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5w7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鎮劫仙途 起點-第75章問仙樓推薦-5x6l5

鎮劫仙途
小說推薦鎮劫仙途
齐国,定安。
定安,齐国之都,顾名思义,取定泰安邦之意,也许齐国在七国之列中并不算那么出众,没有秦国那么悠久的历史,也没有楚国年轻而锋锐利牙。在七国之中显得是那么的平庸,但齐国就如那不争之弱水,不争却柔可化钢,不争为之争,屹立于大陆的东方。
定安,齐国的都城,自然乃是贸易繁忙之地,尤其以莫康街为最,作为直通皇城的主干道,宽阔的道路两旁自然阁楼林立,商铺繁多,不胜枚举。
“咕咕咕咕咕…”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的莫康大街上,楚非一行三人也同样是其中的一员,然而此时的三人却离车步行,如同普通百姓一般慢行于人群之中,本来狐不归是极其反对这种无聊的提议,但终究还是耐不住小妞的苦苦央求,下车漫步于街上,领略这繁华的都城风光。
而小妞便如同第一次进城的乡下小姑娘一般,一边被楚非扯着走,一边东瞅瞅,西看看,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看到眼花缭乱时,恨不得爹妈多生两只眼。
直让拉其小手的楚非心头多了一分烦躁。
重生之毒妻傾天下
而狐不归此时的烦恼却似乎更多,这其实也不能怪别人,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只因为他长的实在是太帅了!四周经过的女眷们都会情不自禁的将偷窥的目光不断的向狐不归瞟去。而后或挽袖,或提扇,遮首低耳,私下议论纷纷,偶尔偷窥的目光与狐不归对视到一起,还会害羞的低下头,快速的跑开。更有甚者,大胆的,竟敢直视狐不归厌烦的目光,让狐不归此时真是一个头比两个大。
“嗯?”一直拽着小丫头小手的楚非却突然发现,小妞居然不走了。
蛇蠍棄婦
我的神仙老婆
貴圈真亂
眉头紧紧的皱了皱,转身,刚想大声呼喝一番,楚非却突然发现,小妞正站在原地,两眼直勾勾的瞪着一个路边小街摊。似乎是什么东西很深的吸引了她。
发觉楚非正盯着自己,小妞转头看了看,而后伸出小手指着地摊上的一个碧绿色的镯子,朝楚非脆生生的吧唧道:“爹爹!那个镯子好漂亮!小妞想要,买下来好么?”
花都高手
“呃。”楚非遁声而望,一个显得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绿镯正随意的摆放在一张破黑布摆起的小地摊上,没有任何的装饰,甚至勾角出还略有磨掉的漆粉,如此残破的手镯也能说叫漂亮?其实也无怪乎如此,这么小的街头地摊又能有什么做工精美的饰品呢?但这对于没见过啥世面的小妞来说却已是精美至极了。
楚非心中不禁一声长叹:“嗨,闺女跟着老爹我让你受了委屈了。”
萌寶來襲:極品爹爹腹黑娘 澤斯
離婚律師與百萬新娘 淺笑霓殤
是以楚非也不愿连小妞这点小小的心愿都不去满足,跟狐不归交代一声,便领着小妞直奔那地摊而去。
待到那地摊面前,楚非亦不讲价,也是待他想来,这个破镯子又能值多少钱?是以楚非平生第一次豪爽的拿起了那件镯子,更加理直气壮的问:“这个镯子怎么卖?”
地摊虽小,但那看地摊的青年,却似不那么简单,消瘦的身板,微眯的双眼,让人直担心他到底已经多少天没有吃饭了,但眼睛里却时常闪过狡猾的目光。

“五两!”
“啊!什么!五两!”乍听这个报价,楚非如同死鱼一般瞪大了双眼,鼻孔不断的喘着粗气,仿佛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般。
紧接着楚非下意识的一声大喝:“你还不如去抢!”正准备随手将那破旧镯子扔回地摊上,但眼角扫过,却看到小妞那凄哀的眼神,似乎包含这许多不舍,楚非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算了!算了!反正之前赚了不少钱了,看在宝贝女儿的份上,小爷我就当回平生第一回冤大头!”
眼看着楚非从原本愤怒的眼神渐渐的转向平和,地摊青年心中一阵高兴,果然自己心里并没有猜错,那看来是其妹妹的小女娃,果然是这少年的弱点。
盛愛之至尊狂後
就当楚非气呼呼的将五两银子交到自己手中的时候,本来从没有任何感情之说的狡猾青年却不知为何平生第一次起了那自己认为无比可笑的一丝善念。
“慢!”
“嗯?”乍听青年的一声呼唤,楚非不禁脚下一顿,回身再一次看着眼前的地摊青年,语气不耐的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嘿嘿一声轻笑,青年似乎是略有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好过的人,何况我的要价是有点高了。”
楚非不禁怒瞪着青年,厉喝道:“你也知道啊!”
侯門衣香
青年急忙的摆了摆手:“先别动怒,先别动怒。”话一边说着,一边从地摊上又拿出了一支短笛。
“你这是干吗?”
将短笛端到楚非的跟前,青年的脸略微红了红,解释道:“我想把这支笛子送给你,我也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支笛子虽然看起来很古朴,但是,是我用一个馒头从一个乞丐手里换来的,虽然我一直没看出这笛子的价值,但我想送给你,也好让我心里好过一点。还有,你别看它破,但是这笛子却有个很文雅的名字呢!”
“嗯?”楚非随手接过笛子,虽然很不起眼,但有得白给总比没有强,何况不知为何,这支短笛似乎有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在召唤着楚非。
“这支短笛叫什么名字?”
青年伸出手,指着短笛头上,刻着的三个小字,对楚非诺道:“呢!名字就刻在这上面,这支笛子的名字就叫——问仙楼!”
“问仙楼?”好奇怪的名字,楚非随其所指,向笛子上看去,果然有“问仙楼”这三个古朴的小字轻刻在其上,而随着视线的移动,待到短笛的尾端,楚非情不自禁的用手指轻轻的一搓,却顿时搓下一小片粉尘,将其抖散,却在尾端之处又赫然出现了深刻在笛子上的一行小字:“何命问仙?自会有缘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