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l03g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殊途茶坊 起點-番外:殊途劫推薦-dp05n

殊途茶坊
小說推薦殊途茶坊
鬼都名山清风阁中住着一位一袭白衫的男子,他带着面具,终日里饮酒作画不问世事,周围的鬼魂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只是这个人的来历不凡而已,到底有多么不凡,无人知晓…
毀天滅地:網遊之超級殺手 安舞落
鬼都也有白昼与黑夜之分,同阳世一样,鬼都中居住鬼仙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有出公干的鬼差才会在夜晚来到凡间带有魂灵,当然,如果发生什么灾害或恐怖事件,他们白天也是要加班的。
是夜,范无救站在名片脚下,看了看半山腰亮着灯的房屋,叹了一口气,将锁来的鬼魂交给身边的部下,独自走了上去,三百年未见,不知那人过得如何…
“哎…”一个年纪长一点的部下看着自家大人一脸柔和,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头,你为什么叹气?”年轻的部下不解自己的上司为何叹气。
年长的人摆了摆手,锁了魂,继续向前走,有些事情,还是烂在肚子里比较好,说出来,却是万分伤神…
“你来作甚?”白衣男子端着酒杯,看着门外站着的人,语气里没有丝毫感情。
“你…你喝酒。”范无救把刚到嘴边关切?硬生生的变成了质问,在这鬼都之中,鬼差饮酒是范大忌的,就算是被罚的鬼差也是一样,他黑无常,本就不会说什么体贴温柔的话,如今面对三百年未见的他,黑无常一时竟语塞。
鬼王的恨妃1
白衣男子喝了一口酒,道:“怎么,三百年未见,一来就挑我麻烦,范无救,你很闲啊!”
“谢必安!”范无救吼出了白衣男子的名字,他看着白衣男子脸上狰狞的面具,有些严肃的说:“为什么不向五方鬼帝认罪!”
谢必安摘下面具,露出了一张精致的面容,三百年了,这是他第一次摘下面具,他把面具放在桌子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端起酒杯,开口说:“认罪?我谢必安千年来犯了什么罪?我又有什么罪可认。”
“身为无常鬼,你不该动情。”范无救心里很担心,他怕再拖下去,谢必安会惹火五方鬼帝,他不想自己的搭档因为一个人类而堕入百世轮回。
“世间苍生,所要面对的,无非就是情、理、法,然而这情,却是首当其冲,范无救,难道说就是因为我有情,所以就要认罪吗?”谢必安看着杯中晶莹的液体,语气中多了几分无奈。
“你知道的,我说的情不是那个,你真的喜欢那个人吗?”范无救的语气软了下来,他不想同谢必安动气。
“喜欢。”谢必安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看着范无救的眼睛,认真的说:“我是真的喜欢,真的,我谢必安看尽了人间的生离死别,爱恨情仇,却从来不明白什么为伤心,什么为痛苦,是那个人教会了我这一切,你…懂吗?”
“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如果你再不认罪,五方鬼帝会惩处你的。”范无救的语气有些无奈,面对谢必安,他永远也狠不下心。
“范无救,你我二人好久没有喝一杯了,我算了,你明天公休,我们今天不醉不归,如何?”谢必安端着酒杯,看着现在门边的范无救,这个人,难道就不知道进屋里开吗?
范无救叹了口气,掀起衣摆走了进去,谢必安,对于你,我永远都有意外…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范无救,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吗?”谢必安眯着眼睛,本来毫无血色的脸上泛起了红晕…看来他是有点喝高了…
“你说的什么混话,想不到你堂堂鬼差竟然也会喝多。”范无救端着酒杯,看着谢必安,满目柔情,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敢如此看他。
谢必安并没有理会范无救,只是端着酒杯,笑吟吟的说:“我和他认识很长很长时间,长到我自己都数不清,我们每天都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他就像一个大冰块一样,从来都不知道我的感情,他对我很好很好,好到我明白了什么是开心,什么是痛苦,我开心,因为他从来都关心我,我痛苦是因为我身为鬼差本不能动情,就算我们是人类,也注定了我孤苦一生,因为我和他,都是男子,他真的很蠢,五方鬼帝都感觉到了,就连在他身边方差的部下都发现了,可唯独他都不知道,五方鬼帝将我软禁于此,为的就是让我断了对他的念想,如今三百年光阴已逝,我只想问问他…”说到这,谢必安一顿,看着范无救眼中的自己,轻轻的说:“范无救,你可曾喜欢过我,哪怕只有一点点。”
范无救看着谢必安微醺的脸,猛地站起身,冲了出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他站在山下,看了看那个屋子,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可谁知这一走,便是永远…
范无救回到家,那个家里曾经住了他和他,如今只剩下了他,范无救推开门,看着里面未曾更改的陈设,叹了一口气,谢必安,我只当你是犯了情劫惹上了凡人,却曾想到你竟是对我有意,哎…
“启禀北方鬼帝,谢必安开来访!”管家小心翼翼的看着正在批改公文的赵文和轻声说。
赵文和放下笔,看了看桌前的表,眉头一凛,道:“这家伙这么晚了,来我这里作甚,请进来。”
“是!”
管家推出后,不大会儿谢必安便摇着折扇从外面走了进来,开口说:“赵文和,你们五方鬼帝不用费神了。”
“哦?”赵文和微微一笑,道:“你顿悟了!。”
“是啊!”谢必安合上纸扇,说:“我谢必安前生动了情,成了鬼差后,动了真情,我如何放的下。”
“若是你喜欢的是个女人,我们五方鬼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可你偏偏…哎。”赵文和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无奈,就跟人间领导惜才一般,赵文和好歹也是五方鬼帝之一,他也惜才,而谢必安和范无救确实是千年来不可多得的人才,他不忍他们受天罚…
谢必安知道范无救想说什么,既然他不戳破,那么谢必安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来找我什么事?”既然谢必安没有顿悟,那么他来找自己一定是有别的事,范无救如是想。
“百世轮回,鬼帝,上次的惩罚还做数吧!”谢必安笑吟吟的看着赵文和。
赵文和一愣,谢必安对自己用了敬称,看来是下定决心了,他叹了一口气,挥退了下人,说:“真要如此吗?要知道这百世轮回,司命星君是不会插手的,如果到时候魂飞魄散,你将如何自处。”
“都已经魂飞魄散了,我还用担心什么,鬼帝你想多了。”谢必安的嘴边泛着苦笑,他如何不知道这百世轮回的风险,可是在这鬼都之中,怕是自己永远也见不到那个人了吧…
“你…你怎么就那么倔!罢了,你去轮回井吧!黎明前方可投胎。”赵文和用手扶着太阳穴下了逐客令。
抗戰之超級悍匪
“赵文和,多谢你的美意,待我百世之后我请你喝一杯,殊途井边多泪客!告辞!”谢必安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谢必安看着阴森森的殊途井苦笑了一下,正准备进入,一个嬉笑的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谢必安!好歹也让我给你送送行吧!”
“火麒麟,你不是到凡间去了吗?”谢必安看着殊途井口淡淡的说。
赤魂没有回答他,而是看了一眼殊途井,开口说:“这殊途井真是阴森,轮回井可比这好上百倍。”
妙手小醫仙
帝姬千千歲
“那又如何,犯了错的人就该来这里,享受小鬼撕扯灵魂的快意!”谢必安的语气十分轻松。
“今天晚上的事我知道了,你这么做值吗?没事只见一次。”赤魂的语气中有几分惋惜。
“为了这一面,就算耗尽我半生修为又如何
”谢必安的眼里是化不去的哀伤。
“你…哎!罢了,你…走吧!。”
“告辞!”
谢必安跳下殊途井的瞬间赤魂用法术击退了前来撕扯的小鬼,谢必安心中说了声谢谢,便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
赤魂摇了摇头,一转身,便看到了一脸震惊的范无救,范无救脑海中全是白衣男子的纵深一跃,身为鬼差的他有责任为任何一个犯了错了的人送行,可他不知道今天要送的竟然是谢必安,一滴泪顺着脸颊滑下,落在泥土里,消失…
終極韓娛 榆滯裏王子
“鬼差的泪,范无救,你也喜欢他,是吗?”赤魂走到范无救近前,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容,他不知道自己的好友到底喜欢这家伙什么…
“他觉得喜欢我,有罪吗?”范无救的语气很迷茫,像是问他自己,又像是问赤魂。
“他从未为自己的决定后悔过,这一次亦是如此。”赤魂说完便消失了。
范无救发现自己后悔了,他后悔为什么要离开,若是他不走,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吧…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范无救的脸上扯开了一抹凄凉的笑容,谢必安,你走就走,为何还要带上我的心,不错,范无救爱上了,可是那又如何,人没了…
范无救想到了他第一次同谢必安见面,“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在下范无救,这位仁兄,贵姓?”
白衣男子摇着折扇,开口说:“在下谢必安,没想到范兄如此伤情啊!”
那时候范无救哪里明白这首诗的哀伤之处,只知道这首诗很适合桃花漫天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