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ek9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神魔書-第三百八十五章 誤打誤撞大伊凡看書-8p11g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时间再往前推一点。
兰茵走廊天色未亮,高地人的狼群距离狼牙堡还有一段距离时。
帝都海德拉堡的小巷里,裹着一块脏兮兮的粗麻布,做底层暴徒打扮的大伊凡,正带着十几个健壮、高大、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卢西亚大汉,静静的蹲在小巷最僻静的角落里。
‘咵、咵、咵’!
厚底高筒皮靴踩踏地面的沉重脚步声逐渐靠近,然后又渐渐远去。
巡逻的帝都警察走远了。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小段时间,也是夜间值班的警察精神最松懈、警惕心最溃散的时间。
马上就要天亮了,很快就是平安无事的安度一夜,警察们大体都是这般想的,他们打着呵欠,准备回到暖呼呼的警局宿舍楼,将自己狠狠的丢进温暖的被窝,好好的补一个瞌睡。
大伊凡抓了抓大光头,掏出一枚怀表瞥了一眼时间。
这是帝都北区的高档街区,附近好几个社区,居住的要么是家财万贯的富商,要么是颇有名气的艺术界人士,又或者某些专业性很强的小圈子里的知名人物。
帝都北区支局的警察,对这里的治安自然很是上心。
每隔十分钟,就有一组夜间巡逻的警察路过……换言之,留给大伊凡办事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大伊凡站起身来,右手轻轻的挥了挥。
十几名穿着破烂的衣衫,脚踏靴子底的防滑纹路都磨得溜光的皮靴,上半身同样裹着脏兮兮的粗麻布,同样做底层暴徒打扮的卢西亚汉子站起身来,默不作声的跟在了大伊凡身后。
他们转过一个墙角,来到了一座豪宅的后门口。
大伊凡脚下有寒光涌动,他庞大的身躯无声的腾空而起,轻盈的越过了厚重的金属后门,无声的落在门后。
一群卢西亚大汉则是稍微浪费了点时间,他们都有能力跳过高有十几尺的院墙,但是他们偏偏选择了搭人梯的方式,故意用极其笨拙的姿势爬过了院墙。
院墙两侧,还有院墙上方的积雪上,就留下了明显的人攀爬过的痕迹。
大伊凡低声的咒骂了一句:“我讨厌这么干……杀几头猪一样的有钱人,还要这么麻烦……我讨厌这么干。但是,谁让他是我们现在的老板呢?”
重重的往雪地里吐了口吐沫,大伊凡低声骂道:“有钱ꓹ 真他-娘-的是一件好事。我怎么就这么穷呢?”
貴族禁區:我的王子
一名卢西亚大汉凑到了大伊凡身边:“我们卢西亚人,就没几个有钱的……听说ꓹ 这是神灵对卢西亚的诅咒?”
大伊凡的脸骤然一黑,狠狠瞪了这大汉一眼:“闭嘴,不许废话ꓹ 干活去……我讨厌这个话题,谁也不许在我面前提‘钱’……我讨厌这个话题。”
掛劍懸情記 司馬翎
一群长相狞恶的卢西亚大汉同时撇撇嘴ꓹ 纷纷拔出了腰间的匕首、短剑、小斧头等凶器,迈着轻巧的步伐ꓹ 快速向着宅子的主楼逼近。
大伊凡和他带来的人ꓹ 对这座宅邸的建筑结构似乎是了如指掌,他们轻松的撬开了主楼的后门,通过仆役们的专属通道,悄无声息的渗入了楼内。
他们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麻布口袋,从主楼的一楼开始,将视线中一切值钱的东西,比如说纯银的烛台ꓹ 有点年头的油画,镶嵌了珍珠的纯金茶器等等ꓹ 一骨碌的胡乱塞进了布袋中。
九葉草傳說
他们的行动极有效率ꓹ 他们在短短两三分钟间ꓹ 就将一楼的会客厅和休息室洗劫一空ꓹ 然后迅速通过楼梯来到了二楼,在这里他们兵分两路ꓹ 有几个大汉顺着二楼走廊ꓹ 奔向了二楼的书房、陈列室等房间。
而大伊凡则是带着几个好手ꓹ 默不作声的顺着楼梯来到了三楼。
走过三楼的楼道时,大伊凡故意用手中的短斧在墙壁上磕碰了几下ꓹ 将楼道中摆放的两套古董甲胄碰得‘铛铛’作响。
三楼主人房的隔壁,一扇房门猛地打开,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从门缝中探出了头来:“喂……”
借助门缝中透出的灯光,大汉猛不丁的看清了大伊凡和他身后下属的模样。
大汉原本以为,是早起的仆役不小心发出的动静。但是看到衣衫褴褛、手持凶器的大伊凡,这大汉瞬间明白了什么,他张开嘴,扯着嗓子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嚎叫:“有贼……保护老板!”
大伊凡手中的短斧飞出,重重的劈在了大汉的额头上,大汉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整个身体被劈得向后飞进了房间。
整个主楼瞬间沸腾了起来,从一楼到三楼,男男女女的叫声、吼声不断传来。
‘轰、轰、轰’,二楼的方向,从不同的位置,响起十几声燧发短铳的轰鸣。
大伊凡低声咒骂着,他旋风一样飞扑到了三楼主人房的门口,一脚将半尺厚的橡木房门踹开,拎着另外一柄短斧,大声嚷嚷着冲进了主人房。
冲过外面的起居室,冲过中间的衣帽间,冲过衣帽间和主卧之间的短短走廊,大伊凡冲到了主卧门口,团身撞在了主卧精巧的雕花木门上。
装饰性强过实用性的雕花木门被撞得粉碎,木屑飞溅中,大伊凡大吼着闯入了长宽超过六十尺,陈设极其华丽奢靡的卧房中。
足以容纳七八个人满地打滚的宫廷四柱床上,一个身材高挑、瘦削,皮肤白皙,长相俊雅的中年男子惊慌失措的从被窝中探出了半截身体,慌慌张张的大叫大嚷:“发生什么了?鲍勃!鲍勃!”
大伊凡狠狠的盯了中年男子一眼。
没错了,就是这两天他在某个高级餐厅门口,亲眼辨识过的目标人物——鲁尔城超级容克家族福克斯家族,在帝都海德拉堡的负责人,同时也是福克斯家族当代家主的同胞兄弟,在福克斯家族内部有着极大影响力的斯坦恩·容·福克斯。
按照乔给出的,让大伊凡疯狂报复那些超级容克家族的指示,斯坦恩和其他数十人,全都在大伊凡的行动名单中,而且斯坦恩的排名极其的靠前。
“打劫!”大伊凡大声咆哮着,他从腰带上拔出了一杆做工粗劣,但是口径惊人的双筒燧发猎枪,冲着斯坦恩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两发三十毫口径的铅弹呼啸而出,近距离命中了斯坦恩的胸膛。
出身超级容克家族,向来迷信金钱的力量,个人实力极其弱小的斯坦恩哼都没哼一声,几乎碎裂的上半身重重的砸在了床榻上,鲜血喷满了整个床头。
穿越盜墓筆記之冥羽
我的時空穿梭項鏈
被窝里传来了声嘶力竭的尖叫声,起码有三四个不同的女人声音在嘶声哭喊。
“闭嘴!我只是单纯的打劫!”大伊凡愤愤然的叫骂了一嗓子,他冲到了四柱床的床头柜旁,一把抓起了床头柜上放着的首饰匣子,怪笑着转身就跑。
一边跑,大伊凡一边怪声怪气的,带着一丝兰茵走廊高地人口音的大声嚷嚷:“该死的,是谁弄出的动静?黑皮狗就要来了,赶紧撤,快,撤!”
總裁初戀:丫頭,別太壞 興屹
大伊凡飞速冲出了主人房,顺着三楼的楼道撒腿狂奔。
楼道中,横七竖八躺着七八条大汉,他们浑身是血,已经尽数被大伊凡带来的卢西亚汉子击杀。
大伊凡大声的嚷嚷着:“快撤……赞美伟大的狼王沃尔……赞美我主……保佑我们在新年之前多干几笔,让我们这个新年,过得滋滋润润!”
从闯入大楼,到击杀斯坦恩,大伊凡他们拢共就耗费了不到五分钟。
一群人大吼大叫着冲出了主楼,顺着来时的路线,跨过了宽敞的后院,一路冲到了后门旁。
良緣無雙 藍雨兒
雙城計中計
一名卢西亚汉子举起了一柄大斧,‘铛铛铛’三下劈开了后门的门栓,一脚将后门踢开。大伊凡摇晃着大光头,仰面朝天,怪声怪气的学了几声走腔走调的狼啸声,然后带着人冲出后门就走。
落在最后面的卢西亚汉子,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狼牙制成的吊坠护身符,随手丢在了后门外的小巷里。
不远处传来了尖锐的警哨声。
大伊凡一行人撒腿狂奔,顺着早就摸清的撤退路线,避开了闻声赶来的警察,三拐两拐的,很麻溜的远离了犯案现场。
一边跑,大伊凡一边得意的笑着:“不能给新老板惹麻烦,不能让警察怀疑新老板……哈哈,让他们去找高地人吧。”
一边笑,一边跑,跑出了老远一段距离后,大伊凡回头朝着身后的卢西亚汉子们笑道:“今天这事办得漂亮……回去重重有赏……唔,你们弄了多少值钱货?我拿一半,剩下的全都是你们的。”
一群卢西亚汉子同时笑了起来,奔跑的速度越发快了几分。
就连大伊凡都没注意到,就和斯坦恩的宅子隔着后门的一条小巷,另外一栋豪宅的顶楼,身穿一裘白裙,披散着长发,面皮苍白犹如女鬼的米亚和米克,端着一杯殷红如血的酒水,全程欣赏了他们的整个行动。
“他们是高地人?”米亚眯着眼轻笑。
“嚯嚯嚯,哪里有这么高大得高地人?”米克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那么,是仇杀喽?”米亚抿了一口醇香的美酒:“我嗅到了,阴谋和仇恨特有的臭味。”
極品刁民:叛逆小子 木東
“当然是仇杀……而且,主使者一定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影响力,不愿意沾染任何嫌疑,谨慎小心的大人物。”米克同样眯着眼轻笑起来。
“或许……我们可以……”米亚看了看自己的姐妹。
“当然……我们可以……”米克举起了手中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