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bho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上古世紀之梟雄論戰笔趣-第七章 江湖浪濁沒白衣-tg3at

上古世紀之梟雄論戰
小說推薦上古世紀之梟雄論戰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烟雨缥缈,江湖路岐。琵琶港里琵琶亭,一蓑烟雨,半朵菩提。佛剑裁决,文佛生。死亡,浪漫,爱,三种诸神天赋予一身的修道僧,也不免喝起酒来。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酒肉索然美味,可惜却在也无好友相陪。”
我的末世戰車 水晶腦袋
惡少爺的冷漠女傭 曉寒無愛
文佛生,白衣绣雪,饮酒一杯。眉落一点忧伤事,眼瞧烟雨行来人。只见行来一人,白衣之上绣闲云野鹤,身伏一把纹龙道剑,一把青蓝色的油纸伞,将那人清秀的面孔隐藏在烟雨之中。
“七剑八刀,江湖之上的七个人,如今却只剩下了六把剑,风一绝之死真是可惜。”
刀龙天剑,风一绝。一个英雄的逝去,也不过是来人的一句可惜。文佛生,面上凄凉一笑,对着烟雨之中的剑客,说道;“大道无情,道家剑子,文道生,果然是将其表现的淋漓精致。可惜,可惜,风一绝却是把你当做是朋友。看来所谓的友谊并没有失去,而是从来都未曾唯有。”
七剑八刀,七把剑,一柄刀,刀龙天剑,风一绝,就是这江湖上的一把刀一柄剑。这刀剑所代表的非是正义,也非是邪恶,仅仅是刀剑上的技巧。七刀八剑,有道,有佛,有善,有恶。
烟雨菩提,江湖白衣。文佛生,文道生,道佛双剑,一对兄弟,同样是对剑法有着不俗的领悟,然而走的道路却是不同。文道生,看着自己的弟弟微微地一笑,他的声音儒雅,伴着轻微飘散的雨声,说出话来:“吾弟佛生,江湖的剑客,死在一把剑下,这有什么可以悲叹。道是无情,然人却有情。只是道家的情谊,佛家总是不懂。有些人死了,却活在我的心中,所以我才不感到寂寞。”
文道生,微微地一笑,面色没有落寞,也没有悲伤。悲伤只是让人,变的懦弱。他走进琵琶亭,合上青蓝的油纸伞,拍了拍油纸伞上的雨滴,给自己倒下一杯酒来。有对着面色微有不爽的文佛生说道;“影子鹰,作恶多端,却有二皇子龙玄嚣作为后台,皇城之人,总是对影子鹰睁一眼闭一只眼,吾弟,你说这样可是如何?”
文佛生,本来辛辛苦苦的赞了一些钱财,给自己制备了一桌不菲的酒菜,本来想大吃海喝一顿,以此来宣泄一下自己对失去好友的悲痛之情。却不想自己的大哥文道生,这个道士一来,就喝起了秃驴的酒来,顿时感到一丝不爽,于是说道;“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如果除恶可以扬善,那吾之剑自然也不会留在鞘中。”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三尺青芒平天下,一把裁决定江山。道佛双生,道盟,佛宗,东方大陆上的两大宗教的一次会面,又会给影子鹰带来怎么的变数呢?影子鹰的少主,罗睺并不在乎这一切。本沙西奥的消息已经从虎脊山脉传来,影子鹰的势力必将会夺回叛徒所窃取之物。
烟雨清寒,微风轻轻地带着花瓣飘散。影子鹰少主,罗睺立在密室里的灯光之上,他转动着手指上玉戒,看着好友龙玄嚣派来的使者,微微地露出了一次笑容。二皇子龙玄嚣,欲望与野心使他拥有哈里兰帝国三分之二的兵权。他一直相信唯有战争才可以给哈里兰帝国带来财富与荣耀。“哈里兰的野心与欲望,是刻在骨子里的血,是时间也无法泯灭的存在。”影子鹰的少主,还记得龙玄嚣总是一脸自信地对自己说道;“千秋业,万古名,英雄一身血粘尘,疆场沙,争高下,百年气概,胜者吾名。我龙玄嚣,誓要将这天下,纳入帝国的版图。”
影子鹰很欣赏二皇子的这种气概。影子鹰的少主,亦是玄嚣的好友。罗睺从回忆里缓缓回过神来,他将手指上的玉戒取了下来,对着二皇子的使者说道:“影子鹰,一诺千金,决不食言。这天下,会是我们的。”
總裁盛寵讀心甜妻
二皇子的使者带着罗睺玉戒和影子鹰的承诺回到了帝国的首都万塔之城。而带着不满的三皇子龙啸云,却是无奈的品起茶来。烟飨伦剑台,一场腥风血雨的英雄陌路,却成为了一场死神的闹剧。
刀光剑影,江湖血路。刀声急,剑风快,刀尖上的生死一战,却突然被死神的降临所打断。流动的风云,飘散的花瓣,神秘的纹金黑袍之中,响起了死神,缥缈却有低沉的声音;“生死乱战,何等无趣。不若我在加些乐趣如何?吾?吾是谁?吾是死神,吾无所不能,而你们大可以和我做一些交易。天下无敌的剑法,绝美无双的面容,财富,权利,亦或者是原大陆的秘密?吾,无所不能,而你所要付出的仅仅是一点点小小的代价。”
死神,死国之神,当死神出现在龙傲天的面前之时。龙傲天才明白,他的敌人是不可战胜的,在死神的面前一切生灵都显得无力而又苍白。他握着兵器的手在颤动,他的手握的发白,他的心中同样也在怒吼:“卢修斯,你这个SB,老子又被你坑了,这尼玛,这种BOSS,是几个人就可以刷经验的嘛,老子可以穿越来的现代人,你当老子是SB吖。”
自认为是主角的龙傲天,自然不会SB的单刷BOSS,他可是看过霹雳布袋戏的二逼青年,打这种BOSS是要智取的好嘛。于是他瞧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赵日天,对着自己的小伙伴自信的一笑,提着西瓜刀,走到了死神的面前,对着死神说道;“你是死神,那我换你一死,不知道要付出怎么的代价?”
妻子太忙不是錯
死神,死国之神,看了看赵日天,又看了看龙傲天,他觉得又一丝有趣,这二个人尽然拥有死神也看不到的过去。(旁白龙傲天:“我们穿越过来的好吧,你能看到就鬼了。还有你这个死神是怎么回事啊。上古世纪这游戏的BOSS不是破坏神吉恩吗?你丫的怎么出现到这里的,死国之神,诺亚女神开启冥界通道,怎么把你召唤出来了呢?尼玛,冥界都变成死国了,这让我怎么刷经验升级,得到神器,穿越传送门,回到二十一世纪,升职加薪,当上CEO,迎娶白富美啊。”)
大神集中營
“死神,早已经死去。”死神这样说道。交易失败,龙傲天一脸苦逼相,心中想到,老子就知道会这样。
烟飨伦剑台,被死神的出现所打乱。死神,在与众人做了一些交易之后。在烟飨伦剑台上,留下一个前往冥界的传送门,这个传送门不时地会回跑出一些小怪物,于是以后江湖上所传闻的烟飨伦剑台竟然成为了一个打怪生存的小舞台。(旁白龙傲天:“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死神做完这些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估计是去别的地方,去做我无所不能,我要和你做交易的小游戏去了。”)
烟飨伦剑台,在死神闹剧的三日之后,龙傲天与赵日天二位杀鸡血,拜把子的兄弟在酒馆之中,喝起酒来。赵日天,喝了一大碗烈酒,眉角微微皱起,对着沉思的龙傲天说道;“大哥( ⊙ o ⊙ )啊!这死神着实牛B,不如我们先去刷影子鹰的经验吧。”
龙傲天听了赵日天的话,亦是一脸苦逼的点了点头说道;“死神,这种BOSS,过于牛×,不是现在的我们就可以刷的。但是影子鹰的少主,也不是等闲之辈,你我只可智取。江湖传闻,刀龙天剑风一绝的妹妹,曾经与影子鹰有着不可告人的奸情,风若水,倒是你我可以利用的一个转机。”
赵日天一听要利用女人,当即心中有些不爽(*  ̄︿ ̄),他一挽袖子,对着大哥说道;“大哥,你我堂堂男儿,岂可利用一个女子,这不是让天下笑话嘛,我虽然不是吕布,却也不行貂蝉之事。我赵日天,不服。”
龙傲天一听赵日天之言,面色微有一丝羞愧,却也是恨下心来,喝了一碗烈酒,一拍赵日天的肩膀说道;“大仁不容小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成大事者,不但心要黑,剑也要黑,心黑才可以省视真正的利益,剑黑才可以做出必要的牺牲。影子鹰是一支行走乌云之中的怪物,想要打败怪物,就要有一颗比怪物更加坚韧的心灵。”
透視村醫也瘋狂 一路平趟
猎杀怪物的人,要谨防自己也变成怪物。长时间的注视深渊,深渊也会注视着你。家破人亡的雄霸,一心想要得到力量,消灭影子鹰,为自己的家人复仇。他加入了神秘组织,联系了一些江湖上对影子鹰不满的人士,创建了自己第一个根据地。雄霸对着自己的盟友们说道:“这天下的江湖,是天下人的。我在这金鳞庭院,创建这天下会,就是希望为这天下的人,打出一片自己的江湖。”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雄霸创建了自己的第一帮会,天下会。“天下第一,文成武德,一统江湖,千秋万载。”“东方教主,文成武德,一统天下,千秋万载。”雄霸,面对江湖朋友,门下帮众的支持,得意之间也含有一丝疑虑,他心中想到:“这东方教主是谁?莫非是抢我天下会帮主之位的有心之人。恩,我早早的防备一下。”(旁白龙傲天;“哥们,你多心了,东方教主是个妹子好嘛,人家有日月教的,不会抢你的天下会的帮主。话说,聂风和步惊云在哪里。”+++++话说步惊云和聂风,正在QQ群里大杀特杀呢。在下聂风,在下步惊云,是来杀光你们这些傻B的!)
江湖之上,风云即动。各路反对影子鹰的侠客汇聚金鳞庭院,欲要在天下会做出一番丰功伟绩。而预言家,泥菩萨,意志,使命,爱,三种诸神天赋的获得者,也自然在金鳞庭院对天下会的帮主雄霸,指出了一条建议,他对雄霸说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影子鹰,势大,凭借帮主现在的势力尚不是对手,须臾得到风云二字,便可万事无忧。”
我的仙女老婆
闖入男校抓駭客
江湖之上,何谓风云。金鳞庭院,天下会的雄霸,正在招兵买马,准备对付影子鹰。泥菩萨的预言,也被雄霸记在心中。(—。—旁白龙傲天:“风云,这尼玛不就是聂风和步惊云吗?尼玛,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聂风,步惊云,快来砍雄霸啊。O(∩_∩)O哈哈~,老子就知道,雄霸什么的都是发的便当,老子龙傲天才是主角好么。”)
一蓑烟雨,半朵菩提,佛剑裁决,文佛生,吃饱喝足,送别了大哥文道生之后,立在琵琶港的孤舟之上,看着天空之上缥缈的风云。他在微风细雨之中,饮尽一杯小酒,这酒辛辣,不是很贵,但这酒水却是风一绝的最爱。文佛生,嘴角一丝苦笑。他对着缥缈的风雨说道:“吾弟,风一绝,生于丽花春满的日午。那年牡丹正艳香。流年时转,恍眼弱冠,入叫翡翠谷同修。与吾文佛生,文道生,等七人结义,共学武道七修,朝朝暮暮,形影不离。乃至吾弟刀剑初成,方见别离。而今为吾伤体,豁命取药,一身血染,卧倒黄沙。烟雨清寒,桃花飘散,英灵吾弟卒,江湖浪浊没mo白衣,天涯何处不过客。原摇摇东逝水,将你带往天地的尽头,忘了这一世的混沌,这一世的痛。来生再无刀加身,剑刺骨。那年,在相遇,吾苍发鬓白,你十八。”
烟雨微寒,孤舟菩提。影子鹰,下毒加害。风一绝,赴死取药。血粘衣,剑粘尘,江湖路岐,情义红尘,一把刀,一柄剑,一身染血,卧倒黄沙,江湖浪浊没白衣。
原瑶瑶东逝水,将你带往天地的尽头,忘了这一世的混沌,这一世的痛。来生再无刀加身,剑刺骨。那年在相遇,吾苍发鬓白,你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