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r9n好看的都市小说 超級真仙-第二十五章 貂兒鑒賞-slaw1

超級真仙
小說推薦超級真仙
云岭,宛如一条沉睡中的巨龙,高耸、挺拔、风骨卓然,在巨龙身上,繁衍着数之不尽的野兽,杨虎深入后,利用嗅觉、听觉、视觉躲开凶猛之兽,迅速插入。
身后追赶的吕子琴更像一位仙境降临下来的仙子,用轻灵的脚步行走在树顶、藤间,迅速的追了上了,在一处迷雾萦绕的山谷口,两人前后距离不足一里。
昂……
山谷壁高千仞,枯藤缠绕,苍松刚劲,幽谷深处更是兽吼不断,凭直觉,杨虎觉得这里有凶猛野兽,起码不比银猿差。
前后狼,后有虎,该如何是好!
驱狼吞虎,一不小心会被狼虎同吃,赌了!
在零点一秒后,杨虎冲进了幽谷,幽谷树木葱茂,枯叶铺地,行走其上,呲呲作响,更兼阴湿潮冷,腐朽之气弥漫,让人作呕,这是一方死谷呀!
我的奧特人生 奇怪的魚
空戰極限 翺翼天鵬
站在谷口,吕子琴皱起了眉头,两片轻月眉黛,宛如两片绽放的花朵,依然那么美丽,红红的嘴唇轻闭着,从中吐出香兰之气,应该是在调节气息。
總裁絕寵千億孕妻 決不妥協
“此谷常年不见日月,雾中隐约有奇异毒气,更兼异兽长啸,凶险莫测!”吕子琴遍读地理之书,对山川走势,阴阳布阵略有了解。
“此子不死,日后必定毁灭吕家,在凶险,也要杀了此子!”吕子琴一沉思,背起古琴,手提龙光剑身若翩然踏枯叶而进。
杨虎展开全景象,幽灵一般往谷底穿梭,听到哗哗水声,摸过去后,竟是一条丈宽激流,两边巨石光滑如镜,长满青苔,没有一丝动物野兽活动的痕迹。
垮过去后,杨虎顺着溪水往上走,有水流,就有源头,就有出口。
飞奔十里,头顶传来嘎嘎之声,杨虎抬头一看,在古藤缠绕的巨树上,一只一尺来长的小貂儿前爪捧着颗红色果子,吃的津津有味,看到杨虎,用舌头舔了一下果子,黑溜溜的大眼睛满是炫耀之情。
棄婦有情天 涼西月
網遊劍仙
覺醒——不朽的靈魂
这貂儿通体紫黑,个头不大,应该没有成年,尾巴像个鸡毛掸子,垂下来左摇右摆,两个小巧可爱的耳朵耸起,听着谷中一举一动,可爱之极。
“小貂儿,这谷有出口没?”红色果子有浓浓的香味,惹的杨虎有些嘴馋,不过杨虎没生出抢夺之心,这貂儿如此聪慧人性,定然不是凡品,还是少惹为妙。
貂儿几口吃完果子,从树上飘下落到杨虎面前,惊的杨虎一身冷汗,这貂儿速度太快了,在意念中竟然都没看清,还好没惹,不然这一爪子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嘎嘎!”小貂儿支起身子,大尾巴撑在身后,大眼睛满是灵动之色,用小爪子指了指杨虎刚进来的谷口。
杨虎哭笑不得,他当然知道谷口能进来也能出去,问题是身后有吕子琴追杀,出去那不是找死吗?
看貂儿如此通灵性,好像能听懂人言,杨虎苦笑道:“小貂儿,我是被一个丑女人追杀才进入谷中的,在谷前面有出口没!”。
“嘎嘎!”小貂儿用爪子撑起下巴思索了起来,山谷中自然有出路,只不过是貂儿出入谷中偷吃果子的捷径,这样的密道,自然不能告诉别人,当然,要不是杨虎和他姐姐都是人,小貂儿是万万不会理会的。
“嘎嘎!”经过半分钟的思想斗争后,小貂儿做出了决定,小爪子一招,率先窜了出去,看的杨虎大喜不已。
这貂儿如此通灵,能听懂人言,难道是有人豢养不成,难不成云岭深处有神仙狐妖之类的是真的,这一刻,杨虎有种一探究竟的冲动。
跟在貂儿身后,杨虎总算体会到什么是速度,貂儿就像一只利箭,尾巴拉直,小腿一瞪,就是几丈开外,真不知道小腿那来的力气。
这貂儿本是通灵之兽,在加上有人**,采山中灵花异果,早开了灵智,听懂人言自然不在话下,当然,貂儿年幼,**之人又是心地善良,对世人的险恶并不清楚,要不然貂儿在见到杨虎后不会表现的跟见到同伴一样。
吕子琴展开身法,真如仙子下凡,长裙飘飞,乌发秀美,不过手中的龙光剑和满脸的杀机破坏了清纯,也破坏了仙子形象。
“嘎嘎!”貂儿停止步子,朝迷雾浓浓的谷口叫了起来。
“不愧是通灵之兽,这么快就察觉到了吕子琴!”杨虎惊奇佩服,这貂儿的实力比银猿要强上不少,不过还是劝道:“貂儿,后面的女人很厉害,手中有一把神兵,能伤到你,我们躲开她就是了!”。
貂儿眼睛闪过一丝疑惑,嗖的朝吕子琴来的方向窜了出去,看的杨虎摇头不已,无奈之下,只得提起大横刀跟了上去,虽然和貂儿只有一面之缘,但貂儿单纯,可爱,毫无心机,要是被吕子琴伤了,他会愧疚的。
“畜生,你既通灵,就跟在我身边,日后也好修成正果,不然叫你化成一堆枯骨!”吕子琴杀机森然,龙光剑怒指貂儿,宛如高高在上的仙女,宣布貂儿日后的命运。
“不好,要坏事!”听到吕子琴的声音,杨虎暗骂不好,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嘎嘎!”貂儿一见吕子琴,虽然忌惮,但也有亲近之意,但是吕子琴宛如高高在上的仙人,怒斥貂儿,让貂儿很愤怒,凶叫一声,露出白森森獠牙。
絕口不提愛你
“畜生,你不臣服,那就打到你臣服!”吕子琴怒斥一声,龙光剑化成一道流光,刺向了貂儿。
貂儿腾空而起,化成虚影,爪子在吕子琴肩膀上划出一道口子,嫣红的鲜血顿时染红白嫩嫩的香肩,疼的吕子琴额头渗出了汗水。
“畜生,你死定了!”吕子琴怒气冲脑,取下背后古琴,裆的一声,一道迷幻心神的琴音散布开来,小貂儿惨叫一声从空中掉了下来,跌掉在地后,冲到远处,眼冒凶光,怒视起了吕子琴。
相聚十几丈的杨虎顿觉头疼欲裂,撕下豹皮上的毛发塞住了耳朵,这才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