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j2k非常不錯小說 碧血槍魂 妙筆生33-二六、天涯地角情無盡(尾聲)熱推-bklab

碧血槍魂
小說推薦碧血槍魂
张尧佐道:“弓箭手听命!将花孩儿乱箭射死!”
众弓箭手闻令,立刻朝花孩儿放箭。刚开始他还能趋避反抗着,欲脱围的情景,渐渐的因乱箭太多防不胜防,终于力气耗尽,被几十支箭射穿身体,当场毙命了。
杨金风捧手道:“计相大人,既然始作俑者已被铲除。想来我们也该离开了。”
张尧佐蓦然看着他,神情怪异道:“你身为杨家将后人,难道真愿自甘落草江湖吗?这可不是名门子弟的作风!不如,再回归本计相门下,与你一官半职如何?”
杨金风道:“金风生性鲁莽愚钝,不惯拘束和奉承!我杨家如今剩我一点血脉,已是老天慈悲垂怜了!我宁愿此生逍遥于江湖,也不愿被仕途所羁绊。”
张尧佐闻言,大笑道:“哈哈……看来你是个明白人!并非如你自我评价那般不堪哪!好,你既然心意已决,我且放你等去吧!若哪天想好了,你再来找我!”
杨金风闻言,捧手道:“谢相爷成全!”
张尧佐点了点头,对影儿道:“乖女儿,你也要随他们去吗?”眼中满是留恋。
影儿道:“爹,我想暂时跟他们去见见世面。不出一年半载肯定回来陪伴您左右,可以吗?”
朴长空对张尧佐抱拳道:“计相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带她回来的。”
张尧佐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好吧,你们快去快回吧。”说着,便转身离去。
影儿道:“爹,您自己好好保重身体。”
张尧佐回头对他笑了笑便撤军离去了。
黑帝的極品辣妻 倒栽蔥頭
这时,蜀州双雄便欲离去。
寒大龙道:“杨金风,我们夫妻就此告辞。”
杨金风抱拳道:“方才多谢二位协助。”
白梦娇道:“你也甭客气了。不过是于鱼帮水,水帮鱼罢了。只要你眼中还有我们夫妻二人就行了。”
杨金风道:“白前辈说哪里话。金风对二位可是佩服得紧呢。”
白梦娇却娇哼道:“老鬼,我们走吧。”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寒大龙这才看了众人一眼,跟随去了。
温雪娜道:“这种人,早走早清净!免得在这里碍眼!”
苏缇雅尔劝道:“孩子,你就少说两句吧。”温雪娜方才作罢。
莫凝霜自见了影儿,深深被她的美貌,武功和气度折服。她跑过去拉着影儿的手道:“我真不敢相信,天下间竟有这样的奇女子,竟能劝自己的父亲放弃仇恨,化敌为友。影儿姑娘,我真的打从心眼儿里好佩服你。”
影儿也紧握着莫凝霜的手笑道:“我才真的佩服你呢。能让我们这么优秀的杨金风大侠为你神魂颠倒,竟然要美人不要做官。”
莫凝霜闻言,顿时飞红了脸,不好意思面对众人。
温雪娜见状,跑上去同时拉起莫凝霜和影儿的手,道:“你们俩都是我佩服得奇女子。能和你们做姐妹,我都快幸福死了。”
影儿见他一身奇装异服,别样的娇媚,心里也很喜欢道:“说真的,红尘路上有这么多知己相伴,真的很快乐。不如,我们三个就此义结金兰如何?”
温雪娜闻言,想起杨金风给他解释过这个词,欢喜雀跃道:“太好了,太好了。我们现在就结拜。”转而,对众人道:“你们可要给我们作证人哦。特别是你杨大哥,当初我可是为你和凌霜姐姐作证的哦。现在该你偿还的时候啦。”
杨金风耸了耸肩,笑道:“这样偿还法还真稀奇。不过,我也 ‘当仁不让’了。”
雪娜不懂这个词的意思,道:“当人就当人,还兴让来让去的吗?”
莫凝霜掩口笑了笑道:“当仁不让的意思是,不会拒绝,不会推让的意思。什么当人让来让去。我看得给你补补汉语了。不然以后我们聊天你都听不懂,那多没意思。”
温雪娜俏皮道:“好啊,摊上我这个不是汉人的妹妹,你只好倒霉了。”
众人闻言都笑了。
下班後的異世界NPC生涯
影儿道:“我今年十八岁,你们俩呢?”
莫凝霜道:“我今年二十岁,雪娜十七岁。所以我是姐姐,你们俩是妹妹。”
影儿道:“好,那我们现在就插草为香,以我们的知己为证。今生今世结为金兰姐妹,从此患难与共,欢乐同享,永不离誓。”说完三人都跪下来。
莫凝霜和温雪娜跟着影儿说。
众人见他们如此情形,都十分感动,为他们开心。
礼毕。苏雅尔道:“雪娜,我想我们该回敦煌了。”
段清波闻言,忙道:“我护送你们回去吧!”说话的神情活像个怕被丢下的孩子。
杨金风和莫凝霜见状,都觉得有些好笑。
特種軍醫在都市 耗子扛大刀
超級朋友圈 拳打鎮關西
朴长空和影儿也大概看出了端倪。
温雪娜却红着脸道:“谁要你送啊?我难道会迷路吗?”
韓娛之亞特領域
苏缇雅尔闻言,道:“当然要送啊,我还要郑重地邀请清波去我们家乡做客呢!”
莫凝霜佯装吃醋道:“苏阿姨,您只邀请他,不邀请我们四个吗?好像有点偏心啊?”
苏缇雅尔含笑道:“我当然欢迎啊!不过,我不知你们是否嫌弃跟我们去呢。”
杨金风道:“苏阿姨,我们一定会去探访您和雪娜的。但我们还有些重要的事没办呢。”
温雪娜问:“什么事那么重要?”
苏雅尔拉着她道:“傻丫头,当然是婚姻大事啊。”
温雪娜这才明白过来。
“对哦,阿嫫,我们还不能走。我的两个好姐妹要出嫁,我怎么能离开呢。”
影儿闻言,羞红了脸,微低下头道:“谁说我要嫁?”
朴长空见状,忙道:“你不嫁给我,那我怎么办?我的好影儿,你行行好吧。”说着对她行了个礼。
莫凝霜见状,跑过去拉着影儿的手道:“影儿妹妹不嫁,我也不嫁。反正我们还年轻,也不着急。”
杨金风闻言,也急了,跑上去道:“我的影儿好妹子,看在我们俩辛辛苦苦为你们的份儿上,就饶了我和朴兄弟吧。杨大哥给你行礼了。”说着对影儿行了个礼。
影儿又羞又急道:“好啦好啦,我……。”还没说完便跑开了。朴长空立刻追了上去。
莫凝霜见状,也跑了。杨金风追了上去。
温雪娜驽了驽嘴,道:“一个个丢下我们不管,还说是好朋友呢。真是见色忘义的家伙。”
段清波傻笑着道:“雪娜妹子,我可是对你不离不弃的,别错怪了我啊。”
温雪娜羞红了脸,跺了跺脚,拉着苏缇雅尔,撒娇道:“阿嫫,你看段大哥嘛,就会欺负人。”
段清波闻言,急道:“苏阿姨,你评评理,我哪有欺负她。”
苏缇雅尔只含笑朝前走去,并不理会他们的话。
坐在我腿上的貓少女
杨金风却搂着莫凝霜的纤腰,边走边神秘兮兮道:“经此一番折腾,我们以后就以天为盖,以地为席,以云作被,以露充饥,从此浪迹江湖,何等得潇洒快意。”
莫凝霜故作惊讶道:“原来你要带我去作乞丐啊?”
杨金风笑道:“怎么样?后悔了吗?不过后悔也来不及了!”
莫凝霜道:“是啊,我肠子都悔青了!杨大侠,你是不是该赔偿我的损失呢?”
杨金风停下脚步,转身伸出右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温柔地道:“要赔偿是吗?你先闭上眼睛。”
莫凝霜不明其真意,便闭上眼睛。
馬踏天下 槍手一號
杨金风毫不犹豫地用嘴覆上了渴望已久的红唇。不知何时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一起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