。
汪希蹲在孩子们中间,这个亲一亲,那个摸一摸,嘴里还不停询问着大家的近况。“小胖你这次期末考了多少分?”“婷婷你怎么又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小君上次我带给你的书都看完了吗?一会儿我要检查哦!”“这是新来的小朋友么?你叫什么名字啊?长得真可爱!”一一和孩子们打了招呼,汪希又介绍了身后的三人。他们倒也是爱玩的性格,很快就和这帮小不点打成了一片,在屋里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