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dld都市言情 宇帝傳說 愛下-第一章 天賦奇才熱推-uofva

宇帝傳說
小說推薦宇帝傳說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一片生机盎然的气息。阳光暖暖的照着大地,蝴蝶在百花从中飞舞,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沮水河由西向东欢快的流淌着,象一条玉带一样绕沮水城而过,流入洛水河。
土族首领黄帝姬少典刚刚参加完一年一度的“帝议”。“帝议”是由五族共主召集的由各族最高首领及长老参加的最高级别的会议,谈论的是今后一年来的治国方略及各族各方面的情况。当时的五族共主是炎帝神农氏,“帝议”当然也就由他召集。
会议一结束,姬少典就骑上他的麒麟兽御风而去。他的妻子已经怀胎二十四个月了,即将临盆。他希望能够赶回去给妻子鼓气,加油,让她能够安心的生下土族未来的首领。不知道为什么,姬少典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妻子一定会为他生个儿子。
姬少典刚骑着麒麟兽到沮水河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五彩祥云,就连太阳也显得比往常黯淡。五彩祥云当中突然显现出一条金黄色的巨龙,威武雄壮。许多在外面耕作的农夫见了,以为神仙降临,纷纷丢下自己手头的农活,跪在地上祈祷。就连鸟兽也是顶礼膜拜。很多人都呆立了很久,忘记了自己的工作。可是姬少典却没有心情观看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奇异景色。他一心想的却是尽可能快的回到家里。
就在这五彩祥云出现的那一刻,在沮水城的黄帝宫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这哭声异常的响亮。预示着这孩子不平凡的一生。
姬少典一进入家门,家人就一个个向他道喜。虽然姬少典早就有了做父亲的准备,可是一听到自己的孩子终于降生了,心里还是喜悦得不能自已,把手上得东西一扔,就直奔卧房。夫人宝儿正抱着孩子在逗,产后稍显苍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快乐。
絕愛黑帝的隱身新娘
姬少典笑着道:“来,让我抱抱。”姬少典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夫人双手递过来的孩子。
宝儿看着孩子笑着道:“小心点,别摔着孩子。”
姬少典轻轻摩挲着孩子的小脸,观察着孩子精致的五官,嘴上笑着道:“果然是我的儿子,俊俏极了,长大来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孩子。”孩子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姬少典,仿佛听懂了姬少典的话,嘴角露出一丝丝笑意。
宝儿却羞道:“哪有你这么臭美的。”
姬少典看着儿子道:“就算是臭美,也只有我们两父子配啊。”
宝儿道:“孩子还没有起名字呢?”
姬少典乐呵呵的道:“这孩子生的俊俏风流,以后一定是风流潇洒,风采过人,风度翩翩,做起事来一定是风生水起,娶个老婆一定和你一样风华绝代,我看以后就叫他轩辕风吧。”就这样,轩辕风,这个名字诞生了。
宝儿脸上一红,啐道:“少贫嘴!”
这一天是农历二月初二,这也是个载入中华史册的日子。
轩辕风出生的第三天,母亲抱着他,逗他笑,叫他叫娘。突然一声稚气的声音响起,虽然很含糊。可是宝儿还是听到了,儿子会说话了。宝儿又惊又喜,问道:“风儿,你刚才叫什么?”
轩辕风稚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娘!”,虽然腔调不对,宝儿还是听清了,儿子叫自己娘,一时喜得热泪盈眶。
宝儿欣喜的叫道:“快叫黄帝来,我们的儿子会说话了。”丫头迅速出去叫人了。
婚不逢時 晨析
听说自己的儿子会说话了,姬少典也是惊喜万分,放下自己手头的工作,飞奔来看儿子。直到证实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时,一向不太喜欢流露感情的他,竟然不住的往儿子脸上前去。也许是被姬少典脸上的胡须扎痛了,轩辕风突然“哇”的一声大声的哭出来了。这中气十足的哭声却也让姬少典感到安慰。
原来土族近年来人才凋零,在很多事情上都处于下风。虽然姬少典谋略武功都是一流,可是独木难成林,滴水难成河,任何事都要靠姬少典,姬少典只感到心力交瘁。
轩辕风三岁的时候已经会读书习字。姬少典为了好好培养儿子,亲自教轩辕风读书习字,轩辕风天性聪明,过目不忘,举一反三。所有这一切都让姬少典既惊又喜。
或许所有的聪明的孩子都好动贪玩,轩辕风也不例外。除了读书习字外,轩辕风最大的爱好就是整人,在他六岁时,黄帝宫的人除了父亲和母亲,没有谁没有被他整过。在这段时间,他也结交到来一个好朋友,是土族大长老皇甫擎天的儿子皇甫轩。两个小霸王组合在一起,更加肆无忌惮,整个沮水城的人都怕了他们,只要远远的看到了他们,立刻就绕道而走,最后他们发觉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整得过瘾的人,他们又将目标转移到动物身上,一时间,沮水城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風流術師
在轩辕风四岁那年,母亲又给他生了个妹妹出来,名字就叫轩辕凤,成了他头等麻烦大事,因为妹妹只愿意跟着他,跟着别人就哭个不停,没有法子,他只好陪着妹妹。
这一年,轩辕风已经七岁了,也就是到了该入学的时候了。那时候,所有的贵族子弟到了七岁就要被送到昆仑山拜师学艺。所以,轩辕风马上就要告别他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告别他生活了七年的家乡,履行自己作为未来土族黄帝的义务。
來自幽冥的他
每年,家人把这些七岁的孩子留在昆仑山下,留下足够的食物,以后上昆仑山的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做。
加油,青春活潑的網球王子
听说可以离开沮水城,轩辕风高兴的大呼“万岁”,在他看来,离开沮水城就是离开了牢笼。一来沮水城他已经玩腻了,而来他嫌妹妹这个跟屁虫跟在后面烦。但是他却不知道那里有个更大的牢笼在等着他。所以一听到父亲说要让它离开家里去昆仑山拜师学艺,他居然举双手赞成,他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不去昆仑山,而在父母亲面前死乞白赖的。当然他也不知道去昆仑山要受很多的苦,他虽然天资聪明,但是怎么说他都还是个孩子,所以还不知道苦和害怕为何物。
昆仑山峰峦起伏,林深古幽,景色秀丽,每逢春夏之交,满山碧树吐翠,鲜花争奇斗艳。
誘妻入懷:腹黑老公求放過 柒柒有毒
离开沮水城的时候,轩辕风没有一点悲伤的感觉,只是有一点点的留恋,可是很快就被对未来充满刺激的生活给冲淡了。倒是他的母亲看儿子远离家乡,想到从此儿子要自己独自一个人生活,再也不能在他身边照顾他,保护他,要有十多年见不到他,泪水就止不住的留下来。轩辕风倒安慰起母亲来:“娘,您别难过了,儿子很快就会回来,你看你儿子我既聪明又能干,有什么好担心的。”边说还边用袖子帮母亲擦拭泪水。看到儿子如此体贴自己,宝儿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来。
姬少典让轩辕风和皇甫轩先坐上麒麟兽,然后自己才坐了上去。和妻子道别后,姬少典驾御着麒麟兽,麒麟兽腾空而起,御风而去。宝儿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泪水再次潸潸而下。伟大的母爱。
拒嫁豪門:傲嬌逃妻很搶手 謎若逃夭
轩辕风是第一次在空中飞行,心里面既紧张又好奇,暗暗道:“有朝一日自己也要骑着自己的灵兽在天空中飞翔,享受这种奇妙的感觉。皇甫轩则觉得特别好玩,自己要是什么时候能够玩两只就好了,要是老爹那只火狐狸给我多好啊,哪火红的毛就够让人羡慕的。姬少典不知道两个小孩子心里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姬少典道:“小心一点,抓紧一点,不要掉下去,我要让麒麟加速了。”
轩辕风和皇甫轩果然觉得速度快了很多,风呼呼的刮过脸颊和脖子,火辣辣的疼,群山迅速的倒退。两人是既好奇又害怕,想往下看,又不敢看。只好闭着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姬少典道:“到了。”轩辕风和皇甫轩这才睁开双眼。
这里是昆仑山的山脚,绿草如茵,繁花似锦。前面有一个驿站,却是昆仑山玉虚宫专门用来接待这些上山学艺的贵族子弟和带他们来这里的家人们的地方。
有几个人一看到姬少典在这边,马上就有人过来跟他打招呼,黄帝的名声在整个神州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自然谁都想巴结巴结他,姬少典也只好敷衍着,礼数还是要到的。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伟岸的男子,嘴上露着微笑,身后跟着两个和轩辕风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脸色比较黑,长得比较壮实,个头比轩辕风略高一点,脸上线条比较粗犷,也没有笑容,显得有点腼腆。女孩子长得和他们差不多高,大大的眼睛,睫毛一闪一闪的,不住的打量轩辕风和皇甫轩,轩辕风也用同样的眼光看着她,皇甫轩却被她看得不太好意思。那男子远远的就爽朗的笑道:“想不到黄帝竟然亲自来送孩子,真是难得啊。”
姬少典也爽朗的笑道:“彼此彼此,你还不是亲自跑来了。风儿,轩儿,过来,快拜见青帝。”不错,这个身形高大伟岸的男子就是木族青帝蚩羽,力大无比,法力高强,擅使刀,兵器是一把削铁如泥的斩浪刀,乃五族刀术高手的第一位,刀法走的是刚强路子,他的刀法名为斩浪刀法,能够将浪斩断的刀法可见其速度之快,力度之刚猛。他一边摆手一边笑道:“不必多礼。”轩辕风和皇甫轩向他做了揖。
昨夜之燈 瓊瑤
青帝蚩羽一只手拉一个,把后面两个孩子,拉过来,笑着道:“这位是名震神州的黄帝,蚩尤,素雪,你们快拜见他老人家。”
梁祝文才自風流
姬少典笑着道:“蚩羽,我有那么老吗?我怎么说也比你年轻一点点啊。你一心希望我变老一点,是不是已经在打我们土族的如意算盘。”
無限位面交易平臺
蚩羽心里一震,这姬少典果然不简单,但是立刻就恢复了,笑着道:“有你姬少典在,就算我如意算盘打得再响,也不能动土族分毫啊。”
姬少典词锋一转,眼睛瞪着蚩羽的眼睛道:“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在,你就会动手了?”
蚩羽也不肯定也不否定,他以沉默作为回答,他知道要在嘴上赢得姬少典是不可能的,所以干脆抱定一个宗旨:沉默是金。
轩辕风,皇甫轩,蚩尤和秋素雪自然不知道大人们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小孩子,很快就玩在一起了。大家都掏心掏肺的把自己所有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样,轩辕风才知道蚩尤的脸为什么那么黑,原来是在海边晒黑的。听蚩尤说起海边的种种好处,轩辕风不由得心向往之。而蚩尤也才知道在内地有很多好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