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vrm1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仙亭記》-劍仙亭記閲讀-a15og

劍仙亭記
小說推薦劍仙亭記
霍山有一处孤峰,峰上有一亭子。亭子里有处画,画的是一踏剑上天的剑仙。画边有字,是诗。诗云:云来云去云中自有观自在,花谢花开花中自有花菩提。其下又有两处副字,写的不甚了了,其云:得拖仙道乘鲸去,归来两色皆空无。
这亭不知是何人所修,也不知是为了纪念谁。山下的居民只好叫他剑仙亭。话说一日来了两个白发老人,一个身形佝偻是个和尚,一个破足眼斜是个道人。这两人看到这个亭子,也不知是疯了什么魔都叫到:“霍山大,大霍山,山下要埋一村人!”那村里的人听了岂有不生气之理?当下就来了两个粗壮的汉子要把二人赶出村外!这二人也不恼,反而说道:“要是你们今天晚上不被埋在塔底下,都来出家怎么样?” 村民听了只道这两人是疯了,笑道:“先把你们俩给埋了再说!”
破足眼斜的老道嘿嘿笑了两声:“嘿!他们要把我们给埋了!” 和尚听了大叫: “什么?他们要把自己的心肝肠肺拿出来给塔上色?这可不好。出家人慈悲为怀。我看还是把他们细细的磨了。这色上的匀称。也好免过他们在地狱受剥皮之苦。” “嗯~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哈哈哈!”破足道人笑完便和那和尚一股烟似的去了。这可惊了这一村的人。连忙去找村长。这村长姓魏是个八尺多的汉子,听了这话也不敢不怕,当下带着村子里的人一并连夜逃出了村子。是夜,北斗倒转,七星不衡,只闻的地动山摇,东西南北各有鸦雀飞来,地下潜龙大作。隐隐作龙吟声!天崩地裂顷刻间霍山东移湮没了脚下的村庄。村内众人拖家带口,见到此种情景何不悲戚中哭,皆跪下大言:天言可畏。一时间又想起今天村里的一道一僧。便又向东拜去,道:“感谢仙人救命泽恩。谢上天有好生之德。”
此时一道一僧又出来了,道:“可记得你们有什么誓言么?”众人皆愣道:“不知。”
僧笑道:“要是你们都没有被埋,不是说好了要来出家当和尚的么?”
众人四下看看,都言答应了便是,生死大劫都过来了凡尘俗世便也就看开了。那些凡是有妻子的便叫他们都分开,不论老少。皆是如此;村长问道:“敢问仙家我们犯了什么过错?为什么要遭灭村之灾?” 那破足道人冷笑道:“村下有条龙,睡了一千五百年今天要翻一翻身!然后接着睡。上天有好生之德特教我来告知。你等便随我上山去罢。” 说罢便向空中招了招手,迁出来一等鸡鸭猪羊来。村民一看皆是自家的猪羊,然而都是伤痕累累。不觉大恸,后又知它们要上山驼运瓦料更是恸哭不断。移山自有巨灵神,盖庙当有神仙力。一夜之间一息之时这——庙宇便盖好了。两神仙又从云袖里掏出一块匾额来扔了上去,——广胜寺!
我的姐姐是校花
此后又过了二百多年,这寺内的神仙早已成故事了。只留下了佛道两家同修的奇景来印证当时的故事是真的。一日不知是何人所起,言:“佛和道怎么可以在一起呢?”同年山下又有龙吟微作,僧言:“道士带发修行,不敬天地不断尘缘。故而惹怒天龙!”道语:“和尚只期来世,不务当世!”随两家相斗,史称佛道之争,两派之争最终无果而终,了了而过。但有一些人看到两派之争,道:“出家也未出家,出尘也未出尘。”终下邪念!——下山还俗去了。却又躲过了这场日后的正义灾祸!
距佛道之争又过了一百多年,佛派里出来一位小尼姑叫:破戒。这破戒初来寺庙便是一位品相完备的小和尚,寺内老主持看了又看,终于悟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破就是立立就是破!”语罢便去了。这破戒,面色和善,笑容常开。行似四月柳,笑如五月风。除了持戒念佛外还会舞一手观音剑。舞起来隐隐有观音禅号响起。
重生之棄婦歸來 不遊泳的小魚
妖本無心:帝後是只貓
裂天神火 落蒼天
道教里也有一位小道童叫:早死。名如其意。早死早超生。也会使剑。剑招名为——乱舞。名如其意,胡乱的舞就对了。正所谓大化无形,大智若无。
一日,山上来了两个人一个身形佝偻是个和尚,一个破足眼斜是个道人。这二人来了看到霍山上有座孤峰,峰上有座亭子。便大笑大道:“霍山大,大霍山,霍山上要生一村人。”那群出家的人一听这还了得?这不是变相的骂出家人呢?这种有辱同门的事情……于是便自行清理门户,将这二人扔下了山去。再无声响。当夜便闻地底龙吟大作。天地崩裂。众和尚道士急急忙忙地跑下山去。也不管什么大德大化了,也不管什么阿弥陀佛了。庙里的神像也没人照顾了。都急急忙忙的向山下奔去,霎时间望去满山黄白!
山下,众人向山下的村民说了此事,一好事之人突然又提到了三百年前的事。众人不禁都大为悔恨,各个捶胸顿足。又得胆小的便念着什么阿弥陀佛,什么无量天尊。又有人突然暴怒起来!指责是谁把这两个老神仙扔下山去的,有人说是他,有人说是他。最后竟又分开了派别。开始了佛道之争。突然又不知是谁,提出为教而生,卫教而亡。提议决一生死!但是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出家人不争名利,不枉杀生…… 道教一方也云:道教要修现世之德,要求飞仙…… 终于两方决定各处一个。各大和尚大道士推让了一番。于是决定出佛方出:破戒 。“破戒,破戒 老主持说的对,破就是立,立就是破!破戒出来就不算是破戒!” 道教自然出的是:早死。“早死早死么。”
二人决斗于剑仙亭上!此时龙吟之声又大了起来,比上时更为之强烈!似有欲出之像!两人出剑,斗得难舍难分。破戒天性良善不忍刺伤早死。早死无招之剑,遇到绵柔善良之势,自然也就绵柔了起来。这时峰下的众人看到了却是大为着急。仿佛峰上两人是娱神的祭品,只有二人决出生死地龙才会安息。一时竟有人想上去插手帮忙,另一方自然不愿意。便又打了起来。加之地龙的怒吼越来越大。恐惧!恐惧达到一定的境界便不再是恐惧,而是狂躁和愤怒。一时间山下喊声大作。天崩地裂,龙吟越大,峰上二人见到山下如此样貌都挺了剑。破戒大声的喊道:“大师伯二师伯。慧能师傅你们别打了!我死…我死…还不成么?”这小尼姑从小到大,都接受的是这些正义的教义。一时间却也没了想法。只想到佛祖割肉喂鹰,菩萨普度世人的故事,一时间竟然要宝剑自刎。但又想到佛经里面说自杀之人到不了西方极乐,是要下地狱的。便有停了剑。突然想到不如死在早死小死弟的剑下,一来可以止了这佛道之争,二来自己又不用下地狱。便要对早死说。话到嘴边突然又停了下来:“阿弥陀佛!我这是在干什么?难道我为了自己的私利就要让早死小师弟,手上染上不洁么?那么我这样的罪过可就大了。不如还是我自己一剑了却算了。佛祖是不会怪我的。”说罢便将剑衡到了脖子上。
婚令如山:契約萌妻,別想逃
早死看到了破戒这一举动急忙呵道:“你这样一死!就以为能结束么?你看看山下。” 此时山下已然地开谷裂没了模样,更别说活人了。“瞧着震势定是要向孤峰袭来,师姐你还记得那两个家伙说过什么么?”破戒被这一问,凝神了半刻不禁脸红道:“他们说要出家人生孩子……” 破戒抬头看着早死。早死也没说什么。这一切都已注定了。想到这里破戒也闭上了眼睛。突然一丝撕心裂肺的痛楚袭来,随着龙吟。破戒只感觉到浑身一阵温热。便不省人事了。
醒来时,破戒环顾四周。自己是在一条巨鲸的背上,地下山河依然是四裂开来,隐隐约约看到一条龙形的裂谷。想来那条潜龙已经醒来飞走了罢。破戒这时才想到自己的师兄弟姐妹们一个个的都葬身在这万顷山河中,不禁有些眼眶湿热,但是又想到佛经里说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人不过是一身的皮囊。”这时心情方有些释然。破戒站起身来,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好对着四方各拜了拜。口里念了几句《地藏王经》……事毕环顾四周,又不禁想起当时剑仙亭里的一幕,心中不禁忐忑,面目涨红。一揪衣角竟然是衣衫未损,但却又落红,破戒懵懂,不觉答疑!事隔几日,在这巨鲸背上看尽四方云海,古人云:登高眼展心舒,把酒闻歌体畅。这几日下来破戒却是忘却了一点。一日,破戒站在巨鲸头上看云海,突然见一山从两边劈开,山上有一亭亦然。破戒大喜又大悲,忙俯身轻拍鲸背,道:“求求你停一停。”巨鲸闻言,停下。
從陳橋到崖山
破戒拔足向前,到亭间不觉大恸而哭。山上一剑一尸尔…….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
無限之任意門
“归来两色皆空无,得拖仙道乘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