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svq超棒的玄幻小說 《惡域》-月圓之夜熱推-k6xpr

惡域
小說推薦惡域
夏炎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泛红的夜空,馨娘站在一旁静静的陪伴。“二爷!炎帝差人召您连夜进宫!”侍卫匆匆来报,打破两人的沉静。“没说什么事情吗?”夏炎问了一句,并不着急动身。“没有,来人什么都没说!”
“二爷,还是我陪你去吧!”馨娘有些担心夏炎的安危。“不用,没事!宫中都是我们的人,你不必随我去!”夏炎欲言又止,馨娘一眼就看出夏炎的心思:“二爷请放心,我不会再对她动手的。府中就安心交给妾身吧!”夏炎点点头,大步离开。
宫中不必王府,虽然气派却死气沉沉,守卫的将士大多是夏炎手下的兵士,见了夏炎都上前行礼。夏炎走进炎帝的寝宫,炎帝年岁已高,加之病重,无力坍塌在床榻之上。夏炎跪在地上行君臣之礼。“起来吧!看座!”炎帝吩咐着叫侍从们搬来椅子,“连夜叫你来,是有十分要紧的事!”说着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女孩子。“这是天山医庄的少庄主。”萧雨亦上前行了礼“见过王爷!”
炎帝示意萧雨亦将事情说出来。“前几日家翁观测天象有意,遂又占卜了一挂,这几日恐有异样,妖星四起,危机帝都!”夏炎微微点头,“虽然我不懂什么天数,但是这几日夜晚天空映红,还是感应到要事情发生。”“书中所记载,魔军可能要练成了。”萧雨亦的话让在场的三人不寒而栗。“魔军?难道莫恪……”夏炎不想相信莫恪会有这般本事。
“莫恪?”炎帝对于这个名字既陌生又熟悉,“回禀王上,莫恪便是十几年前灭门的项家后背。”夏炎马上回告。“项……项家……当年还会有活口?!”炎帝一听这话,猛烈的咳嗽起来。“王上……”萧雨亦赶忙上前,将放在一旁的汤药喂给炎帝。“没想到,没想到……”炎帝一时间平复不了自己激动的心情。
“事到如今,回忆以前也没什么必要,不知萧少主可有什么办法抵挡?”夏炎忙问。萧雨亦尴尬的摇摇头,“……”陷入一片沉静。
另一边的莫恪站在祭台之上,短短几日散落在外的杀手们纷纷赶回,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各个以一敌百,莫恪扫视众人。站在一边的闵凌峰,眉宇间还是带着忧虑,不知道这到底是对还是错。“今日召集各位回到御龙谷,是将各位的武艺再上一层楼,与我共同魔化。”此话一出,众人都小声的议论起来,“多年来,我御龙谷都是再为他人服务,今日我们将自己为自己而战,称霸世界!”底下的人们都不再议论,耐心的听莫恪继续说下去。“各位在当选为真正的杀手之前,都遭遇了浴血,其中的残酷只有我们才知道,我们现在不仅要活着,更要有尊严的活着。我们的悲惨是拜这个肮脏的世道所赐,现在我们要用自己的力量毁灭它,重塑新秩序!”底下的杀手们或是孤苦伶仃或是身负血海深仇,这些话无不激起内心的共鸣。“追随谷主,重塑秩序!”底下的一人高喊起来,其他的人也跟着高喊,震耳欲聋。莫恪走上前来,站在早已滚开的汤药前。
对着锅,划开自己的手臂,一滴滴鲜血,瞬间滴入汤药之中。众人纷纷上前舀食汤药。天空中的月亮完全露出来,光芒异常耀眼,众人纷纷打坐,莫恪张开双臂,全身赤红,吸收着月亮的精华,“以我血肉之神,幻化魔兵临界!”
众人发出痛苦的吼叫声,各个红光焕发。在一旁的闵凌峰,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番仪式过后,众人纷纷恢复了神智,额头上多了一道红印!莫恪完全与魔王合体,眉宇间多了几分戾气,眼神以不再温柔。转向闵凌峰:“闵凌峰!你虽未魔化,但是今日我赐你魔剑一柄,助你将莫艾救出!”说中,莫恪的手中幻化出一柄泛着蓝光的剑。闵凌峰双手接过剑:“定不负所托!”
堅強的意誌與卑鄙的陰謀 紅色巨熊烏啦
莫艾也看到天空的异样,心中更是焦虑,来回踱步。“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小莲忙上前询问,“不知道怎么了,只是觉得有大事发生,自己心神不宁的!”莫艾一脸的担忧。“小姐,你别着急,别担心,小心肚子里的小王子!”小莲提醒着,又端来养身汤,莫艾哪有心情喝,“不要不要!”
“看来项大小姐很难伺候啊!”馨娘走进来,挥手让屋中的人都下去,只剩下两个人,“我们来谈谈吧!”馨娘提议,“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莫艾冷眼回答。馨娘宛然一笑,指了指莫艾肚子里的孩子,“你的独自越来越大,现在你怀着我们二爷的孩子,想离开这里是不可能的。”莫艾没有打断她的话,“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做卧底的这些年,我一直服药,已经丧失了生育的能力,现下二爷虽然对我好,可终究有一天会有更多的女人出现在他身边,而且……”馨娘没有继续说下去,“所以你想要我肚子里的孩子?”莫艾反问,馨娘点点头。
许久,莫艾开口问道:“你觉得我会答应吗?”馨娘一脸坚定:“你一定会答应的。你有非答应不可的理由。我保证,你的孩子我会视如己出,何况二爷对这个孩子定是疼爱有加,到时候我会让你假死,偷偷送你走……”“然我考虑一下……”莫艾淡淡的说,临走前,馨娘轻声在耳边说:“这是二爷的意思,他既想要孩子,又对你下不了手,可又不能让你是孩子的母亲……所以你好好考虑!”
莫艾轻抚着日渐隆起的肚子,心中五味杂陈。她也明白,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想要离开越来越难,何况馨娘说的对,夏炎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孩子流落在外呢?!可是……
夏炎推开莫艾的屋门,看见莫艾一脸的愁云,“身体还好吗?”夏炎问道,“死不了!”莫艾没好气。“不管怎么样你是我孩子的母亲,我……”莫艾冷笑一声:“算了吧!别再说这样的话。”莫艾瞪了夏炎一眼,“放心吧!我生了孩子就离开,你的孩子我不会带走,杀了我也好,放了我也好,随你便。但是,请你对这个孩子好,他是无辜的!”莫艾的眼角全是不舍的泪。“你说什么呢?我要是想杀你,还用等到现在吗?难道你就认为我一定是因为你肚子的孩子才不杀你吗?这么长时间,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莫艾依旧是冷言冷语:“那你是什么样的人?要不是为了孩子,你就动手杀了我啊!”莫艾歪着头死死地盯着夏炎,夏炎怒火燃烧,一巴掌狠狠地打在莫艾的脸上,莫艾身体太虚,重重的倒在地上。
肚子剧烈的疼痛,让莫艾失声痛哭,殷红的鲜血慢慢开散开来,夏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快!快!快来人!”
“回禀二爷,孩子,孩子已经没有了!”医者的话如同一柄利剑深深地刺入夏炎的心窝,“孩子!孩子没了……”夏炎喃喃的重复着这几句话,莫艾躺在床榻之上,心如死灰一般沉寂,更是一滴眼泪都为流。站在一旁的小莲不住的流泪,“小姐,你要是难受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小莲看着你这样,心里好难过啊!”
夏炎一屁股坐在莫艾的床榻上,“……”“现在你可以动手杀了我了……”莫艾有气无力的说着。夏炎一把抱住莫艾:“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们还会有……”莫艾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夏炎:“你我根本就是敌人,要不你杀了我,要不我杀了你!”
九極戰神 少爺不太冷
一阵巨响打断所有人的思想,“二爷!”侍卫匆匆而来,“御龙谷已经来偷袭了!”夏炎话不多说往城外跑去,“弓箭手准备!”一排排弓箭手箭头上沾满了火星,齐刷刷的射向莫恪的军队,可是莫恪的军队像是丝毫没有感觉一样,即使全身着火,依旧往前行进。夏炎眼看莫恪的将士们一步步靠近,弓箭手丝毫没有作用,“放滚木!”说罢,一根根滚木从城墙上落下,“弓箭手准备!”齐刷刷的火箭点燃放下的滚木,瞬间一片火海,莫恪的先前军,已经陷入一片火海,虽然没有灼烧的痛感,还是会化为灰烬。
“借天之力,化我之雨……”莫恪念叨着咒语,瞬间天空乌云密布,倾盆大雨瞬间从天而降,浇灭熊熊火海。莫恪的将士们瞬间士气大增,行进的速度更是加快,一个个腾空而起,直奔城楼,喊杀声,厮杀声,乱成一片。眼看城门就被攻破之际,馨娘拉扯着莫艾站在城楼之上,莫恪就站在城楼之下,看见这一幕,顿时惊醒:“停!”
不得往生 阿耐
所有的将士都停下手中的打斗,夏炎也没有想到莫艾会被馨娘带到这里。“莫恪!赶紧退兵!否则我就杀了你妹妹!”馨娘的匕首死死的抵着莫艾的脖子,“你竟是个卑鄙小人!”莫恪恶狠狠的说。“别管我!杀进来!!!!”莫艾站在城楼之上大声的呼喊着。“闭嘴!”馨娘恶狠狠的说。
“谷主,艾儿的生命最重要!”闵凌峰小声的在莫恪的耳边提醒着,莫恪停顿了几秒钟,挥手退兵,退兵的长号一吹,大军缓缓地退出。
夏炎才输了口气,回到府中,夏炎一身的伤,馨娘赶忙拿来药包,甚是心疼。“二爷……”馨娘小心的擦拭着伤口,“今天,多亏了你……”夏炎淡淡的说,“只要能让二爷平安……”馨娘依旧努力的笑笑。“莫艾呢?”夏炎还是担心,“已经派人送回去了!”馨娘淡淡的说。“她现在还不能死!保全她,为我们争取点儿时间吧!”夏炎沉吟一声。“是弄疼了吗?”馨娘赶忙问,“我没事……只是担心,在这样下去,月亮城迟早会被破!”
“二爷,天山医庄萧少主求见!”侍卫来报。“快请!”夏炎穿好衣服,“拜见二爷!”“萧少主免礼!快快请起!”萧雨亦看见一身是上夏炎,便能想到这一仗,有多么的惨烈。“萧少主此次前来可是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夏炎急忙问道。”“二爷,多方查阅典籍,确有破敌之方。集合天时、地利、人和之药,便可以化去敌军的魔化。”
“甚好!萧少主只管吩咐将士们去做!”夏炎一阵喜悦,萧雨亦面露难色,“只是此药的关键在于一味药引。”
“不瞒萧少主,敌军攻势强猛,虽然现在,敌军介于莫艾的性命,但是,不出三日,定会破我月亮城。如今不管是多难得到的药引,我们都要尽力一试。”夏炎说的很恳切。“如今看来,敌军魔化的还不是很严重,只要取得三滴真情泪,化解莫恪的怨念,然后在三个时辰之内,借助天空的飘雨,将这入了真情泪的药液洒向魔化的将士们,便可化去魔性。”夏炎点点头,“那这泪水,该是何人的?”“当下,莫恪唯一在乎的,唯有莫艾一人。”萧雨亦淡淡的说。夏炎面色很是难看,“其他的都由少主去准备吧,莫艾那边由我去试一试。”夏炎一点把握都没有,可还是想去试一试,至少给两个人一个结束也好。
莫艾神情呆滞,依靠在床榻之上,心里想的念的全是莫恪,而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艾儿!”夏炎温柔的叫了一声,莫艾丝毫没有反应,“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莫艾依旧无视。“不管你有多恨我,可我希望你明白,现在莫恪的军队已经魔化,失去了人性,如果你在不帮我,全部人族都会灭亡!”莫艾看了夏炎一眼,“你们亲手杀死我的族人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会有今天。当你亲手杀死我的孩子的时候,人性又在哪里?!”莫艾嘶哑的声音,竭力的嘶喊着,双眼充满了仇恨与绝望。“孩子……孩子只是个意外……”夏炎心中一痛,“我现在求你……”夏炎有生以来第一次这般低声下气的求人,可是这丝毫抵消不了莫艾心中的恨意。“别忘你,你们所谓的敌人,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夏炎独自坐在大殿上,往事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有些事情早已注定,如今也只能听天由命,萧雨亦走近大殿,一看便知没有成功:“还是让我去试一试吧!”萧雨亦轻声说道。
次日一早,莫艾被萧雨亦带到城墙之上。“带我来这,又要威胁我哥哥吗?”莫艾一脸的不屑一顾。“不!只是想让你看看死去的将士们……”一眼望去,死尸倒了一地,漫天飞舞的乌鸦,啄食这腐肉,“是在博取我的同情吗?”莫艾反问,“不是,其实我想让你看的不是死去的人,而是活着的。”萧雨亦指着城下收拾死尸的亲人们,“我想你比我更能体会失去亲人的痛苦,死了便死了,活着的人却在承受着巨大的痛……”
许久,莫艾才开口,“这种悲剧是你们一手造成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你有没有想过,多年以后,这些死去的将士的亲人们,会找你们报仇,这种循环,无穷无尽,我们为何不现在停止战争,停止悲剧?”莫艾眉间一动:“我承认你很有说服力,只是先下说这样的话已经太晚,如果是我是以前的莫艾,现在定会决心帮你,可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
重生之傾世沈香
重生之將門嫡女:第一毒妃 璃蕓
一個太監闖內宮 風中嘯
萧雨亦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拉着莫艾一路向着地牢走去,石柱上用胳膊一样粗的铁锁链锁着一个全身腐烂的男子,“别看他全身腐烂,可却丝毫不知痛处,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这就是莫恪被魔化的军队。”莫艾缓缓地靠近那人,那人目光涣散,伤口不会愈合,宛如丧尸一般,是个活死人。“难道你想莫恪也变成这样吗?”萧雨亦问道。
沉默了许久,莫艾淡淡的说:“你需要我怎么做?”萧雨亦面露喜色:“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但是我有条件!”莫艾一脸厉色。
莫艾站在夏炎面前,强大的气势,让夏炎为之一振,“我可以帮你们接触魔化,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夏炎点点头:“请说!”莫艾一脸的严肃:“一,退兵十里。二,停火十五日。”夏炎点头答应:“那第三条呢?”“第三个条件到时候再说!”夏炎想了想:“但不可违背……”夏炎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莫艾打断,“违背?违背什么,违背人伦?可笑,你们灭我族人,杀我孩子的时候,有没有‘人伦’这两个字?”夏炎忍住不语,不再看莫艾,由于莫艾小产,身体元气打上,加之这几日劳心劳力,一气之下,昏倒在地上。
“二爷不必担心,莫艾无大碍。”萧雨亦轻声的说道。夏炎稍稍松了口气,屋内只剩下夏炎独自陪在莫艾榻前,望着睡着的莫艾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