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csg精华玄幻小說 鬱悶的後弈笔趣-第十三章鑒賞-sjumh

鬱悶的後弈
小說推薦鬱悶的後弈
我心中的郁闷已经完全被排除体外。
因为满腔充满了悲愤。
廢材嫡女:紈絝逆天皇妃
我决定慎重的将小鲤鱼葬在那高高的山上。
快乐的单身猎户还在大山中享受着他的快乐和自由。我瞟了他挂在墙上的弓箭一眼,决定享受一下堕落。虽然很多年前村里的晕婆婆在挽救自己的大公鸡时也同样挽救过我的灵魂一次,但埋在心底深处的邪恶种子没有被她取出来,在又是一无所有的今天,终于突放了邪恶的花朵。
离开那个草房时,我知道又将有一个天下无贼的纯真梦想破碎。
凰傾天下:殘王的寵妃
我双手捧着小鲤鱼,背着单身猎户的弓和箭,在山道上走着,两脚沉重,心里更沉重。
迎面过来一个毛头小孩,也是一脸的悲痛,双手捧着一只小鸡。擦身而过时,我望了他一样,他也望了我一眼。就像命运中安排的许多陌生人一样,彼此望一眼后各自消失在自己的人群里,从此永远陌生。
但命运有时也会转一个弯。小毛头走过去后又突然转一个弯,跟上了我。
重生之步步為贏 秋鴻若婉
我依然为小鲤鱼悲痛,但却感到非常紧张。我紧张不是因为我一身的疲惫一脸也是疲惫;也不是因为捧着小鲤鱼的怪模样,而是因为背着别人的弓箭。
终于找到一块高地,我决定将小鲤鱼埋在这里。
我停下,将小鲤鱼慎重的放在地上,用箭开始挖坑。小毛头也停下,将小鸡慎重的放在地上,看我挖坑。
“能借我一只箭么?”小毛头突然开口。我看他一眼,丢给他一只箭。
我已经挖了一个人深了,还在挖。小毛头也挖坑,他一会就挖了个小坑,将小鸡慎重的放在坑里,埋上。
我还在拼命挖,就象吴刚忘了自己为什么要砍树只知道砍树一样,我也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挖坑只知道要挖坑。
“你还要挖么?”小毛头问道。一句话将我从梦中唤醒,我停下手,“对,还要挖。”
“你为什么要挖这么大的坑?”
“因为她在我心目中,很高大很高大。”
“小鸡在我心目中也很高大,但是它只能用这么点地方,为什么要挖那么大的坑?”
我一听小毛头的话居然也很有道理。于是深深地最后吻了小鲤鱼一下,放在大坑的最低。开始堆土。
直播捉鬼系統 騎驢夫子
我挖了很多土,所以也要堆很多土,终于将大土堆堆好。
我从地上捡起一块木板,用箭在上面刻道:最爱的妻油菜花之墓。
小毛头也连忙捡起一块木板,用箭也刻道:最爱的友小鸡之墓。
真是个烦人的小鬼!我做什么他学什么。我因为心里很悲痛所以压住怒火。虽然没有和小鲤鱼成亲,但是我想如果再多一点点时间让我开口求婚的话,她是一定会答应的。又突然一想写错了—她不叫油菜花,我居然只知道她是洛水的一条小鲤鱼,这个墓碑怎么写好呢。一个假名字配上妻子这么正式的词语似乎有些不妥。
腹黑公主的千面男友
于是我又捡起一块木板,用箭刻道:最爱的人洛水小鲤鱼之墓。
小毛头连忙丢掉前一块木板,也捡起一块木板,用箭刻道:最爱的动物小鸡之墓。
我终于无法忍受,一把拧住小毛头的脖子,用箭温柔的在他脸上划了一下,“小鬼,不想伤害你,你马上从我眼中消失!”
我一松手,小毛头赶紧象兔子一样狂逃。
灰燼紀年
他一走,我竟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空虚。我现在的确是一无所有,居然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不行,我得收一个徒弟,就收这个小毛头。
我向远处飞奔的小毛头唰唰唰射出九箭。将小毛头钉在一个小圆圈里。圆圈的中心应该有水,是小毛头尿裤子滴下来的。
我走过去,果然象我预测的那样:脸白了,裤子湿了。我和善的将小毛头脚下的箭一支支拔起,小毛头一下子瘫在地上,瘫在水中。
小毛头成了我的徒弟,我告诉他我们下一个目标:去砸玉帝的招牌,去要黄河伯的命。
“玉帝是谁?黄河伯是谁?”小毛头问道。
“玉帝是掌管天上天下一切的神,黄河伯是掌管黄河一切的神。收你做徒弟,你还得帮我做件事,我要是死了,你在洛水小鲤鱼旁边挖一个坑,把我埋在那。”
小毛头眼中立刻发出了光,兴奋无比。他问我怎么干,我告诉他到了泰山的顶上的南天门,我可以一箭将天宫南天门的挂匾射下来;到了黄河,黄河伯会来找我,我们是死仇。
小毛头立刻想快一点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于是提出将自己家里的马偷出来,这样跑得快。
我没有想到我这么多优点,小毛头学的最快的居然是偷!他牵了一头马,还牵了一头驴过来。
从另一个角度看,是我诱拐了一个未成年少年,另加一头马一头驴。
于是我骑着马小毛头骑着驴向黄河出发。一高一矮,一颠一簸的开始我们的历险,宛如堂吉珂德那一主一仆。
小毛头很快乐,一边摇一边哼,“砸玉帝招牌,要黄河伯命;要黄河伯命,砸玉帝招牌。。。”
经过一座小山的时候,突然听到很凄凉的哭声。
马上看到一位老妈妈,跪在一座坟前大哭,“我可怜的儿呀,你好命苦呀,你不过媳妇跟人跑了,所以就跟隔壁阿三的媳妇好上了,天下胡搞乱来的人怎么多,怎么就你被雷给劈死了呀!”
我实在不忍心,下了马。准备劝一劝她,“老妈妈,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便,想开一点呀。”
可是我一开口,就出了问题,说话卡住了。我说的是,“老妈!”
那位老妈妈停住了哭,疑惑的望着我。小毛头也不解。两人都想自己大概听错了,我怎么认识这个老妈妈呢?
我很尴尬,决定把话说完,于是一开口又出了事,老妈妈那个剩下的“妈”字蹦了出来。
Psyangel二季
“妈!”
哭坟的老妈妈和小毛头终于相信自己没有听错。但是为什么会这样?
末世之黑刀霸主
为什么会这样?我无意瞥了一下老妈妈哭的坟,坟头插着一支桃花;坟前放着一碗乌鸦杂酱面。
天上一声惊雷。随即一道闪电从穿过云层直奔小山头,如一支天箭。天箭准确的击中了我头顶的百汇穴。
丟掉撒旦總裁 如果這樣
“靠!”我头上冒出一缕轻烟,鼻孔冒出两股轻烟,带着最后一丝郁闷,倒下。
(全文完) 文/ 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