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p0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鬥天傳奇-第二十七章 怪異的老者們閲讀-na89k

鬥天傳奇
小說推薦鬥天傳奇
“嗯,这回想见你的可不是一般人,寒飞,他想见你,你说话小心点。”冷麟看着冷寒飞疑惑的眼神轻声说道。
變身手環 舒心
“父亲,先不说小心不小心,他见我是什么事?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跟你这次离家有关吧。”
“那我还是不要见的好。我现在都已经好了。父亲,你代我跟他说声谢谢算了!我这人最怕和厉害的人打交道!”冷寒飞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想到当初从黑市小楼的来的小鼎隐龙,当初胖子说这是有主之物,既然红焉都猜出自己的身份,想来如今等自己的人定然与比鼎有莫大的关系!
“你真的不见?”冷麟疑惑的问道:“寒飞,他可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深不可测的人!”
听到冷麟如此说,冷寒飞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那人冷寒飞不清楚,可是他却是清楚他父亲曾在冷家时,那是什么人物?北城排的上名号的人物,如此响当当的人物,他都难见的人?冷寒飞脑中只浮现出来两点字……丹师!看来……今天是躲不过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冷麟顿了顿之后,“很危险”才淡淡地吐出了三个字。
果然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了想,冷寒飞苦笑一声随即硬着头皮说道,“他在屋里?”
陰差記事 人寰
“我从没有见过这两位老者,也感觉不出老者身上的波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俩都不简单!”
冷寒飞不由得奇怪起来,什么人竟然让父亲如此重视,带着疑问慢慢推开房门,印入眼帘的两个男人,一黑一白的两个人,不会是黑白无常吧,我还没有死呢?难道他们要带我回去?不过看这装束也不象是黑白无常,两人都是一身威武的战甲,样式都差不多,只是颜色不同,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真是好宝贝,这身战甲是好宝贝,冷寒飞心里想。以后一定要弄一副这种战甲。这战甲让他想起曾经上辈子看的《圣斗士》里的黄金圣衣。
黑萌狂妃:極品煉藥師
冷寒飞在看战甲的同时,那两个人也在看着他。
“小子过来。”
冷寒飞被这个声音惊醒,是其中一个人在叫他,冷寒飞想到既然来了,就过去吧,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虽然这两个人很古怪。
冷寒飞走近两人,细看两人发现这两人都很老,脸上的皱纹一层层的挤在了一处,不过那眼睛却亮得很,就象星星般明亮,如果不看见两人的脸,一点也感觉不出这是两个老得都快入土的老人,但冷寒飞不会认为这两个人都是快要入土的,从那两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势都让他快喘不过气来,快入土的老人有这种气势?打死冷寒飞也不会相信。
“小子,拜我们中的一位为师。”黑老头大声的对着李玄说。
“啊!”冷寒飞不由糊涂了。
“啊什么啊?你不拜我们中的一位为师,你就不要再想出去。”仍然是黑老头在说话。
事情发展太快,冷寒飞原以为是鼎的事情,可看来并不是如此,刚想询问,冷寒飞觉得一股气势扑面而来,让自己说不出话,这是那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老头发出的,向白老头看去,只见白老头瞪着自己。而黑老头也恨恨地瞪了白老头一眼,不过没有说话,又转过来看着冷寒飞。
白老头说话了:“小子,你要拜我们中的一人为师,但是要想好选谁了?”
冷寒飞呆住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不过想一想,这两人并不知如何,寻思道父亲这里,在这里等待自己,而且这两人的关系看样子也不会是朋友,是仇敌,为什么非要在这里收自己为徒?一定要先了解清楚,不然随便选一个,另一个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那自己就死定了。
冷寒飞看着两个老头说:“看两位威武不凡,就知道两位是了不起的人物,拜两位为师是小子的荣幸;但是请问两位老前辈,为什么在这里?”
“还不是怪这个讨厌的拉菲尔,说什么非要杀死我,不杀死我也要累死我,真是气死我了。”黑老头说着还气愤地看着叫拉菲尔的老头。
“巴尔,你杀了我们那么多神使,我不杀死你,那对得起我的神使。”拉菲尔狠狠地对巴尔说。
“拉菲尔,你以为我怕你,你这么多年也没有把我怎么样,再说天地之门早已封闭,你只能困死在这天地间”
“不要光说我,你不是一样的困在这里?”
多元宇宙之執劍求逍遙 簫寒宇
錦衣禦明 仗劍至天涯
誘妻成婚
冷寒飞从黑白两个老人的对话间,发现老人可能是神魔大战的经历者,似乎地位并不低。
“两位老前辈,我想问一下,你们到底再说什么?”
“小子,你懂什么,哼。”
“小子,你也佩知道,哼。”
两人听到冷寒飞的问话,都不由哼了一声,看着冷寒飞,对冷寒飞说:“小子,你到底选我们两人中的那一个当你师父?”
冷寒飞想了想:“我想,你们都很利害,我想都学学,我拜你们两位为师,看到底你们哪位的的利害些,不知道可不可以。”
“嗯!不错,虽然你小子贪心了点,但这样也好,一定可以看出到底是我们神使的利害还是他们恶魔的利害,巴尔你看呢?”拉菲尔想想说。
“我看这样好,免得这小子选学我的功夫,拜我为师,你一眼红,把他给杀了,那就不好办了。”巴尔对着拉菲尔翻着白眼说。
拉菲尔气极说:“我想他如果开始选拜我为师,你也一定会把他杀死,还说我,哼。”
巴尔也不跟他争辩,只是看着冷寒飞,说:“我如果没猜错,你得到了米加勒的传承了,拉菲尔虽然本事不如我,感知倒是不错的,就在几日前,原本依稀可以感受道的米加勒的气息突然消失了,他是我们唯一可以感应到的幸存者,在他气息消失后,我们废了点心血的来了预言,说我们来到这里会得到答案。在你的身上我能感受到那家伙的味道!”
冷寒飞也不觉得奇怪,那一代的人怎么不会有些惊人的手法?想了想随即问:“前辈,你们是怎么回事?”
巴尔说:“小子,在很久以前,有多久,我也记不清楚了,大概有几十万年吧,那时候,我们魔族和神族同时在大陆上发展,我们魔族重视身体自身潜力的研究,而他们神族比不上我们……”
“什么比不上你们,我们的精神力你们比得上吗?”拉菲尔听到巴尔说神族比不上魔族的时候,打断了巴尔的话。
“还是我来说吧,免得你又来贬低我们神族,当时他们魔族的人身体素质是要比我们好一点点,但是我们的领略了我们强大的精神力之后,他们魔族就立即乖下来了。”拉菲尔得意的说。
巴尔气得眼睛直瞪拉菲尔说:“是的,你们精神力很利害,不过还不是被我们打得屁滚尿流,哈哈!”
拉菲尔气得不得了,冷寒飞为了缓和气分,不由打断两人的争论:“两位师父你们说的修体和精神力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