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tre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月涯痕 愛下-第十九章 閉關修煉(4)熱推-39qty

月涯痕
小說推薦月涯痕
安曜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向她而来的巨蟒,随时准备好冲刺出去,但,巨蟒竟然在原地停了下来!
安曜诧异地望向巨蟒,她可以从巨蟒的眼睛中看到一丝亮光,暗叫一声不好,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逃离那一方藏匿地,在距那里数十米远的地方,安曜突然听见“轰隆”一声,由于雷声阵阵,传入她的耳里,异常地惊心动魄!
真龍 青狐妖
安曜才回想起,方才若不是她反应快,恐怕现在她就已经被巨蟒眼里发出的光给刺穿身体,就像刚刚的威力,足以让自己死亡!
霍少的心尖寵:追妻路漫漫
巨蟒仿佛感受到了安曜的存在,转身,便看见安曜正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身后,于是它眼睛里再次发光,安曜又躲过。
便躲还边想,这条巨蟒是跟自己有仇吗?还是看自己不顺眼就直接开干?好哇,她安曜有的是时间,陪它慢慢玩儿!
几番躲避下来,安曜也知道了巨蟒的攻击招数,直接凝结出焚灵剑。
巨蟒见安曜手上拿了一把剑,尾部一甩,它身后的一棵大树被它连根拔起,然后重重地甩向安曜,安曜跳跃自半空中,手中焚灵剑向下一劈,那飞过来的树顿时被红色的光砍成了两半。
安曜还不曾停歇,那巨蟒又一甩尾部,树木花草连带着巨石皆朝她飞来,安曜也都一一避过。
随后她找到空缺,踩在半空中的石头碎渣上,运用鬼魅步影神一般的速度奔向巨蟒,然后在半空中重重一砍!
九霄魔君在空间里看得有滋有味,心中不由得赞扬安曜的鬼魅步影,与她高超的御剑本领,但还没等他彻底高兴下来,却是眉头一皱,就见他拿着的书上湖面映出的安曜的情形,她正拿着焚灵剑往巨蟒身上砍去,安曜这一砍可是用了十足的力气,没想到没有自己预期的将巨蟒砍成两半,倒是把自己给震飞了几米开外!
安曜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即消逝,她手中的焚灵剑,煞气早已被九霄魔君给镇住,否则她是不可能驾驭的了如此强大的焚灵剑的。
且自从学习了御剑仙法,焚灵剑便进一步的与她配合默契,现在她不过才平元境九星,等于说焚灵剑也是这样的实力。
滅世道劫
在物理学上来讲,你给一个物体多大的力,同时也会反弹回多大的力,她这一手可是卯足了劲,巨蟒的皮又坚硬地不行,反弹回来的力自然而然加大了几倍,也难怪她会飞出去那么远。
想到这里,安曜便释然了,那巨蟒却突然张开血盆大口,看样子是要吼叫一声,不过蛇本来就没有什么语言,它这一吼,感觉像是在吐口水,安曜用灵力凝结成一张防御网。
若不是她反应快,恐怕现在自己满身都是巨蟒的口水,那时候还不一定得多脏呢!安曜简直不敢想象。
收了防御网,巨蟒又进行了一番新一轮的攻击,只见它的尾部往地上狠狠地一扫,地上的泥土拌着石子朝安曜涌来,安曜手上拿着焚灵剑,朝面前一挥,那些石子尘土瞬间烟消云散。
安曜顺势念起了御剑仙法,只见焚灵剑一瞬间变大,安曜便踩上去,焚灵剑与安曜的仿佛心灵相通,一起往天上窜去,不一会儿就没有了踪迹。
當桃花遭遇錯愛 陌上邪
九霄魔君看见这一幕,倒是不意外,看来……她这是准备行动了!
巨蟒在原地愣愣的无所动作,因为它不知道安曜此刻在哪里,周旋了一会儿,它感受到身后有人影飘动,当下便转头,眼睛里凝结出光芒,朝那方向射去。
一瞬间,那里出现了一个大坑,伴随着的是一声巨响。
突然,它有感觉身后闪过人影,,便又快速地扫去,但接过与前一次一模一样,除了被烧焦的土地与一些渣碎,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下可好,找不到人,巨蟒便火大了,眼睛朝四周猛得射去,周围一片都被强大的力量给烧成灰烬,声声震如雷霆。
躲在较远的一株大树上的安曜眸子却弯起了月牙状,果然不出她所料,这条巨蟒脾气火爆得很,她让焚灵剑将自己放到这棵树上,由于她身体娇小,这棵树又枝繁叶茂,自然很容易地就隐藏了她的身体,况且她刻意地隐藏自己的气息,加上有宫沧伶的玉佩在腰间,那巨蟒自然而然感受不到自己的方位。
一世寵婚 胡貍
安曜让焚灵剑回去,用御剑仙法第三层:远程控制法来操控焚灵剑,故意挑起巨蟒的脾气,让巨蟒不耐烦起来,随后自己就静待时机寻找突破口。
其实在刚才,安曜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原本御剑仙法第三层她并不熟悉,应该说是很生疏,连她自己都没把握能控制好,没想到焚灵剑竟然这样听话,倒是让安曜省了许多麻烦。
看到远处巨蟒张牙舞爪的样子,安曜不禁笑了,但随后她眼里突然闪过一抹亮光,焚灵剑回来了,她站上去,猛得飞向巨蟒。
来到巨蟒面前,霎时间,原本在安曜脚下的焚灵剑突然来到了她的手上,并且此刻她正往巨蟒的七寸刺去。
巨蟒应该是感觉到了一丝痛意,张着大嘴,尾部一甩,便将安曜连人带剑地给甩了出去。
安曜猛得被甩到地上,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疼痛得要命!焚灵剑就躺在自己的身旁,眼见着巨蟒就要逼近,安曜顾不得其他,拿了剑就使用鬼魅步影跑起来,边跑的同时心理还疑惑到这巨蟒的皮怎么那么厚?
还没等她想明白,突然觉得身后一阵风划过,暗叫不好,却已经迟了,原本方才就摔了个狗吃屎,,现在又被那坚硬的巨蟒尾巴给扫到,又华丽丽地摔向一边的大树。
安曜觉得骨头都要散架了,尤其是当自己的后背猛然撞击到大树之时,背脊骨都要断了,疼得她龇牙咧嘴,但那也是只她内心的想法,事实上,她面上一片冷静,眼神愈发冰冷,她还不信了,今天治不了一条小蛇?
安曜杵着焚灵剑,脚下生风,带着焚灵剑便飞向了巨蟒的面前,与它面对面,对于巨蟒来说,安曜实在是太小了,不足为惧,于是安曜能轻易地看到巨蟒那一只眼睛里鄙夷的神色,不过她嘴划过冰冷的弧度,嘲笑她是吗?
望着巨蟒的眼镜,安曜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而她也大胆地去尝试了,就见她举着剑,猛然刺向巨蟒的眼镜,巨蟒有些吃惊,反应稍微慢了一些,眼看安曜的剑朝自己划来,眼里便突然爆射出一道光芒来,安曜冷列一瞧,身前凝结出一道夹杂了自身平元境九星的灵力与焚彩灵石和玄灵珠的能量的防御网出来,成功地躲过了这一次巨蟒的攻击,她已经算过了,巨蟒没一次发射后,中间要间隔三秒才能继续发出光芒,既然她的防御网管用,那不如就放在那里,安曜自己则偷偷地跑向了另一边,她知道,在巨蟒发动攻击时,它的眼睛是看不见的。
既然巨蟒最厉害的武器是它的眼镜,而且通过刚才它眼里闪过的一抹吃惊来看,它一定很宝贵那一只眼镜,每一个人都有弱点,动物也一样,即使他有金钟罩铁布衫,那也有一个弱点,而这条巨蟒的弱点……
安曜在巨蟒发动下一次攻击时,便已经掩藏气息来到了巨蟒的眼镜旁,手中焚灵剑上,最后一片鳞片一般的图案散发着灼热的光芒,焚灵剑通体燃烧起来,安曜向上一举,心中道:焚灵决!
就见此时巨蟒的攻击刚好结束,安曜便动用了焚灵决,焚灵剑刺向巨蟒的眼镜。
只听“咔嚓”一声,巨蟒的眼镜就像是玻璃一般从焚灵剑插入的地方开始破裂,裂痕蔓延至整个眼睛,不一会儿,裂缝中渗出一些血来,不过一会儿,血便越渗越多,安曜抽回焚灵剑,焚灵剑沾染了血,此刻的煞气便再也抵挡不住……
名門癮婚,霸道顧少的愛妻 醉柳
安曜只感觉一片天旋地转,等到醒来时,已经是在自己空间里那邻水的阁楼床上,九霄魔君正在一旁观察着她的情况,川则是一脸的忧郁。
安曜坐起来,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痛意,天哪!这一股痛意简直要要了她的命!低头一看,看到自己身上并无任何异样,但为什么就是那么的疼呢?
九霄魔君见她坐了起来,眼中一闪而过某种神色,对她说:“哼!要不是本大爷你早就走火入魔了!”
絲路大亨 克裏斯韋伯
安曜愣了一下,然后看到一旁川的目光看向了书桌的一旁,那里赫然放置着一把通体燃烧的剑,其中一片鳞形图案散发着灼热的光芒,安曜只觉得毛骨悚然,她离焚灵剑不近,却依旧能感受到焚灵剑的那一股强大的煞气!
难道是焚灵剑?
正在安曜大胆猜想的时候,九霄魔君又道:“看来下一次要给你换一把好剑,焚灵剑太过于危险,你道行不够,还不能驾驭的了它,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焚灵剑不可以见血,一旦见血,我这强行压制住的煞气便会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到时候非血流成河不可,你知不知道,你差一点儿死在宝典里……”
“啊!对了!”经九霄魔君一提起,安曜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在炽血宝典里修炼吗?她不过是刺伤了那条巨蟒的眼睛,后面呢?难不成后面她发生了什么事?安曜赶紧问:“那条巨蟒呢?我记得我只是刺伤了它的眼睛,其他的我就一概不知了。现在那条巨蟒呢?既然我出来了,那是不是我已经完成任务了?那条巨蟒死了?”
“死?”九霄魔君语气不善,颇有无奈地提高了几个音调地说:“你已经把它大卸八块啦!它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完全死透了,死得不能再叫死了!”
what?安曜脑海里一片茫然,疑惑的眸子望向九霄魔君,像是听不懂他说的话,九霄魔君叹了一口气,拿出宝典,翻开第二页,此时的页面上已经不再是可以点出波纹的湖面了,而是一副图画,图画上画着一对红黑色的东西,那一堆东西躺在满地的血里,仔细一看,像是一节一节的肉!
安曜瞪大了双眼,就在九霄魔君以为安曜她会吃不消的时候,她竟然笑了!而且笑得很诡异,让人胆战心惊!
“你笑什么?难不成被焚灵剑煞气波及傻了?”九霄魔君看着这一抹诡异的笑容不禁大了一个寒战。
安曜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无论是笑容还是眼神都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之意,她冷哼一声道:“活该!”