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94y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佛影迷蹤討論-第二十四章展示-yrxd4

佛影迷蹤
小說推薦佛影迷蹤
第二十四集
场景368
时间:白天
地点:沩山谷底(外景)
人物:慎思,任啸,任逍遥
●任啸寻找慎思到了沩山谷底,四处寻找,不见慎思。
●任啸跑进任逍遥居住的山洞,见慎思正坐在山洞里运功疗伤,非常高兴,赶紧奔跑过去。
任 啸:“慎思师伯,你还好吧?”
慎 思(愈运内力,血愈吐得厉害):“老夫中毒了……好厉害的毒,愈用内力逼出,愈侵入五脏六腑!”
任 啸(看他脸色,大惊):“此毒我见过,是焰蛇剧毒!焰蛇是赤练蛇的变种,毒比赤练蛇强百倍!……(自责)唉,都怪我一时大意,追赶一个日本忍者去了……”
慎 思(突然大笑):“哈哈……天意,天意啊!”
任 啸(见他大笑,满脸不解):“天意?”
慎 思(两眼有神):“不错,看起来,除魔大任只能交给你去完成了!”
任 啸(大惊):“啊,我?我怎么可能是海刃尽的对手?”
木木,我們私奔吧
慎 思:“海刃尽有百几十年的功力,且又有‘九阴真经’,你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我要是将毕生功力传给你,或许你跟他还有的一拼!”
任 啸(惊讶):“您把功力传给我?(不信地)怎么可能呢?天下只有吸人内力的邪功,那里有什么传人功力的神功?”
慎 思:“我能吸人内力,照样也能把内力传给别人!”
任 啸(两手齐挥):“不行,不行,您现在身中剧毒,要靠内力护住心脉,一但传给我,您的性命就有危险!(恍想起任逍遥来)哦,对了,我父亲就住在这个山洞里,我把他找来看能不能帮你解毒吧?”
慎 思:“此毒罕见,我早晚都会是死,还不如将神功传给你!”
任 啸(转身欲走):“不行,不行,万万不行……”
慎 思(将任啸凌空抓了回来):“我器重你!(双掌抵于他后背,功力传出)得我毕生功力,你就是天下无敌了!记住了,一定要行侠仗义,为武林除害……”
●二人全身冒出白气,慎思渐渐消瘦,任啸全身冒汗。
慎 思(已经全身干涸):“记得杀了海刃尽为老夫报仇……”
任 啸:“慎思师伯,您放心,我一定为您报仇!”
●慎思往后而倒,眼睛已经失去光泽,全身瘦得只剩骨头,奄奄一息。
任 啸(回过头来,将他扶起):“慎思师伯,慎思师伯!”
慎 思(眼睛微闭,气若游丝,艰难的说出几个字来):“叫……我……一声……师父……”
電磁風暴
任 啸(伤心,大喊):“师父,师父!”
●慎思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死去。
●天上有太阳,有白云,明亮亮的;远处高崖,有丛山,翠绿绿的。
画外音(任啸):“师父!”(声音划破山林)
●这时,任逍遥走了出来,手里拿了一些药草。见慎思倒地,手里的草药掉在了地上。
任 啸(看见了任逍遥):“爹爹,慎思师伯他……”
任逍遥(摇了摇头):“唉,焰蛇的毒的确厉害,我也无可奈何!我发现他的时候是两天前,他一直要把功力传给我,我没能答应,幸亏你来了……”
任 啸(看见了任逍遥):“爹爹,海刃尽危害武林,您不能袖手旁观啊!”
任逍遥:“海刃尽的确可怕,当年我师父谢一现,拥有天下无敌的‘九阳神功’都不是他的对手!可见他的‘九阴真经’的确可怕!我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有‘吸功大法’,反而会助长他的功力。为父没有你慎思师伯那般移转功力的手段,不过,我可以把师父教我的‘九阳神功’传授给你!”
任 啸:“‘九阳神功’是否能克他的‘九阴真经’?”
任逍遥:“阴阳五行,相生相克,应该可以!”
任 啸:“那快请爹爹教我‘九阳神功’吧?”
●任逍遥微笑点头,表示答应。
场景369
时间:白天
地点:凤喜房间(内/外景)
人物:凤喜,任啸,佘伯,海刃尽,很多佘伯属下
●佘伯把凤喜锁在了房间里,由两个弟子看守着。
●凤喜发脾气,摔东西,踢门。
两个属下:“小姐,师父吩咐过了的,无论你发多大脾气,我们也不可能放你出来的!”
●凤喜跪地,无奈的哭泣。
凤 喜:“佘伯,你这个混蛋,你要把我锁到什么时候?本姑娘要去见我的和尚哥哥!”
●这时,任啸从暗处一跃而出,动作极快,还不等那两个属下反应过来,便已点了他们的哑穴。
●任啸打开了门。
凤 喜(回头):“谁?”(见是任啸,顿时惊傻了,激动、痛楚交织,站在那里,一阵木然)
任 啸(走过去):“喜儿!”
●凤喜泪如泉涌,任啸无比激动。二人紧紧拥抱一起。
凤 喜(突然推开他,生气):“你知道吗,我爹爹说你是我们的仇人,他不允许我再见你。你怎么现在才来救我?人家,人家……”
任 啸:“我……我在跟爹爹学功夫对付海刃尽!(急道)你还没有嫁人吧?”
凤 喜(忍不住一笑):“早嫁了!这么多天才想起人家来,我……我不嫁人才怪呢!”
任 啸(愣望着她):“你……没有骗我吧?我这次来找你是想带你走的!”
凤 喜(惊讶):“带我走?去哪里?”
任 啸:“带你离开形意门!”
凤 喜(苦眉):“可是……”
任 啸:“可是什么?(一悟)难不成你真的嫁人了?(生气)说,谁娶了你!”
凤 喜(满眼秋水):“我……我心已然归你,哪怕天上,地下,人间,即使百年,千年,万年,都不会变的;又怎么可能嫁给他人呢!只是……”
任 啸:“到底怎么了?”
凤 喜:“只是我爹和海刃尽爷爷要杀你,他不让我跟你在一起啊!”
任 啸(一哑):“你爹也要杀我?”
撒旦首席盛寵暖妻
凤 喜:“因为你与慎思关系甚密,虽然慎思已死,但他们对你还是深恶痛绝!(突然问)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任 啸:“你这么久不来找我,我心里始终割舍不下你就贸然来形意门找你来了!”
凤 喜(低头,满是委屈):“我还以为你从此不记得我了呢!(又靠在他的肩头)算你还有点良心!”
●这时,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出。
凤 喜(赶紧推开任啸):“你快走,我爹爹来了!”
任 啸(也甚着急):“佘伯?(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正碰着凤喜的脸,顺便说了一句)也许我会死在海刃尽手里,也许他死在我手里!”
凤 喜(闻此一言,禁不住泪水滴答,紧紧抱住他):“难道,你还要找他比斗吗?你打不过我海刃尽爷爷的!”
任 啸(点头):“对,也许就在今天!能够再见你一面,已是三生有幸了!”
凤 喜(摇头,伤心,哀求):“不,你不要去好不好?”
●任啸固执的摇了摇头。
凤 喜(无奈,拿出一个玉镯):“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你把它带走吧,我娘说,它会给持有它的人带来好运的!你就随身带着吧?”
●脚步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画外音(佘伯属下):“师父,我亲眼看见那个叫任啸的臭小子朝这边来了!”
画外音(佘伯):“什么?他竟敢来这捣乱?”
画外音(佘伯属下):“一定是去了小姐那!”
●任啸拿着玉镯,半天说不出话来。
凤 喜(拭去眼泪,催促):“你快走啊,我爹爹已经来了!”
●任啸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望着她。
任 啸:“等我回来娶你!说好了一年之后的!”
凤 喜:“我一定等你回来!”
●正在这时,佘伯声音传出。
佘 伯:“你走不了了!”
●突然,冲出很多佘伯属下,个个手持长枪,将任啸团团围住。
●佘伯走了出来。
佘 伯(见了任啸,无比恼火):“你小子胆子不小,竟然敢来这里找死!给我打死他!”
千年妖狐的偽仇新狼
●众人枪口逼近任啸。
凤 喜(赶紧挡在任啸身前,急得流泪):“爹爹,求您放过他吧?”
佘 伯:“他胆大包天,又处处与我为敌,你叫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凤 喜:“爹爹!(伤心已极)你真的不肯放过和尚哥哥吗?”
佘 伯:“若是爹爹这次放过了他,他下次会放过爹爹吗?”
凤 喜(急切的眼神望着任啸):“和尚哥哥,我爹爹放过你,你也放过我爹爹好不?”
任 啸(怒瞪佘伯):“你这条恶蛇,即使我放过你,江湖上的人未必会放过你!”
佘 伯:“好小子,你以为我佘伯会轻易放过你?”
任 啸:“你放心,我也不会放过你!”
凤 喜:“你们……”
佘 伯:“再问你一句,凤喜丫头,你走不走开?”
凤 喜:“我不!”
佘 伯(失望已极):“可不要怪爹爹心狠,不讲父女情义!”
凤 喜(更加失望,忍不住眼中泪滚):“爹爹,你连女儿也要打死吗?”
佘 伯(也不禁伤心):“你为情迷失自我,竟连亲情都不顾了,留你何用!”
凤 喜(眼望任啸):“和尚哥哥,你是深爱喜儿的是不是?”
任 啸(抱紧她,点头):“嗯!”
凤 喜(已成泪人儿):“那么我们死在一起好不好?”
任 啸(点头):“嗯!(突然回过神来,赶紧摇头)不不不,你想错了,我根本不爱你,你是一个妖女,与那佘伯蛇鼠一家,干尽坏事,我堂堂好男儿又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女人?你还不快滚开!”(边说,一把推开她,忍不住眼中泪浸)
凤 喜(摔倒在地,伤透了心):“不可能,你骗我,你说的全是假话!我知道,其实你心里还是爱我的!你只是不想我死才这么说的是不是?”
任 啸:“全是我真心实话,你不要再自作多情了!我假装喜欢你,其实是另有目的!”
凤 喜:“不,不可能,你没有目的,你没有!”
佘 伯(大喝一声):“说,你目的何在?”
任 啸:“目的就是除掉你和海刃尽!”
凤 喜(伤心,摇头):“不,这不是你的目的……(走近任啸)和尚哥哥,这不是你的目的!”
任 啸:“(大叫一声)你不要过来!(满脸严肃)这就是我利用你的目的!”
凤 喜(仍往前走):“我不信!”
佘 伯(大叫):“乖女儿,还过去干什么?那家伙根本就不喜欢你,他纯粹是在利用你,你这都不懂吗?”
凤 喜(仍往前走):“我不信!”
任 啸(突然出手,动作极快,点了凤喜穴道,自己退后几步):“佘伯,动手吧,最好一起上!”
凤 喜(动弹不得,但仍能出声):“不要啊,爹爹,你即使现在把他打死了,女儿随后也会奔赴黄泉去找他的!”
任 啸(不忍看她):“动手吧!”
●十几把枪再次瞄准,就等佘伯一句话了。
凤 喜:“不要啊!”
一个属下:“师父,开枪吧?”
凤 喜:“不要,不要!”
●佘伯沉默不言,满脸难色。
另一个属下:“师父,开枪吧?”
凤 喜:“等等!……(眼望任啸,真情涌动)我恨你,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天涯遥隔,不能相守相息;我恨你,匆匆来去,匆匆来去,相思日远,不知何日重相聚;我恨你,往事如烟,往事如烟,泪水滴答,梦断愁肠怎团圆……”
任 啸(感动不已):“……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泪滴千千万万行,更使人,愁断肠。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佘伯见他们如此恩爱,有触于心灵。
画外音(佘伯心声):“若是淑妹对我有一半这样的情义,我死也无憾了!可是她居然跟尹仲那个畜生苟且一块,实在是我的奇耻大辱!”
又一个属下(催促):“我们开枪吧?”
凤 喜:“爹爹,千万不要开啊!”
●佘伯沉默了许久。
佘 伯(问凤喜):“你真的如此喜欢这个家伙?”
異界龍皇 花涼
凤 喜:“爹爹,女儿何止喜欢,我宁可用自己的性命来换他的命!”
佘 伯(深叹口气,悲恸):“当年淑妹负我太甚,没想到你也如此的不孝啊!罢了,罢了,我佘伯的命也能这样!(一抬手)放他走吧!”
佘伯属下(不解):“放他走?”
佘 伯(转过脸去):“放他走,放他走!”
凤 喜(万分高兴):“真的吗?爹爹,您真的答应放和尚哥哥走了吗?”
佘 伯:“老夫不放他走能行吗?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啊,不放他走,我连送终的人都会没有了!(朝任啸一声大喝)你还不快滚,最好不要再让老夫给碰上!”
凤 喜(大喜):“我就知道爹爹是个通情达理的好人!”
●任啸也顿觉意外。
凤 喜(唤任啸):“和尚哥哥,你还不快谢谢爹爹的大恩大德!”
任 啸(双手抱拳):“谢谢爹爹的大恩大德!”(两眼一愣,方知说错了话,但言已既出,无法更改)
佘 伯(大怒):“小子得寸进尺,老夫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爹爹了?”
凤 喜(泪水还在脸上,笑靥业已绽放):“和尚哥哥将来就是爹爹的女婿,叫您爹爹也没有错啊!”
●任啸心里美滋。
佘 伯(大嗥):“我呸!他想做老夫女婿?实话告诉你们,只要老夫在这世上一天,你们就不可能在一起!不管你们爱得多深!要想在一起,除非我死了!”
凤 喜(极不高兴):“爹爹!”
画外音(任啸心声):“你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能有几年光景?不许我们在一起,真是笑话!”
佘 伯(解了凤喜穴位,怒斥任啸):“你怎么还不走?我都说了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任啸眼望凤喜,凤喜脉脉含情。
任 啸:“我走了,喜儿,保重!”
凤 喜(又似不舍):“和尚哥哥……(又似不舍)你走了,人家,人家会很想你的!”
●突然,海刃尽从天而降,一掌震退了任啸。
任 啸(大吃一惊):“海刃尽!”
海刃尽:“好小子,你还没有死啊?你的命真长啊!”
凤 喜(上前哀求):“海刃尽爷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暂且放过他吧?您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伤害和尚哥哥的吗?”
海刃尽(根本不理会凤喜):“小子,刚才那一掌绝非泛泛之辈所能禁受得起的,你居然安然无恙,看起来,你的确已经深得慎思贼头的真传了!好,老夫今天也懒得杀你,有胆量,明天在沩山之巅见!(把金佛拿了出来,在手里掂了掂)金佛是至尊之物,当配至尊之人,还是那句老话,谁胜出,谁就取走金佛!”
任 啸(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这可是你说的!”
●任啸转身离开了形意门。
●凤喜眼望任啸远去。
场景370
时间:白天
地点:沩山巅峰(外景)
人物:海刃尽,佘伯,凤喜,众形意门弟子,任啸,老方丈,彭须子,甜沁沁,众密印寺弟子,全要走,拿一半
●全要走、拿一半鬼祟的往山上爬。
全要走:“快走,快走,今天有好戏看了,我们的师弟要跟海刃尽老鬼在沩山之巅决斗呢!”
拿一半:“我们的师……师弟一定……天……天下第……一!”
全要走、拿一半:“师弟加油!”“师弟加油!”……
●两队人已经对峙站在了沩山顶峰。
●金佛正放在旁边的石头上面。
●海刃尽眼神凶恶。
●老方丈微闭眼,微低头,双手合十。
●众密印寺弟子各持长棍,整齐的站着。
●凤喜尽显焦虑。
任 啸(上前走了几步):“海刃尽,你一生作恶多端,即使你今天有幸苟活,日后也势必有人来收拾你!”
海刃尽(一声大嗥):“废话少说,准备出招吧!”
●这时,全要走、拿一半已经爬上山来。
全要走、拿一半:“师弟加油!”“师弟加油!”……
佘 伯(怒起):“哪里冒出来的两个鼠辈?”
全要走、拿一半(不理会,继续叫喊):“师弟加油!”“师弟加油!”……
拿一半(发现了旁边的金佛,大叫):“金……金……金佛!”
全要走(也看见了,两眼一睁):“金佛!”
●全要走和拿一半同时扑了上去。
●海刃尽眼明手快,长袖一挥,“嘭、彭”两声,把他们打下了山崖。
●任啸赶紧出手挽救,最终还是晚了一步;凌空一抓,“吱……”,仅撕下了一个衣角。
●全要走、拿一半,一个栽着跟头掉下悬崖,一个平躺着落了下去。
全要走、拿一半(惶叫):“啊……”“哎呀妈……”
任 啸(极是不满):“事到如今,你还要乱杀无辜?”
海刃尽:“哈哈……谁动金佛,谁就得死!”
任 啸:“看起来,是这个金佛害人不浅啦!(朝着金佛一掌击出)留你何用?”
海刃尽(赶紧挥出一掌抵挡任啸):“慢!”
●双方掌心相碰,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剧响,双方虽未接触到金佛,但他们的掌力震碎了金佛。
●金灰挥洒漫天,发出万道金光,金光里出现了两行闪闪发亮的字,是一首偈语。
●望着这首偈语,人人惊呆了。
老方丈(念偈):“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众密印寺弟子一个个惊讶不已。
任 啸(念偈):“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惊讶)这就是金佛的秘密?”
海刃尽(大急):“这里面说的是什么意思?快告诉我这里面是什么意思?”
凤 喜:“海刃尽爷爷,这是一句老和尚的偈颂呢!”
海刃尽(更加焦急):“偈颂里说了什么?是不是说了什么秘籍或者宝藏藏处?”
凤 喜(摇头):“海刃尽爷爷,这里面什么都没有说,就说了一朵花会开出五片叶子,果实自然就会结成的!”
海刃尽(不甘心):“花指什么?果实又指什么?这里面一定有玄机的!”
佘 伯(也不甘心):“对,这里面一定有玄机!千百年来,人人都想知道的,难道就这么一首破诗?不可能,诗里一定有东西!”
●任啸哈哈大笑。
●老方丈哈哈大笑。
海刃尽(怒不可遏):“你们笑什么,是不是你们知道里面的玄机?”
佘 伯(也怒不可遏):“对,你们肯定知道里面的玄机!”
甜沁沁(也很想知道其中的涵义):“这里面到底讲的什么意思?”
老方丈:“这其实是禅宗开祖达摩传下来的偈词,《法宝坛经》里早也有记载,是达摩祖师对以后禅宗发展的一种预见。意思是说,衣钵袈裟传至六祖就不必再传,那时,佛法之光将照遍神州大地。”
任 啸:“这只是此偈的一解,另一说,所谓一花开五叶,是指从青原行思一系之下,形成曹洞、云门和法眼三个宗派,从南岳怀让一系之下形成沩仰、临济两派,称为禅宗五宗,五叶也就是指这五个宗派。” ”
海刃尽:“不可能,这不可能是金佛的秘密!”
●海刃尽怒不可遏,疾腾而起,朝着任啸胸口一掌扑出。
●任啸也不示弱,一掌还击。
●二人均为对方掌力震开。
海刃尽(大吃一惊):“原来,慎思狗贼把内力都传给了你!”
任 啸:“不错,就是为了对付你!”
●二人斗得难解难分。
●凤喜焦急的望着他们龙争虎斗。
●海刃尽在任啸身上猛击两掌,任啸全然无事。
海刃尽(惊悚):“你不仅有‘易筋经’还有 ‘金钟罩’护体?”
任 啸:“算你有见识!”
●佘伯偷偷从衣袖里拔出了毒箭,恰巧被凤喜看见了。
凤 喜(赶紧拦阻佘伯):“爹爹,不要啊!”
佘 伯(无奈地):“你……”
●二人又格斗许久……
●任啸仗着自己神功护体,并不把海刃尽放在眼里,海刃尽突然朝任啸侧脑太阳穴一掌拍出。太阳穴是他的致命弱点所在,一击即溃!
●任啸见海刃尽下手干脆,显然用的是“九阴真经”的功法,他赶紧将“九阳神功”一运,一掌还击。
●“嘭”、“嘟”两声闷响,二人各自受对方一击。
●任啸被他打中了脑部穴位,两眼一睁,七窍流血,呆呆的站在那里。
●海刃尽被他击中了胸口,全身筋骨被他震散,大喷了几口血,五脏焚伤。
海刃尽(忍住伤痛,哈哈大笑):“任啸,原来太阳穴就是你这小子的致命弱点所在啊?哈哈……”
(回放)
场景371
时间:夜晚
地点:少室山(外景)
人物:任啸,贞绪
●贞绪秘密教任啸“金钟罩”。
贞 绪:“练‘金钟罩’的人,无论多么的有天赋,他的全身上下总有那么一两处是练不到的地方,练不到的地方就是他的致命弱点所在,所以,欲练此功,首先就要学会隐藏……”
●山林静幽,月明如洗,白光似银。
(回放完)
场景372
时间:白天
地点:沩山巅峰(外景)
人物:海刃尽,佘伯,凤喜,众形意门弟子,任啸,老方丈,彭须子,甜沁沁,众密印寺弟子
●任啸两眼一白,突然倒地。
甜沁沁:“任啸哥!”
●一个玉镯从任啸的衣兜里掉了出来。
凤 喜(吓得睁大了双眼,惊叫一声):“和尚哥哥!”(奔上前去)
●老方丈和众密印寺弟子也疾步围了上去。
老方丈:“二师弟!”
海刃尽(狂笑):“哈哈……”
●海刃尽大笑了几声,喷出一口鲜血,也当即便倒。
●佘伯和众密印寺弟子,扶起了海刃尽。
佘 伯:“师父,您没事吧?”
海刃尽(微声):“快抬我……回去!”
●众形意门弟子抬着海刃尽下了山。
●任啸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凤喜哭得死去活来。
老方丈(安慰凤喜):“任啸贤侄,吉人天相,他不会有事的!”
●众人把任啸抬下山去。
场景373
时间:白天
地点:密印寺厢房(内景)
人物:凤喜,任啸,老方丈,一个弟子
●任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凤喜手里拿着玉镯,默默的守在旁边。
●桌子上有饭菜,冷却已久,一个弟子进来,换下了另一碗新的饭菜。
●老方丈站在门外摇了摇头。
场景374
时间:白天
地点:屋内(内景)
人物:佘伯,海刃尽
●海刃尽有气无力的躺着,佘伯伺候得周到。
海刃尽:“没有想到,任啸那小贼竟然有‘九阳神功’!老夫一身筋骨全被他震散了,现在功力尽失,看起来,我又要进祖洞去修炼才行!”
佘 伯:“任啸那小贼应该也好不到哪去!”
海刃尽:“他被我打中了致命要害,估计活望不大了!”
场景375
时间:白天
地点:密印寺厢房内(内景)
人物:凤喜,任啸,老方丈,郎中,彭须子,甜沁沁
●郎中给任啸扎针。
●任啸悠悠醒转。
凤 喜(大喜):“和尚哥哥,你终于醒了啊,和尚哥哥!”
●老方丈、彭须子、甜沁沁听到声音,赶紧跑了进来。
老方丈:“贤侄!”
●彭须子一脸的伤悲。
甜沁沁(伤心):“任啸哥!”
●任啸呆呆的望着他们,一副很陌生的眼神。
任 啸(口中念叨):“喜儿!”
凤 喜(忍不住泪迸):“和尚哥哥,我是喜儿!我就是喜儿!”
任 啸(仍旧默念):“喜儿!”
老方丈:“贤侄,你好些了吧?”
任 啸(还是默念着):“喜儿!”
甜沁沁(大奇):“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急问)任啸哥,你还记得我吗?”
任 啸(念叨个不停):“喜儿!”
凤 喜(恐惧起来,问郎中):“和尚哥哥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怎么不说话?”
郎 中(摇了摇头):“他的脑部已经严重损伤,现在的智力只相当于六个月的狗,他不可能再说话的了,在他的脑海里,有印象的永远只有‘喜儿’这个人!”
凤 喜(伤心欲绝):“和尚哥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你说好了的,一年之后还要娶我过门的……”
老方丈(摇头):“天妒才情啊!”
场景376
时间:夜深
地点:密印寺厢房(内景)
人物:凤喜,任啸
●凤喜守着任啸,回忆着与他的点点滴滴……
(回放)
●任啸为救凤喜与她一起落下悬崖镜头。
●任啸唤醒凤喜,凤喜打他耳光镜头。
●慎思要吸她内力,任啸舍命相救镜头。
●任啸为救俏俏,与凤喜甜蜜争吵镜头。
●沩山之巅,任啸徒**夺他手上钢叉镜头。
●与小阁主吵嘴为抢任啸做丈夫镜头。
……
(回放完)
●凤喜把玉镯放进了任啸的衣袋里。
场景377
时间:白天
地点:密印寺厢房(内/外景)
人物:凤喜,任啸,老方丈,佘伯,众形意门弟子,众密印寺弟子
●佘伯带人冲进了密印寺,与密印寺的人发生冲突。
老方丈(走了出来):“我密印寺与你形意门素无冤仇,你何必与我过不去呢?”
佘 伯:“老夫是来找女儿的!”
老方丈:“你要带走你的女儿,贫僧无话可说,不过,请勿伤害我的任啸贤侄!”
●众密印寺弟子退后,众形意门弟子跟着佘伯闯进了厢房。
●凤喜昏迷。
任 啸(口中默念):“喜儿!”
●佘伯怒目瞪了任啸许久,正想下手,见老方丈也正怒目瞪着他,最终还是没有拍出那一掌。
佘 伯(愤怒地):“我们走!”
●凤喜被他们带走了。
任 啸(眼望凤喜):“喜儿!”
老方丈:“善哉,善哉!”
场景378
时间:白天
地点:形意门祖洞(外景)
人物:几个缁衣人,尹仲,
●形意门祖洞外有几个缁衣人守着洞口。
●尹仲虽然断了右臂,但动作迅速,转眼之间就解决了他们,全然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尹仲入了洞。
场景379
时间:白天
地点:形意门祖洞(内景)
人物:尹仲,众佘伯属下
●海刃尽坐在里面,闭目养神,一动不动。尹仲直往海刃尽面前而去。
海刃尽(突然一睁眼,两眼放光):“尹仲,原来你没有死!”
阿津苦逼悲催的清明假期 kiwi牛奶果果
尹 仲:“你这个杀人魔头……”
海刃尽:“尹仲,你鬼鬼祟祟要干什么?”
尹 仲:“魔头,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功力尽失了,任啸那小子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
海刃尽(大惊):“原来,你想杀我,你要欺师灭祖吗?”
尹 仲:“不错,我今天就是要欺师灭祖!(亮出钢爪)老子今天要挖出你的心肝!”
海刃尽(一声大喝):“慢,你欺师灭祖总得有个理由!否则老夫死不瞑目。”
尹 仲:“好,我就给你个理由!二十多年前,你为什么要把师妹嫁给师兄?你明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
海刃尽:“这怎么能怨老夫?你们师兄弟三人都喜欢淑妹,我做师父的岂可有所偏袒?老夫问你们的时候,只有佘伯承认淑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这要怨也只能怨你自己胆小怕事,不敢承担责任!”
尹 仲(内心处无比伤痛):“可是,你知道吗?淑妹的孩子是我的啊……”(微泣)
海刃尽:“那你怎么不早说?”
尹 仲(更加伤悲):“我说过的,是你没能成全我!你还记得你当年是怎么回答我的吗?你说,嫁出去的女人,撒出去的灰,哪能再收得回来!就凭这句话,我怀恨了二十多年……”
海刃尽(哈哈一笑):“原来就为这滴点女私情,你一直想杀我?”
尹 仲:“何止如此!后来淑妹中了焰蛇剧毒,你为了保存功力,竟不救她,直到她五脏腐烂而死!”
海刃尽(两眼一瞪):“救得了他,老夫早救了!她中毒至深,就算神仙也救不了她,我又何必白白耗损真气?”
尹 仲:“淑妹命苦,你把她给害死倒也罢了,为什么连我的女儿俏俏都不放过?……以前,你神功盖世,我杀不了你,拿你没办法,现在你功力尽失,杀你易于反掌!”
海刃尽(面无惧色):“你怎么就这么肯定老夫功力尽失了呢?”
尹 仲:“自从你被任啸那小子打伤之后,躲在山洞,就一直不敢抛头露面,原来,你在暗中修炼,想喝焰蛇的血来恢复功力……(一脸杀气)废话少说,受死吧!”
●尹仲一掌击出,佘伯抵挡不住,被打出数丈之远,七窍流血。
海刃尽(指手):“你……”
尹 仲(走近海刃尽):“师父,您老还记得这招叫什么吗?我这一身本事可都是您教的啊!哈哈……”
海刃尽(怒极):“混帐东西……”
尹 仲:“师父,这叫‘销尸化骨功’,恶毒无比,只要对方中此一掌,即使没有毙命,毒也要毒死他……(边说,又一拳打在海刃尽身上)师父,这叫‘七步断肠拳’,您说的,中此一拳,叫他肚开腹裂,肝肠寸断……(边说,又是一爪子抓去,海刃尽的头皮被抓了下来,鲜血淋漓)师父,这应该是叫‘脱皮蜕骨爪’吧?也是您教的,您说了,即使抓不死人,也要剥他层皮……”
海刃尽(已经奄奄一息):“万万没有想到,我海刃尽杀人无数,到头来,竟死于自己的孽徒之手!哈哈……”
●尹仲半闭着眼睛,近乎疯癫的笑。
●突然,海刃尽两眼一睁,一跃而起,紧紧抱住尹仲腰身,往石壁撞去,石壁上有尖刃,碰上便死。尹仲未有防备,已经措手不及。
海刃尽:“师父忘了教你最后一招‘同登极乐’……”
●“呼刺”一声,尹仲被突出的尖石刺穿了后背。
●尹仲一声惨叫,用尽平生力气,“嘭”,一掌劈在海刃尽脑门上;顿时,海刃尽头开骨裂,**迸出,当即毙命。
尹 仲(气息微弱):“多谢师父……教我最后一招‘同登极乐’……” (手一松,海刃尽尸体滚落在地)
尹 仲(两眼一睁,吐出一口血):“淑妹,我……来见你了……我们生前做不得夫妻……死后……死后……”(吐出一口热气,头一歪,死去)
●这时,洞外有人声。
画外音(洞外人声):“怎么倒了这么多人?快进去看看去!”“这是谁干的?”“啊,不好,海刃尽爷爷还在里面呢!”……
画外音:急促的脚步声。
●一群人(佘伯属下)冲进洞来。众人见海刃尽躺在地上,**迸裂,无不大惊;抬头又见尹仲两眼圆睁的钉死在石壁上,更是吓得纷纷后退。
众佘伯弟子:“啊,我们快去通知师父!”……
场景380
时间:白天
地点:形意门祖洞(外景)
人物:佘伯,众弟子,海刃尽,尹仲,
●佘伯与众弟子匆匆跑进洞来。
佘 伯(抬头看见了钉死在石壁上的尹仲,万分高兴):“哈哈……鸟师弟,你这混蛋,死得真好啊!没想到,你比我年轻,反而死在了我的前头,哈哈,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啦!你死在这里,师兄我看到你这副死相,我真是太高兴了!哈哈……”
●佘伯不小心踩到海刃尽尸体,低头一看,大惊失色,忍不住内心伤痛,扑倒在海刃尽尸体上,嚎啕大哭。
佘 伯:“师父,师父,你死得好惨啊!……”
●佘伯哭得死去活来。
场景381
时间:白天
地点:山崖边(外景)
人物:彭须子,甜沁沁
●彭须子站着,甜沁沁坐着。
甜沁沁:“斋鱼敲落碧湖月,觉觉觉觉,先觉后觉,无非觉觉;法钟撞破麓峰云,空空空空,色空相空,总是空空……哥,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出家了!”
●彭须子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甜沁沁:“就在开福寺!”
●彭须子微微点了点头。
甜沁沁(轻叹):“如果任啸哥不是为海刃尽所害,我想,他跟凤喜妹妹已经是一对‘神仙眷侣’了!可惜,天妒才情啊!”
●朗日当空,山林静幽。
场景382
时间:白天
地点:开福寺大殿(内景)
人物:师太,甜沁沁,众女弟子
●开福寺内香火缭绕,甜沁沁跪在佛像前。
●众女弟子正在大殿内颂经。
画外音:木鱼声,颂经声。
●甜沁沁跪在大殿外,师太走了出来。
师 太:“施主,你在门外跪了整整一天了,莫非有何难言之隐?”
甜沁沁:“性无悭贪、毁禁、懈怠、动乱、愚痴。顺本性改,修行则施,戒、忍、进、定、慧。慧,属五根……”
师 太:“戒定慧乃是对治三毒之法。防非止恶即为戒,戒能伏贪爱心;息虑静缘叫做定,定能伏瞋恚心;破恶证真叫做慧,慧能伏邪痴心。”
甜沁沁(磕头):“我愿出家为尼,请师太收下弟子吧?”
师 太:“你可知何谓佛?何谓三世?何谓十恶八邪?”
甜沁沁:“佛者,恍惚变化,分身散体;能小能大,能圆能方,能老能少,能隐能彰,踏火不烧,履刃不伤,在污不染,在祸不殃,欲行则飞,坐则扬光。故为佛也……”
●师太默默点头。
甜沁沁:“所谓三世,即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
●师太微笑。
甜沁沁:“……杀生、偷盗、邪淫、贪心、瞋心、痴心、绮语、妄言、恶口、两舌为十恶;邪语、邪见、邪思、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为八邪。”
师 太(望了他一眼):“成佛并非易事,你能做到弃三世,绝十恶闭八邪?”
甜沁沁:“能!”
师 太(再次望了他一眼,再次问道):“成佛并非易事,你能做到弃三世,绝十恶闭八邪?”
甜沁沁:“能!”
师 太(仍旧望了他一眼,仍旧问道):“成佛并非易事,你能做到弃三世,绝十恶闭八邪?”
絕世劍
甜沁沁(斩钉截铁地):“能!”
●师太没有再说话。
画外音:木鱼声,颂经声。
场景383
时间:白天
地点:开福寺(外景)
人物:彭须子,一队女弟子
●彭须子站在寺门外,神情沮丧。
●一队女弟子走了出来,彭须子跑过去寻找妹妹。
●彭须子没有找到妹妹,无奈的离开。
场景384
时间:白天
網遊之放開那禽受
地点:密印寺(内/外景)
人物:彭须子,老方丈,众密印寺弟子
●彭须子背着包裹,走出了密印寺大门。
●老方丈和众弟子送他出门。
●彭须子走了几步,回头磕了几个响头,转身离开。
老方丈:“一路走好!”
众弟子:“阿弥陀佛!”……
●彭须子远去。
场景385
时间:白天
地点:某江(外景)
人物:彭须子,船夫
●一位老人摇船。
●彭须子站在船头。
●船驶入江心。
●江面有风,两岸有山,有高楼;天空有鸟,有白云。
●彭须子站在船头,远望江水……
场景386
时间:白天
地点:屋内(内景)
●任啸躺在病床上,兰姑照顾。
场景387
时间:白天
地点:谢娇娘坟上(外景)
人物:兰姑
●兰姑在谢娇娘坟头烧香。
场景388
●晴空万里,大雁南飞。
●漫天大雪,银树琼山,路上行人穿着棉袄大衣。
●冰雪融化,大地回春,万物生机勃勃。
我要稱孤
场景389
时间:一年后,白天
地点:典雅别致的房间里(内景)
人物:凤喜
●凤喜穿上了婚纱,格外漂亮,但她却对着镜子默默的流泪。
画外音(佘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的事!爹爹我已经帮你找了个好人家,是个大老板的儿子,还是个留洋的,跟我也有几年的交情,人品还算过得去!”
画外音(佘伯):“怎么?你不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我能养你一辈子吗?日子都已经订好了,就在下个礼拜一!”
场景340
时间:白天
地点:婚姻殿堂(内景)
人物:凤喜,大老板的儿子,佘伯,神父,众多宾客,任啸(白衣,已经束了头发)
●大老板的儿子牵着凤喜的手踏着音乐,走进了婚姻殿堂。
神 父:“这位先生你愿意娶这位小姐为妻吗?”
大老板的儿子:“我愿意!”
神 父:“这位小姐你愿意嫁给这位先生为妻吗?”
●凤喜噤口不言。
神 父(又问):“这位小姐你愿意嫁给这位先生为妻吗?”
●凤喜仍旧噤口不言。
●场下人员开始议论起来。
佘 伯(一声大嗥):“凤喜,你说话啊!”
●大老板的儿子顿觉脸上无光。
神 父(再次问道):“这位小姐你愿意嫁给这位先生为妻吗?”
●凤喜已经泪流满面。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出。
画外音(任啸):“不愿意!”
●众人往门外望去。
●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任啸),手持玉镯,快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凤喜回头,顿时惊愕了,不知是爱、是恨、是惊、是喜,眼里的泪水流得更大了。
佘 伯(也吃了一惊):“任啸!(吩咐属下)快,拦住他!”
●众人一拥而上,任啸一路走过,所碰之人,人仰如山倒。
大老板的儿子:“你是,你是……”
●任啸轻手一推,把他扔在一边,神父吓得抱头趴倒在地。
●任啸走近了凤喜,拿出她的手,把玉镯给她戴上了。
●凤喜无比激动,扔掉了头上的白纱。
●二人抱紧了……
凤 喜:“这不是做梦吧?我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任 啸:“我曾经答应过你的,说好一年后来娶你,我没有令你失望吧?”
凤 喜:“没有,没有!如果你再来晚些,我恐怕就要为‘他人妇’了!”
●一群人围了上来。
●任啸搂起凤喜飞出了洋殿堂。
佘 伯(急得大叫):“抓住他们,快抓住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
●一群人在后紧追不放。
●任啸和凤喜牵手越跑越远。
画外音(凤喜):“和尚哥哥,这一年多来,我无时不刻不在想念着你呢?我娘曾说,思念一个人是最痛苦的,我现在终于深有感触!这一年多来,你是怎么过来的啊?”
画外音(任啸):“我也无时无刻不在念叨着‘喜儿,喜儿’,有一天,我突然醒过来了,就仿佛过了一个漫漫长夜!咦,喜儿,你没看见我已经留了长发吗?你怎么还叫我和尚呢?”
翠袖玉環
画外音(凤喜):“那我以后应该改口叫你‘从此不和尚哥哥’了!(欢快的笑)格格……”
画外音(任啸,开怀地):“好啊,哈哈……”
佘 伯(焦急万分):“凤喜丫头,你回来……”
●二人越跑越远,直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