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6b4精华言情小說 《枯榮真仙》-第四十四章 離開看書-e49b9

枯榮真仙
小說推薦枯榮真仙
宁青完成了提炼任务,浑身虚弱,稍微安抚青辰,喂给它一颗丹药。掏出火工老祖赐下的玉简,思索起来。火工老祖当年赐下的玉简只中记载的是他的炼器心得,虽然离面没有任何法禁灵禁的记载,但里面记载的各种炼器状况的处理方法给了他很大的启迪。像今天炼制青玄叶——二十片叶片,靠的就是炼器心得之中记载的一个小技巧,可以说宁青在炼器之道进展如此迅速与这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将玉简之中内容消化一起遍,宁青盘膝打坐,搬运灵气。黎明时分,日光破晓,宁青修为还是卡在六层巅峰,他摇了摇头,站起带上青辰便要出门,突然一道火光破门而入,在房间之中飘荡一圈,其上火光才散去,一枚玉符模样的传音符现出身形。
宁青将其拿下,探入灵识,孙昕欣的声音从中响起,“师弟,快来师姐这儿,我有要事共商。”宁青听其讲得如此紧急,紧忙向刘师叔请辞离开。
清玄叶漂浮空中,叶片抖动,体型涨大数倍,组合成一柄飞剑模样,宁青踏上飞剑,一睁眼间激射出去,升到数十米高空,空中劲风吹拂,一袭青衣随风而动,颇有一丝得道高人之感。
秦猛挥动手中长锤,一下下的砸下,火红的铁块慢慢塑造出剑型。突然门外闯进一消瘦男子。男子见秦猛正在锻器,先是一愣,接着开口,“师兄,那宁青离开炼器峰了。”自从那天消瘦男子将秦猛带回炼器阁后,便得到秦猛的信任当作心腹培养。
血色征途:東北那些年
秦猛原本见消瘦男子闯进,心中暗想是否要敲打一番,听见这消息,顿时将心中不快忘却。手中动作停下,思量片刻,用命令口吻说道,“你来替我锻炼这柄飞剑,我出去一趟。”将手中长锤扔给消瘦男子,大步迈出。消瘦男子险险接住长锤,哭丧着脸,挥动长锤,以他的身体素质要完成这飞剑的锻炼实在有难度。
金鬥傳奇 紫月姐姐
宁青驾驭着绿叶飞剑,紧忙赶到枯木峰竹林之中。孙昕欣安静在坐在竹林之中搬运灵气,感受到宁青的到来,缓缓停止运功,对着宁青嫣然一笑,“师弟,你终于来了,这段时间你们都不再可把我闷坏了。”
宁青一时干不清楚状况,“师姐,紧忙叫我来到底为何。”
孙昕欣脸色一沉嘟起嘴,“没有什么急事就不能找师弟咯。”孙昕欣将师弟两字咬得极重。
“当然不是啊。只是师姐在传音符中说得那般严重,我还以为有何事发生了呢”宁青连忙开口解释。
孙昕欣听到这话,脸色缓和几分,“其实也算是要事吧,你且跟我来。”说完便将其带到房间之中。初入女儿家闺房,宁青脸色一红,孙昕欣见此不禁掩嘴轻笑,幸亏宁青脸皮厚,假装正经跟进孙昕欣房中。
孙昕欣雪肤乌发,一袭青衣,动作优美,轻轻沏上一壶茶,茶壶飘出一缕轻烟,整个画面宁静,让人不忍心打破。佳人芊芊玉手,阵阵茶香。宁青看呆一般,见孙昕欣望来,视线赶紧挪开。孙昕欣为宁青沏上一壶茶,朱唇微动,“师弟在六层停留的时间也不断了吧。”
宁青点着头,意味深长答道,“算来也有五个月的时间了。”回想起这几个月中,苦寂老人施展各种方法,服用丹药,灌注灵气,结果都没有任何用处,宁青还是停留在六层的修为之中,苦寂老人对着宁青说道,这瓶颈要想突破只能看机缘了。
孙昕欣理所当然的讲到,“其实我已经在中期瓶颈之中卡了整整一年,光靠苦修是不行的了,于是我早就想着到宗门外面寻找机缘。直到不久前,我得到一个消息,有一个筑基洞府开启。”
超級改造
仙武證長生 兜兜有閘蟹
“筑基洞府,那里。”一听到筑基洞府,宁青整个人精神起来,对于宁青这种练气修士来说,筑基修士可就是了不得的角色了。而且孙昕欣说的离开宗门寻找机缘,宁青也很赞同,在宗门之中,虽然修行顺风顺水,但难免走不远。温室中的花朵没经历外界风吹雨打怎么可能长久呢。
嬌娘醫經 希行
“在酋阳谷,就是宗门和火云宫交接处。据说这洞府还是宗门的筑基修士发现的,只是那洞府布下一道奇特的阵法,除非筑基后期修士出手。否则,一旦有超过练气巅峰修为修士进入,里面的物品就会自动毁灭。起初宗门还想着派遣门中筑基高手前去,只是后来知道这洞府是数百年前一位筑基初期修士留下的,也就作罢了。不过宗门见是筑基修士的洞府,于是便将这消息放出来。”孙昕欣见宁青意动,开口解释。
第一天王 若朝兮
“怎么说宗门之人全都知道此事。”
“这倒没有,此事也就在筑基层次传播罢了,我之所以知道也是师尊告诉我的。师尊已经同意我们下山寻找机缘了。”
“好吧,那我们需要准备什么。”
“师弟,你就放心吧,该准备的我都准备好了。师姐这一年来也没干别的修行符道,也算积攒下不少符篆。”说着,孙昕欣掏出数十张符篆,“虽然只是低级符篆,但也算有些用处,师弟你就拿着吧。对了,师弟你准备一二,我们今天就出发吧,省得夜长梦多。”
宁青点了点头,发出传音符给刘师叔与苦寂老人,返回房间收拾物品,便于孙昕欣下山去。
回望郁郁葱葱,连绵不断,白云环绕,仙鹤翱翔,灵气蒙蒙的青木山脉,宁青心中生出几分感慨,“两年前,自己闯炼心路,密洞争斗木柱,守卫青辰,修行器道。苦寂老人,玄清道人,刘师叔等前辈也不时在脑海之中浮现。”他空叹一声,“时光荏苒,两年弹指逝,不知何事才能大道有望。”
孙昕欣轻轻一笑,师弟何必如此伤怀,平白误了道心。未来之路谁有能说的准呢,还是想着如何突破现今瓶颈。
“师姐教训的是。”宁青心中阴翳消失一空,笑着回应一句。他藏于袖中双手紧握,我定要证得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