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lpq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田園笔趣-第六百四十七章 賞不起啊展示-x3eh2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今年来黑瞎子屯过年的游客,数量超过了五百,都是以家庭为单位,老老小小一大家子的。
其实在旅行社报名的游客更多,只不过这五百人,已经是目前黑瞎子屯接待的极限了。
来了之后,游客们还是非常满意的,这个小村子宁静祥和,饮食可口。最关键的是,民风淳朴,年味儿很浓。
要知道,最近这些年,在城里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但是在这个小村里,游客们却找到了从前过年的感觉。
尤其是那些上了些年岁的,更是感慨;而带来的小娃子,更是一个个都玩疯了。
華夏大宗師 歐陽玉清
到了年三十,本来没安排啥集体活动,游客都分散到各家,跟村民一起准备年夜饭呢,结果却听到村委会的大喇叭响起来,召集村民和游客去村子东头。
在黑瞎子屯旅游就这样,总会遇到一些突发事件,不按套路出牌。而这些突发事件,对游客来说,却更具吸引力。于是,人们便穿戴整齐,从各家各户溜达出来,沿着大道,往村子东头溜达。
还没到跟前呢,就瞧见黑压压的一大群鹿,从最高大威猛的犴达罕,再到小一些的马鹿、驯鹿、梅花鹿、狍子、香獐子等等,好家伙,足足有好几百头。
哇!游客们赶紧一边跑一边往出掏手机,还是相机和摄像机等等,也全都上阵,准备记录这难得的一幕。
其实在现场,伊万诺夫早就架好手机,开始直播了。虽说是过年,但是可能因为放假的缘故,直播间里的人数ꓹ 比以往还要稍多一些。
只见包大吵吵手里拿着个大喇叭,开始嚷嚷:“各位父老乡亲ꓹ 各位游客,还有亲爱的观众,今个儿过年ꓹ 俺代表黑瞎子屯的老少爷们,给大伙拜年啦——”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来ꓹ 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虽然今天听到的拜年话ꓹ 听得耳朵都出茧子了。
“大吵吵你上一边凉快凉快ꓹ 大过年滴,咋整的一点都不热闹涅。”包大明白就上来抢手持喇叭,这是要篡权的节奏。
“别捣乱!”大吵吵把大明白扒拉到一边,“俺给大伙拜年不稀罕,但是今天,俺们黑瞎子屯林子里的野生动物,也来给大伙拜年啦ꓹ 来,都鼓掌欢迎!”
好啊!那些小娃子先都拍起小巴掌ꓹ 然后ꓹ 大人们也都开始鼓掌欢呼ꓹ 场面一下子就热烈起来。这年头ꓹ 啥都比人吃香。
包大明白可不想大吵吵一个人出风头,还在那锲而不舍地抢着喇叭:“行了ꓹ 现在没你啥事涅ꓹ 俺们这有主持人——来ꓹ 喳喳,俺给你拿着话筒!”
小喜鹊飞落到大明白的肩膀上ꓹ 后者立刻把喇叭凑到跟前。小喳喳先啄了两下,发出一串噪音,立刻引得娃子们一阵哄笑。
戲點鴛鴦 席絹
这年头没法活了,连个喜鹊都比不上——大吵吵也只能饮恨退场。
“现在给大家拜年的是鹿群,燥起来吧——”喳喳的嗓门还挺高。
呦呦呦——或高或低,或粗或细的各种鸣叫声立刻响成一片,期间还伴着傻狍子们咔咔的大叫,好家伙,都乱成一锅粥了。
游客们却瞧得兴致勃勃,不少人也跟着怪叫,还有挥手的,就跟过年似的——本来就是过年嘛!
等到鸣声渐渐停止之后,只见一只白鹿率众而出,正是小霸王。它嘴里还叼着一样东西,直奔田小胖而来。
大伙都睁大眼睛细瞧,很快就有人惊呼起来:“灵芝,叼着的是灵芝!”
大山里面,野生灵芝也不是啥太稀罕的玩意儿,不过呢,你采的和白鹿送来的,那意义能一样吗?
这种白鹿献瑞,按照古代流传下来的说法,最是吉祥不过。
田小胖也挺高兴:“哈哈,小霸王,大过年的亏你还惦记老爹,不错不错——哎呦,这咋还顶上了!”
把田小胖撞了一个大腚蹲,就算是拜年了。小白鹿这才叼着灵芝,来到玛利亚索老人身前,瞧得周围的人都紧张起来:不会还要接着顶吧,年纪这么大了,还不叫你这一下给撞散架啊?
却见小霸王很是温柔地把灵芝塞到老族长手上,然后还伸着舌头,舔舔老人满是皱纹的手背。
哄!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他们也都瞧出来了,这个老人,年龄最长,能够收到白鹿所献的灵芝,岂不是预示着会更加长寿。
侯門貴妻
老族长瞧瞧手中的灵芝,是一大片赤芝,其实已经都风干了,功效并不一定有多强,不过这里面的象征意义,却实在太贵重了。
“谢谢你,鄂温克人的朋友。”老人轻轻抚摸着小白鹿的鹿角,然后把灵芝高高举起,迎接人群的再次欢呼。
包大明白也上来凑趣:“要不俺把这灵芝泡制成药酒,到时候涅,大伙都能跟着沾点光滴。”
这个提议好,自然迎来一阵掌声。老族长也笑眯眯地将灵芝递给包大明白,大明白乐坏了:借着这个由头,这泡出来滴药酒,要是不卖出来天价才怪涅!
田小胖也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大老远的来拜年,咋滴也得赏点东西,来来来,一家领个土豆子,然后就赶紧回去吧。”
你确定不是打击报复?大伙一阵哄笑。而早就得到命令的傅天山等人,扛来几麻袋胡萝卜,由现场的这些小娃子拿着,分发给鹿群。不少大人也都觉得有趣,抢了一根胡萝卜,去给鹿群喂食,还非得叫家人帮忙照相。
而萨日根领着徒弟金大力以及跟着黑熊老大来这吃年夜饭的王小宝一起,用簸箕装了半下子大粒儿盐,洒在地上,引得鹿群一阵疯抢。对它们来说,吃这玩意就真赶上过年啦!
闹哄了好一阵,鹿群这才在小霸王的一声长鸣之中,纷纷掉头返回山林,看着数百头大大小小的食草动物在雪原上狂奔,那种生命的自由和奔放,足以震撼人心,而且,每个人心里,都感觉暖暖的,不由自主地想到:以后一定要善待动物。
就在大伙以为要散场的时候,只听小喳喳又叫起来:“又来了,又来了,黄羊来了!”
好家伙,阵势比刚才的鹿群还要庞大,一只只草原上的精灵,跳跃而来,人群的欢呼声再次高涨。
“赏——”田小胖拉着长声,然后一个劲咂嘴:“你们竟然啥礼物都没带,白吃白喝是吧?亏喽,今天算是亏到姥姥家喽,这大过年的,都跑俺们黑瞎子屯打秋风来啦!”
黄羊胆子小,除了黄羊头领和前面十多只啃接受游客喂食之外,剩下的都在远处逡巡。萨日根他们,只好把食物扛过去,撒到地上之后再撤回来,黄羊群这才慢慢聚拢着开吃。
还没等黄羊群散去呢,就听小喳喳又叫:“狼来啦,狼来啦——”
随即,凄厉的狼嚎声便猛然响起,吓得不少游客都打了个寒颤:听着怪瘆人的。
最壞最好的你
只见十几头草原狼,出现在人们眼前,黄羊群也随之散去。田小胖又是一拍脑门:“又是空手来的,哪怕你们送两只黄羊也是好的——赏,来都来了,怎么也得赏点啊,这回算是亏到底喽——”
大伙听了也忍不住笑,不少游客里的小娃子,还远远的把胡萝卜扔过去,然后,小囡囡他们就嚷:“狼不是吃素的呀!”
好在这大过年的,家家都准备猪肉,很快就有几个人从家里拎着肉跑过来,每只狼都分了一块,叼着跑了。
大伙也一下子感觉轻松不少,刚才的狼群,还是带给他们很大的心理压力。
“小松鼠,小松鼠来啦!”喳喳又叫起来。
田小胖也直拍巴掌:“这个好,这个好,起码不会空手,赏,瓜子花生核桃啥的使劲赏!”
果然,松鼠都蹦蹦哒哒的,小爪子里抱着松籽或者榛子之类的坚果,这帮小家伙一个个毛茸茸的,瞧着就喜庆,而且也不怎么怕人。
也有小爪子空空的,不过呢,跳到娃子们胳膊上之后,小嘴一张,从颊囊里面吐出来不少松籽,把小娃子们都乐坏了,还真有拿着松籽要磕的,被小胖子给拦住:“心意到了就好,这个真不能瞎吃的。”
这么可爱的松鼠,游客们都抢着喂啊,不过,松鼠的嘴里毕竟容积有限,最后都鼓鼓囊囊的,结对而去。
“还是亏了啊!”田小胖看着地上一小堆松鼠送来的礼物,直拍大腿。
而直播间里,早就乐翻天啦,观众们何曾见过这种奇特的情景,都羡慕死了,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黑瞎子屯。
也有人学着田小胖的方式:“赏——”
然后,直播间里的打赏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还有还有,下面是猛兽大拜年!”小喳喳又叫起来。
大伙的兴致更加高涨:刚才的草原狼,还不算是猛兽嘛,难道还有更刺~激的?
只见雪地上,一个个耀眼的身影飞速奔来,然后,齐刷刷地在人们前面排成好几对,一个个溜光水滑的,瞧得游客们尤其是那些女性,都直吞口水。
紫貂啊,真正野生的紫貂!
可是瞧着一只只古灵精怪的紫貂,还有它们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许多游客又忽然觉得:这么可爱的动物,为什么要穿它们的皮毛呢?
一些女游客身上,也是穿着貂皮大衣的,结果现在忽然觉得好像不那么贵重也更不那么漂亮了。
林夫人默默地取下自己的貂皮毛领,面对这群小可爱,她心里暗下决心:以后肯定再也不会穿什么皮草了。
“又来一帮空手的,小虎哥啊,你这些手下都咋管理的,拜年也不说带点礼物!赏吧赏吧,反正今天也亏了,不在乎多亏点!”田小胖嘴里又开始磨叽。
梁小虎乐呵呵地检阅了一下自己的队伍,然后说道:“要不,叫它们都把皮子留下?”
结果,引来一双双愤怒的眼神,差点把梁小虎给点着喽,惊得他连连摆手:“开玩笑,开玩笑的——”
而安菲娅最喜欢这些紫貂了,早就凑到跟前,把貂儿们一只只挂到身上,穿上一件神奇的貂皮大衣。
“还美呢,一会儿你别哭就好!”田小胖觉得这个小徒弟太不叫人省心了,那紫貂一个个都牙尖嘴利的,不把你身上的衣裤咬得大窟窿小眼子才怪呢。
等到年轻人们取来新鲜的牛羊肉之后,安菲娅身上的紫貂,立刻全都跳到地上,开始美餐。
勝負遊戲 光興
看着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裤,安菲娅根本就不在乎,嘴里还念叨呢:“慢点吃,今天过年啦,管够!”
田小胖以手扶额:有这种徒弟,不亏死才怪呢!
不过,也有游客提出异议:“这紫貂也算猛兽啊?”
“当然算涅,别看现在一个个乖滴很,要是凶起来涅,那是连耗子都抓滴!”包大明白慢条斯理地说着,又引来人们的一阵哄笑。
但是很快,人们就笑不出了,因为在他们的视野之中,出现了真正的猛兽,只见两只东北虎,悄无声息地向这边走来,龙行虎步间,自带一股王者之气,惊得人群鸦雀无声。
“二妞,二彪子!”娃娃们叫嚷着迎上去,引来游客们的一阵躁动:这是东北虎哎,不咬人的吗?
随后,又有几只豹子来了,其中一只,还领着一大群小豹子和小虎崽,游客们发出一阵阵惊叹:今天算是开了眼啊!
而田小胖则吓得掉头就跑,还引得一些游客跟着跑,场面一度大乱。
“小胖,你跑个啥涅!”包大明白拿着喇叭吆喝几声,这才把田小胖叫住。
三國梟雄們的青春
小胖子抓抓后脑勺:“不跑不行啊,这一帮全都是吃肉的大肚皮,一头牛也不够它们吃的,俺实在赏不起啦!”
不是怕猛兽伤人吗?刚才跟着他跑得游客都愣住了,结果你说的竟然是因为这个!
这次,包二懒亲自上阵,现杀了一头大野猪,这才算是把这群猛兽给打发走。
听到小喜鹊不再咋呼,大伙这才慢慢往回溜达,嘴里都兴致勃勃地谈论着,这只怕是他们最难忘的一个春节了。
田小胖也终于不用再抱怨了,招呼家人回去吃年夜饭。没等进大门呢,就听小喳喳又叫起来:“还有呢——”
吓得田小胖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还有完没完啦!”
“还有俺呢!”小喳喳飞落到他的肩膀上,小眼睛望着田小胖,好像还带着点戏耍的意味。
娃子们咯咯的笑声传进田小胖的耳朵,他也有点恼火,伸手轻轻弹了一下小喜鹊的脑门:“俺先赏你个栗子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